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李姐去取東西的時候,這鐵衣則徑直走過去說道:“周大哥,看您的樣子對登山很有研究啊,等什麼山需要冰爪啊,我很喜歡登山運動,可就是對這一竅不通。”

聽見鐵衣的話,我和胖子趕緊圍攏過去,一向不愛說話的鐵疙瘩竟然能這樣說,肯定有他的道理,於是我和胖子也上前湊熱鬧的說道:“就是啊,大哥,這冰爪好像很專業的啊。”

這周大哥聽到我們的話,很是高興,說道:“你們也喜歡登山運動啊,我是咱們市業餘登山者協會的會長,你們要是喜歡登山運動的話,可以參加我們的協會。”說話間,這週會長倒是給了我們一人一張名片。

看見這名片,我便知道鐵衣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所以才這樣說,看了這傢伙還真是找對人了。看見這名片上寫着,周雲山,季霖市業餘登山者協會會長。

於是我便接着問道:“周大哥,你這要購買冰爪,是要攀登雪山吧。”周雲山,看着我們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這是準備登長白山用的,你也知道咱們這長白山常年積雪,許多地方都是終年不化的冰岩,沒有這冰爪的話,那想要登山可就是癡人說夢了啊。

聽着周雲山的話,我立刻想到,這傢伙,我們要需要的裝備很明顯這個專家最懂了。於是,我便示意胖子,做出我們三個都是炙熱的熱愛着登山運動,一定會加入本市的業餘登山者協會的。

聽到我們的話,這周雲山頓時高興起來。周雲山看着我們說道:“你們這是來選購登山用具的吧?我倒是可以給你們點建議。”

一聽這話,我們頓時激動起來,我聞到這周雲山身上有一股子菸草味,趕緊掏出一盒煙來遞給周雲山,這周雲山看見我們如此熱情,情緒高漲的表示,他今天就是我們的導購。

於是我就問道:“周大哥,我們三個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夠登上咱們長白山的最高峯,白雲峯,當然現在我們還不具備這個能力,但是這畢竟是我們的夢想,那周大哥就按照這攀上白雲峯的標準,給我們推薦一套裝備吧。

還有就是周大哥,你看我這身板就知道裝備太多了也扛不住,而且我們都是出來打工的,口袋也沒多少錢,能不能按照最簡潔的標準給我們說道說道啊,您是這行業的大師,說的話我們相信啊。剛纔這李姐說的,差不多將整個店都推銷給我們了,你說我們那裏買得起啊。”

這周雲山聽着我們十分謙虛的表達,很高興的樣子說道,“還是你們幾個運氣好啊,這白雲峯我還真去過,比較瞭解,這裝備完全沒有問題啊,還有就是這白雲山下有個雲尾村,村子裏有好多的登山高手,要是手頭方便的話,可以去找他們當導遊,我們上次攀登的時候這導遊叫汪子,這小夥不錯。”

對於周雲山將的話,鐵衣都用手機錄製下來了,算是我們的培訓教材了,這走的匆忙,對於如何登山這種事情還真是沒有研究過,不過好在遇到了這登山大拿周雲山,我們也算是長了知識,開了眼界。

在周雲山的幫助下,這裝備的選擇就輕鬆了許多,這傢伙專業就是專業,要是按照那個李姐的說法,估計我這銀行卡刷爆了倒是小事,這特麼就相當於整個店買了下來,這揹負的重量,別說爬山了,就是平地也走不動。

不過人家這在商言商的也說不出個啥問題,總之,辛虧遇到了這個周雲山。這傢伙確實是個登山迷,這嘴裏,稀里嘩啦的說了一大堆我外國名字,我愣是一個都沒記下來,似乎走路的角度,手扶着巖體的感覺都能找出個名家對號入座,我也是醉了。

