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水……」捷痕喃喃自語,突然又說道:「你師父肯定是錯的。」

文聰想起了師父的下一句話,「如果你跟別人說漂亮女人是禍水,那個人不信還說是錯的,那麼他肯定會被漂亮女人騙的。」 第一百五十四章湖中顯化十山十河

街中河的亭子只是一個小插曲,隨著亭子一個個離開之後,圍觀的人群也散去了,捷痕和文聰也回到了住宅區。

文聰回到房間里倒頭便睡,捷痕盤坐在床邊,閉目養神,而後開始修鍊,青光與金光在其身上同時亮起,將其襯托得如同仙神。

修鍊幾乎都是廢寢忘食的,捷痕就此沉浸在修鍊之中,等到暮時文聰精力旺盛地醒來,捷痕還是在修鍊狀態之中,文聰沒有打擾,謹記師父的囑咐,又開始打拳了。

文聰雙拳打在空中,平淡無奇的拳頭開始亮起淡淡金光,拳風陣陣作響,有模糊虛影在其周圍浮現,虛影之中沉浮著不可估量的威力。

時間流逝,一夜無話,兩人都在修鍊之中度過,但是修士擁有強大的感知力,就算在修鍊之中,捷痕和文聰這種境界的修士,雖然無法確實地感知時間流逝多少,但是一個模糊的大概還是有的。

打拳一個時辰多之後,文聰收拳調息了一下,就繼續入睡了,看起來枯燥無味,只有千錘百鍊,持之以恆,但是其中樂趣唯有練拳之人自知。

半夜,捷痕從修鍊狀態中出來,調息了一下也倒頭大睡了。修鍊狀態下,其實比文聰那樣打拳更加耗費精氣神,雖然進入鍛體階段之後,修士的精氣神都被磨練,被鍛煉得無比強大,得以得到更強大的境界力量,但也並非用之不竭,而且由於明天是招生大賽的第二輪,所以捷痕必須要以精氣神飽滿的狀態去應對。

翌日清晨,捷痕和文聰早早起來,沿著連文聰這個路痴都有些記住的小路,向著麗水湖而去,只不過途中,捷痕遇到了一個人,是那個澤幫弟子,兩人對視了一眼,沒有擦出什麼火花,風輕雲淡對各自移開視線,有人坦坦蕩蕩,有人心懷鬼胎。

其實捷痕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其走遠之後,一名捷痕沒見過的澤幫弟子跟隨著他,來到了麗水湖,捷痕也只會以為是某位參賽者,沒有生疑。

跟第一輪淘汰賽一樣,麗水湖被圍得人山人海,在比賽即將開始之時,人群的議論化成的喧囂瀰漫整個麗水湖,而那些參賽者跟上次一樣,全部都站在麗水湖上面,等待比賽開始。

那座觀景台上面,一如前天,坐著數位大官,那對姐弟坐在旁邊,比賽依舊由蔡浮清主持。

一身紅衣的蔡浮清不過三十,神情肅然,舉手投足之間有威氣,配上專門請人做成的紅衣裝,引得不少妙齡女子心動,可是蔡浮清最想讓其心動的女子卻沒有任何贊語,跟平常一樣,也就多看了一眼,蔡浮清厚著臉皮詢問,也就得到了一句「還不錯」而已。

蔡浮清差點氣的吐血,因而有些憂鬱,介紹比賽規則的時候都有些有氣無力,「第二輪淘汰賽的比賽規則如下,我們會在麗水湖設下一座山河法陣,法陣陣成之後,其中會顯化有十座大山十條大河,你們會被按比例縮小被納入其中。大山之內,大河之中,會有數不清的陣中凶獸,在規定時間內獵殺十隻凶獸便視為通過,裡面的凶獸有強有弱,強的可達准天境,所以要是無意中被准天境凶獸碰到,只能是你們運氣不好。

