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一聊起這些花邊、八卦,兩眼都能冒光。

秦陽看了一眼旁邊的蘇婭,乾咳了一聲:“那個……認識的過程……一場意外,這就是緣分吧。”

他突然想起來,看向蘇婭:“話說回來,我們明明才認識半年左右,卻好像是已經在一起好幾年了的樣子。”

屋內的女生都起鬨起來。

一直都很平靜的蘇婭,默默地臉紅了。

“好了好了,你們不要逗她。她很純情的。不然也不會那麼容易追到手。”秦陽突然想到了什麼,注視蘇婭的目光,“我有正兒八經追過你麼?”

蘇婭微微紅着臉,又有些不知所措地努力保持嚴肅鎮靜的模樣,認真地思考起了這個問題。

“好像……沒有。”

秦陽點頭:“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女人們感慨起來。

“哇——那也太賺了。”

“蘇婭,你這答應得也太輕易了。好多福利都白白錯過了。”

蘇婭疑惑地問:“什麼福利?”

一羣姑娘嘰嘰喳喳。

“追求的過程啊。請你吃飯,給你驚喜,跟你告白,說那些感動人心的承諾什麼的……”

秦陽越聽越覺得慚愧。

真歡假愛 好像……自己一直以來都在靠蘇婭賺錢、養家、餬口……

呃……這麼一想,自己還真是廢物一個。他內心是一張生無可戀的臉,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帶着淡淡的憂傷。

哎呀,不能再讓這些女人說下去了。再說下去,他臉都沒了。

他正想開口,蘇婭卻搶先開了口:“對我而言,每天能看到他,我已經非常心動了。”

秦陽渾身一頓。

蘇婭還是那個一本正經的樣子,只是在陳述一個普通的事實。可是,那些語氣平淡的話,一個字一個字砸在他的心裏,卻能掀起驚天巨浪。

他的女孩,總是能在無意中,說出這些驚人之語,把他吃得死死的。

他揮臂摟過她的腰,與她面對面對視。兩人的鼻尖幾乎能碰在一起。

大概是因爲情緒有些失控,他的聲音比往常更加低沉一些。

“你故意的吧。說出這些不得了的話,是在折磨我嗎?”

他感覺心裏有一團火即將噴涌而出,可是,又有一股冰冷伴隨而上。

前者是感情,後者是詛咒。

全場的女生都激動起來,湊了過來,想要親眼見證秀恩愛撒狗糧的現場。

突然,秦陽和蘇婭的臉色同時一變,雙雙側頭,看向ktv的門口。

原本激動的各位女生看到他們這樣的反應,突然意識到,現在已經到凌晨了。

已經被拋到一邊的恐懼,瞬間回巢。

秦陽轉回頭來看向蘇婭,飛快湊上前親了一口,而後起身。

“你在裏面守着。我去外面。”

他說着要起身,手腕卻被蘇婭拉住。

“有很多。”

秦陽點頭:“沒事。只要不是人,就難不倒我。”

他三兩步到了門口,推開門出去。

只是一個飛快的瞬間,不少裏面的女生還是瞥到了外面的一景——不知什麼時候,他們的門外已經站了數不清的男人。他們個個人高馬大,虎背熊腰,面無表情,雙眼無神,就像是……喪屍一樣,緩慢移動。

ktv的門被再次關上的瞬間,秦陽聽到了裏面傳來的尖叫聲。

有點替蘇婭默哀一秒。要她安撫那些姑娘,應該會很困難吧。

不過,他把目光轉投到了面前的那些“喪屍”身上。

他認識他們。

龍虎堂的成員,現在已經全部變成了“氣球人”。

他們每個人都穿着一身黑t恤和黑褲子。

秦陽突然就明白了發生了什麼。

地鐵站本身就在地下,陰氣比較重,但ktv裏面那些女生是正面撞上的那些氣球人,那一下也足夠把那些“人”給撞破了。

他今天晚上,到ktv之前,去了一趟甲德站等幾個地鐵站,發現那些地鐵站的拐角處遠離光源,確實特別暗。特別是晚上的時候,一個不注意,是不會發現她們的腳下有一堆黑色的衣服、人皮的。