這李姐估計也是不想得罪這周雲山,估計這不小心得罪了周雲山,估計會得罪整個季霖登山界吧。胖子這傢伙也就是喜歡擠兌人,當着李姐的面,拿出剛剛李姐介紹的那些東西,一個個的學着李姐的介紹詞,對着周雲山說了起來。

這北方人的性子就是豪邁,不明就裏的周雲山,對着胖子的介紹說道:“我說小兄弟,看你這樣子懂得倒是不少啊,可你這不行啊,你這都是書面上的表面文章,就說你手裏這個吧,這東西你又不拍電視劇,要他有毛用啊,浪費錢不少,特麼一點實際效果都體現不出來。

還有剛纔那個,那些東西都是外行人設計出來裝逼的,根本就沒有用,但凡有過登山經歷的是一點不會買的,聽大哥的沒錯,別看這個小還便宜,就它了,一定不會後悔。”

此刻的周雲山倒是完全進入了摯愛的登山聊天當中,對於這李姐的生意完全像是跟自己沒有一毛錢關係的樣子,一會這個不行,一會那個不要,剛剛李姐給我們準備出來的那小山一樣的商品,頓時被周雲山拿走了百分之八十五,我看看周雲山,再看看李姐一臉黑線的表情也是醉了。

這周雲山不像是幫助李姐,倒像是李姐的競爭對手一樣,我瞬間就對這個男人有了很強烈的好感,這性格真是太爺們了,完全就是我行我素,我是大爺,叫起真來誰的面子都不給。

這李姐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只能自己吃啞巴虧了,雖然很明顯心裏都開始倔周雲山家老墳了,可這嘴上還的吹噓逢迎的說着:“哎呀還是週會長懂啊,我這跟着三位小兄弟算是開了眼界了,今兒個沾週會長的光,我給小兄弟們打個九折。”

聽到這裏,我剛想說好,可是這周雲山不樂意了,周雲山看着李姐說道:“我說李姐啊,這幾個小小弟馬上就是我們會員了,所以啊,他們算賬你就用我的會員卡就行了,直接打八折,再說了,這麼多東西積分也不少啊,到時候積分兌換的時候又能添點裝備了。”

聽着周雲山的話,這平常人佔點小便宜打死都不說,結果這傢伙還真是自己就說了,這還真是個真二八經的實在人,我當即決定要交下這個朋友,要是能從白雲峯活着回來,我還真就入了這周雲山的業餘登山者協會了,怎麼說,這感覺就像是一句老話,王八對綠豆,對上眼了。

這李姐的表情陰沉的都快擠出水來了,看來是是在沒辦法了,於是極爲不情願的說道:“既然小兄弟們都是週會長的朋友拿咱們就按照週會長說的辦,我說週會長啊,我這可都是看你的名字按照成本價格銷售啊,你這要是以後咱們協會再搞什麼活動,記得來我這拿貨啊。”

周雲山看着李姐說道:“那是自然,咱們協會裝備的東西,我不是都是來你這裏拿吧,再說了你李姐怎麼可能會賠本賺吆喝啊,知道了,知道了,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在周雲山的幫助下,我們三個一人一個揹包就把這原本像是小山一樣的裝備搞定了,我這眼力也機靈,順帶着就把周雲山要的那一對冰爪一起結賬了,周雲山死活不肯,還說胖子說的:“周大哥啊,今兒個你幫我們兄弟打折,也省下不少錢啊。

剛纔我們聽李姐的介紹的時候,還準備大出血,直接把李姐說的那些東西全都買了的,這不都是大哥,你幫我們精選了這麼多,省下不少錢,這我們都不跟你客氣,你跟我們客氣幹嘛,以後咱們就是業務登山界的兄弟了,既然是兄弟,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們以後對於登山界的知識一定斷不得要跟您請教啊。”

