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媽被說的心花怒放,「行行行,實話實話……」

「對了,你們幾個打遊戲不?打遊戲的話,帶上阿姨唄!」安媽看了眼幾人。

幾人:「……」

空氣一瞬間的寧靜。

「打打打,等等阿姨,您等我們上號。」無敵掏出手機,忙點開王者榮耀。

「一起上!」安媽笑道。 隨後,客廳一片此起彼伏的「TiMi」聲。

看著魏晉海凡無敵還有慕木,帶著安媽一起,五人組隊夠了,其他人也就沒去湊熱鬧。

何興奮依舊悶悶不樂,安意細心的安慰著他。

葉茗和顧寒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偶爾,葉茗會湊過去看旁邊的慕木玩遊戲。

看著看著,葉茗覺得好像有點什麼不太對。

我靠!無敵這手虞姬也太溜了吧!

與阿珂贏剛,完全剛得死阿珂!

落入二人包圍圈,還能安然出來!順便再帶走敵方一個人頭!

葉茗眨了眨眼,訝異出聲:「無敵你會打遊戲呀?」

「這話說的!小爺我好歹也是單排上到七十八顆星的王者呢,能不會玩么?!」無敵正忙著操縱英雄,聽到葉茗的話,想都沒想直接答話。

葉茗幽幽開口:「可是……你三個月前,好像連出裝都不會吧……」

「呵!小爺我不會出裝?笑話!」無敵目光和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手機屏幕上,操縱著英雄一邊躲避敵軍追擊,一邊「biubiubiu」地射著小箭箭,聽到葉茗的話,想都沒想,就回答道,「小爺出裝可是很有一套的好伐!幾乎可以列為大神出裝……」

「咳……」顧寒清了下嗓子。

無敵壓根沒聽見,反倒是葉茗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無敵一邊操縱著虞姬S型走位,一邊繼續道:「尤其是我的射手!嗯……不說別的,就拿我的魯班來說,我的魯班那可是國服第一!」

「喔哦,魯班國服,那你可真牛逼呀!」 情動99次:總裁大人饒了我 葉茗輕輕笑道。

「那是!」無敵自豪地應了聲。

聽到這話,葉茗冷漠臉:「嗯……既然這樣,那你為什麼要在三個月前裝成一個啥都不知道,甚至連基本出裝都不會的小菜鳥呢?」

「還不是老大想騙你入狼窩,才讓我裝成遊戲菜鳥……的。」無敵說著,忽然警醒,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忙看向顧寒,見顧寒表情並沒有太大波動,才輕輕鬆了口氣。

可嚇死他了!

還好老大沒生氣哦……

無敵舒了口氣,繼續打自己的遊戲,「老魏老魏,你注意支援!阿姨你不用管我們,保護好自己就行!」

……葉茗聽到無敵的話時,怔了片刻,才轉頭看向顧寒。

顧寒看著葉茗,面色清冷淡漠,眸中卻有幾分溫暖和寵溺。

他緩緩開口,「對不起葉子,我不是……」

他話還沒說完,葉茗就湊過去輕輕吻了吻他唇角,「不用說對不起,你可一點錯都沒有呢……」

說著,葉茗笑起來,笑的眉眼彎彎,聲音也甜膩膩的:「可以和你一起並肩作戰,我也很開心呢。」

「而且,寒寒你想一下,如果我們能拿下冠軍的話,我至少可以分到二十萬獎金吧?那得買多少好吃的東西,漂亮的衣服呀!」

葉茗說著,便支著腮一臉憧憬。

更重要的是,如果這個比賽拿下的話,這可就是她靠自己賺的第一筆錢啦!

想想就令人開心呢!

看著女孩憧憬又喜悅的表情,顧寒忍不住揚了揚唇,「我分到的那份也給你。」 …

慕家。

謝水華盯著宋總,端著水杯的手指關節隱隱發白,「那個小子,他真那樣說?!」

宋總低著頭,「是,慕太太,二少爺真這麼說。」

謝水華被氣笑了,一巴掌拍在沙發上,「這個小雜種,那樣的身份也敢大放厥詞?」

宋總低著頭,沒敢接話。

「陸鳴那個軟骨頭怎麼說?」謝水華揚起頭顱,雍容高貴。

說起陸鳴,宋總就來氣,「這個軟骨頭,他就只會和稀泥!」

謝水華微微頷首,隨後她垂眸頓了一會兒之後,抬頭朝宋總擺擺手,笑道:「行了,你先回去吧,有勞你了。放心,我們慕家是不會虧待你的。」

「為太太和慕家辦事是我的榮幸。」宋總躬著腰笑道,「那太太我就……先回去了。」

謝水華微微頷首,朝身後看去,「小劉,送客。」

「是,太太。」小劉含笑向謝水華應了一聲,然後走到宋總面前,笑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宋總,請……」

