“啊?”石八方不由一愣。

韓宇見狀不滿的說道:“你裝什麼傻呀?夢夢、娜娜她們四個女孩,你喜歡的到底是誰?”

“我,我……你怎麼突然問這個?”石八方有些結結巴巴的說道。

“少轉移話題,我說八方,說出來聽聽,我們也好給你出出主意。”

“可我怎麼總感覺你是想要搗亂呢?夢夢、娜娜她們幾個都是好女孩,我對她們還談不上喜歡,只是有一絲好感而已。”

“嘖嘖~嘴還真硬啊。”韓宇砸吧着嘴說道。剛準備對石八方動用大刑,喬嫣兒幾人推門進來了,交給韓宇一個剛剛做好的監視器,只要把這個監視器放在馬仕爾房間的門口,就可以知道進入馬仕爾房間的人都是誰。至於怎麼去安裝監視器,這個問題很好解決,韓宇和菲爾德已探望馬仕爾爲由去見見馬仕爾就可以順手把監視器給安裝上。

見韓宇和菲爾德出門去辦事了,石八方鬆了口氣。不過還沒等他把氣喘勻,韓夢馨,這個和韓宇身上流着一樣血液的傢伙就再次向石八方問起了先前韓宇問過的問題。

“這個,這個……”石八方正在思考對策,房間門再次被敲響,而且這次敲得很急。

“韓宇他們這麼快就回來了?”石八方見機去開門。門一打開,卻見敲門的不是韓宇或者菲爾德,而是酒店的保安頭子巴納德。不等石八方提問,巴納德搶先開口問道:“你是石八方吧?你認識一個叫夢夢的女孩子嗎?”

“認識,怎麼了?”石八方不解的答道。

“跟我來,她受了重傷,可能快要熬不過去了。”

“什麼?不可能!我剛剛纔送她回去沒多久,怎麼可能?”石八方不相信的叫道。

“不信沒關係,趕緊跟我來,她現在就在大廳裏。”巴納德說完這話,石八方不等巴納德帶路,搶先一步衝了出去。韓夢馨等人見狀也連忙跑了出去。韓夢馨回房間拿藥箱,林珂去通知韓宇和菲爾德,喬嫣兒則去追石八方,以免出現意外。

酒店大廳內,房客們被一羣酒店保安隔離開,石八方衝到大廳一角的沙發上,就見夢夢渾身是血的躺在上面,大口的喘着氣,旁邊幾名醫生打扮的人卻是束手無策的樣子。

“夢夢,夢夢……”石八方上前輕聲喚道。跟過來的巴納德揮手止住想要過來將石八方拉開的幾個保安。

夢夢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石八方那張熟悉的面孔,微微張開嘴脣像是想要說什麼,但是發出的聲音太低,石八方壓根就聽不見。

“夢夢,別說話了,讓醫生們給你治療一下,等傷好了再跟我說。”石八方輕聲對夢夢說道。不料夢夢聽了這話,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伸手一把抓住了石八方的衣角,一臉的惶急,只是終究傷勢過重,夢夢也只是抓住石八方的衣角張嘴欲言,卻就在這時雙眼一翻白,暈死了過去。

“夢夢!夢夢!”石八方見狀大急。

“好啦好啦,不是專業人士就麻煩讓一讓,不要妨礙我救人。”韓夢馨拿着藥箱伸手拍了拍石八方地肩膀說道。

石八方見狀點點頭,退到了一旁。這時韓宇等人也聞訊趕了過來。韓宇伸手拍了拍石八方的肩膀,低聲安慰道:“放心吧,有夢馨在,夢夢是不會有事的。”

“……我擔心留在第二層的那幾個人。”石八方輕聲說道。

韓宇聞言說道:“就算你想要去,那也要等這個夢夢清醒過來,從她嘴裏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後再說吧。放心,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

夢夢受的傷很嚴重,就像是被什麼重物正面拍中了一樣,身上的骨頭斷了七八根,有兩根更是刺中了肺部,想要治好就必須進行手術。對於韓夢馨來說,做手術倒不是什麼難事。但是考慮到夢夢拼死跑來,韓夢馨還是決定先把夢夢喚醒,聽完她要告訴石八方的事情以後再給其做手術。

