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七推了推蘇齊,蘇齊狡猾的大眼四處看了看,沒有說話,要是在這大街上鬧出動靜來,孃親知道了,肯定饒不了他,不如就和他們一起走,端了他們的老巢,那樣才能大快人心。

“別推啊!我跟你們走就是了。”

蘇齊瞬間變得弱弱的模樣,有些害怕的看着老七。

“呵呵!那就走吧!爺帶你們去吃香的喝辣的的去。”

老七對蘇齊突然的轉變沒有任何的防備,只當是蘇齊害怕了,小孩子好騙嘛?可是一個時辰以後,賴三和他再也不敢把他當成一個小孩子看待,他簡直是一個小惡魔。

而這一幕,沒有幾個人會在意,大街上,絡繹不絕的馬車和人羣,依然喧鬧無比。

蘇齊和黎小暖被賴三和老七帶到一個小巷子裏,越走人越少。

“兩位叔叔,你們這是要帶我們去哪裏啊!這人跡罕見的地方會有好吃的嗎?”

蘇齊眨着萌萌的大眼,好奇的問老七。

“當然有,就在前邊,一會就到。”

老七笑米米的,臉上貪得無厭的表情一覽無遺,心裏估摸着蘇齊能賣多少錢。

“老七,長得這麼俊,兩百兩五十兩銀子應該能賣到吧!”

賴三激動的看着老七,他們做人牙子這麼久,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粉雕玉琢的小娃兒,還是自動送上門來的。

“兩百五十兩?賴三,你二百五啊!最起碼得值這個價。”

老七身處五個手指頭。

賴三一看,早已經樂呵得合不攏嘴了。

蘇齊猛的翻了翻白眼,他就只值五百兩銀子嗎?這兩個不識貨的夠東西,小爺等會就讓你們有錢沒命花。

而黎小暖的身影卻有些瑟瑟發抖,她知道自己會被帶到什麼地方去,這段時間,她不斷的被人牙子轉賣,她偷聽到人牙子的話,女孩一般會被賣到青樓,而長得漂亮的男孩,一般會被賣到富貴人家,給那些千金小姐當男寵或者是僕人。

黎小暖不由得內疚又擔心的看了一眼蘇齊,都是她害了他。

蘇齊像是感應到了黎小暖擔心又害怕的眼眸,快速的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眸,又裝作若無其事的走着。

“到了。”

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 賴三和老七帶着他們在一道小後門處停下。

能清晰的聽到樓裏傳來鶯聲燕語,笑罵喧囂的聲音,還有混濁的胭脂香粉的味道。

蘇齊不用猜也知道,這裏是青樓。

“賴三,過去敲門。”

“好!”賴三急步走過去。

“咚咚……!”

門應聲而開,裏面有一個肥胖的老媽子伸出頭來,肥肉抖動的臉上堆滿了白粉,打扮得非常的花哨。

賊兮兮的眼眸打量了一下黎小暖和蘇齊,看到蘇齊,老媽子眉梢一喜,一層粉屑落了一些。

“賴三,那小娃兒哪來的,不是說只有一個嗎?”

賴三一看王媽媽的眼神,就知道這老不死的也打上的那男孩的主意。

“王媽媽,半道上撿的,應該值幾個錢吧!”

“你說呢?”王媽媽貪婪的大笑,臉上的粉龜裂了一般,看起來更加的恐怖。

“把他們帶進來。”

賴三回頭給老七使了一個眼色。

“走,過去。”老七吼道。

“你放開我,放開我……。”

黎小暖用盡全力的掙扎,她知道一進去這裏,她的命運會有多悲慘。

“啪……!”

妾要種田 “啊……!”

老七一巴掌甩在黎小暖的臉上,“給老子老實一點。”

蘇齊緊抿着小嘴,心裏怒火沖天,快速的用密音傳話給黎小暖,省得她又捱打。

“小妹妹,你乖乖聽話,等一會我會救你出去的。”

耳邊突然傳來的聲音,讓黎小暖震驚的看着蘇齊。

蘇齊朝着她點了點頭,讓她別害怕。

黎小暖心中一暖,看着蘇齊的眼眸,心裏不由自主的相信了他的話。

隨即,蘇齊和黎小暖被帶進了一間房間,裝飾的古色古香的。

“你們在這裏等着,我去叫老鴇子下來,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好價錢的,規矩你們兩個都知道了吧?”

