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推開才發現眼前站着一個淚眼斑駁的女人這個女人看着還十分的眼熟。

“你是……雅兒?”這雅兒是怎麼回事。

“爹!快回去!回下層仙境去!娘有危險!”這一句話一出來,林寒的臉色當場變得十分難看,幾乎是將兒子直接丟了空間,然後心念一動,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他再次出現在通往下界的門口時,發現白雲皓也在這裏。

“你爲何在這兒?”林寒不明白的問道,剛纔怎麼沒有見到他。

“我在等你啊!剛纔雅兒哭着跟我說她孃親們有危險,我這不是趕來了嗎?趕來之後才發現自己十日之期已經用完了,看來我是去不了了,你來了好。我先回去照顧雅兒了。”白雲皓的話也是讓林寒有些懵的,這都是什麼情況,白雲皓的妻子跟自己到底什麼關係?爲什麼會叫自己爹?

兩個人還都對自己說了這麼怪怪的話?

此情無望,唯有子央 林寒想不明白,但還是選擇進去了。

起白雲皓自己還要好一點因爲他還有七八天的時間。纔剛剛來他發現這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整個世界都變得極爲詭異。

天色竟然是泛起了血紅色,這種血紅讓人心驚膽戰的。

林寒幾乎是毫不猶豫疾馳趕回了古獸族,剛剛趕到古獸族看見了有一個黑影正在全面攻打自己設下的結界。

看到這個場景,林寒當場怒了,執掌之間對着對方轟了過去。

一團光球朝着對方疾馳而去,對方顯然正在全面攻擊這個防護罩並沒有意識到身後有人。

加之林寒的修爲很高和因爲憤怒所產生的巔峯蓄力一擊,對方直接被林寒打了一掌,噴出了一大口的鮮血來。

這鮮血一出,林寒所佈下的結界防護罩也跟着碎裂。林寒當機立斷將古獸族那些生存在禁地的人和王家的人悉數全部都收入了自己的空間裏。

“我說這裏爲何會有如此強大的陣法,原來是有一位神人出手相助。”那個黑影轉過身來,林寒定眼一看,才發現對方的腦後有一個光圈。

再看看對方的裝束,林寒面露猙獰之色。

“你們陰界的人狗膽是越來越大了。”這身打扮分明是陰界的鬼王!

“既然知道我是誰?還敢阻攔?算你是神人階品,但是我與你,還是能夠鬥一鬥的。”發現林寒只是一個神人初階修爲的螻蟻,對方鬆了一口氣。

不過這口氣,並沒有鬆多久的時間,因爲林寒的一句話,對方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是嗎?連我設下的結界都不能一擊打破,還敢說跟我鬥一鬥!誰給你的狗膽!”林寒說完,心念一動,那根玄槍的槍柄落入了他的手。

對方看到對方手所持的東西之後,眼神恍惚了一下。

“你要吸取這片大陸的能量,我無權干涉,但是這大陸之有我的親人!你連他們都不放過!我不會允許!”林寒說完高高舉起了槍柄,朝着對方打了過去。

對方始料未及,更加沒有想到這一擊竟然會這麼強。

下意識的用手去擋,結果手臂的手骨直接被震斷不說,攻擊所產生的氣流,直接在地面炸開了一條長達數百米的裂縫。

“你怎麼會這麼強!”對方大驚失色,不明白爲何林寒能夠如此強悍。

“你萬萬不該,萬萬不該來招惹我!”林寒所打出的每一擊攻擊都讓對方毫無招架之力,這一棍棍的手法看起來更加像在用長槍,因爲缺少槍頭,所以連威力都沒有發揮到極致。

沒過多久,屠盡了整片大陸,唯獨沒能對古獸族下手的這位陰界鬼王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

殘體落地的剎那,激起了萬丈粉塵不說,地面龜裂,地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爲……爲何……”對方的身子狠狠的一抽,不甘的看向林寒所在的位置。

林寒的憤怒已經被點燃到了極致,剛要動手,聽到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林寒!他抓走了我們的女兒!問他將女兒抓哪兒去了!”是妖妖的聲音,林寒循着聲源一看,才發現妖妖和楠兒兩人嘴脣旁邊都掛着血,躺在結界的邊緣地點。

“你傷了我女兒!說!將我女兒抓哪兒去了!”林寒及時收手,將棍子抵住了對方的喉嚨,厲聲的問道。

“你女兒?那天賦異稟的丫頭是你的女兒?哈哈!可惜啊可惜!你再也見不到她了!永永遠遠,都見不到了!”那鬼王發出了歇斯里地的狂笑聲,笑聲還未落下,聲音戛然而止。

因爲長槍的槍柄穿透了對方的喉嚨,他死的不能再死了。

當鮮血飛濺到自己臉的那一瞬間,林寒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是白雲皓的妻子雅兒,難道……