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韓夢馨摔碎了一個治療水晶,隨後施展自己的光明能力,對夢夢開始了治療。在見到韓夢馨施展的能力時,巴納德的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在放逐之地,有兩類人是不能輕易得罪,一類就是實力強大的人,還有一類就是像韓夢馨這樣的醫生。

沒用一會的工夫,夢夢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一見石八方正一臉焦急的看着自己,心裏不由一暖,不過隨即又想到娜娜等人,讓夢夢頓時清醒過來,一臉焦急的對石八方說道:“八方,快去救娜娜她們。”

“嗯,我馬上就去,快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嬌憨寶妹俏公子 我記得把你送回去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嗎?”石八方聞言問道。

夢夢聽了這話,連忙答道:“原本我也以爲好好的。但是在你走了沒有一會,地下室的那個器皿被人破壞了,裏面的那些生物都從裏面跑出來了。我因爲剛回來,所以扭頭跑了出來,但是娜娜她們幾個卻因爲是在宅子裏,所以她們被困住了。”

“器皿怎麼會被破壞?我記得封常說過,從內部是無法被破壞的。”石八方皺眉說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主人是不可能無緣無故就把那些怪獸放出來的。所以只有一種可能,有人從外面破壞了那些器皿。”

說到這裏,韓夢馨插嘴說道:“好啦好啦,事情就說到這裏吧。傷員就要好好休息。八方,現在事情已經清楚了,我要給夢夢進行治療,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去辦了。”

石八方點頭說道:“我明白。夢夢,你好好休息,我會把娜娜她們救出來的。”

“你要小心,地下室裏的那些怪獸都是主人的傑作,所以戰鬥力都是很強大的……”夢夢不放心的叮囑道。

之後的事情就簡單了,韓夢馨帶着夢夢去巴納德準備的一間乾淨的房間準備手術,林珂和喬嫣兒負責打下手。韓宇則留下菲爾德通知寧平,自己和石八方一起前往地獄第二點五層。

※※※

罪罰之塔

帝摩斯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厲聲喝問道:“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故?是誰幹的?”

“還沒有查清楚。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我們一點防備都沒有。”一旁的周全哭喪着臉答道。

“……周全,我不是在怪你,所以你不用沮喪。發生這種事情不是你的錯,我想誰也不想看到這種事情。我只是很氣憤,這是對我放逐之地的挑釁!”

“大人,眼下還是趕緊把那些跑到第二層的怪獸處理掉纔是最要緊的。”莫倫輕聲提醒帝摩斯道。

帝摩斯聞言點點頭,看着站在面前的巴納德道:“巴納德,你這次做得很不錯,在那個叫夢夢的女孩出現在酒店大廳的時候就及時封鎖的現場,沒有讓這個消息外傳,很好。”

“多謝大人誇獎,這是我應該做的。只是大人,接下來要怎麼處理和那個叫夢夢的女孩有過接觸的韓夢馨幾人,還請大人明示。”巴納德趕忙說道。

“嗯,先看看情況再說。在這段時間裏,你負責保護好那幾個女孩,尤其是那個叫夢夢的女孩,不能讓她出事。”帝摩斯考慮了一下後吩咐道。

“是。”巴納德答應一聲,退出了房間。

等到巴納德走後,帝摩斯看着周全等人說道:“下面我們就商量一下怎麼處理眼下的事情。”

“對外的說法很好解決,就說是第二層比賽的助興節目。而對內,就要徹查一下了。大人,我感覺最近咱們放逐之地內不太安穩,總好像有人想要攪風攪雨。”

“你是說,馬仕爾?”帝摩斯不確定的問道。

周全點點頭:“沒有證據,我們也難爲不了他。不過想辦法砍掉他的爪牙還是不難的。”

“那這件事就交給你處理,不要露出破綻。”帝摩斯想了想後說道。

“是,屬下明白。那出現在第二層的怪獸……”

