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辰夜儘管擁有魂變可也正是這個原因所要遭受到的會更加之重足以讓人很難承受住

“葉爍以後好好的和如是姑娘生活下去當有一天見到叔叔阿姨的時候代我和辰夜說一聲我們不孝先走一步了”

“轟”

當那話音落下之時空間之;劇烈的bàozhà之聲轟然響徹紫萱身上那一襲長長的黑色袍子寸寸的碎裂開來化成漫天飛絮猶若黑色的雪

七彩光華仿若彩虹之光籠罩紫萱周身外她的雙手則是金光璀璨一道強悍的氣息在金光之

而讓得葉爍及其還不知道紫萱的那些大爲震驚的還是那一頭雪白的長

“紫萱辰夜怎麼了”

那一頭刺眼的白讓人的眼睛都快要亮瞎了葉爍那瘋狂的眼瞳陡然恢復了清明

當年紫萱召集東域北域所有人前往p;那般之大的舉動葉爍在柳族時聽到過他知道可能是辰夜或者其他人出了事

可是葉爍從來都不認爲所謂的出事會有太嚴重的後果因爲他相信辰夜相信紫萱他們在一起還能出什麼大事

即便邪帝殿入侵東域鬧得沸沸揚揚到最後仍然是無功收場

所以葉爍沒有擔心過辰夜的安危即便是在今天並未見到辰夜他依舊沒有擔心然而

紫萱那一頭雪白卻是讓葉爍知道辰夜出事了

如果辰夜沒出事紫萱怎會這樣

如是她因爲自己出事容顏彷彿老去若辰夜沒有巨大變故紫萱怎可能韶華白顏

“紫萱告訴我辰夜到底怎麼了”那龐大的巨人即便是在面對年輕人的時候都絲毫沒有半分的畏懼可現在身軀在劇烈的晃動着

“你不需要擔心辰夜現在我們先想辦法將如是姑娘救出來”

“不要擔心”

葉爍自言自語道:“當年在天城我和如是也參加了那場由天之一族舉行的拍賣會柳寒雙所做之事我們都知道隨後你們與柳寒雙以及柳宗神的大戰以及天元老兒的舉動我們也是知道更加知道你們當時要去的是葬天谷”

“葬天谷柳之一族”

葉爍突然大笑:“柳凌雲你還我兄弟命來”

那天際之上龐大巨人重踏虛空其人頓若一枚炮彈朝向柳凌雲暴射而出

“葉爍”

紫萱飛身而去她爲葉爍和辰夜鐵奕天三人之間的情而感動只是報仇小事日後有的是機會現在不能讓葉爍浪費一絲一毫

那年輕人的強大容不得有絲毫的僥倖

天際;年輕人靜靜的站着看似一切對他來講都無動於衷可當他瞧見葉爍爲了兄弟之仇寧願暫時延緩解救心愛之人的舉動讓他的眼眸深處爲之輕輕一顫

他知道今生今世萬萬載而下他都不會擁有如同葉爍這樣可以生死與共的兄弟

“兄弟”

年輕人漠然輕笑他明白他的路途上不需要任何的情感因爲最後一步不僅僅要實力更要有勇氣

有太多的羈絆便會生太多的未知未知太多了會讓人變得漸漸不在有當初的勇氣了

所以他不需要兄弟

“葉爍今天不會有一個人會死所以別做你這無謂的舉動了”

年輕人淡然一聲不見他如何的舉動葉爍那強大之威在半空bsp;嘎然而止隨後無論葉爍怎樣都無法突破得出去

這一剎紫萱和葉爍才明白即便二人拼命都不可能將柳如是從那年輕人手r/>

“你到底想做什麼”

“如果不是柳破風的出現我也不會現身我只想看看這麼多年過去所謂的四大級勢力到底有多強大原來也不過如此”

年輕人笑道:“只是我沒想到在這裏居然見到了如此之多讓我意外的事這麼多意外讓我很驚喜所以今天不需要有人死當是爲了我見到了這麼多意外而衍生出來的獎勵”

“今天這裏會不會死人可不是你說了算的”

遠處天際一道流星般的身影飛快的破空而來與此同時冷冽之聲蘊涵着滔天的殺意響在這天地>

“辰夜”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辰夜!”

