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袍大祭司的身子,禁不住微微有些顫抖,面對着所有的信徒們,高聲誦唸道:“今日……讓我們一起見證,神靈的顯跡,今夜……神靈將會與你們同在……”

“願神靈從天而降,將聖光鋪灑世間……”

信徒們高聲齊念,同時再次朝着紅袍大祭司磕頭。

就在這一刻,只聽見“嗖”的一聲劍吟,劃破所有的肅靜。

遙遠處,一道寒光,破長風而來,在衆人驚詫之中,“叮”的一聲,直插在紅袍大祭司身後的桌上。

所有的人,心中一顫,朝着桌上看去。

只看見,一把銀白色的短劍,像是發散出淡淡銀白色的光,在這一刻,竟然如同牽制住了神龕一樣。

幽暗之中,一人負手而行,緩緩從山路之上,走了上來。

聖潔的月光,將他的身影拉長。

山頂之上,樹欲靜,而風不止。 來人,正是李長生。

看到的李長生的一剎那,紅袍大祭司,似是也顯得有些驚訝,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了兇惡的神情,說道:“原來是你……”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信衆那麼多,你還記得我?”

紅袍大祭司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聖救活動那天,你就坐在高臺之下。”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確實……親眼目睹一場神靈顯聖,簡直歎爲觀止……”

紅袍大祭司冷冷一笑,說道:“你不相信異世教的神?”

李長生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不相信,哪家的神靈,會吃飽了沒事幹,給信徒們變戲法看……”

紅袍大祭司說道:“原來就是你……一直在從中作梗,破壞我們的計劃。”

重生之長命鎖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怪只怪……你們野心太大……能力不足,步子邁得太大,不小心扯到了蛋。”

一旁的信徒們,此時紛紛指着李長生責罵起來。

“你是什麼人?敢這樣對大祭司不敬……”

“你這是在侮辱大祭司,侮辱我們異世教的神靈……”

信徒們,一個個憤慨不已,看着這個突然出現的莫名男子。

李長生悠悠地說道:“騙子們,都只會挑人傻錢多的下手,可你們一個個……人傻,錢還不多……這異世教,信奉的,可是惡魔,要的卻是你們的小命……你們只當神靈顯跡,降福於世人,卻不知……被神靈選中當幸運兒的人,都已經死了。”

“死了?”

信徒們目瞪口呆,倒吸了一口冷氣。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若真是神靈選中的幸運兒,又怎麼會死了?這異世教……明明就是一個邪教。”

“你胡說……你胡說……”

“你誣衊大祭司……誣衊我們異世教……你這個異教徒,你纔是惡魔……”

信徒們,當然不願意相信,接受過聖救的人,都已經死了,此時此刻,情緒都無比地激動,恨不得走上去抽李長生一巴掌。

“我可是來救你們的……”李長生淡淡地說道。

“我們不要你救……你快走……快滾……”

“對啊……滾……離開這個地方……”

信徒們朝着李長生咆哮着。

只見紅袍大祭司仰天大笑起來,一步一步,緩緩地朝李長生走來,開口說道:“你聽聽……神的子民,是怎麼說的?你以爲……憑你的三言兩語,就能夠讓人們相信你嗎?”

紅袍大祭司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這一刻,竟像是看着螻蟻一般,看着李長生。

李長生冷冷說道:“我不用向他們解釋……真理只掌握在少數人手上,今夜我來……就是要斬你……”

“斬我?”紅袍大祭司彷彿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猛然臉色一變,厲聲說道:“你拿什麼斬我?憑你那把劍嗎?”

“至少上頭,沾了你們好幾個祭司的血。”李長生淡淡地說着。

“好……好……”紅袍大祭司聽了,氣得牙花子都要嘬碎了,轉身對着所有的信徒們說道:“今夜……我就讓你們看看,神靈降下的力量,將這個擾亂聖祭的狂徒殺死……”

“殺了他……殺了他……”

信徒們紛紛高聲吶喊,這一刻,彷彿都入了魔怔一般。

紅袍大祭司吶喊道:“讓黑暗,侵襲這片土地……讓審判神,降下無盡的神力……讓世間之人,臣服與下跪……我代表納嘉神靈,賜予你死亡……”

話音落下。

只見“呼”的一聲,四周的火柱子上的火苗,一下子從火柱子之上飛了出來。

紅袍大祭司雙手一動,那火焰,剎那間像是凝在了她的手掌心上。

長長的火苗子,像是吐着信子的長蛇。

所有的信徒們,這一刻,都嚇了一跳,見到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如同看到神靈顯跡一般。

除了神靈顯跡,誰又能做到,讓那火焰,被自己操控在手中呢?

所有的信徒們,高聲呼喚着,臉上都露出了崇敬的神情,這一刻朝着紅袍大祭司紛紛磕頭跪拜。

李長生冷冷“哼”了一聲,話不多說。

狂風吹來,將他的衣裳吹得擺動起來,只見他手臂一震,手掌心驟然一番,大喝一聲:“劍來……”

“叮”的一聲劍吟,響徹漫漫沉寂的黑夜。

那插在桌子上頭的銀白色短劍,感受到了自己主人的召喚,不斷抖動的,剎那間化作寒芒,飛到了李長生的手中。

信徒們都瞪大了驚恐的眼珠子,目瞪口呆。

眼前的這個莫名的男子,竟然也有如此的神力?