“就由我來處理吧。我想,這時候應該讓那些有些搖擺的看看,我能統治這裏,依靠的可不是什麼狗屁人格魅力。”帝摩斯沉聲說道。 “哦~賣切糕的佛祖,我不是在作夢吧?”即便是親眼目睹,韓宇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雖說從石八方的口中已經知道那個什麼地下室裏的怪獸都是什麼,但是當那些早就已經滅絕的物種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那種不真實感,還是讓韓宇恍如作夢。

“飛燕連環踢!”石八方凌空一連竄踢擊將撲向他和韓宇的怪獸,應該生活在侏羅紀時代的恐龍踢飛出去,隨後衝韓宇叫道:“韓宇,清醒一點,要作夢等回去以後再做。”

“啊,啊。”韓宇應了一聲,手中火焰四起,讓包圍着他的三頭恐龍忍不住後退了數米。韓宇見狀對石八方說道:“看來這些傢伙還是怕火的。”

“這些事迅猛龍,小心些,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對付的了的。”石八方回頭提醒韓宇道。韓宇聞言看了看距離自己不遠的三頭身高將近2米的恐龍,微微點頭對石八方說道:“我們走天上吧,在這裏耽誤時間實在是沒必要。”

“好。”石八方聞言退到了韓宇的身邊。

三頭迅猛龍眼見着到嘴的獵物飛走,氣得不由大聲吼叫,可惜它們不會飛,也只能發泄的叫上幾聲就轉身繼續去尋找獵物。

飛到空中的韓宇載着石八方也不輕鬆,才飛到天上沒一會,兩隻體型巨大的翼龍就尾隨了過來,張着大嘴在韓宇的屁股後面緊緊追趕。韓宇無奈,只能揹着石八方加快速度逃跑。

“韓宇,這樣逃下去不是辦法,到前面那棵大樹的時候飛慢一點。”趴在韓宇背上的石八方大聲對韓宇喊道。

“成,一人解決一個。”韓宇會意的喊道。

“好,我先幹掉打頭的那一個。”

臨近二人約定的大樹,石八方一翻身,從韓宇的背上落了下去。韓宇在空中一個急停,兩手前後張開,同時噴射出火焰,其中右手對準了撲向自己的一頭翼龍,而另一頭翼龍則撲向了從韓宇背上掉下去的石八方。就見石八方在空中調整了一下姿勢,雙腳用力踩在大樹的樹梢上。大樹的樹梢被壓彎,緊跟着重新彈正,藉着這種彈力,石八方猛地飛向衝過來的翼龍,速度之快讓翼龍連反應的工夫都沒有就被石八方的飛踢踢中了咽喉。被踢中的翼龍兩眼翻白的墜向地面,而伴隨着這隻翼龍,還有另一隻渾身上下都是燒傷,正在冒着青煙的翼龍。

韓宇接着下落中的石八方,按照石八方的指點,飛向封常所在的那個山洞。

※※※

地獄第二層的特殊通道緩緩打開,帝摩斯面沉似水的走出了通道。沒有走多遠,就見一隻身高過4米的霸王龍從樹林中躥了出來,張開血盆大口直奔帝摩斯咬了過來。帝摩斯面無表情的看了衝過來的霸王龍一眼,等霸王龍衝到距離帝摩斯不足五米的時候,帝摩斯雙眼一瞪,正在飛奔中的霸王龍彷彿突然被重物從天而降的砸中了腰部一樣,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骨斷筋折,眼看着是不活了。

“哼!”帝摩斯冷漠的看着躺在地上垂死掙扎的霸王龍,冷哼一聲,邁步繼續向前走去。但凡是他遇到的恐龍,沒有一隻逃脫和霸王龍相同的命運,全部都像是在參拜君王一樣,五體投地的跪在了地上。