當那熟悉的冷冽之聲,迴盪在天際上的時候,紫萱,葉爍,鐵奕天,玄凌,長孫然,幽兒等等,但凡熟悉的人,均在此刻,失聲叫喚着。

“辰夜沒死,辰夜你果然沒死!”

一陣震天的驚喜之聲,猶若蒼雷滾蕩,整個天地,都在這一刻,被那巨大的喜悅之情所籠罩着,漫天凜冽的殺意,再也感受不到一絲一毫。

“辰夜?”

帝釋天沐元晨等人,天、柳二族之人,以及那第五方的這些人,在楞過之後,忽然的想到了,到底那辰夜是何許人也。

邪帝殿在現身之時,便已經通告了天下,辰夜,是他們欲得之人!

萬沒想到,這辰夜,居然與夜盟有着如此的關係難怪名爲夜盟,原來是這個原因。

帝釋天等人頓時更加的好奇,究竟那辰夜是什麼樣的人,竟是讓邪帝殿都如此的大張旗鼓,這般舉動,可有點不尋常啊!

鳳逆驚天:特工王妃很囂張 “曉江!”

帝釋天旋即出聲喊道。

“太爺爺!”

帝曉江知道帝釋天的意思,沉默片刻後,翻出他的記憶,說道:“辰夜,是個很獨特之人,小孫與他幾天時間接觸,無法瞭解太多,就表面去看,這個人,看似溫和,實則異常霸道,小孫能夠感受到,他所認準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

“他的xiūliàn天賦,也是極其優秀,年輕之輩,說老實話,除卻夜盟中的這些個年輕人外,我們四大勢力中,很難找出一個來與之比對,即便是我沒有那幾年的空窗期,也比不上他。”

“他應該是紫盟主的心愛之人,這些年來,夜盟成立,紫盟主行事高調,手段狠辣,加上那一頭白,應該都是因爲辰夜。若沒有猜錯的話,之前他們說,曾有三個朋友,因爲柳之一族而身陷喪魂山脈,而這三人中,有一人是古帝陛下的傳承者,另一人是青帝陛下的傳承者,現在看來,辰夜,毋庸置疑,會是其中一位大帝的傳人。”

帝曉江神色一凝,沉聲道:“太爺爺,我們這些年,加上今天的表現。”

帝釋天與沐元晨雙雙眉頭一挑,如果一切屬實,夜盟之中,便有三位大帝的傳人,儘管他們現在都還沒有真正成長起來,可不容質疑,未來的夜盟,必將成爲這天地之中,除卻邪帝殿外,最爲強大的勢力。

所謂的四大級勢力,從今後,只能仰望,無法越!

而有敖天在,即便是四大級勢力聯手對夜盟進行圍剿,都不可能將夜盟所有人斬殺。

莫說三位大帝的傳承者,那名爲葉爍的年輕人,那個鐵奕天,以及那長孫然,和最開始,欲要和柳破風一戰的玄凌,這其中,只要有一人逃過了圍剿,未來,必定可以憑一己之力,將四大級勢力連根拔起。

帝釋天緩緩道:“如此,我們這一步,走對了!”

“是啊!”

沐元晨說道:“往後,即便夜盟獨霸於天下,相信我們這些年來所做的善舉,能夠換得你我倆族的太平以及同樣的榮耀,而他們這些人,都可以爲彼此連性命都不顧,是有情有義之人,如此的品性,我們不需要有負擔。”

“既然是這樣,今天事情過後,我們行事可以更加堅定一些。”

帝釋天正容道:“柳祖今天的決定,已經是宣告了,柳族的未來,必定是敗落乃至毀滅一途,天之一族亦是不會例外。雖然,這讓我們唏噓不已,卻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帝釋天和沐元晨能夠想到的事,柳凌雲和天無懼同樣想的到,帝曉江的話,他們也聽在耳中,而柳破風,自然也是瞭然於胸。

於是在這一刻,他們這些人,一個個的臉色,即使沒有年輕人的氣勢壓制,也會變得極度慘白。

有玄帝威壓存在,柳破風無能爲力,而沒有了他,天、柳二族,將不在有任何優勢,去對付現在的夜盟,更何況,是未來的夜盟?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而帝釋天和沐元晨的決定,卻是直接在告訴他們,夜盟,真正已站立於這世間之中。

那道流星之中的身影,度極快,分鐘時間不到,便已出現在了同一片天際之中,遙望那年輕人,一刀,怒斬而下!

