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昃疑惑道:“什麼三星聚首?什麼天兆?你在說什麼啊?”

顧天一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半響才問道:“你……小哥你不知道?”

王昃大怒,喝道:“操!知道我問你?你當我閒的蛋疼,在這考驗你嗎?”

顧天一干咳兩聲,趕忙解釋道:“事情是這樣的……”

但凡人類發展到一定程度,必然要‘改天換地’,而只要這種時候,天空中就會出現之前從未出現過的三顆星辰,地面上也會有三個人對應着三顆星辰應運而生。

‘七殺’‘貪狼’‘破軍’,三顆能夠動搖世界的絕世災星。

具體在人世中的表現,‘七殺’指的是‘內亂’,‘貪狼’指的是趁亂而起的諸侯,‘破軍’則是名流千古的大將。

但凡亂世,三星必出。

就像三國時期,黃巾軍動搖整個漢室,他張角就是應運‘七殺’,羣雄割據,‘最爲禍者’反倒是劉備,所以他應了‘貪狼’之命。

而‘平天下’的人物,反倒是那個丞相之位的‘白臉曹操’,他應得就是‘破軍’之命。

雖然三個天災之星看似恢宏無比,但實際上結局卻都不會好,災星來,擾亂世界,世界平,災星滅。

但凡事都有例外,比如……天煞!

這是一顆奇怪的星辰,‘天煞出,則三星隕落,朝代不更’!

一般天煞這顆星辰,都會應在‘天子’身上。

所以自從顧天一第一眼見到王昃,就知道他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敵人。

狂少的一紙新娘 但現在……天煞隕落了,三星聚首了。

這正意味着,歷史正在向一個誰也看不清的方向前行,而其中的關鍵……就是王昃!

顧天一在生存還是死亡中很容易選擇了前者,所以他趕在‘所有人’前面來到王昃身邊。

聽完顧天一的講解,王昃摸了摸下巴,疑慮道:“你能保證今後肯定不在我背後捅黑刀子?”

顧天一搖頭道:“我不能肯定,如果機會允許的話,我想我真的忍不住。”

這個答案王昃反而還滿意一些,誰也不能指望一個表面上可愛無比,成天‘小哥小哥’叫的親切,又突然讓你去死的一個小狐狸,會猛然變成你鐵桿盟友。

所以‘誠信’,是現在王昃和顧天一之間最欠缺的。

顧天一懂這個,王昃也懂。

他們兩個一隻老虎和一隻狐狸,正在討論着‘國家大事’的時候,女神大人偷偷從房門的縫隙中使勁的看着。

她不由得嘟囔道:“哦!原來是這樣!怪不得老孃機關算盡,甚至藉助了太陽神那蠢貨的力量,都不能把他給解決了,原來又是命運那個死娘們搞的鬼!王昃這個死混蛋,竟然讓我變成野獸一般任由他……那樣!實在是罪不可贖!千萬不要讓我找到機會,要不然看我不一點一點的吃光你!”

妺喜在她身後眨了眨眼睛,突然說道:“那個……姐姐,有人告訴過你,使壞的時候要心中默想嗎?”

女神大人臉一紅,接着惱羞成怒,轉身就將妺喜撲倒在地。

結果……

妺喜羞紅着臉小聲道:“姐……姐姐,你溫柔點……”

女神大人直接絕倒。

王昃送走了顧天一,商談的結果就是‘有事打電話’。

剛要回房間,突然又傳來的敲門聲。

王昃皺了下眉頭嘟囔道:“今天到底什麼日子?平時一個人不來,這下一起來兩個?”

開門一看,發現正是老熟人上官無極。

不過相對於顧天一,上官無極顯得有些‘悲憤’。

也是,任誰被留在一個金字塔中,還要照顧一個一驚一乍的女人,誰都不會好受,即便他是上官無極。

王昃理虧道:“啊,哈哈,你看起來不錯嘛,挺……完整的。”

上官無極瞪了他一眼,怒道:“也就是現在還完整!”

王昃問道:“咋說?”

上官無極嘆息道:“那天在金字塔旁邊,咳咳……我們腦袋上可是有超過十顆衛星在盯着啊!唉……其實也是我笨,怎麼可能會想不到,那樣重要的地方,怎麼可能不全天候的觀測吶?”

王昃皺眉道:“你是說……我們做的事情被發現了?不過也沒事吧,又沒留下照片,看不到臉……”

上官無極勃然大怒,喝道:“我呸!還看不到臉?現在衛星的技術你難道真不知道?他們想要知道時間,都不用看自己的手錶,在屏幕上看你的手錶就行了!”

王昃:“呃……那豈不是慘了?!”

上官無極揉着額頭道:“所以我說啊……要不是這些年我爲國家做牛做馬,再加上動手的並不是我,要不然我現在已經坐上去米國的飛機了。不過……對於你,小昃先生,國家卻是讓你有一個選擇。”

王昃愣了愣問道:“啥選擇?”

