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皺了皺眉,又道:「那我要你和我比試一場。」

唐明心中很是嫉妒,他才是老師的嫡傳弟子,但是老師卻對這個剛認識的少年如此好。這讓他心中很不舒服,他想要打敗他。

但是夜雲澈聞言,表情就更加疑惑了,眨了眨眼道,「奇怪,為什麼你讓我與你比試,我就要與你比試啊,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噗哈哈哈哈!這個小公子,可真有意思。」旁邊的人聽到夜雲澈的話,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

唐明自己也被夜雲澈問的目瞪口呆,隨即皺了皺眉看向夜雲澈,「那你說,你要怎麼樣才和我比試?」

夜雲澈搖了搖頭,「我並不想和你比試,就這樣。」

「你……」唐明瞬間無語了,他發誓,他長這麼大,就沒有見過夜雲澈這樣的人。

「不過……」夜雲澈突然瞥見唐明手上的那枚空間戒指,烏黑清澈的瞳眸閃了閃,紅唇微勾,心道,那枚戒指裡面一定有很多好東西吧?

「不過,你要是能把你的那個戒指給我,我就與你比試。」夜雲澈指著唐明手指上的戒指說的。

「你說什麼?!」唐明瞬間瞪大了眼睛,這可是他所有的家當,而且他只不過找他切磋一下嘛,他居然還想要他最寶貴的空間戒指,怎麼會有這種人?

看出唐明的不舍,夜雲澈擺了擺手,「你不願意,就算了。」

「你……」簡直豈有此理,唐明快要氣炸了,看著轉身就走的少年,沒好氣道,「你給我站住!我答應你,如果你要贏了,我就把它給你,怎麼樣?」

夜雲澈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摸了摸下巴,然後點了點頭,「好吧。」 唐明氣呼呼道,「等等,那要是我贏了呢?」

「你想要什麼?」 大叔別賣萌 夜雲澈趕緊捂緊自己的小兜兜,他要什麼,他也不捨得給。

「我贏了的話,你就把我這個戒指還給我。」他這個戒指裡面是他所有的家當,他才不想輸給他。

「好,沒問題。」等兩人商量完畢之後,林老師滿意的笑了笑,才叮囑道,「切記,你們只是切磋一下,不要傷到對方。」

隨後,夜雲澈和唐明兩人到了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疏散開人群。

夜雲澈站著不動道,「你先來吧。」

唐明冷哼了一聲,「還是你先來吧,免得人家說我欺負你。」他根本不認為眼前這個長得嫩嫩的小白臉可以打得過他。

「那我就不客氣了。」夜雲澈大方一笑,娘親說過,有便宜不賺是要遭雷劈的。

於是他提起劍,便朝著唐明沖了過去,夜雲澈的身上看不出靈力是多少。

唐明冷笑一聲,絲毫不相信夜雲澈會打得過他。

然而當夜雲澈的長劍來到他的身邊時,唐明想要躲開,卻躲不了,被夜雲澈的劍柄狠狠敲了一下小腿。

「哎呦!」腿上傳來又麻又痛的感覺,讓唐明忍不住痛呼一聲,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哇!」唐明忍不住抱著腿痛哭了起來,這才發現,他的腿竟然骨折了,「什麼!這怎麼可能?」他的武力都沒有量出來,這個人居然一下子就把他的腿給敲骨折了。

他可是林老師的嫡傳弟子,好丟人!