不過你們不用擔心,你們進入陣中的,不過是你們的一段魂力化身,就算被斬殺,也不會傷及肉身與神魂,所以你們死也不用擔心死不瞑目。」

而後,只見一塊塊菱形晶石浮現在麗水湖之中,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塊菱形晶石,每一塊菱形晶石都覆蓋著一小圈的區域,覆蓋之處與每位參賽者身上的身份牌產生呼應。

「你們現在全都盤腿坐下來。」蔡浮清淡淡的聲音向整個麗水湖傳盪而去,每位參賽者都照做了,就連戰不敗也服從安排,辰不凡生怕戰不敗又搞出什麼幺蛾子。

當所有人都盤坐下來之後不久,麗水湖中的每一塊菱形晶石都散發出朦朦朧朧的白色光芒,整座麗水湖彷彿在瞬間蒸發了一般,只剩下白茫茫的光,那光又似霧氣,宛若夢幻仙境在其中顯化。

白光演化,而後散去,宛若霧散,山路河流才可見,只見一大山一大河接著一大山又一大河,總共十座大山和十條大河,佔滿麗水湖上空的空間。

山河之下的所有參賽者一個個身體表面被菱形晶石散發著的光芒覆蓋,一個個神似他們的身外化身從其他們身體脫離出來,宛若飛升一般,飛了起來,進入了那山河大陣之中,與此同時,在他們越來越靠近山河大陣之時,他們的身外化身也越來越小,直到真正進入山河大陣之後,他們的身體比例和那十山十河已經與現實的比例一模一樣了。

————

山河大陣之中,捷痕感覺著奇妙的如同靈魂離體一般的感覺,感覺到身體有些飄零,當感覺到雙腳踏在實地的感覺之後,捷痕重新完全掌控身體,只是這不過是捷痕的身外化身,這與在無名山冥神試煉進入輪迴世的情況有些相似。

若是用心人用這大陣坑害這些參賽者的話,只怕什麼多少人能夠安然走出來,就算走出來也很有可能是神魂受傷的下場。

肉身身上的傷要是用上生死人肉白骨的靈丹妙藥,或許差點被攔腰斬死的下場都可以在很快的速度恢復過來,但是靈魂身上的創傷的話,想要修復就非常之難了。

靈魂的創傷直接影響大道,要是肉體的話,只有不磨滅的道傷才能與之媲美,可能還有過之而不及。

當然,這些可能性都是閑外話,當下捷痕已經雙腳踩實,睜開雙眼,現身在第四大山之中的一塊空地上面。

捷痕所見之處,一切都真實無比,若夢也似真。

在捷痕剛睜開雙眼的時候,還沒好好觀察一下周圍,就被一股氣息鎖定了,捷痕頓時身軀一震,用最快的速度反應過來,這種情況下,捷痕沒辦法做到轉身,能夠反應過來已經很不錯了,想要完美躲開對於捷痕來說真的是不可能。

當下唯一辦法,捷痕只能動用全力,向前猛衝而去。

「倒霉!」埋怨一句,捷痕還是做得到的,在捷痕話還沒說出之時,他已經震起全力,向前一步猛然踏出,一步腳印踩下去半腳,可見用了多少力。 第一百五十五章獵與被獵

倒在地上的捷痕背部麻痹,那些電流蔓延起出,導致其全身也微麻起來,反應速度變得更慢,那凶獸一拳打向地上的捷痕,打在其背上將其直接打入地里,一時間塵土飛揚。

凶獸一擊將捷痕的麻痹感打散,但是被一拳擊中,捷痕差點整個人被擊散,因為這不是捷痕的肉身,沒有堅硬如鐵的體魄,只是一道魂力而已,而魂力脆弱無比,如果沒有刻意淬鍊,更嬰兒一般不堪一擊。

其實肉身也一樣,要是一輩子嬌生慣養,沒有鍛煉體魄的話,也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被人一推就倒地不起,連走個路都氣喘吁吁的,而魂身也是這麼個理。