上官無極從懷裏拿出一個小冊子,輕輕放在桌子上,有些鬱悶甚至是嫉妒的看了一眼,嘆息道:“第一條路,就是你的身份國家將告知米國,並且把你之前在毛國所做的事情也公佈於衆,到時……嘿嘿,你可就是古往開來世界第一人了!”

王昃皺眉道:“別他媽的跟這瞎起鬨,還有什麼選擇?”

上官無極指了指那個小冊子,說道:“軍委上校認證文件,你只要在上面籤個字或者按個手印就行。”

王昃一愣,又問道:“還有其他選擇嗎?”

上官無極緩慢的搖了搖頭。

王昃沉思了起來。

因爲對於現在的他而言,第二個選擇其實未必就比第一個選擇好多少。

如果選擇第一個,看似自己成爲了兩個超級大國的公敵,好像必然要遭受到難以想象的危機,但實際上……他所做出的事已經足夠瘋狂,這反而會讓兩個大國‘投鼠忌器’。

除非必要或者‘有利可圖’,兩個大國反而不會動他。

因爲在他們的認識裏,王昃擁有兩艘世界上最先進的戰船,還擁有核武器!

就像基地組織,拉登大哥,米國也是直到‘爲了拉選票’才把他‘制裁’了。

而王昃跟他還是有些不同,就是王昃對毛國的‘傷害’要遠遠大於米國,而現在又把目標放在米國上,毛國更是樂得其見。

所以……他可以說是很安全的。

要是選擇第二個,那無非就是把自己‘賣’給了國家。

王昃嘆了口氣,從桌子上把那個小冊子拿了起來,翻開來看了幾眼,發現自己這個‘上校’還真是奇葩,沒有附屬軍區,沒有編號,甚至沒有所屬部隊,完全就僅僅是‘上校’而已。

隨手從桌子上拿了一根筆,在上面劃拉上自己的名字,七個不願八個不忿的丟給上官無極。

後者卻很高興,笑道:“以小昃先生的能力,早就應該爲國出力了!”

王昃怒道:“少說風涼話,滾!”

上官無極也不生氣,邊起身邊說道:“這具體的安排要等幾天才能下來,到時候說不定首長也會接見你的,你就放心好了,跟着國家混,你是不會吃虧的,畢竟……這天下不是某個人或者某個家庭的天下,不是嗎?”

王昃一愣,發現上官無極的最後一句話很有深意啊,而且彷彿若有所指。

送走了上官無極,剛關上門的一瞬間,王昃嘴角微微翹起,很邪惡的笑了一聲,嘟囔道:“好,很好,比我想象中來的要快一些。”

女神大人從門縫裏看到他這種嘴臉,不由皺了皺眉頭,撅嘴道:“這臭小子越來越難對付了好像……”

王昃坐在方廳中,給自己倒了杯茶,慢條斯理的喝了起來,他需要好好想想,今後的路到底該怎麼走,畢竟……現在可不是靠着算命掙些零花的時候了。

突然他想到顧天一的一句話,‘比所有人要早’,王昃啞然失笑,暗道怪不得火急火燎的趕過來,原來是因爲這件事啊,看來顧天一這次低頭認錯,他也是極不情願的啊。

不過沒關係,自己連太陽神都收拾了,還在乎他一個整天只知道黏着御姐的小屁孩嗎?笑話!

想到高興處,他不由得邪惡的望向屋內,女神大人趕忙躲開門口。

果然,下一秒鐘王昃就推門走了進來,邊走還邊脫衣服。

女神大人無奈道:“又來?!話說……這件事好玩嗎?你怎麼這麼樂此不疲?我怎麼覺得很沒意思吶?要不……我給你掏耳朵?聊天?修煉?”

王昃沒有回答,只是淫笑着撲了上去。

……

‘事情’正做到興高采烈的時候,王昃正咬着女神大人的肩膀,恨不得自己長着一張巨口,可以把那光滑如玉的肩膀全部吞進去的時候,女神大人突然將他推開一些,驚慌道:“不好!”

王昃被這一嗓子直接嚇‘縮’了,表情怪異的看着她,問道:“又啥事啊?”

女神大人急忙說道:“憐兒那丫頭傳來消息,說方舟發現一顆隕石正衝着地球撞來!” 與此同時。

米國一家座落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宇航天文臺的工作人員正悠閒的喝着咖啡。

凌晨兩三點鐘正是人類最困的時候。

一個工作人員不經意的在屏幕上掃了一眼,突然他睡意全無,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嘴裏哆嗦了好久,才大聲呼喊了幾句。

十分鐘後,毛國天文臺也發現了這一事件。

一時間,整個世界都瘋了!