唐明又氣又羞的坐在地上。

「嘖嘖嘖,這個唐明小小年紀聽說有四重靈境界呢,居然一下子就被打倒了,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眾人唏噓道。

「天啊,難道,難道這個紅衣小少年真的已經到了七重境界!這怎麼可能!」

林老師將唐明扶起來,讓其他的弟子扶著他進去休息。

唐明回過頭來看向夜雲澈,看著他的眼神,充滿了怒氣,「你,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一雪前恥。」

然後瘸著腿跑進了學院。

林老師搖頭嘆息,看向只顧著把玩著手上的戒指的紅衣少年,笑著詢問道,「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夜雲澈。」夜雲澈頭也不抬的回答。

「哈哈,好,小雲澈,你願不願意跟老師去七重天呢,到那裡,可以得到更好的發展,九幽之地的人會重點培養你。」林老師苦口婆心的說著,他實在看上夜雲澈這根好苗子,不相浪費。

「不想去。」夜雲澈直接搖了搖頭,回答的很是乾脆。

呃……「為什麼不想去呢?」林老師很是不解。

「不想去就不想去,沒有為什麼呀。」夜雲澈抬頭,更加疑惑的看著林老師。

林老師的嘴角抽了抽,然後憐愛的摸摸他的小腦袋,心道,這個小機靈鬼可是不好整啊。

突然眼睛一亮,林老師看著夜雲澈懷裡的小雪羽,又看了看夜雲澈,笑嘻嘻道,「小朋友,你的這個小夥伴,它的身體,是不是好久都沒有長大了,他的實力,是不是也沒有長進?」 聽到林老師這麼一說,夜雲澈也想起來了,他好像也發現了雪羽好像一直都沒有長大過,一直都是這麼大小,可是它的飯量卻越來越大,這是怎麼回事呢?

林老師眼中精光一閃而過,繼續說道,「小雲澈,其實,我們上七重天上,那裡不僅僅可以學好東西,還可以修鍊,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那裡有很多靈果,如果吃了靈果的話,就會變得很厲害,也可以助你的這個小夥伴成長,你願不願意為了你的小夥伴去,跟我去七重天呢?」

「去了會變得很厲害么?」夜冰依眼睛一亮,聽到這裡,他的心中有些動搖了,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小羽。

小羽是他最好的小夥伴,他自然也希望它儘快成長,以後能更好的保護自己。

「不僅很厲害,那個地方還很好玩哦。」林老師一看到他的眼神兒,心中頓時得意的暗笑,果然還是小孩子呀,真好哄。

不過,他確實也沒有騙這個小少年,七重天,九幽之地那裡也確實有很多好玩的好吃的,只不過那些只有他成名了之後才能夠得到,當然他也相信,以他的資質,想要成名並不難。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何況這個小少年還有這麼好的天賦基礎。

夜雲澈聞言想了想,心道,那不如他同意去了,然後吃了靈果,讓小羽變厲害之後,他們在回來。

前妻不乖,老公太霸道 「那你要答應我,我想去就去,想回來的時候,就能回來。」夜雲澈看著林老師,烏黑透徹的瞳眸閃了閃說道。

林老師聞言微微一愣,心道那個地方哪裡是你能進去就能進去,想出來就想出來的呢?

不過,他眼下實在捨不得夜雲澈這個好苗子,他相信,他要是不搭理他,他肯定轉身就要走,無奈的點頭應允,「放心吧,孩子,你去了之後,絕對會愛上那裡的。」

他回了一個模凌兩可的答案。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啊?」夜雲澈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反正一天兩天也找不到爹爹和娘親,他就去玩玩兒吧。

林老師摸了摸他的頭,耐心解釋道,「你是我們學院招的最後一名最優秀的弟子,等兩天之後,還有一個宴會,到時候除了我們天元學院的小天才,還有各方勢力,也都會送來一名小天才,他們和你,將會一起去九幽之地。到時候我們就出發。」

「要參加宴會嗎?我不想去參加宴會,宴會好吵的。」夜雲澈搖了搖頭,之前娘親帶他參加過宴會,他並不喜歡熱鬧的地方。

「怎麼會呢?宴會很好玩的,你只管吃吃喝喝就好了。」林老師和藹可親的說道。

兩天後。

樂器響奏,歌聲絲竹悅耳,酒杯相碰,各方來使,都端在坐席之上。

夜雲澈趴在桌子上,聽著上面的交談聲音,昏昏欲睡。

而他懷裡的雪羽卻時不時探頭,抓著桌子上的零食往口袋裡塞。

迷迷糊糊之間,夜雲澈聽到有人大叫,幻月靈域尊上到。 “身份?”陳志凡眨眨眼一聲低語,少頃,他恍然大悟的點點頭:“明白明白。”