胖子這是在故意氣那李姐啊,這節奏簡直就是殺人於無形的力度,這李姐看看被周雲山篩選出的大部分物品,想着胖子剛剛說要全買的話,此刻的眼睛就像是刀子一樣盯着周雲山的背,我估計,這目光如劍真能傷人的話,這周雲山估計被戳了無數個洞了身上。

周雲山這腸子也是真直,完全忘記了身後還有個買東西的李姐,直接跟我們說道:“好啊,多大點事情啊,以後要是有啥事情的話,你們隨時來找我,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電話。那麼這冰爪我就收下了,謝謝你們幾位了。”

我們和周雲山聊天的時候,這李姐極爲情願的給我們將各種東西進行了打包,胖子這最後還是火上澆油的哼着歌對李姐說:“李姐啊,沒事都跟周大哥學習學習登山技術,這賣商品的時候就能說的靠譜點了,周大哥不是說了麼,這傢伙不能做表面文章。

還有就是李姐,你看你這身材都快有向着我發展的趨勢了,多跟周大哥鍛鍊鍛鍊,多登登山,守着這麼些裝備啊,要是賣不出去也別浪費,對自己個兒身體好不是。”

李姐嘴裏光是你你你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估計真是被氣的夠嗆,看着我們和周雲山嘻嘻哈哈的向着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我看了看錶,剛好到中午了,我們現在也不着急趕路,聽說下午的客運汽車是四點左右的時候才發車。

所以我就建議周雲山和我們一起吃端飯,這周雲山一想說道:“我這剛收了你們的冰爪,再吃你們的飯,不合適啊,那就我請你們吃吧。”

一聽周雲山的話,胖子比我還積極,很明顯就算是我們請客,也是花我的錢而不是花胖子的錢,胖子直接佯裝生氣的樣子看着周雲山說:“我說周大哥啊,你是看不起我們兄弟啊,你說你剛剛幫我們兄弟一個多大的忙啊,這裝備選的好不說還實惠,你這一下子就給我們省了很多錢啊,你說是不是啊,我們請你吃頓飯也不過分啊,就算是提成也不是這個數對不對。”

一聽我們的話,周雲山推辭了幾句之後便隨了我們的意,因爲我們對着當地的吃喝也沒有提前做過了解,因此我們就選中一間至少從外表看起來還算是比較豪華的酒店,這個酒店叫醉心居酒樓,是個三層的酒店,我指着醉心居酒樓說道:“周哥,這個醉心居怎麼樣啊。?

周雲山則直接說道:“那就客隨主便了,你們說哪裏咱們就去哪裏。”一聽周雲山的話,算是同意了,於是我們便魚貫進入了這個叫作醉心居的酒樓,準備吃我們到季霖市的第一頓正餐。

進了酒店,我們跟酒店經理要了一個二層的包間,周雲山一直說:“外面吃就行了,不用花那包間費用了,不實惠。”胖子則直接說道:“周大哥,您可是咱們季霖市業餘登山者協會的會長啊,怎麼能外面吃啊,走吧,進包間,我們還有很多關於登山的問題想要跟您請教啊。”周雲山被這胖子完全忽悠住了,基本是胖子說什麼就是什麼,所以我們幾個人便又一同進入了二層的一個包間。陰差陽事祕聞

——————————————————————————————— 不然,他都已經做好了跟對方拚命的的準備了!

墨九狸見閻王不願意多說,也沒有追問,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閻叔叔,那你沒事就回書房,我幫你調理下身體,你這臉色比之前差了好多!」