王媽媽含笑的看了一眼蘇齊,意思在明顯不過了,蘇齊她也要分一杯羹。

“王媽媽,咱們合作那麼久了,這規矩自然是懂的。”

賴三諂媚的說道,心裏直罵王媽媽老不死的,黃土都埋到嗓子眼了,還想着銀子,也不怕把自己給撐死。

“那就好!”王媽媽扭着水桶腰快速的離開。

“啊!”

“臭丫頭,再給老子彈錯了,廢了你的雙手。”

隔壁的房間傳來一聲痛呼和陰鷙的罵聲,隨着,一聲聲悽切悲慘的哭喊聲隨着皮鞭的抽打聲傳來。

蘇齊皺了皺眉頭,不動聲色。

黎小暖被嚇得緊緊的縮住身子,猛的拉住蘇齊的手,蘇齊潔白的衣袍上,瞬間沾滿了五指印。

“不要怕。”蘇齊用密音安慰着她。

黎小暖無聲的點了點頭,身子卻瑟瑟發抖,緊抓着蘇齊的小手全是汗。

擡眸,萌萌的天真的看着老七問道:“叔叔,隔壁怎麼了?這裏沒有好吃的啊?”

蘇齊還裝模作樣的四處找了找。

“老七,這小子就是一個貪吃鬼,都這個時候了還想着吃,被賣了還幫着數錢都不知道。”賴三笑得一臉諷刺,那笑容極其了噁心,一臉是一口黃牙,讓人看着更加的噁心,蘇齊是在是忍不住想出手了。

“誰說不是呢?”老七也咧嘴看着蘇齊。

蘇齊在心裏冷笑,兩個有眼無珠的瞎子,等會讓你們去地獄裏數錢去。

這時,門吱呀一聲被人拉開。

王媽媽帶着一個身着華麗的大概三十歲左右,打扮着花枝招展的女人進來。

李月娘見多識廣,一眼看到了蘇齊,眉頭緊蹙着,這孩子被帶到這裏,不像其他的孩子那樣不吵不鬧,還一副悠閒自得的樣子。

“這小子你們從什麼地方弄來的,看着他衣着不凡,可不是尋常人家的孩子?”

賴三和老七對視了一眼,這點他們壓根就沒有想過,兩人這才仔細看着蘇齊,一身華貴的白袍,細看之下,袖邊和衣角處用金絲勾勒出暗花的形狀,從裁剪和做工上看,這套衣服的價錢足夠平常人家一年的開銷。

兩人臉上瞬間變色,他們剛剛看到蘇齊,只看到了滿地的銀子,哪會去想蘇齊的身份呢?不會是惹了大麻煩了吧?

蘇齊軟軟的聲音傳來,“兩位叔叔,我這身衣服可是明月山莊童裝限量版的哦!可貴了,一般人穿不起的。”

蘇齊擡了擡手,不忘炫耀一番。

聞言,四人臉上瞬間變色。

黎小暖也快速的放開蘇齊,有些驚恐的看着蘇齊。

“你父母是什麼人?”李月娘經營風月場所多年,不會不知道這其中的厲害,要是惹到一般的世家子弟,那她這風月樓關門不算,還得被主子賜死。

“這位奶奶,問我的父母做甚,小爺很喜歡這裏的香味,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誰家開的,這兩位叔叔可是說好了,要帶我們來吃香的喝辣的哦!”蘇齊繼續賣萌,他想要知道的是,這青樓是誰開的。

李月娘輕輕瞥了蘇齊一眼,雖然是無心之問,可是眼前的孩子卻是在打聽這裏的主人是誰?

蘇齊不經意的探測了一下李月娘的修爲,還不錯,不過還不是他的對手。

“奶奶……?”李月臉臉上鎮定全無,她這貌美如花的樣子,會是奶奶級別的?這小子莫不是眼睛瞎了?

“把這小女孩帶進去。”

李月娘給王媽媽使了一個顏色。

“是。”王媽媽皮笑肉不笑的朝着黎小暖走去。

黎小暖驚恐的後退,眼眸求助的看着蘇齊。

“哼!想把她帶走,也得問一問小爺同不同意?”