“厲害,帝摩斯這傢伙威風不減當年啊。”躲在酒店內的馬仕爾看着帝摩斯大發神威,忍不住開口讚歎道。

“馬仕爾先生,爲什麼要做這種事情?請馬仕爾先生爲我解惑。”一旁的雷奇輕聲問馬仕爾道。

“坐,不要着急,聽我慢慢跟你說。”馬仕爾微笑着說道:“你也知道,我這次來放逐之地的目的並不僅僅是想要見見我的徒弟蓮蓬。但是從蓮蓬的口中我得知,我這一次真正要到達的目的地此刻正被人嚴防死守着,爲了分散那些人的注意力,我就必須想辦法惹出一點事情來,這樣好來分散對方的注意力,讓對方摸不清我的真實目的是什麼。雷奇,你這次乾得很好,成功的吸引了放逐之地那些人的注意力。”

“多謝馬仕爾先生誇獎。”雷奇先道了聲謝,隨即又問道:“只是雷奇不明白,馬仕爾先生來這裏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難道真的不能告訴雷奇嗎?”

“呵呵呵……暫時還不能告訴你。不要多心,不告訴你是擔心你會在無意中壞了我的安排,絕對沒有不信任你的意思。眼下你幹成了這件事,估計夠那些人忙上一陣子的了。接下來你要做的就是像個沒事人一樣的安分下來。下次什麼時候開始行動,等我再通知你。在我通知你以前,你不要再來這裏見我,聽明白沒有?”

“是,雷奇聽明白了。”壓下心裏的不滿,雷奇輕聲答道。

馬仕爾很滿意雷奇的態度,點了點頭後,目光再次看向了屏幕中的帝摩斯。就見帝摩斯此刻正在和空中一個背生雙翼的鳥人對峙。馬仕爾忍不住輕聲嘀咕道:“真是想不到,封常那個傢伙竟然瘋狂到這種程度,連傳說中的生物都製作出來了。也許將他就這樣抹消是個錯誤,還是先留他一命,看看他能不能爲我所用以後再決定吧。”

帝摩斯冷眼看着停在空中的那個鳥人,不等那個鳥人開口就自言自語道:“我不喜歡擡着頭和人說話。”擡手對準空中的鳥人張開五指,空中的鳥人渾身一顫,緊跟着倒栽蔥一樣的落在了地上,摔了個粉身碎骨。

就如同一臺清掃機一樣,帝摩斯走過的地方總是倒下無數的怪獸,以及不開眼的人類。存心藉着這件事立威的帝摩斯下手毫不留情,但凡是膽敢挑戰他的人,全部都被他毫不猶豫的殺死,半點情面也不留。通過大屏幕,那些有心想要搞三搞四的人不由得捫心自問,自己是否已經做好了承受帝摩斯怒火的準備,如果沒有,還是趁着帝摩斯沒有清算的心情時,儘早的抽身事外比較好。

馬仕爾看着帝摩斯在地獄第二層大發神威,看到最後,伸手關掉了電視,背靠着躺椅閉目養神,心裏盤算着經過帝摩斯這一手錶演以後,還有多少人會繼續跟着自己幹。這段時間辛苦拉攏的那些人,恐怕會有很大一部分重新縮回頭去。

“怎麼了?帝摩斯一出手你就束手無策了?這可不像以前那個狡猾似鬼的你呀。”先前指點了寧平一番的老人見狀輕聲問道。

馬仕爾聞言睜開雙眼,看着坐在自己對面的老夥計說道:“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束手無策了?我只是有點感慨,那個帝摩斯果然還是以前的帝摩斯,不出手則已,一旦出手,那必定直擊要害。”

“你怕了?”

“笑話,我會怕嗎?要是怕,我又何必來這裏?”

“那你擔心什麼?”

“這裏畢竟不是我的主場,能夠被我利用的條件太少了,我跟帝摩斯那傢伙之間的條件壓根就不是對等的嘛。”

“那你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看來光指望你一個恐怕是不行了,我還要繼續從外面調人來這裏。”

“不是吧?你當這裏是你家的後院啊?想讓幾個人進來就讓幾個人進來。”

馬仕爾聞言得意的笑道:“哼哼~如果是前幾天你這樣說,我還不敢保證。但是現在,這裏的確就跟我家的後院差不了多少。那個放你進來的傢伙已經沒有回頭路了,一旦讓帝摩斯知道他的所作所爲,那他除了死路一條,就只有豁出命的幫我們。所以,我想要讓誰進來,他不僅不能阻攔,還要想方設法的替我們遮掩。”