「好,那你就在我書房待著,我沒事就回來陪你!我先出去看看,你休息一會兒……」閻王笑著說道。

「嗯,那我回空間,等到你忙完回來我再出來!」墨九狸說道。

閻王點點頭,墨九狸直接回到了空間裡面……

閻王也轉身離開了書房……

「九狸,你給他的毒解了?」墨湮看到墨九狸回來問道。

「還沒有,我還要在煉製一顆丹藥,才能解毒,剛才的只是恢復他身體的!」墨九狸說道。

「嗯,那你去煉製丹藥吧,我去看看寶寶……」墨湮說道。

「好。」墨九狸點頭道。

墨九狸轉身回去煉製丹藥,墨湮則轉身去看了寶寶……

墨九狸煉製丹藥出來時,墨湮還在陪寶寶,剛好墨九狸看到閻王返回來,墨九狸便直接跟著出去了!看到閻王問道:「閻叔叔,你沒事吧?」

「沒事,四處看了眼沒什麼事情就回來了!對了,之前你舅舅他們,已經被我送回去了,他們都在落花谷,你外公他們轉世也剛出生沒多久,之前你舅舅他們還想再和你外公他們成為一家人,也想轉世投胎,後來我告訴他們,即便是轉世了,也不一定就會生在一家,就像你外公和其餘幾個舅舅,雖然都在墨族,卻並非是一家出生的!他們這才放棄,不然我還真怕他們堅持,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閻王看著墨九狸說道。

「多謝閻叔叔了!對了,閻叔叔,你的生死簿,能夠看到魂魄在何處嗎?我想找個人……」墨九狸想到什麼的問道。

「你說名字,我幫你看看……」閻王微微一愣說道。

「帝溟寒!」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閻王聞言一驚,但是隨即又恢復了過來道:「好,我幫你看看……」

接著閻王打開生死簿,過了一會兒,合上生死簿看著墨九狸說道:「九狸,你要找的人暫時看不到!」

「啊……為什麼?不說生死簿上有記載著世間所有生靈嗎?」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確實沒錯,但是有些人是看不到的,比如你爹娘和你,生死簿上面確實記載了,但是卻不是任何人的資料都能看到的,即便是我也一樣,並不是說我不能看,只是不能隨時看到,就像你爹娘,還有你,你們一家三口我一直都看不到,確切的說是看到過無法記住,只能看,看過就轉瞬即忘,且無法對第二人講述!」閻王解釋道。

「原來如此!」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放心吧,雖然生死簿上面看不了,卻不一定代表他出事了,只要還活著,你一定能找到的!」閻王看著墨九狸說道。

他就說之前見到寶寶時,總覺得有些熟悉,原來是那人,看起來轉來轉去,九狸終究還是遇到了那個人啊! -------------------------------------聲明《憤怒的野獸》作者隨曇寫的憤怒的野獸最新章節,實時同步更新的憤怒的野獸無彈窗全文閱讀頁面的內容,以及書友所發表的憤怒的野獸最新章節評論,並不代表易看小說贊同憤怒的野獸最新章節或支持憤怒的野獸讀者閱讀的此觀點和立場,我們的立場僅限於傳播更多讀者感興趣的信息預讀。如果您對易看小說憤怒的野獸最新章節瀏覽,或對小說憤怒的野獸內容、版權等方面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和建議到本站頂部有聯繫方式,如果發現《憤怒的野獸》小說最新章節未及時更新請聯繫我們。如果您喜歡小說憤怒的野獸,請支持作者隨曇到書店購買憤怒的野獸正版圖書。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墨九狸自然看到了閻王眼中的擔心,但是她並沒有追問,從爹爹那裡她大概猜到了,自己之前應該是受過情傷的,她再解釋也是枉然,對於關心她的人來說,她說沒事,他們都會覺得她在逞強……

接下來幾天,墨九狸將解毒的丹藥,還有一些幫忙恢復身體的丹藥,一同給閻王吃了,大概用了三天的時間,閻王因為毒發引起的後遺症,徹底被治癒了,讓閻王都詫異不已,沒有想到九狸在人界的丹藥,對自己也有用……

而墨湮也沒有反對閻王送九狸去諸神大陸……

墨九狸又在閻王府待了一天,然後,墨九狸讓靈兒隱身,跟著閻王離開了城主府。閻王帶著墨九狸和靈兒來到了鬼氣森林中心的位置……

「我們從這裡離開,我沒記錯的話,上去剛好是諸神大陸的魔獸森林中圍,九狸想提升實力,就從魔獸森林開始歷練最好!」閻王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墨九狸點點頭。

然後閻王直接帶著墨九狸飛到半空中,撕開空間帶著墨九狸離開了鬼界!