他跟蘇婭還專門去找了負責打掃地鐵站的保潔員。大媽確實表示,最近這幾天,總是能在拐角的地方發現一些衣物。也有人皮,只不過,保潔員們怎麼可能會想到那些是真的人皮,還以爲是什麼道具之類的。

而這些姑娘撞了氣球人之後,本身沾染了不少陰氣,但是介於時間已經過去好幾天,而且還有女生每個月的特殊期,秦陽確實沒怎麼注意到她們身上的陰氣比原本正常的她們要來得濃郁。

至於後來來敲門的這些眼前的氣球人。

秦陽暫時不知道他們的意圖,但是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受“人”操控,但貌似並沒有攻擊性。

暫時放下這些不管,這些氣球人是絕對不能繼續讓他們在人羣中隨意來去的。

他想了想,從褲袋中掏出了一個袋子。

這是一個用百家布製成的小袋子,裏裏外外縫製了不少符紙。

要把這些氣球人全部趕羊一樣趕到a市,他是做不到的,那麼,就只能暫時收集他們體內全部的陰氣,再送回a市了。

他再次掃視面前的衆氣球人,內心又沉重又嚴肅。 龍虎堂這些氣球人剛纔烏泱泱地來了一片,目測十幾二十個,跟ktv裏面的姑娘人數基本相符。也就是說,這些氣球人背後的那位還玩一對一策略。

呵。

秦陽打開手裏的萬靈袋,看向面前不斷朝着他靠近的、如喪屍一般的氣球人。

心中默唸一聲,開始吧,單掌拍出。

一個又一個氣球人就像是被針扎破了似的,瞬間“漏氣”,一個又一個倒在了地上,只剩下一堆衣服和一張完整的人皮。

ktv裏面,已經沒有人在唱歌了,只剩下伴奏在那邊自顧自放着。

伴奏的聲音足夠大,足以掩蓋外面發生的一切聲音。

秦陽並沒有花費太大的力氣,就把現場的所有的氣球人全部解決了。

順利得有點不可思議。

大量的陰氣被釋放出來,又被吸收回萬靈袋中。秦陽將萬靈袋縛上,又看了看周圍,並沒有發現其他的異常情況。

好像,就是隻出現了這麼一羣氣球人。

秦陽感覺有點莫名其妙,但是,現在也確實沒有別的情況,他推門,回到了包廂裏面。

衆女躲在蘇婭的後面,抱成一團,在ktv的門被秦陽推開的瞬間,有些女生就已經不受控制地尖叫起來。

“嘿、嘿,是我。”

秦陽提醒道。

那幾個閉上眼睛只管尖叫的姑娘,這才睜開眼睛,仿若隔世。

相府毒妃 蘇婭看向他:“怎麼會這樣?”

秦陽聳肩:“不知道。”

衆女紛紛問怎麼了。

秦陽並不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她們解釋清楚。不然這解釋起來實在是太麻煩了。

他擺了擺手:“確實不是人,我剛纔通知了刑警,等警察來了,把外面的東西收拾完了,你們就可以走了。哦,對了,別忘了每人五百。”

突然聽秦陽談起交易,有個別女生就稍微冷靜下來。

“秦陽,你確定把問題已經解決了麼?我們以後不會再被騷擾了是麼?”

秦陽本想點頭,但是突然想到什麼,沒有直接開口說是。

“這我可不敢保證。我只能說,這些天天天敲你們門的那些東西,我已經解決了。至於你們以後會不會還遇到什麼騷擾,這我真不知道。”

此話一出,貌似不少姑娘都有些擔心。

果然,不滿足她們的好奇心,她們是不會乖乖付錢的。

“不是我故意裝神祕。事實上,我可以說,不告訴你們外面的東西是什麼,纔是對你們最大的保護。那些東西真要說起來,很噁心,很血腥,估計聽完之後,半夜沒有敲門了,你們自己就要開始做惡夢了……真的,爲了你們好,還是別管這些了。”

“那爲什麼要叫刑警啊?”