但捷痕總算有足夠的時間反應過來,並且聚力出擊了,源力衝起,塵土大量漫飛,捷痕翻身出拳,陰陽拳力從煙塵之中衝出,將那偷襲捷痕的凶獸直接擊穿。

那身上有雷霆遊動的畸形凶獸,被捷痕的拳力擊穿之後,沒有鮮血灑落,而是變成了一道白光,射進了捷痕的身份牌裡面。

那隻凶獸其實不強,頂多是三動境大圓滿的境界,能夠傷到捷痕無非就是靠著偷襲,並且那時能給捷痕反應的時間太少了,所以才會被打到。

觀察了一下地形,捷痕開始尋找目標進行獵殺,不過他從蔡浮清的言語之中,聽出了一些信息,其中最主要的隱藏信息便是,在這座山海法陣之中有極其可怕的凶獸,可能連戰不敗那種幼王級別的人物都無法力敵。

捷痕走到高處,向外看去,看到了一條寬闊無比的大河,大河被兩座大山夾住,河中時不時有獸影出現,還有一些水獸直接在湖面遊動。

捷痕沒有打河中凶獸的注意,因為實在太危險,在河裡與水中凶獸戰鬥,便會處於劣勢,要是被吸引而來的另外水獸的攻擊,那時候將會很難逃脫。

站在高處,自然看得遠看得多,捷痕便見到了其他的參賽者。參加第二輪的淘汰賽有八萬多人,所以平均每一座大山就會被分配八千多人,不過這些人數正在急劇減少,因為每一座大山都開始了一場獸潮。

捷痕感覺到整座大山都在顫動,宛若有千萬頭巨獸正在踏地,若是從山河大陣的上空向下俯視,只見一隻只原本安靜待在窩裡的凶獸,全都發狂一般衝到外面來,以所有的參賽者為目標,對每一座大山進行掃蕩。

此刻站在第四座大山某一高處的捷痕便被兩隻原本就遊盪在外面的凶獸盯上了,一隻巨嘴牛身的巨嘴牛獸,一隻全身燃燒著火焰的火獅子。

捷痕轉身,與那兩隻凶獸面對面,與此同時一顆顆青色小星凝聚而出,將其圍繞,上下沉浮著,雙手慢慢握成拳頭,一拳握金光,一拳握青光。

或許是因為法陣之中自動生成的凶獸沒有靈智,所以雙方對立了一會兒,那兩隻凶獸還沒有動,敵不動捷痕便動了,他的勢已經攀升到巔峰,一股氣提起來便是身形衝出。

圍繞著捷痕的青色小星飛離出去兩顆,青色小星在飛離出去便逐漸演化變大起來,兩顆小星劃出圓形的弧度,向著兩隻凶獸而去。

火獅子直接躍起一丈高,宛若流火之星衝起,在空中的火獅子對著捷痕張口便是吐出一顆火球,而那巨嘴牛獸同樣是張開嘴巴,向著大地吃土而進,向著捷痕逼近,這片大地被巨嘴牛獸直接搞得地震一般。

已經飛出的青色星辰炸開,沒有傷到那兩隻凶獸,火球已經轟過來,捷痕引動出一顆青色小星,火球和青色星辰在空中碰撞,全部炸開,源力光芒熾盛。

巨嘴牛獸帶著震動大地的驚人之勢而來,巨大的頭顱半個已經陷在了地上,巨嘴之中含著大量的土,捷痕避其鋒芒,倒退兩步,只見巨嘴牛獸空中的土被噴出,巨大的土層被掀起,像一片海浪覆蓋而來。

捷痕雙拳猛然轟擊在大地,大地猛然一震,覆蓋而來的土層被捷痕的拳力衝擊開來,像是在開天闢地,捷痕的威勢再度攀升,源力在身上衝起,綁起來的頭髮被源力衝起。

大地震動不停,火獅子沖了過來,速度極快,來到捷痕身前一爪便是落下,爪子帶著火焰,因為落下的速度很快,甚至在空中留下了一些火苗。

捷痕直接出拳迎接上火獅子的爪子,散發著青光的拳頭轟擊在火獅子的掌心,一個向下壓,一個向上頂。

巨嘴牛獸整個身形已經全部沒入土裡,在土裡如魚得水,速度更快,只見土層凸起,向著捷痕那個方向而去。

捷痕左拳擋住火獅子的爪子,另一拳可沒有閑著,對著火獅子的頭顱直接打去,陽極拳力擊出,打在了火獅子的獅子頭,那獅頭直接被打散,爆出了一片源光,而後火獅子的身體開始虛化,漸漸消失,化成一道清光衝進了捷痕的身份牌裡面。