相處這段時間下來,某青年都差點忘了兩人可是屬於影門的人。而影門,雖然他不是很清楚這個組織在華夏的具體職能,但不可否認的是,它是華夏的一個官方機構。

身爲官方機構的成員,在遇到了一種有很大可能可以提升軍事領域科技水準的神祕物質,又怎會表現的無動於衷呢。

轉身看着樓下拍賣會場上的熱鬧競價氛圍,陳志凡不無苦笑的晃了一下頭。他剛纔都還在嘲笑那些競價的人都是傻子,眼下倒好,自己也得成爲其中的一員了。

不過好歹自己也是國家的一名公.務人員,能爲祖國的科技力量貢獻一份力量,何樂而不爲呢。

抱着這樣的覺悟,某青年捋了捋袖子,猛然一下就殺入到了競價場,仗着腰包鼓鼓,他愣是一口氣就把價格擡到了6500萬美刀的高度。

“哇哦,看來這顆巨獸之心,居然把09號貴賓室裏的貴賓都給吸引了。”拍賣臺上,拍賣師眼底閃過一抹喜色的朗聲說道,“各位尊敬的來賓們,你們的對手來了!”

十分直接的刺激了一把臺下的幾位競價拍客後,拍賣師輕輕敲了敲拍賣臺朗聲說道:“6500萬美刀,09號貴賓出價6500萬美刀!”

話音才落,一道高亢的聲音就隨之響起:“7000萬!”會場上下沉寂片刻後,忽然響起了一陣熱烈的鼓掌聲。

與此同時,三樓的豪華辦公室裏,那張豪華的辦公桌上,座機“嘀嘀嘀”響了起來。

嘴角浮現出一抹欣喜的大江錦川動作敏捷的拿起話筒,在聽過對方的話後,語帶幾分焦急、喜悅的說道:“趕緊給我放行,然後你親自把人帶到1號拍賣會場去,時間給我抓緊,動作越快越好!”

“呵呵,總算是來了,這最後一件拍品要是少了你們的話,豈不是今晚的驚奇之夜會失色很多!”擱下話筒,嘴裏輕聲自語的大江董事又拿起了一旁的呼叫器,一臉的肅然:“啓動第二步。”

樓下會場上,拍賣師臉上神色微微一動,隨即他輕輕敲了一下拍賣臺,待完全吸引了場上諸人的目光後,二話不說,扭身幾步走到架子旁,伸出右手從那表面呈暗灰色的心形巨物上輕輕揭下了一小塊厚有一指的暗灰色物質。

隨着那一小塊暗灰色物質的被揭下,在明亮燈光的照射下,一小片暗紅色好似肌肉樣的組織暴露在了衆人的視線下。

與此同時,一縷縷淡淡的香甜氣息,瞬間充斥了會場上空。衆人忍不住輕輕一嗅,瞬間臉上就露出了一種心曠神怡的無比愜意感。

將那一小塊暗灰色物質重新蓋在了原處後,拍賣師微笑着朗聲說道:“諸位,我們紫櫻花拍賣行不僅發現了這外面的一層神祕物質能阻擋所有儀器的探測,而且在經過無數次的努力後,總算是揭開了巨獸之心的神祕外紗。”

伸手輕輕拍了拍巨獸之心的表面,他臉上帶着幾分震驚模樣的說道:“這件來自於非洲大陸的神祕物品,它的結構,幾乎跟所有有機生物一樣。通俗一點來說,就是完全可以把它看成是一塊由暗紅色肌肉組成的心形肉塊。而且……”

拍賣師一邊說着,一邊又揭下了那塊暗灰色的物質。很快,會場大廳裏再次瀰漫開了那種淡淡的香甜氣息。

看着場上衆人無不心神陶醉,他笑着蓋上了暗灰色物質說道:“巨獸之心能發出奇香,人要是聞到了,能令人精神放鬆,而要是長期聞下去的話,更能百病不生,延年益壽!”