“辰夜,不久之前,我們還能夠平心靜氣的說說話,怎地今日,便要動手了?”年輕人淡淡笑着,舉手輕擡,那一刀,便是被像彈菸灰一樣,消弭於手心之中。

聞言,辰夜也是笑道:“你控制住了我的嫂子,以及我衆多的兄弟朋友,要不與你動下手,我可不好意思見他們。放了我嫂子吧!”

“辰夜!”

漫天,頓時寂靜無聲了下來,下方之地,長孫然和玄凌,鐵奕天和葉爍,儘管都想來到辰夜身邊去好好的看看他,想問問他,這些年來,他是怎樣過來的,瘋魔夫婦又可好着?

可是,當此之時,辰夜的時間和他這個人,只能屬於一人,她是紫萱!

“紫萱!”

只是一句呼喚,只是一眼,辰夜整個人,便是如同那雕塑一般,呆滯的立在了天際之中,無論周身怎樣的氣流衝襲而過,他的身形始終動也未動,便連那長,都沒有一根的晃動過。

眼中之人,依舊長飄舞於空間中,那容顏,依舊是讓人着迷與留戀,可是,那飄舞着的長,卻是讓人,有着鑽心之痛!

那痛,讓辰夜的心,猶若是變成了麻花般的緊扭了起來,一陣陣的痛,儘管沒能讓他身軀顫抖着,可是,辰夜知道,自己整個人,都已經失去了魂魄!

“紫萱,你怎麼了,爲什麼不好好的照顧着自己?”

那般的陣痛,讓得辰夜每走一步,都好像是身上壓了無數大山,走的好吃力,好不容易來到了紫萱的身前,他伸出手,想要去輕輕撫摸過那一頭的長,可是他的手,已經沒有了半點力氣。

“辰夜,你終於回來了,你告訴我,我是不是在做夢,是不是?三年來,每一次當我累了睡着後,都會看到你回來了,可是雙眼睜開,你仍然不在。辰夜,你別離開我,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真的回來了?”

心中的痛,再度變得劇烈起來,以紫萱的修爲和實力,不和**戰的話,怎會覺得累?她的心累了!

“紫萱,我回來了,我活着回來了,我沒事,我很好!”

辰夜猛地將紫萱緊緊抱在懷中,聲音嘶啞,又夾雜着無窮無盡的怒意,遙向天際喝道:“放了柳姑娘,不然,我們今天,就不死不休!”

之前種種,辰夜儘管沒有親耳聽到,他也不知道,這些年來,葉爍和他一樣,在另一處絕地苦苦掙扎着,也不知道,柳如是過的與紫萱也是相同,生不如死。

可看到柳如是幾乎和紫萱一樣,原本容顏不在,而葉爍,也變得和從前相比陌生了許多,辰夜心中就明白,這一對璧人,定也生了不可被饒恕的事情。

自己的心,和紫萱的心,很痛,但自己二人,總算是團聚在了一起,可葉爍和柳如是呢?

當年大華皇朝,爲了自己,鐵奕天獨自前往原雨山xiūliàn,葉爍則隱居在華清池中。

鐵奕天還好說,他的家族,並非是朝堂上的家族,並未有太多的勾心鬥角,鐵奕天還能夠感受到家人的溫暖。

而葉爍,卻是直接承受着親人之間的那種明爭暗鬥,即使身在帝都之中,他能夠感受到的溫暖,寥寥無幾。

那幾年,柳如是一直陪伴在旁,不離不棄,辰夜相信,若非是柳如是在旁,葉爍的日子,必定要過的悽苦許多。

他們之間的感情,不會比自己和紫萱來得少,而他們現在,一定要比自己二人更加痛!

辰夜已經不能爲他們做些什麼了,所以,只能爲他們的團聚,儘自己最大的力量,儘管他知道,年輕人無可匹敵,即便拼命,都無法做到,可是,哪怕是死,如果年輕人不放柳如是,他的這條命,便也交代在這裏。

無怨無悔!