“……你可真夠陰險的。”

“這叫智慧。”馬仕爾開口糾正道。

就在馬仕爾和同伴爭論他的所作所爲是狡猾還是智慧的時候,韓宇和石八方二人來到了前往封常住處,也就是這些怪獸老巢的洞穴口。誰也不知道這個洞穴裏是不是藏着什麼怪獸在等着他們,不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算不願意,韓宇和石八方也沒有別的選擇,只是硬着頭皮向着洞穴內走去。

纔剛一到達洞穴口,襲擊就如期而至,好在韓宇和石八方一直保持着警惕,才讓偷襲者沒有得手。定睛一瞧,竟然是一個長了八隻手的人類。

“哇~那個封常到底是個什麼傢伙?怎麼連這種八隻手的人類都做得出來。嗨~你好呀,八手兄,咱們能交給朋友嗎?”韓宇試着和攔住洞穴口的八手怪人打招呼道。

韓宇想要和怪人交朋友的想法沒有實現,那個八手怪人好像沒有聽覺,眼睛死死的盯着韓宇,在韓宇靠近的時候,出其不意的發動了進攻。

“我靠,八手兄,你真陰險,我是好人,只是想要跟你交個朋友而已。你就算不答應,也不用動手打人吧。……我靠,你他媽的有完沒完了!”韓宇連續躲閃了一會,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道。

而八手怪人卻絲毫沒有因爲韓宇的言語產生一絲動搖,堅定不移的攻擊着韓宇,看那架勢是非要揍到韓宇才肯罷休。

韓宇不是吃素的,被八手怪人攻擊了一會之後,雙手食指交叉,一擊十字火正中八手怪人的胸口,將八手怪人燒的兩眼翻白的昏死過去。

“哼!跟我鬥?!”韓宇伸腿踢了踢昏死過去的八手怪人,一臉得意的說道。

“成了,別在這浪費時間了,我們趕緊進去吧。”石八方忍不住催促道。

話音剛落,二人的身背後傳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看來是剛纔的動靜驚動的正在附近遊蕩的怪獸。韓宇和石八方急忙衝進了洞穴,只是讓二人沒想到的是,走進洞穴沒多久,迎面就遇到了另一撥怪獸。這下二人就被堵在了洞穴中。

“八方,一會我打開道路,你只管往前衝。”韓宇低聲對石八方說道。

“那你呢?”石八方聞言問道。

“我當然是留下來斷後。你不用擔心我,我可是會飛的。 馬甲個個是大佬 你自己要小心,等我收拾了這些怪獸以後,就會去跟你匯合。”

“……好,那你自己小心。出了洞穴向北走,就能看到封常的住宅,如果那個住宅還在的話,你就去那裏找我。”

“成,我記下了。”

“你小心點。”

“快走!不要婆婆媽媽的!”說完這話,韓宇猛地對準前方釋放了一個超大的火球,藉着火球的開路,石八方衝出了洞穴。見石八方離開,韓宇轉身對着身後的怪獸放出了兩道火牆,然後快速後退,追着石八方的方向退卻。

不得不承認,對付這些怪獸,還是火牆這種能力管用,就見那些怪獸被燒得直跳腳,尤其是那些體型巨大的,它們在跳腳的同時幫了韓宇不少忙,一些體型小點的都是被它們給踩死的,省了韓宇不少的工夫。而且在韓宇看來,對付這些體型大的,比對付體型小的要輕鬆得多。體型越大,動作也就越笨重,即便力量再大,但是打不着目標,再大的力量有個屁用。韓宇利用自己的身手,戲耍着那些因爲打不着韓宇而氣得連聲怒吼的怪獸。

韓宇笑嘻嘻的一會燒怪獸的屁股,一會燒怪獸的腦袋,引得那些怪獸不顧一切的追在韓宇的背後,誓要一腳踩死韓宇才罷休。久而久之,韓宇的屁股後面就跟上了一大票的怪獸,不知細情的人看見了,還以爲這些怪獸的主人就是韓宇呢。