王昃趕忙穿好衣服,雖然褲襠怎麼都覺得難受,不過現在可考慮不了這個了。

方舟由於放了玲瓏閣總壇又放了天空之城,一般的地方實在是放不下了,只能停在四九城外的天空中。

等王昃坐上方舟,向天空中衝去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了。

一個小時,天朝的宇航局終於也發現了問題。

整個監控大廳亂作一團,電話立即就打到了姬老那裏。

“姬老,要通知您一個可怕的消息,距離地球七百多公里,正有一顆隕石向地球撞來……是的,沒有辦法攔截,隕石直接起碼有兩公里左右……預測將撞擊太平洋……如果發生撞擊,那麼掀起的巨浪將會淹沒整個陸地,並且掀起的灰塵會讓地球再次進入冰河時代……時間是三百年,完全不是人類可以熬過的時間,姬老,人類的毀滅就在眼前……隕石到來的時間,大約還有一個半小時……”

姬老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放下電話的。

他坐在辦公室中,此時最想的就是能見見自己那個剛出世的小孫子。

他苦笑一聲,有些感嘆如今的位置,就算是頂點又如何?遇到這種絕望的事情,他連陪在家人身邊的權力都沒有。

他是‘船長’,要陪着船。

身邊的祕書問道:“首長……要不要發全國公報?”

姬老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道:“算了,與其在恐懼中迎接死亡,不如就這樣,這樣就好,起碼人生的最後還可以擁有快樂,這種折磨我們擔着就是。”

祕書又問道:“那……要不要回家?”

姬老臉上一陣痛苦,無奈道:“不用了,就在這裏吧。”

他拿着電話猶豫了好久,說道:“米國那邊有消息嗎?”

祕書說道:“暫時沒有,不過按照他們的技術,肯定比我們這邊先得到消息,並且……說不定已經有了一些舉措。”

姬老搖頭道:“沒想到到了最後,還是需要他們的力量才行……玲瓏閣那邊送去消息了嗎?”

祕書說道:“送去了,不過據回傳,好像那些人物也沒有太大的辦法。”

姬老又嘆了口氣,突然從櫃子裏拿出一包煙,點上一根美美的抽了起來。

祕書欲言又止,姬老可是有二十年沒動煙了,雖然櫃子裏總放一個,不過照他的話來說,是一種磨練,不過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再戒菸的必要了。

姬老抽完一根,說道:“不是總說西藏那面,不管地球出現什麼災害,都能倖存下來嗎?”

祕書道:“如果真是這樣,航天局的人會說明的。”

姬老重重把煙熄滅,罵道:“都是他媽的自欺欺人的!”

此時的王昃已經出現在了外太空。

回身看向那個幽藍的地球,王昃心中還是感慨萬分的。

要說方舟還真是‘上天入地’,甚至偌大的空間還有充足的空氣,根本不用擔心活不了,配合上太陽的光照,在太空中生活都沒有問題。

王昃突然想到,當初天地間發生的那場‘大洪水’,恐怕就是太陽神降下的‘天火’,人們只有靠方舟逃出一劫。

女神大人明明說過她並不知道方舟被人使用,但如果方舟被用於抵禦太陽神的報復,那麼就是說方舟的使用她知道!

甚至有可能就是她自己把人類拉到外太空,從而讓人類得以繁衍。

那麼……看來她與太陽神之間的關係就並不像之前說的那樣,是單純的情侶關係了,恐怕……這裏面還有什麼很重要的事被隱瞞。

尤其那個‘諸神的黃昏’,王昃由於神州九鼎的傳承,擁有了那一個超越神的人類的部分記憶。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 記憶中清楚的表明,諸神是被人類的起義而消亡的,但女神大人和太陽神又說,諸神的黃昏來自於神靈和巨人的貪婪……

有可能……兩者其實並不矛盾!

王昃眯着眼睛看着美麗到極致的女神大人,越發的覺得對方神祕。

卻不知女神大人這時也關注着王昃,根本猜不透他爲何擁有如此逆天的能力,而且她在疑惑,明明王昃吸收了太陽神的神格,可是他怎麼好像一點變化都沒有吶?

這樣一看,四隻眼睛就對到了一起,兩人同時心虛的轉過頭去。

王昃問道:“那個隕石我們有辦法擊碎嗎?”

女神大人點頭道:“有是有,不過……你真的要擊碎它?這麼大的隕石如果要擊碎,先不說我們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就說那些碎落的殘骸,稍微偏差的話都有可能讓你的這個星球上的人類,死傷大半。”

王昃的眉頭皺了起來,這點他也想像的到,可是如果不這麼做,他又有什麼辦法吶?

難道看着人類消失?他雖然沒正義到求助全世界,但也沒冷血到視而不見。

正這時,女神大人說道:“看那邊,人類有動作了。”

王昃順着方向看去,就發現從北美大路上,出現了很多細小的‘白線’。

這些白線越拉越長,而且急速接近王昃現在所在的地方。

王昃瞪大眼睛喊道:“核彈?!”

那些白線正是核彈,就像姬老所預料的一樣,米國是不會眼睜睜看着自己被毀滅的,就算是天劫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