“不死不休?”

年輕人不以爲意的笑了笑,道:“你倒有這個資格與我說這樣的一番話,也罷,我也不忍見到這些悲傷的場面,小姑娘,去與你的愛郎相聚吧!”

年輕人旋即手一揮,柳如是便是朝向葉爍飄去,而後他笑道:“辰夜,你可是欠了我一個人情,記得,以後要還我!”

辰夜撇撇嘴,理也沒理,低頭看着懷中之人,雙手的力道,不由再度的加重了幾分。

一時間,天安地靜,半空上面,倆對璧人,旁若無人般的緊緊相擁,無論是辰夜和葉爍,還是紫萱與柳如是,在這一刻,都忘卻了所有。

許久之後,那倆個男人,才微微一笑,而後,辰夜遙遙說道:“你的狀態,怎麼樣?”

葉爍應道:“我很好!”

“既然如此,便殺人吧!在喪魂山脈三年,我都快要忘記了,殺人,到底是個怎樣的舉動了。”一抹冷冽,自辰夜口中緩緩而出。

聞言,葉爍凜然一笑:“說的不錯,萬鬼深淵中的幾年時間,我都不記得,怎樣纔算是戰鬥了。今天,我們兄弟聯手,便殺他一個痛快!”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步步蓮花 “萬鬼深淵”

辰夜雙眼爲之更加的森寒原來這些年來葉爍和自己一樣都陷到了絕地之中

萬鬼深淵是怎樣的存在辰夜儘管不清楚可同爲絕地那深淵之中所存在着的危險絕對不會比喪魂山脈小

看葉爍之前對柳之一族的濃烈殺意辰夜便是清楚的知道自己這位兄弟的際遇必定是拜柳之一族所賜

今天若是不大開殺戒的話心中的那份恨難以清除乾淨

一念至此辰夜猛地擡頭看向了年輕人唯有他才能如神一般掌控着所有一切他若要阻止的話別說大開殺戒便是離開都不可能做到

迎着辰夜目光年輕人淡然道:“我說過今天這裏不會有任何一人會死”

“我也說過會不會死人不是你說了算的”

半空之上辰夜攬着紫萱便那樣平平的面對着年輕人與此同時另外一處葉爍與柳如是亦是同樣動作

底下四大級勢力之人以及其他的人均是可以想像到如果沒有天際上那年輕人的壓制夜盟之中會有更多的人將要與那倆對璧人一同去面對那位年輕人

偏偏這一點是他們這些人不管是誰便是柳破風都做不到的實在是那年輕人太可怕他的地步已經到了讓所有人都只能仰望的高度

差距太大就如同一個人站在山腳下而另外一個人則是在山峯之上前一個人除卻仰望外他做不了任何事情因爲他心中明白即使他自己攀爬一生一世可能永生永世都爬不到那山峯頂上

故而對於山峯頂上的那個人只能仰望

但那倆對璧人以及夜盟衆多之人均敢去直面面對山峯頂上的那個人難怪短短時間夜盟聲威如此浩大難怪對手是四大級勢力中的天、柳二族他們都絲毫的沒有畏懼與忌憚

這與實力已經無關是他們所擁有的勇氣太驚人

有着如此的無懼誰敢懷疑以他們的優秀他日會走不上那山頂

儘管山頂之路難行或許他們也做不到然而離山頂最近的地方他們一定可以攀爬上而這個地方將也會是其他人都要仰望的高度

這個高度也足以碾死他們的對手

“辰夜似乎你已經忘記了在喪魂山脈靈魂界中我與你說過的話了”年輕人聲音略略一沉道

僅是聲音微微一變這天地便彷彿遭遇到了雷霆轟擊毀滅之勢暴涌而現

辰夜神色絲毫不變依舊淡漠道:“可能我忘記了不過你似乎也忘記了我說過的話”

聞言年輕人神色微微一怔片刻後大笑:“很好知道堅持的人才能在武道路途上不斷的突破只是辰夜我覺得現在的你精力應該放在別處多一些的好別到時候後悔”

“後悔”

辰夜眉頭一皺不由緊握了紫萱的柔荑他這話指的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