巨嘴牛獸從土裡衝出,一具小小的牛軀直接是帶起了方圓十幾米的土,身軀攜帶著大量的土衝起,那些土被巨嘴牛獸控制著,向捷痕包裹而去。

被青色小星圍繞的捷痕英姿颯爽,從容應對,身體飛起,青色小星向下衝去,而後炸開,將包攏而來的泥土衝擊開來,巨嘴牛獸將一些泥土向自己身上包裹,用作化成護身鎧甲。

青色星辰炸開之後,捷痕便已經沖向了巨嘴牛獸,此刻巨嘴牛獸全身被泥土包裹,根本來不及反抗,捷痕直接是一記手刀斬下,手刀的鋒刃凝聚著大量源力,隨著捷痕手落,一道殺斬殺出,斬在了巨嘴牛獸身上。

刀斬將巨嘴牛獸切成兩半,只見切口處發出光芒,巨嘴牛獸消失了,那些泥土也重新落到地上,與此同時一道清光又射進捷痕身份牌裡面。

從進入山河大陣到現在,捷痕已經斬殺三隻凶獸了,不過距離斬殺十隻完成考驗還差很遠。

與此同時,有些人已經是五六隻的成績了,比如那名為白予的負劍少年,一身白衣風華無雙,是一名強大無匹的劍修,御劍而出,劍出劍回有時不過數息,有時候不過一刻,便會帶回一道清光收入身份牌裡面。

戰不敗也在第四座大山裡面,這貨一旦戰意升起之後,不打盡興是很難罷休的,一身的戰意衝天,戰鬥之中越來越囂張與瘋狂,身後有戰靈之影出現,怒目圓睜,瀰漫赤黃色的戰氣,像是呈現實質的怒氣。

————

斬殺了火獅子和巨嘴牛獸之後,捷痕又要繼續尋找凶獸獵殺了,不過這種身份角色不是一定的,要是無法力敵,那麼就會從獵人的身份變成獵物的身份。

放觀整個山河大陣,八萬多名參賽者,此刻不過剛過去半個多個時辰,就已經有將近一萬名的參賽者「殞落」了,身外化身被凶獸擊散,意志從身外化身回歸本體,被宣告已經成為淘汰者。

他們所獵殺的凶獸數量會化成評價點數來增加他們個人的評價值,然後在招生大賽結束之後,就會形成排名,被學院進行挑選。

整個中洲大地,兩大王朝,浩瀚疆土,被正名以及記錄在案的學院已經上千所,所以就算在這第二輪淪為淘汰者的參賽者,也有極大的幾率被那些中下流以及末流的學院招收成為學生,不然僧多粥少,那些排名不高,資源不好的學院,沒辦法爭到那些優秀的參賽者,只能從這些在前幾輪便被淘汰,還勉勉強強看得過去的參賽者,挑選成為他們學院新的學生,不然一個學院沒有學生的話,還叫什麼學院。

在大山之中走動了多處,捷痕又遇到了兩隻凶獸,一隻從河中爬出來全身散發著綠光的凶鱷,一隻長著一對黃金角的小羊。

捷痕將那隻散發著綠光的凶鱷斬殺之後,碰到了那隻金角羊,捷痕以為這是一隻好欺負的凶獸,沒想到這隻金角羊比前幾隻捷痕斬殺的凶獸還棘手。

這隻金角羊不僅速度極快,那對黃金角更是會射出驚人的神通,金光亮起,兩道殺力驚人的光束便是射出,捷痕一時大意差點被那兩道金光洞穿,成為淘汰者。

大戰幾回合之後,捷痕終於是摸清了那隻金角羊的戰鬥規律,就是以高速度躲開捷痕的攻擊,在以黃金角對捷痕進行攻擊。

金角羊的速度,捷痕還真難以追上,然而在摸清了金角羊戰鬥規律之後,捷痕在金角羊打出那兩道金光之後,以高速度躲避捷痕的時候,捷痕的身後瞬間有璀璨金光亮起,在極快的時間又收起,捷痕的瞬間速度提升巨大幅度,轉眼便追上金角羊,一拳轟然打出,將金角羊直接轟爆。