……

諸神大陸,魔獸森林中圍

墨九狸第一次破開空間來到另一個地方,原本以為會很刺激,但是閻王將她保護的很好,速度又快,不過瞬間他們便再次落地了……

墨九狸有些不自然的睜開眼睛,畢竟鬼界和冥界一直都非常的暗,現在這裡卻是大中午的,陽光十分的刺眼!適應了之後,墨九狸才看向四周,發現倒是沒啥太大的區別,就是一處森林罷了……

「九狸,這裡是魔獸森林的中圍,你現在的實力最好先不要進入內圍!免得遇到危險……」閻王說著,手敷上了墨九狸的頭頂繼續道:「這是關於諸神大陸的勢力資料和詳細地圖,你到時候遇到什麼事情,有什麼不懂的,就通過十二鬼影跟我聯繫,這裡我雖然不常駐,卻是經常路過,還算是比較了解的!」

「謝謝閻叔叔,我會小心的!」墨九狸大概看了眼閻王傳給自己的資料,可以說是非常的詳細了,連其中一些知名的客棧和商鋪地址都有,最主要的都是最近幾年的資料……

「嗯,那閻叔叔就回去了,記得有危險時,一定要跟我聯繫知道嗎?」閻王認真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閻叔叔你放心,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我還有那麼多事情沒有做呢!」墨九狸看著閻王心中一暖的說道。

「好,那我回去了!」閻王說道。

「閻叔叔保重!」墨九狸點點頭說道,然後看到閻王再次撕裂空間,轉身離開。

墨九狸四處看了眼,發現周圍沒人,轉身回到了空間裡面。

「九狸,把他給你的十二鬼影拿出來我看下!」墨湮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的。」墨九狸直接將閻王給的戒指,遞給了墨湮。

墨湮看了眼說道:「我們去裡面,我幫你再煉製一下!」

「嗯嗯,我們走吧!」墨九狸開心的說道,她知道爹爹很快也要離開了。 高三複習對大多數人是辛苦勞累的,但對於蘇晴這個頭腦聰明靈光又過目不忘的丫頭來說根本不算回事。不過表面文章還是要做一做的,不打擊同學和讓父母放心也是有必要的。

今天是週六,好不容易得到允許獨自外出,蘇晴決定在花鳥市場逛一圈。爲小白(給白狐起的名字)和鳳凰(變小像只金絲雀卻堅持我叫它鳳凰說那是尊嚴問題)的正大光明出現找個理由,買不買花倒是其次。

市場裏的花鳥魚甚至是蛇都有的買,包羅萬象。興趣愛好因人而異,喜歡養老鼠或者蛇的大有人在。只要有人願意消費就有市場。雖然那些花草沒有空間裏的漂亮,但還物有所值價格適中。外公喜歡養花,爺爺也對蘭花情有獨鍾。她有很多蘭花卻不能往外拿,在市場買似乎零用錢負擔不起。雖然是大家族但是不是經商,自家拿工資生活父母又清廉所以我和哥哥的零花錢並不多。堂姐總是拿她的富有取笑自己,卻被一笑置之,蘇晴期待這個被慣壞的孩子哭得時候。

一路走來帶着露珠的玫瑰、香氣馥郁的百合、優雅的鶴望蘭、嬌豔淳樸的非洲菊,雍容富貴的牡丹,還有康乃馨等等看的蘇晴心情愉快。給母親買了一束她最愛的百合,也順手帶走被當垃圾扔掉的花枝花苗。她相信有空間在一定可以變廢爲寶,不用花錢的感覺就是好。