聽到拍賣師這麼說,場上所有人都身形微微一震,尤其是少數一部分上了年紀的名流富商們,簡直是眼珠子裏都開始冒起了亮光來。

一時間,原本熱鬧的拍賣會場,竟是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安靜裏。

09號貴賓室裏,目視着臺上拍賣師的動作,陳志凡心念一動間,無數神念宛如潮水般一波波涌入到了其中。幾個呼吸的時間過後,他的臉上,驀地浮現出了幾許極大的驚喜,以及渴望。

倏地轉身,某青年看着金雀和夜刃兩人攤手說道:“實在是抱歉的很,那顆巨獸之心,我現在也有很大的興趣了。”

金雀兩人聞言面面相覷,少頃,前者嘟着嘴不滿的叫道:“大凡哥,你怎麼能這樣啦!哼,說話不算話,明明說好了是幫我們拍的。”

陳志凡不無抱歉的解釋道:“之前因爲那層暗灰色物質的阻擋,所以我並沒有發現那顆巨獸之心的具體情況,但是現在……總之,巨獸之心我是一定要拍到手的。”

“哼,大騙子!”氣呼呼的金雀衝着他狠狠的揮舞了一下白嫩嫩的小手。

一旁的夜刃原本因爲聽到陳志凡的話而緊緊皺了起來的眉頭,忽地在眼裏閃過一抹亮光後,迅速舒展了開來。

右手五指攥緊又鬆開後,他用一種試探的語氣問道:“凡哥,你說是因爲發現了那個東西內部的情況後才決定要競拍的,那是不是說你對外面那層能阻擋儀器探測的暗灰色物質並沒有什麼興趣?”

“老實說,對於能阻擋我探測手段的那層暗灰色物質,我心裏也是很感興趣的。不過嘛……”看着兩人都用一種神色凝重的表情看着自己,某青年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你們就是想要那層表面的物質而已,對吧?看在咱們這段日子的交情上,讓給你們又何妨。不過要是將來有了什麼研究成果的話,可一定要記得告訴我一聲。”

忙不迭點着頭的金雀脆聲應許道:“大凡哥,你放心啦!以後有什麼好處,不會忘掉你的啦!”

“好說好說,大家同爲國家辦事,說什麼好處的話,就太不應該了。”厚着臉皮迴應了一下後,陳志凡彈指一揮甩出一道勁氣打在了競價器上沉聲喝道:“9000萬。”

9000萬的競拍價一出,驚醒了樓下一幫大概還沉醉在奇香裏的衆人。

而剛纔還一副財大氣粗模樣叫出了7000萬美刀的西歐富豪,在聽到9000萬美刀的叫價後,猶豫了片刻後,才咬着牙一臉心痛模樣的嘶聲叫道:“9100萬!” 夜雲澈抓了抓頭髮,眼睛沒有睜開,心道,幻月靈域,怎麼聽起來這麼熟悉呀……

旋即突然想到了什麼,他騰然激動的站了起來,因為動作太大,他站起來的時候,凳子一下子摔倒了,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一時間,大殿當中的所有人都朝著他看過來。

一時間,無數道目光都朝著夜雲澈看了過來,有些高位者,對夜雲澈的舉動,很是不滿,覺得他很沒有禮貌。

林老師也有些尷尬,暗道,這個孩子怎麼在這個方面上出了差錯?