然而就在捷痕將金角羊消失之後的那道清光收入身份牌之後,一名長達兩米半的人形生靈從樹林中走出,眼神將捷痕鎖定了。

愛那麼纏,恨那麼綿 捷痕有感,轉身看向那個人形生靈,只見高大的人形生靈全身蔚藍,下巴極尖,身穿有湛藍鎧甲,但是並不密實,露出大範圍皮膚,頭上有湛藍頭盔,天生兇惡的雙眼看著捷痕,手中有一把與其等高的藍色長矛。 第一百五十六章斬卡塔之靈

一身藍色的生靈名為卡塔之靈,身軀高大,體有湛藍鎧甲,手持一把藍色長矛,矛尖下面還有一片鋒刃,閃耀著森森寒芒。

卡塔之靈有一頭黑藍的長發,長發束起卻依然及腰,但是在源力氣息的起伏下,藍色長發被吹起,飄蕩在空中,使得卡塔之靈宛若一名舉世無雙的殺將,萬人敵姿態。

其實卡塔之靈在古老時代,就是一支戰鬥力超強的種族,只不過那時六道輪迴還在,天道御世而行,卡塔之靈想要逆天而行,結果被打殘,族位被貶,存活下來的卡塔之靈也被各大勢力降服、馴服,淪落成為某些強大勢力的「看門狗」,或是一些強者的戰寵。