蘇齊一改之前的唯唯諾諾,呆萌的樣子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十足的惡魔樣。

王媽媽剛剛到黎小暖的身邊,蘇齊一腳就把王媽媽肥胖的身體踹到牆角。

“啊……!”王媽媽殺豬般的慘叫。

李月娘驚訝的看着蘇齊。

賴三和老七是完全驚呆了,王媽媽那肥碩的身體,他們兩個人搬都有些吃力,卻被蘇齊一腳給踢飛了。

黎小暖雙眸裏一片亮光,崇拜的看着蘇齊。

“臭小子,你敢打老孃的人?”

李月娘震驚過就驚呼出聲!

“你錯了,小爺不僅要打你的人,還要砸了你的場子,你們這些昧着良心做事的黑心肝王八犢子。”

蘇齊破口大罵,把黎小暖拉到自己的身後,手中金玄期七階的修爲朝着賴三和老七劈去,沒有任何的反抗,兩人瞬間倒地,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

蘇齊心裏默唸煉化,兩人的屍體在原地消失。

李月娘一陣驚恐,“二虎,還不快給老孃滾出來。”

李月娘說完,就朝着蘇齊攻擊。

蘇齊冷冷一笑,就那高玄期巔峯的修爲也想和他打嗎?

一根手指頭就能讓她跪地求饒。

蘇齊帶着黎小暖輕輕的一挪,李月娘差點撞到牆上去,但是蘇齊惡作劇,緊接着一枚暗器打到李月娘那梳的高貴的雲髻上,頓時,金叉噼噼啪啪的掉在地上。

二虎這時也帶着一匹人進來。

二虎看到李月娘那一頭散落的頭髮,只見頭髮不見臉,在看看在倒地沒有了氣息的王媽媽,目光繼續轉動,只見蘇齊意氣風發的拉着黎小暖站在一邊,那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極其的得意。

二虎懵了,一臉的疑惑,這是什麼情況?

“李媽媽,這是怎麼回事?”

“你眼睛瞎了,還不趕快給老孃把那個臭小子和臭丫頭給抓起來。”

李月娘站穩身體,兩隻手捋開擋住眼眸的亂髮,憤怒的看着一臉得意的蘇齊。

“去,把他們抓回來。”二虎揚起手,大聲下命令,自然不會在乎一個小孩子會有多少本事。

“呵呵!就憑你們?”蘇齊冷冷一笑,根本就不把二虎等人看在眼中,看他們的眼眸就像看屍體一樣。

等五六個彪悍的大漢走近,蘇齊的周身瞬間爆發出一陣金光,把五六個大漢瞬間震飛出去。

這下二虎和李月娘驚呆了。

“金玄期七階高手?”李月娘見鬼似的看着蘇齊,只聽說明月山莊的少莊主是金玄期九階的高手,而眼前的這個孩子是金玄期七階的高手,這是那一號人物,她李月娘專收天下各地消息,怎麼會沒有眼前這個孩子的信息呢?

“呵呵!現在纔看出來,晚了。”

蘇齊笑得跟個小惡魔似的,一雙小手卻沒有閒着,慢慢凝聚起金玄期七階的修爲,瞬間爆破。

“砰!”的一聲,整個房間四分五裂。

視線瞬間開擴了很多,一個四合院式的樓房出現在眼前,蘇齊左右看了看,兩邊的房間里居然都關着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

每個孩子都驚恐的看着他。

蘇齊目光瞬間陰沉到了極點。

“還不快去告訴主子,主子就在三樓上,我在這裏頂着。”

二虎大聲衝着李月娘喊道,金玄期七階的修爲,他們惹不起。

“好!我這就去。”

蘇齊沒有阻擋李月娘的路,他想知道的就是這家青樓是誰開的。

李月娘一離開,蘇齊騰空而起,一腳踹到二府的胸口上,只有高玄期八階修爲的李虎根本就不是蘇齊的對手,砰的往後倒去,他身後的一道屏風被他砸得稀巴爛。

“你們還不快逃。”蘇齊大聲喊道。

那些原本震驚的孩子一聽,一個個往後門跑去。

“攔,攔住他們……。”

李虎用盡力氣的吼道,可是那些護衛看着蘇齊小惡魔般的樣子,一個都不敢上前去。

動靜太大,也驚動了一些正在休息的姑娘們。

-本章完結- “咦!這是怎麼回事?有人敢到這裏來砸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