“因爲警方最近也在調查關於外面那些東西。”

“我剛纔看到,外面好像是人。”一個姑娘怯怯地說。

秦陽點頭:“對,確實像是人。但是,只是皮囊像而已。其實早就死了。”

“你們給不給錢?老實說,收你們一人五百,已經很便宜了。”

一些姑娘陸陸續續開始付錢。

但看她們的樣子,似乎覺得秦陽這錢賺得也太容易了。

“對我來說解決容易,你們要是換了其他人來,絕對只能靠邊站。要這麼輕鬆解決,不存在的。”秦陽給她們科普,“我很厲害的。不要被電影小說矇騙了,覺得道士、法師、陰陽師是越老越厲害。吶,最簡單的一點,我們這個行業,是拿自己的壽命去與那些惡鬼搏鬥。所以,那些年紀一大把的道士,基本上都是騙子。這個行業的人,基本上就沒有長壽的。我們家族,最老的一代也就活了五十來歲。”

過了一陣,刑警來了。

秦陽出去交涉,那些人皮和衣物被帶走之後,秦陽纔打開ktv的大門。

“你們可以出來了。以後要多注意自身安全。再遇到什麼古怪的事情,第一時間跟我媳婦兒聯繫。”他頓了頓。

“其實,我覺得啊,你們更要注意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畢竟,很多鬼,都曾經是人。”

那些姑娘散去之後,秦陽找了一個女刑警,把萬靈袋交給她。

“我現在就不回a市了,你最好親自出去一趟。你的體質偏陰,拿這個袋子再好不過。親自把這個袋子交給a市的刑偵大隊,讓他們交給馬家的人。”

女刑警接過那個袋子,有些嫌棄,又有些好奇。

“這是什麼?”

“屬於a市的陰氣。”

女刑警擡頭看他。

“沒騙你。目前還不知道爲什麼這些氣球人會來追着這些姑娘,半夜敲門。但是這部分陰氣既然在這裏了,就還是先帶回去,緩解緩解a市的情況。”

秦陽又頓了頓:“最好不要一個人去,找個厲害點的男人跟你一起,爲你護駕。”

女刑警又挑眉:“這麼兇險?”

秦陽說道:“以防萬一嘛。”

等所有人離開ktv,秦陽掏出手機,打開那個論壇,發現他的短信箱已經爆滿了。

不少姑娘已經回帖,反正就是說事情已經解決了。順便還八卦地提到了樓主的女朋友,祝福久久之類的。

然後,他的帖子因爲很多人回覆、肯定、求助,竟然被版主給加精了。

在得到了那些姑娘們的肯定、詳細回覆之後,甚至給置頂了。

所以,纔有這樣的情況。

幸虧秦陽的手機質量過硬,沒有直接被卡飛。他劃拉了一下,排除掉大多數疑惑真假、純水貼、拿一些無聊的事情來秀智商的回覆之外,果然又出現了不少新的訴求。

他的短信箱內,排除掉那些無聊的話,也確實有一些人的問題,引起了他的關注、

但是,他還沒來得及回覆,卻被一個並不是訴求的回覆給吸引了眼球。

那條回覆是針對女生地鐵撞鬼的。

id叫做“我欲修仙”。

他說:b市本地人,表示咱們這兒的地鐵站末班車之後,會有一些變態專門盯落單、晚歸的姑娘。不知道其他幾個站的情況是不是也是如此。

秦陽突然想到了什麼,當即讓蘇婭聯繫那些姑娘。

“怎麼了?”

“我知道那些氣球人爲什麼會每天晚上半夜敲門了。” “我知道那些氣球人爲什麼會每天晚上半夜敲門了。”

那些氣球人並不是閒着沒事幹,專門晚上收在地鐵的拐角處故意撞到姑娘。嚇人並不是他們的,或者說幕後操縱者的本意。

“趕緊走。”

蘇婭飛快聯繫起各個姑娘,同時跟着秦陽,來到了最近的一個地鐵站。

現在,不管那個陰陽師究竟是不是被徹底困在了那本靈異書中,但就算是他的手下,有一點秦陽是可以確定的——他們對那些對女性有不良企圖的男性深惡痛絕。

如果說,他們放出氣球人,專門躲在地鐵站,接着又不斷讓氣球人半夜敲門,這些行爲只是爲了警示,爲了提醒,並不是傷害,這一切就能講得通了。

很快,蘇婭聯繫到了不少姑娘。秦陽接過手機,提醒她們一定要小心,出門儘量走大路,半夜不要再在外面逗留。

“這是……怎麼了嗎?不是已經解決了嗎?”

有姑娘的聲音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