捷痕眼前的這個卡塔之靈不過是烙印在這座山河大陣里的一道印記,實力不過是曾經那個真正卡塔之靈的十分之一,但實力對於此刻的捷痕來說,依舊不容小覷。

卡塔之靈殺意升起,幽幽藍色源力在其周圍升騰,速度猛然提升上來,踏著不用的方位,一矛朝著刺出,藍色的源力頓時衝擊出去。

卡塔之靈的身法獨特,速度提升上來之後,身後有一個形似他的虛影,並且卡塔之靈的移動是以跳的方式,跳動的頻率很快,帶著身後的虛影,讓人捉摸不到。

在卡塔之靈的身法之下,一道道藍色源力矛刺之力衝擊而出,宛若藍色利箭飛射,捷痕沒有撐起鯤鵬翼,還是不想暴露,只有青色小星圍繞其身而動,提起一股氣而後出戰。

亂臣賊女 捷痕一手將身旁的一顆青色小星抓在手上,而後向前推出,青色小星逐漸變大,大到與捷痕同高,向前滾動而去,將穿刺而來的源力擋下。

藍光閃耀而起,卡塔之靈躍起,以獨特身法踩在空中,從捷痕頭頂上方落下,殺矛刺出,藍色源力以藍色長矛為主,隨著矛尖轟擊下去。

長矛有殺勢籠罩捷痕,伴隨著絢爛藍光,源力氣息沉落,使得籠罩的大地微陷,塵粒向周圍滾去。

捷痕引動全身八顆青色小星向上轟去,八星連珠,青色小星並未變大,連成一排如同一把星空之箭,與卡塔之靈的藍矛轟擊在一起。

源力炸開,此刻蔚藍之光熾盛,照亮方圓幾里,像是一片星域一般。

蔚藍之中,捷痕與卡塔之靈交鋒。

金光與青光衝起,捷痕如戴拳套,雙拳被金光與青光照亮、包裹,演化陰陽之力,拳擊虛空,拳力噴涌,將卡塔之靈淹沒。

金色與青色的拳力鋪天蓋地,卡塔之靈身上的源力沸騰起來,陣陣藍色之氣升騰,此刻如同是在燃燒,使得卡塔之靈的威勢更盛。

卡塔之靈以藍色長矛上面的鋒刃劈開覆蓋而來的源力,但是捷痕已經近身而來,雙拳相互旋轉,源力流動而出,在空中交融,一個太極圖案出現,在空中緩緩轉動。

捷痕一拳擊打在由金色源力和青色源力交融出來的太極圖案上面,兩道驚人的拳力衝擊而出,鎖定卡塔之靈。

人魚是妃 驚人的兩道太極拳力似兩條游龍,相互依附旋轉而出,又互不干擾,保持著對立。

卡塔之靈直接是迎上捷痕的陰陽拳力,藍色長矛放在身後,左手在虛空之中畫出圖印,隨著卡塔之靈的圖印一筆一劃越來越完整,其周圍有湛藍的詭異異象呈現。

湛藍的詭異場景像是被扭曲的一片時空,藍色之中有黑色,還如海面那般起伏,詭異無比。

卡塔之靈的圖印畫好之後,那圖印像是被實體化了,被卡塔之靈從虛空之中取下,像是一面奇特的盾牌。

卡塔之靈將奇特盾牌推出,盾牌像是一件機關造物,在卡塔之靈手中擴展、演變,最後變成一面由源力線條,看起來卻有質感的藍黑之強。

隨著捷痕的陰陽拳力打在上面,竟然被完全擋下一半,而後一半的拳力竟是被反彈出去,返給捷痕。

卡塔之靈是古老時代的諸子百族之一,自然有其得天獨厚的天賦神通,這道防禦力超強,並且可以反彈回去一半傷害的神通就是卡塔之靈的天賦神通之一。

捷痕躲開自己的陰陽拳力,猛然踏空而起,一心兩用,金紋樹葉隱匿虛空而出。

卡塔之靈將那面奇特的牆向前推去,捷痕出拳猛然一擊便是打在上面,那牆在捷痕的一拳之下,震動了一下,但是完好無損,堅硬如鐵。

一拳擊碎不了,捷痕第二拳遞出,而後便是第三拳、第四拳,那牆震動不停,雖然防禦力超強,但是顯然還是撐不住捷痕對著一個點進行無盡的轟擊,捷痕轟擊的那個點略微粉碎,並且有數道裂痕以那個點向周圍蔓延。

然而卡塔之靈並不在意,雖說是一道烙印,但似乎存在不少的思想,只見他左手向捷痕一指,有一條條夢幻藍色一般的觸手,從卡塔之靈周圍顯化出來的異象之中伸出,向著捷痕而去。