他立馬想明白了,將長槍收回到了自己的空間裏,他進入了結界,拿出丹藥喂到兩個妻子的口,將兩個妻子扶了起來。

“雅兒呢!他說了雅兒在哪兒了沒有!”妖妖眼底蓄滿了眼淚,緊緊的抓着林寒的手。

“我好像知道,雅兒在哪兒了。”林寒說完,讓她們先到自己的空間裏,隨後自己心念一動閃如了空間之。 “層仙境和陰界的通道不甚被打開了,所以那些陰界的修行者會來吸收發一些星星的靈力,也會對一些下界下手。 此時的你們所生存的下層仙境已經沒有任何的靈氣可言了,顯然已經不適合你們居住了。但是你們這些人當,修爲不高的很多我帶着你們去層仙境會很危險,所以我會將古獸族的地界製成一個空間法器,你們以後只能在空間法器裏繼續生活下去。晉升到了聖皇階品可以跟在這個下層仙境一樣,可以離開這裏。這樣,可以嗎?”這裏還有許多的人,古獸族的子民都倖免於難了,因爲自己的這個強大的保護罩保護。

“知道了!”只聽到那些紛紛聚集過來,也都聽到了林寒的交代。

林寒點了點頭,起身離開了空間,然後,氣勢磅礴的靈力傾瀉而出,古獸族區域內的所有地面悉數全部都取了出來,隨後,這一塊大陸直接飛到天,一直縮小縮小,直至最後,濃縮成了一個小小的手環,落於林寒的掌心之。

林寒將手環戴在了手腕,心念一動,將空間裏的人全部都移到了這個手環的空間裏。

“林寒!你放我出來!我要去找雅兒!”白妖妖的情緒已經崩潰了,她的聲音裏滿是驚恐和害怕,她想要找到女兒,想要將女兒找回來。

“我知道女兒在哪兒,我帶你們過去。”林寒開口安撫了一句,動身去往了結界入口,在轉過頭看了看這個荒蕪的世界,不免心裏有些唏噓。

“等等!等等不要丟下我!”一道聲音傳進了林寒的耳,林寒頓了頓,才發現一個少年正躲在入口處的沙丘後面,瑟瑟發抖的看着林寒。

但是他的眼底寫滿了對生的渴望,或許是這樣的眼神觸動了林寒,林寒停下了腳步,“你爲何會在這裏?”林寒開口問了一句。

“那個惡魔……那個惡魔出現的時候,我剛好在這片荒原,躲過了一劫,全部都死了,這個世界全部的人都死了。我求求你,救救我!”少年苦苦的哀求。

林寒看着這個少年,看了很久很久,忽然覺得這個少年似曾相識。

“你我,是不是在哪兒見到過?”這個少年,爲何看起來這麼眼熟。

“見過?”少年愣了愣,當他意識到在哪兒見到過林寒時更是直接對着林寒狠狠的磕了幾個響頭,“是你!當年沒事贈了我父親丹藥,讓我得以走修煉的道路,是你!”少年的語氣裏充滿了感激,林寒這才意識到,這個少年是當年去尋找擎天時無意間幫助過的小孩。

只是這麼久不見,這小孩已經長這麼大了。應該是修煉的緣故,所以能夠保住自己的青春外貌。

“既然你我有緣,那進來吧。”林寒長嘆一口氣,將這個少年帶到了自己的空間裏。

確定這個世界再無一個生還者,林寒進入了通往陰界的通道。

進入之後,自然沒有看到白雲皓的蹤跡了,想來他應該是已經去了藥星,心裏實在好到底爲什麼白雲皓的妻子會管自己叫爹,林寒催動靈力,加速了時間往藥星趕。

剛剛抵達藥星,看到兩個急切的身影迎了過來。

林寒仔細一看,才發現正是白雲皓和雅兒。

“你剛纔叫我什麼!再叫一聲!”林寒的聲音有些顫抖,一臉緊張的看着雅兒。

“爹。”雅兒看着風塵僕僕的林寒,泣不成聲的開口喊了一聲。

這一聲爹下來,林寒好似被雷劈過一般,整個人都有些無法動彈了。

“你是……雅兒?”林寒有些不敢相信。

“嗯。”雅兒激動的點點頭,眼底蓄滿了眼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去了下界,那個陰界的鬼王說我永遠都見不到你了。”林寒感覺自己的世界都錯亂了。本來以爲要永遠失去女兒了,沒想到,沒有失去。