回到家沒人在,把百合修剪好插入花瓶換下玫瑰花,然後一個閃身進入空間。小白和鳳凰立馬迎了過來,迫不及待撲到蘇晴懷裏。蜂王酷酷的忙着指揮採蜜誰都不理,不過吩咐打聽消息時行動迅速消息準確。而且那些蜂蜜和蜂王漿太美味。檢查了一下,將花枝栽種,帶着幾株在花市撿到的蘭花苗出了空間。小白和鳳凰得知以後可以正大光明呆在外面陪主人高興地不得了。鳳凰飛來飛去,還在空裏翻跟斗;小白象一個淑女似的擺着高傲的姿勢站在蘇晴的肩頭,鳳凰鄙視它翻白眼她見了哈哈大笑。蘭花被栽種到花盆中澆上空間泉水立刻由病怏怏的變得生機勃勃長大不少。現在可以看出這是兩盆劍蘭兩盆蕙蘭,再澆水說不定就開花了。

蘇晴瞥見了那束玫瑰花,有了做糕點的衝動。將那束可憐的玫瑰摧殘一遍,要做成用了這些花瓣的假象,做事謹慎總是好的。蘇晴又採集空間無公害含靈氣的玫瑰花瓣,開始動手做玫瑰糕點。糕點出爐,兩隻寵物護着各自的一塊糕點在津津有味的品嚐時,蘇晨回來了。

蘇晨和同學打了一下午的籃球出了一身的臭汗,一進家門就進了浴室。當他換好一身休閒服來到廚房時,蘇晴正在做晚飯回頭和哥哥打了聲招呼。蘇晨十六歲身高快一米八了,曾經的小正太已經成長爲一個容貌俊美性情沉穩內斂的美少年。若戴一副眼睛應該更像溫文爾雅的學者。

蘇晨準備拿糕點時才發現兩隻袖珍小寵物在一臉享受的品嚐美味。看着它們的表情都差點認爲自己眼花了。

“晴晴,你今天買的這兩隻小傢伙嗎?這倆小寵物是什麼品種,還挺可愛的。”

“我也不知道,看着可愛就買了。”真是的,它們變成現在這樣子說了是什麼動物也沒人信吧。

“要不給它們拍照片找個專家問問,我挺好奇?”

“不行,萬一到時候跟我們要它們去研究怎麼辦,這麼可愛乖巧的寵物我可不想失去。”

“那聽你的,今天的點心在哪買的味道真不錯?”

“這是我學着網上做的,好吃以後還作。”知道糕點味道好,但聽到表揚還是很高興。至於點心蘇晴前世學的,說是網上看的只是找藉口。

“又有口福了太好了。對了晴晴今天沒買兩盆花回來嗎,爺爺只收極品蘭花我們買不了不過外公對漂亮的花都喜歡的”

“買了,給媽媽的一束百合,還有在陽臺上。”

蘇晨急忙來到陽臺上,他很好奇妹妹買了什麼花。從小就感覺到自己這個妹妹不簡單,在家活潑可愛又懂事,小小年紀家務做的無可挑剔;在外人面前時極力讓別人忽視自己,毫無表現。他總感覺蘇晴在扮豬吃老虎,現在是蟄伏期間有一天她會一飛沖天。在外人眼中他是蘇家崛起的天才,那個眼高於頂的堂妹麗莎是京城數一數二的小美女,卻不知在蘇家還有一個女兒那個從不參加宴會的蘇晴纔是真正的天才真正的美女。蘇晴有意隱瞞,父母也默認了這種做法,他自是不會多事。現在他好奇是什麼花入了她的眼。

當蘇晨見了陽臺背陰處的四盆名貴的蘭花時,還是驚訝不已。見多了軍區大院裏那些老傢伙們養的蘭花對蘭花已經有了不錯的研究。這樣的極品蘭花怎麼會出現在花市,估計一出現就被有權勢的人買走了。蘇晴怎麼弄到的,果然看不透的人啊。