不過數息,便是打出了幾十拳,捷痕在此刻再遞出一拳,一擊將那牆打碎,轟然傳出一聲巨大的破碎之聲。

打碎那面牆消耗了捷痕不少精力和體力,但是捷痕的拳意和拳勢也因此更加之盛,這就是所說的越戰越勇,越戰越狂,以至於到達瘋魔狀態。

但是瘋魔狀態最忌諱的便是真的「瘋」了,所謂的真正且純粹的瘋魔狀態,指的是在瘋狂的狀態下,仍然能夠保持著一顆清清楚楚的心,明白自己要做什麼,這才是不瘋魔不成活。

要是在瘋魔狀態下迷失了,沉浸其中不可自拔,那種就是走火入魔的一種,意識已經不清醒,那已經沒有成活的可能性了。

帶著夢幻光澤的觸手襲來,可是與此同時,捷痕的金紋樹葉也悄悄靠近了卡塔之靈。

一條條觸手像是一把把鞭子,鞭打而出,從四面八方而來,捷痕一一躲開,並且身上不時有青色小星引動出去,還有金色與青色的拳力打出,將那些鞭子擊斷。

並且捷痕在聚勢,等待著最好時機,要將卡塔之靈斬殺。

在卡塔之靈沒有感知到的情況下,金紋樹葉已經出現在其周圍,隨著捷痕心裡念頭一動,金紋樹葉從虛空射出,一片金紋樹葉化四,像是四把已經通靈的飛鏢,近了卡塔之靈的身。

卡塔之靈沒有慌亂,不知道是不知何為慌張,還是處事不驚,引動著周圍異象而動,使得捷痕差點失去對金紋樹葉的控制。

那異象顯化出現的一片詭異時空,其實正是卡塔之靈誕生的根本,他們那一族正是從古老時代,八界之中某一禁區中的那一片詭異時空誕生出來的,卡塔之靈因此而生,藉此而存,以此而強,時空不滅而卡塔之靈不滅,時空滅而卡塔之靈亡。

當卡塔之靈應對金紋樹葉的時候,捷痕借背後金光一閃,爆發出堪稱為蒼盛境極速的驚人之速,瞬間便靠近了卡塔之靈。

捷痕進入了那片詭異時空,感到極其不自在,有一股失重的感覺,一身的源力凝聚而不太容易了,但隨即捷痕頭頂飛出一隻金色小鳥,小鳥攜帶著金光照耀詭異時空,所至之處詭異消除。

卡塔之靈因此遭受重創,身體無力而動,像是重病並且頭暈之人,站都站不穩了,四片金紋樹葉此刻回到捷痕手中,而後對著卡塔之靈射去。

四片金紋樹葉穿破詭異時空,將卡塔之靈刺穿,那殘留不散的詭異時空因此也全部消散了。

這也是因為這不過是山河大陣中,只是一道烙印的卡塔之靈,不然真正的卡塔之靈是生命力極其頑強,難以殺死的存在,只要卡塔之靈的詭異時空還存在一分一毫,那卡塔之靈就要可能藉此重生,這也是卡塔之靈要逆天,而天道要滅之的原因。

捷痕站在空中,而那高大的卡塔之靈身體消失,當卡塔之靈身體消失之後,在其身體那裡,竟然留下來了五道清光,讓捷痕頓時一掃戰鬥之後的疲憊感,露出欣喜的表情。

當捷痕小心翼翼地將那五道源力清光收入身份牌之中后,期待的事情真的是發生了,捷痕的身體虛化,而後隨風飄散,捷痕的意志下沉,像是墜入了無底洞,但是很快便到底了,感覺起來像是度過了很久,又感覺得到其實很快。

當捷痕重新恢復感知,睜開雙眼,已經離開了山河大陣,重新回到了麗水湖,其實也沒有真正離開過。

盤坐在水上的捷痕環顧四周,發現旁邊的參賽者都盤腿閉目,似乎還沒完成獵殺十隻凶獸的任務。

而遠一點的地方,就有人起身了,不過臉上都帶著失落,顯然他們是因為「死」在山河大陣之中,才被傳送出來的,而不是完成任務才出來的。

其實捷痕是第一個完成任務被傳送出來的人,但是除卻觀景台上面的數人,以及在觀戰的那些實力不容小覷的修士,那些人山人海的圍觀者,根本看不出來誰是完成任務被傳送出來的。

捷痕突然發現戰不敗就在他不遠處,並且在捷痕的注視下,戰不敗突然睜開了雙眼,捷痕有些不敢相信,不知道是不是搞錯了,因為他發現了一個現象,那些淘汰者都是像做噩夢似的,突然睜開雙眼的,並不像自己緩緩睜開,像是自然睡醒的那樣。 第一百五十七章第三輪勝負淘汰賽

意識回歸本體的戰不敗顯然有些不開心,臉上瀰漫鬱悶的神色,觀景台上面的人基本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在剛才,第四座大山之內,戰不敗已經獵殺了八隻凶獸了,只差兩隻不可以完成任務,但是好死不死,戰不敗偏偏遇到了兩隻不弱於捷痕所遇到的卡塔之靈的凶獸,結果是戰不敗極力斬殺了一隻,而他的化身也被另外一隻凶獸擊殺了。

觀景台上面的高官開始解決此事,判決戰不敗是否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