這對林寒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心念一動,他將白妖妖和柳楠兒放了出來。

當白妖妖和柳楠兒看到面前的長大後的雅兒時,明顯眼底閃過一抹錯愕,反應過來之後,前一把摟住了這個寶貝女兒。

“對你們來說,可能只是咫尺的時間,對我來說,卻已經過去了數千萬年的時間。爹,娘,我好想你們。”雅兒抱着白妖妖和柳楠兒哭的很是可憐。

這讓林寒看的不太忍心了。

明顯女兒的情緒已經說不了什麼了,林寒將目光投向了白雲皓。

白雲皓長嘆一口氣,說了句孽緣,衝林寒招了招手。

其實白雲皓也是剛剛知道,林寒的女兒雅兒是自己曾經的妻子,當年年幼的白雲皓是從路邊將暈倒在地的雅兒撿回了白家的。那時候雅兒丟失了全部的記憶完全想不起來自己是誰,白雲皓和她度過了一段極爲美好的兩小無猜的時間。

那時的這片星域的靈力還沒有那麼濃郁,隨着時間的增長,這片星域的靈力越來越強了,一些無法適應這片星域靈力增強的弱者都身子自爆被抹殺了。幸運的是,他和雅兒跟雲宇都活了下來,並且三個人一起修煉,修爲也突發猛進。

這樣一直到了他們長大,雅兒順利成章成爲了自己的妻子,只不過,生孩子一事對任何修行者來說都是非常危險的事情。但是雅兒很執着,執着的要給自己生下一個孩子。

只是沒有想到,雅兒會死在產房裏。

從那時候起,白雲皓選擇孑然一身不再愛任何人了。

直到前天林寒將雅兒復活,復活之後的雅兒已經死過了一次,也激活了自己的記憶,這記憶,她是林寒的女兒雅兒,是那個陰界鬼王在施法吸收大陸的靈力時候製造出了一個時間風暴的入口,她被吸進去了,等到醒來,身處在千萬年之前的星域。

沒想到兜兜轉轉,自己娶的女人竟然是林寒的女兒。

白雲皓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只是林寒急於跑到下界去,來不及告訴林寒這件事情。

【雞蛋打算且活且珍惜,這部小說是真的不能保持一天八更的速度,最多隻能一天六更,因爲雞蛋身體越來越差了,咳咳,跑去看了一下醫生,醫生說是太累了,讓我好好的休息休息。不要這麼拼命,所以雞蛋想着低調一些,況且六更也不少了,雞蛋保證,六更之後不會再減少了!再減少雞蛋吃屎!】 根據雅兒的回憶,這時間恰好在這麼幾天,所以才急着讓從下界歸來的林寒去救自己的孃親們。

聽完了白雲皓的解釋,林寒是想要哭的心情都有了。

這都算什麼?

自己的女兒的情路爲什麼都這麼苦?這是老天爺故意安排的嗎?

因爲他坐擁齊人之福,所以將報應都受到了女兒身,讓兩個女兒都找了是他兄弟的人……

林寒感覺自己整個大腦都有些凌亂了,擡眼看了看白雲皓,又看了看在房間裏瞬間長大的女兒,滿腦子滿心都是,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等等!雅兒的眼眸怎麼是白色的?”林寒記得,雅兒小時候不是這樣的。

“時空亂流的戾氣將她的眼睛弄傷了,那時的她修爲太低,沒能抵抗得住,我在小時候撿到她時她的眼睛壞了,只能看得到一點點模糊的東西,也是通過感受人身的氣息,才感覺到的。”白雲皓的解釋讓林寒一時之間心疼壞了。

再對女兒,他已經不知所言了。

“能治得好嗎?”他希望女兒做一個完整的人,而不是不完全的。

“你讓她重生都無法治好,應該是沒得治了。”若是可以治療,林雅不會一直頂着這雙白色的眼睛過那麼久的時間了,應該是治不好了。

林寒雙拳緊握,看着女兒的身影,暗暗下了一個決定。

“你去哪兒?”發現林寒擡腿又要走,白雲皓驚到了。

“滅了陰界!”如若不是那陰界鬼王犯下的累累罪行,他的女兒不會變成一個視物很弱的瞎子,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陰界的錯。

總裁大人,別貪愛! “我的天!不行!你滅了的話,那陰界怎麼辦?只要陰界不來招惹我們好了。你別去!”白雲皓被嚇得不輕,前一把抓住了林寒的手。

“撒手!”林寒的倔脾氣來了,白雲皓基本是勸不聽的。

“不放!”白雲皓打死不放。

兩人的爭執吸引了在屋子裏的三個女人注意,三個人連忙跑了出來。

“爹,你幹嘛?”雅兒自然聽到了林寒失控的聲音。

一張像極了雪的臉蛋,雪白的眼眸正在原地掃視着他們幾個人的模樣,最後十分迷惘困惑的將眼神停在了林寒的身。

看到女兒的眼睛變成這樣,還吃了這麼多的苦,林寒即是心疼,又是自責。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離開後的下層仙境遭受了滅頂之災。若是知道,他打死都不會離開下層仙境的。

“林寒你不要太過自責了,女兒現在不是好好的嗎?”只不過,個子變大了,人也變成了別人的妻子,這讓白妖妖都有些難以接受,但是她又能怎麼做呢?