晚飯時父母說晚飯和糕點很好吃,媽媽也很喜歡拿書百合花。蘇晴提到陽臺有沒得花,若是不夠送軍區大院的檔次就都送給外公。爸媽點頭應着,心知蘇老爺子只養極品花,很少有能入眼的。但蘇晨在一邊聽着差點被飯嗆到,這樣的花不夠檔次那爺爺就不用養花了。蘇晨也沒有說什麼,巴不得父母也受一次驚嚇。

左耳 蘇爸爸沒當回事過了幾天見到花時蘭花都快開花了,被如此的蘭花着實嚇了一跳,自己不好養花但眼光不差,反應過來急忙給父親和丈人送去了。這樣的蘭花若是在自己這裏出毛病就虧大了。話說蘇老爺子見了花高興地跟孩子似的,立即讓警衛員通知他那些愛花的老夥伴們賞花。把那些老傢伙們激動地晚上差點沒睡着,多虧蘇晴沒有把空間的花直接挖出來,不然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激動地心臟病發作。

(大家多支持,投票票。)

…?? 她也很捨不得墨湮,這樣在十年區域的話,她還能和墨湮多相處一些日子,墨湮心裡也是因為捨不得墨九狸,加上擔心墨九狸,所以才打算幫她從從新煉製十二鬼影,這東西是當初他煉製出來,送給閻王的……

墨湮拿著一個器爐,將十二鬼影一起丟進去,不斷的打著複雜的手印,而墨九狸則坐在一邊安靜的看著!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墨湮專註的模樣,她的腦海中竟然不由自主想起了百里爺爺……

墨九狸回神覺得自己有些傻了,怎麼能把爹爹和百里爺爺想到一起呢!自家爹爹姓墨,而百里爺爺則姓百里,完全不可能有關係的才是……

只是,爹爹的父母在那裡呢?爹爹有沒有兄弟姐妹呢?自己的爺爺奶奶又在何處呢?墨九狸忽然有些好奇了起來,想著等墨湮煉製結束的時候,找個機會問問才是……

三個月後,墨湮收回手,熄滅了火焰,一拍爐壁裡面飛出一個黑衣女子,墨湮的滿意的看了眼,對著墨九狸招招手道:「九狸,過來!」

墨九狸好奇的走過去,剛才看到十二鬼影被爹爹煉製成一個女人出來,她就驚訝了一翻,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看著背影,總覺得這個女人很熟悉……

等到墨九狸來到墨湮身邊,看到女子的正面容貌時,更是震驚了!因為,這個女子除了衣服之外,簡直跟自己一模一樣,連她都快分辨不出來了……

「爹爹這是?」墨九狸驚訝的問道。

「叫她狸影好了,這是爹給你煉製的影子!以後留在你身邊保護你,認主吧!」墨湮笑著說道。

墨九狸沒有想到墨湮竟然給自己煉製了一個影子,於是咬破手指滴血認主!

瞬間,一道黑色的契約落在兩個墨九狸的身上……

墨九狸好奇的心念一動,對方便隨著自己的意念行動起來。

墨九狸眼中露出驚喜,真的太神奇了!

墨湮看到墨九狸開心的模樣,笑著說道:「等到你有絕對實力的時候,你也可以! 總裁老公六婚成癮 她的實力跟你一樣,所有你會的她都會,遇到危險她會自動護主,但是比如你煉丹和煉器這些事情,她只能模仿你的樣子,做出這些動作來,卻無法保證煉製出來的東西,跟你一樣,應該說她煉製不出來什麼東西的!如果你有事分不開身的話,可以讓她代替你,無論說話動作還是氣息,都跟你一樣,除了你自己外人是分辨不出來的!平時你把她收入體內溫養就可以了,盡量不要讓太多人知道她的存在,當作自己的底牌才會更安全……」