尤其是在今天這麼多大人物的眼皮子底下,他自己的面子也無所謂了,只怕別人別說三道四。

他思及此,便朝著各方面的勢力人物打招呼,「呵呵,這是我新招的小弟子,他很出色,剛才……只是一個意外。」然後朝著夜雲澈招了招手,「小雲澈,快過來,見過各位大人。」

然而夜雲澈此時此刻已經聽不到林老師在那介紹什麼了,他的眼中只看到了高台的上方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黑色的瞳眸中滿滿的欣喜,激動的大叫道,「乾爹!」

魂影站在那白衣男子的後面,看到了一襲紅衣絕色的少年,也是微微驚訝,旋即興奮的道,「尊上!看,那不是小公子么?」魂影雖然不怎麼喜歡夜冰依,但他卻很喜歡夜雲澈。

林老師剛想要夜雲澈上來道個歉,畢竟今天的來人的身份可都不低,更怕惹得幻月靈域的尊上不喜。

卻突然看幻月靈域猛然站起了身,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雙眼散發出欣喜的光芒。

林老師頓時一愣,因為他不僅看到了幻月靈域尊貴的百里流觴尊上突然變得反常,也看到了夜雲澈激動得急匆匆朝這裡跑來,他的口中還大叫了一聲……乾爹?

誰是他的乾爹?難道他的乾爹也在這裡?

眾人也都是一頭霧水,只看到百里流觴突然急忙站起身,接著便急速的跑到那個剛才不懂規矩的紅衣小少年的身前。

他激動道就連平時那溫文爾雅的腳步,都邁快了許多。

這個時候,林老師也終於回過神來,他心中暗道不好,然後擔憂的急忙追了上去。

心道,小雲澈還是個孩子,他不希望百里流觴會對他做出什麼傷害的事情。

眾人也看著百里流觴突然不顧形象的朝著那個紅衣少年奔過去,心想,難道百里尊上要因為小少年犯了一個不懂規矩的小小錯誤,就想去殺了他嗎?

於是眾人惋惜的眼神投向了夜雲澈,他們雖然覺得夜雲澈不懂規矩,但是也沒想過讓他死啊,尤其還是長得這麼帥氣的小少年。

可是,又好像有哪裡不對勁,因為百里尊上,平時看起來不像是那種殘暴的人啊。

接著,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下,百里流觴竟是……一把將那個紅衣少年給抱了起來。

「卧槽!卧槽!這是什麼情況?」

「天啊,發生了什麼,百里尊上,竟然……抱起了一個男人?」

百里流觴和夜雲澈都沒有去管別人的眼神,他好聽溫柔的聲音難掩興奮道,「小澈兒!」 「百里叔叔,乾爹!」夜雲澈也緊緊回抱著男子,咯咯笑著叫道。

呃……眾人齊刷刷傻眼了。

什麼?這個小少年,居然叫百里尊上乾爹?

這你媽是什麼情況?

雖然百里流觴的年紀比這個紅衣小少年要大,但是這兩個人看上去,怎麼看你頂多算是個兄弟,不像是父子啊。

百里流觴看到小少年,內心的喜悅溢於言表,憐愛的摸摸他的腦袋,柔聲說道,「小澈兒,你怎麼在這裡?你娘親呢?」小澈兒在這裡,冰依也來了么?百里流觴眼中閃過一抹亮光。

然而夜雲澈卻搖了搖頭道,「爹爹去找娘親了,我等不及了,也出去找他們了。然後,就來到了學院當中,我現在要先去七重天九幽之地,幫小羽成長。」夜雲澈將他這一路上的經歷都說給百里流觴聽。

「冰依沒有來嗎?」百里流觴聞言眼中微微閃過一抹失望,但很快便恢復了笑意,抬眼看著夜雲澈,驚訝道,「你說什麼?小澈兒,你也要去那個地方嗎?不過……怎麼,會是七重天的九幽之地?」他今天代表幻月靈域而來,將那裡的最出眾的孩子挑選出來一個,去送往七重天培養。

據說從那裡出來的都是天才,實力非凡,但是他卻從不知,居然是在七重天的九幽之地。

百里流觴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微微發白。

他……一直知道招收弟子,是將孩子送去一個更好的地方,所以,他們每年各個勢力都會送一個孩子去往那個地方。

從前這些事情,他有心無力,都不關心的,可是萬萬沒想到,他們竟然是要去七重天九幽之地。

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