看著兩人出去,謝水華看向身後的半遮著的卧室門,「行了朵歌,出來吧。」

半遮著的卧室門打開,慕朵歌閑步從裡面走出來,身姿款款,氣質嫻雅。

大概是這段時間養的好吧,在她臉上並沒有看到病態,反倒是面色紅潤的很。

她走過去坐在謝水華身旁,伸手抱住她,嘟了嘟嘴,不開心的開口:「我可不想嫁給陸少淵那個來路不明的野孩子!我就喜歡陸寒哥哥,母親……」

說著,慕朵歌抱著謝水華腰肢的胳膊晃了晃。

「好好好,我的寶貝女兒這麼優秀,想嫁誰咱就嫁誰,乖昂……」謝水華反手抱住慕朵歌,伸手拍了拍她的背,柔聲哄道。

「嗯……」慕朵歌頭埋在謝水華胸口,輕輕應了一聲。

「我女兒真乖……」謝水華笑著,眸中卻有暗芒一閃而過。

……

陸家。

陸少淵離開書房之後,就回了自己房間。

他躺在自己床上,鳳目微閉,一手疊在自己小腹之上,一手垂在身側落在床上,手指輕輕在床單上敲著。

這麼昏昏沉沉躺了一兩個小時之後,他忽地一下坐起了身子。

他撐著床站起來,站在床邊好一會兒,才邁動步子走到門口。

走到門口他準備開門,手抬起來在半空中舉了良久,又落下去,在門口站了許久,他轉身又走到了床邊。

從床邊到門口,從門口到床邊,這個動作反反覆復了好幾回,陸少淵才似狠下了心。

他打開門,走向父親的書房。

陸寒,這次全當彌補我和母親對你們母子造成的傷害吧,以後,我們就扯平了……

「咚咚咚……」

聽到敲門聲,陸鳴抬頭看向門口,「進來……」

看到陸少淵進來,陸鳴將手裡的東西放下,笑道:「怎麼了少淵?」

陸少淵唇邊噙著笑,他走到陸鳴對面坐下,神色略顯認真地開口道:「爸,我剛剛想到了一些事……」

「什麼事?」陸鳴見陸少淵神色認真,也不由得認真起來。

「那位宋總,明顯是收了慕家什麼好處,估計現在慕家已經知道了咱們家剛剛發生的這件事了。」 「以他們家疼慕朵歌的程度來看,大概不會這麼罷休的……」

陸鳴頓時有點緊張,「那……」

陸少淵輕輕笑起來:「沒事,問題不大,只需要父親做一個決斷。」

陸鳴微微蹙眉,「什麼決斷。」

「讓圈內人都知道我將是陸家唯一的繼承人。」陸少淵眉梢挑了挑,臉上笑意明快。

陸鳴落在辦公桌上的手指微微一頓,示意陸少淵繼續說。

「讓所有人都知道陸家再沒有陸寒這個人了。」陸少淵繼續道,「還有,今年暑假,我要進入公司,從基層做起……」

聽到陸少淵的話,陸鳴沉默許久,才開口道:「少淵你說的這些,爸都會照做的,只是……」

陸少淵知道他想說什麼,卻挑了挑眉,他唇角笑意加深,「爸有什麼話,直說就好了……」

陸鳴抿了抿唇,「算了,沒什麼……」

「放心,我不會欺負他的。」陸少淵開口道。

他要是想欺負他,又怎會出這個手呢?