「謝謝爹,我知道了!不過,我想讓她跟在寶寶身邊,保護寶寶,爹能把她放在別的地方嗎?」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可以。」墨湮說著拿出之前墨九狸裝十二鬼影的戒指,在狸影頭頂打入幾道靈力,然後把狸影收到戒指裡面,遞給墨九狸說道:「讓寶寶把這戒指認主待在身邊就可以了! 這事情我可就真納悶了,按照道理來說,這想要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幫助阿旺,那麼用感情刺激阿旺的內心,因爲雪怪凍結了阿旺的內心,所以這想要解開冰封之困的話,便是用溫暖融化這冰雪。

這鐵衣的話是很有道理的,這是我爲什麼會支開鐵衣和胖子,然後一個人對着可能完全聽不到我在說什麼的阿旺講述的這麼氣勢滂潑,這麼感情真摯。

可是爲什麼我說的都快嘴角抽筋了,可是阿旺一點動靜都沒有?難不成是因爲我剛剛的講演是在是太官方了?還是這細節描寫太多導致了情節拖沓?再不就是這段記憶也並不是能夠喚醒阿旺沉睡的心的關鍵記憶?

這下子我可真就有些手足無措了,我甚至想到了走出帳篷外,叫回來鐵衣和胖子,徹底的宣佈我的努力已經白費了,可是真要這樣的話,我心裏有有些不甘心了,怎麼說。因爲我感覺我現在的辦法很可能就是我們最後的辦法了,如果我也失手的話,或者阿旺就永遠都醒不來了。

一想到這裏,我滿腦子都是阿旺憨厚的笑容和神乎其技的箭法,於是想到阿旺,我越是不甘心,於是我便決定再嘗試一次,俗話說盡人事聽天命,就是這個道理,不管怎麼說,當我覺得我用盡了全部的力量,一絲都不留下的話,那麼發生什麼結果我都可以接受。

我看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阿旺,默默的說了一聲,兄弟加油。

經過了剛剛那兩次失敗的經歷,這一次我還是決定從我的記憶裏入手,努力的回想我在阿旺的記憶中所看到的那些支離破碎的記憶,這個時候我真是萬分後悔,若是當初我再心平氣和一點的話,多看一些,細看一些那些關於阿旺的記憶。

或者現在局面就會完全不同了,想到這裏,我感覺心裏好像是堵着一塊什麼東西似得,心情十分壓抑不爽,阿旺雖然身手十分彪悍,但終歸是一個平凡的人,我細細想來之後,這阿旺生命中經歷的最爲詭異的事情應該就是剛剛我們遇到的雪狼。

沒錯,那些透明的雪狼,真是因爲這些東西才導致的阿旺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所以我懷疑可能這段經歷的曲折程度更加刺激,所以才能讓黃老妖婆的事情都沒有喚醒阿旺。

想到這裏,我便決定將這最後一次的煽情告白鎖定在那些透明身體的雪狼上面。這一次,我真的開始緊張了,第一次我是因爲生疏,加上胖子和鐵衣聽到的緣故,我有些放不開。

第二次煽情可能是因爲我太重視的緣故,所以才使得有些機械和刻意的修飾,於是思來想去,我決定這一次的煽情我準備走真情告白,平鋪直敘的辦法,想一想,這也是我唯一還沒有用過的手法了。

爲了發揮我的最好狀態,我先是從胖子的揹包裏翻出了一袋子牛肉乾,吃了幾片,剛剛肚子就有些餓了,俗話這肚子餓容易導致人的情緒不佳,所以我先吃飽肚子,把自己的情緒調節到最佳狀態,或者對阿旺來說會更好一點。

吃飽了牛肉乾,我又打開酒瓶子來了一口,這個時間點,雖然我的情緒還是很高亢的,但難免會有些疲勞,需要刺激一下神經,加上一支菸,我終於感覺已經狀態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