在他們眼裏前後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在女兒的身已經過去了千萬年,而她跟着白雲皓的感情也有那麼久。

所以她完全不能干涉他們之間的感情。

“……”好?哪兒好了?他的女兒曾經是那麼活潑快樂的一個無憂幼女啊!

轉眼間成了被迫骨肉分離千萬年,而且還爲男人生過孩子死在產牀的悲慘女人,是個當父親的都心疼,只要一想到女兒是何等絕望的躺在牀死在產牀的模樣時,他完全不能忍受,感覺整個人都處於瀕臨崩潰的邊緣。

魔改大唐 “寒,算了……只要我們一家人,都能好好,這夠了。”柳楠兒不願看到林寒去尋仇,音節有多強大,是他們有目共睹的事情,柳楠兒擡手,握住了林寒的。

感受着妻子手心溫熱的體溫,林寒躁動不安的心漸漸的冷靜了下來。

白妖妖心裏難受,但是沒敢說出口。

她怕自己一開口,林寒會繼續頭要去找陰界的人拼個你死我活,如果林寒出了事,自己該怎麼辦?

所以白妖妖選擇沉默,畢竟,女兒現在是好好的,這一點,夠了。

“爹孃?”

“爸媽?”兩道齊刷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白妖妖和柳楠兒分別激動的擡起了頭,定眼一看,發現是另外一雙兒女的時候,三個人的臉都出現了慈愛的神色,伸出手,將兩個孩子迎入了自己的懷裏。

“媽,你們都飛昇了?”小楠驚喜的看着一對母親,才發現她們的修爲都已經達到了聖皇階品,難怪能夠飛昇來。

“嗯,肚子都這麼大了。”楠兒愛憐的看着女兒,發現她的肚子已經不小了。

“還好啦,差不多再過一個多月能生了。”這些天的肚子越來越重,讓她都有些不堪重負了。

“我們是想要趕趕時間,在你生孩子之前飛昇來,沒想到功夫不負有心人,來,我們娘兩好好的談談。”遇到了女兒,楠兒的心思全部都在了女兒的身,說着牽起了女兒的手往屋子走。

“爹,她居然是妹妹。”林晚楓後知後覺的給林寒介紹雅兒,惹得大家一陣無奈的笑了。

“有你這麼當哥哥的嗎?說好的保護妹妹呢?”林寒聽兒子這麼沒心沒肺的話,有些無言以對,擡手看了看女兒,心裏還是有些心疼。

“這不是跟着你來了嗎?若是我在下面,打死都不會讓那件事情發生的。”林晚楓信誓旦旦的開口。

目光不甚對了白雲皓,感覺整個人都聽不大自在的。

“哥哥,你當年的一句話,一語成箴了,知道嗎?”林雅依稀能夠看見林晚楓的輪廓,這輪廓跟林寒特別的像,若不是他們身的氣息不同,怕是她都能夠弄混了他們兩個。

“什麼話?”林晚楓一臉懵逼,他說了什麼話。

“你說,讓拐了白雲皓做丈夫。”雅兒輕笑了出來,當時剛剛說出來還被爹孃呵斥了。

“好啊!原來都是你這張烏鴉嘴害的!還真是說什麼靈什麼!我削死你這個逆子!”林寒一聽炸了,立馬撿起地的樹枝要去揍林晚楓,惹的林晚楓頻頻躲閃求饒。

“爹啊!我這也是爲了妹妹好好麼!你看看,這白雲皓不是很厲害嗎?”林晚楓發現自己好無辜,也是開開玩笑,爹能動這麼大的怒火…… “爹,我能跟你學煉器嗎?”隔日清晨,林寒早起打算給幾個子女煉製幾件稱手的兵器時,發現兒子也起來了,纏着要跟自己學煉器。

林寒看了看兒子,心裏想着沒道理別人能教,自家兒子不能教,當機立斷的答應了。

剛剛答應下來,下人來報說是暮疆來了。來送藥材和煉器材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