不過陸少淵見陸鳴沒有把話說出來,倒是有幾分意外。

他淺笑著開口:「慕家和慕朵歌,就交給我吧……」

「你行嗎?」陸鳴不由得開口問道。

陸少淵起身,朝陸鳴淺淡一笑,「我不行也得行啊……」

……

葉茗幾人就這麼在這兒住下了。

白天大家聚在一起打打遊戲,晚上有比賽的話,大家一起去打比賽,沒比賽的話,葉茗會和顧寒出去花前月下,剩下幾個大老爺們,要麼繼續聚在一起打遊戲,要麼出去唱歌喝酒什麼的。

然後就剩下一個可憐的慕木。

原本幾個男生出去玩是打算將她帶上的,可她覺得他們帶上她可能會玩不盡興,而且她自己也挺尷尬的,所以每次也就都婉拒了。

這日,葉茗和顧寒出去約會,安意也拽著何興奮出去了。

後面,幾個魁梧高大綴上來。

一個嘴裡叼著煙,胳膊上左青龍右白虎的男人從褲兜里摸出幾張照片,分別遞給旁邊幾人,然後伸出兩根指頭夾住嘴邊的煙抽出,吐出一道煙圈,「看清楚了么?」

「看清楚了。」一個男人拿著照片對了對,又看向前面漸行漸遠的一道身影,撞了下那抽煙男人的胳膊,猥瑣地笑道:「不就是前面那一對兒小情侶么?咋啦,大哥你看上那個妞兒了?」

說著,男人又看了眼手裡的照片,舔了下唇道:「這妞兒長的真漂亮,男的也俊,大哥你要是喜歡那女的,男的不如留給兄弟解解饞?兄弟我還沒試過男人的滋味兒呢!」

「呵!」抽煙男人冷哼一聲,「那男人你想動?那你有幾條命也賠不起!」

「什麼意思啊大哥?」男人問。

「主家吩咐的時候可說了,男的別傷著,女的任憑我們處置……」

「任憑處置呀……」男人添了下口水,「那……」

「嗯。」抽煙男人又抽了口煙,「不過不是現在,必須在……這個男人不在的時候。」

「明白明白!」男人揮了下手猥瑣地笑道:「這個男人又不能傷,在旁邊肯定礙手礙腳的……」

「嗯,走吧,留兩個人守在那棟公寓外,隨時聯繫。」 「阿姨,您這是怎麼治好安意小姐姐的呀?」無敵開口,問出了大家的疑惑。

其實在以前,這率先問出大家疑惑這種事,原本是不恥下問嘴又快的何興奮的活兒,只是今天……他異常的沉默,所以這活計才能落到了無敵頭上。

還沒等安媽解答,無敵又開口道:「就算在醫院裡,那些專業的醫生,應該也沒法這麼快把魚刺取出來吧?」

「哈哈……」安媽笑道,「那肯定的,阿姨我比那些醫生更專業哦!」

「吹吧你就!」安意白了她媽一眼,坐在自個兒的座位上,端起一整杯飲料灌下,開口道:「這得先使點重勁兒點了脖頸周邊幾大穴位,然後再藉助巧勁兒推穴,並不難。我媽在我們這個圈子裡,向來以巧勁兒出名。」

「吶吶吶,你們別用這種眼神看她,看她她也沒法教你們。」安意哼了聲。

「為啥啊?」無敵問,「看著很有趣的樣子。」

安意懶洋洋地笑:「你早就過了這個年紀。」

「好想知道阿姨是怎麼做的呢……」無敵嘆了口氣,也跟著大家再次入座。

安意偷偷瞄了眼低頭喝飲料的何興奮,也端起一杯五師兄為她剛剛滿上的飲料,抿了口,「那你也可以吃魚卡一下刺兒,然後讓你阿姨幫你弄弄?」

無敵:「……」

安媽夾了口菜淡定地吃掉,然後看向安意,「你以為人家都像你一樣笨,吃個魚還能被刺卡著?」

紫發妖姬 「那不是因為你!要不是你語出驚人,我能被魚刺卡著嗎?」安意瞪了安媽一眼,磨了磨牙開口,「現在還怪我笨,我從小那麼吃,也沒見什麼時候被魚刺卡到過。」

安媽:「……」

「說起來……」安媽看向顧寒,又是一臉溫暖親切的笑意,「小寒你覺得阿姨剛剛說的事怎麼樣啊?你有什麼想法沒呀。」

「……」

安意無語地扶了扶額頭。

敢情她媽這是眼瞎啊,看不到人家小兩口的甜蜜互動么?

葉茗聽到安媽的話,抬眸看了眼安媽一眼,又轉頭看向顧寒,笑眯眯地開口:「同學,阿姨問你話呢……」

顧寒抿了抿唇,目光看向安媽,淡淡出聲道:「阿姨得好意晚輩心領了,但是……」

說著,顧寒頓了頓,看向葉茗,眼神暖了暖,唇邊勾勒出一絲莫名笑意,「她就是我喜歡的類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