引着那些怪獸在第二層轉了兩圈,韓宇選中了一個凹地作爲這些怪獸的牧場,只是當韓宇準備放火燒死那些怪獸的時候,有人搶先動手。當韓宇跑出凹地的一瞬間,韓宇就感到身上一重,回頭一看,跟在自己身後的那些怪獸全部像是被什麼重物砸到一樣,趴在地上呻吟不止。而就在韓宇感到驚訝和不解的時候,一道人影緩緩的走了過來,拍了拍韓宇的肩膀誇道:“辛苦了。”

韓宇這纔看清搶自己買賣的,正是帝摩斯。 對於帝摩斯,韓宇從來沒有把對方當成過朋友,現在見到帝摩斯滿身殺氣騰騰的出現在他面前,當然是毫不猶豫的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帝摩斯看了韓宇一眼,並沒有理會韓宇,邁步向着洞穴走去。

“等下。”韓宇攔住了帝摩斯的去路。

“你想做什麼?”帝摩斯神色平靜的問道。

“你要去哪?”

“我要去哪,好像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

“……你打算怎麼處理洞穴那頭的人?”韓宇換了個問題問道。

“……洞穴的那一頭,沒有人。”帝摩斯沉聲答道。

“你要殺人滅口?”

“你能怎麼樣?”

“我要阻止你。”

“有趣,那你可以試試看。”帝摩斯嘴角上揚,看着韓宇說道。

話不投機半句多,談不到一塊的二人當即準備大打出手。散發出的強烈氣息讓還在四周活動的怪獸紛紛退避,不敢再貿然靠近。

“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竟然讓你自信到可以挑戰我。”帝摩斯神情有些興奮的看着韓宇說道。

“你馬上就會見識到。”韓宇右手比作手槍狀,一枚光彈筆直的順着帝摩斯的右側飛了過去,一擊將想要偷襲的一隻人類怪獸給幹掉。隨後韓宇冷冷的說道:“我想要一對一的戰鬥,不希望有第三方出現。”

“……如你所願。”帝摩斯聞言微微一笑,雙手張開,一團黑氣漸漸自其腳下出現,慢慢的擴散開來,蔓延向四周,韓宇站在高處,看着形如實質的黑霧,不解的看着帝摩斯。而帝摩斯也不解釋,只是等到四周已經佈滿了黑霧之後,纔對韓宇冷聲說道:“睜大你的眼睛自己看看!”

話音剛落,黑霧突然發動,被黑霧包圍的那些怪獸頓時齊齊發出一聲慘叫,等到黑霧散去,就見那些怪獸全部四肢陷入地下,拔不出來分毫。

“好啦,現在沒有什麼可以打擾我們了。”帝摩斯看着韓宇說道。

“的確如此。”韓宇沉聲說道。

“火槍!”韓宇雙手成槍狀,對着帝摩斯發出一連串的火彈,帝摩斯紋絲不動,在火彈近身之時輕喝一聲,一道黑色的屏障隨即出現,將臨近的數十發火彈盡數吞噬。

韓宇原本也沒指望火彈可以起到作用,在發出火彈的同時雙手十指交叉,一道十字火緊隨着火彈的後面飛向帝摩斯。在發出的黑色屏障吞噬了火彈之後,帝摩斯伸手一抓飛過來的十字火,用力一攥,十字火頓時被捏的粉碎。韓宇定睛一瞧,就見帝摩斯的雙手外表被覆蓋了一層淡淡的黑氣,因爲十字火的關係,那層黑氣顯得肉眼可見。

帝摩斯看着韓宇,隨手一揮,數十枚黑色的彈丸直奔韓宇飛了過去。韓宇見狀立刻雙手抱肩,身體微微一蹲,隨後雙手向兩邊一甩,身子猛地站直,一道沖天火柱自韓宇的腳上噴涌而出,在抵消了那些黑色彈丸以後,韓宇雙手高舉過頭,控制着火柱猛地向帝摩斯倒去。帝摩斯見狀雙手一伸,穩穩的接住了砸下來的火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