紅袍大祭司身形向前一動,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神色,雙手朝前一揮。

只看見漫天的火苗,騰騰而出,一股威勢,像是迎風而來,在半空之中,化作一個巨大的火圈,朝着李長生轟擊而來。

李長生向前一步邁出,手中銀白色的短劍劈斬而出。

滔天的攻勢,狂涌不停,劍氣縱橫。

那劍光,如飛掠而來的長虹,破開虛空,一瞬之間,將那巨大的火圈斬碎。

無盡的火苗,撲騰在高空之中,紛紛下落。

衆人臉色大變,急忙向後退去。

兩道身影,此時此刻猛然一閃,交織在了一起。

只看見李長生和紅袍大祭司纏鬥不停。

那鮮紅的長袍,宛如天羅地網一般,在紅袍大祭司的身形向上一躍的時候,朝着李長生罩了下來。

李長生御劍而動,一道劍氣迸出,整個人直衝高空。

紅袍大祭司吃了一驚,整個人連忙向後一撤。

漫天的劍光,閃耀起陣陣冰冷的寒意,紅色的長袍,像是在這一剎那紛紛被撕碎一樣,伴隨着跳動的火光,鋪灑而落。

紅袍大祭司驟然大怒,厲聲咆哮道:“該死的人類……今日讓你見識一下納嘉神靈的神力……”

只見鮮紅的光束,像是從她的衣裳之中飛射出來。

光彩像是將那漆黑的夜空,完全渲染成一片通紅。

巨大的威勢,盪漾而出,彷彿黑暗之中,有兇猛的巨獸,發出了憤怒地嘶吼。

信徒們顫顫抖抖,只感覺滾滾的威壓,像是壓在了自己的心頭之上,有些喘不過氣來。 冥冥之中,只看見鮮紅的光束裏,鐫刻出一道道詭異的魔紋。

魔紋像是發散出黑暗的氣息,幽幽沉寂,如同捲起一個巨大的漩渦,旋轉着,將李長生整個人都圍住。

“五雷使者,五丁都司。懸空大聖,霹靂轟轟。朝天五嶽,鎮定乾坤。敢有不從,令斬汝魂。急急如律令。”

李長生念動咒語,青光乍現而出,猶如綠水之中盪漾而開的波浪,層層向外擴張。

他整個人,已經化作虛幻的影子,手握銀白色的短劍,劈出一道道寒芒。

信徒們看在眼裏,不禁目瞪口呆。

只看見被鮮紅光束包裹着的魔紋,彷彿這一刻,像是被虛空震裂開來一樣。

狂風翻涌着,如同雲霄之中,掀起萬丈的驚濤。

紅子嶺的山頂之上,青光不斷涌現。

山底之下,麥李澤看在眼裏,也不禁暗暗吃驚,心頭一緊。

看這情形,李長生已經和異世教的祭司們開戰了。

一旁調來圍山的人員,巴眨巴眨了一下眼睛,揉了揉,還以爲自己看錯了,問一旁的麥李澤,說道:“麥組長,我們這次來抓的,是什麼?難不成……是什麼妖怪?”

麥李澤瞪了他一眼,冷冷一笑,說道:“我說是神仙,你信不信?”

“神仙……”

一旁的人,禁不住深吸了一口冷氣。

雖然一直聽說,這東南區的靈異調查組,查的都是一些詭異特殊的案件,可是畢竟都只是聽說,還從來沒親眼見過。

這一次,上頭突然下了命令,讓相關部門配合麥李澤來圍山抓人,做好善後工作。

難不成,要抓的是神仙?

哎呀呀,那可不得了,這種新聞,明面上是傳不出去了,私底下拿出去說說,也顯得自己有見識。

山風“嗚嗚”地吹來,只覺得這氣溫,像是莫名下降了好幾度。

衆人禁不住又打了一個寒顫。

山下的人咋舌,山頂上的人,更是驚叫連連。

信徒們虔誠的目光,一開始都高聲吶喊着。

黑暗之中,紅袍大祭司剎那間,狂涌出無盡的黑暗力量。

只看見滾滾的黑煙,熊熊而起,一時之間,竟然發散出無匹的威勢,彷彿要將這天地都吞噬一般。

信徒們驚歎連連,慌忙跪拜磕頭。

只感覺神威降臨,這分明,就是神靈顯跡。

“小小凡人,敢與神靈作對,今日……讓我親手將你殺死,用你的鮮血和靈魂,獻祭給神靈……”

紅袍大祭司嘶吼着,臉上露出了蔑視的笑容,彷彿在這一刻,李長生已經是砧板上的肉,任她宰割了。

李長生“哈哈”一笑,說道:“想要我的靈魂和鮮血?那就得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殺了他……殺了他這個狂妄之徒……”

“敢與神靈作對,這簡直就是在作死……”

“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一旁的信徒們,譏笑連連。

看李長生的眼神,猶如像是在看一個瘋子。

只有瘋子,纔會說異世教信奉的不是真神。

也只有瘋子,纔會膽敢與高高在上的紅袍大祭司對抗。

然而,還沒等在場的人譏笑完,卻都是頓時怔住了。

只看見李長生的周身,像是泛起了一層銀白色的光華,整個人氣勢騰騰而出,御劍飛來。

所到之處,滾滾的黑煙,竟然像是被驅散開來一般,根本奈何不了他。

李長生怒斥一聲,目光之中,似是閃出光芒。

銀白色短劍在高空之中一個揮斬,剎那間,無數的利芒,震起漫天的攻勢。

耀眼的光輝,煌煌升騰而起,朝着紅袍大祭司劈斬而下。

“轟隆”一聲巨響。

強大的力量,衝擊而來,蕩起無盡的狂風,道氣紛飛。

紅袍大祭司整個人,竟然硬生生被擊退數步。

信徒們一臉不敢置信。

可眼前他們的紅袍大祭司,一番發威之下,竟然絲毫奈何不了李長生,反倒是被李長生壓了一籌。

“黑麪雷公,黑殺天兵。四直驅鬥,陽神步罡。 穿書後我攻略了反派boss 北斗將軍,衛我身形。布氣長存,閃電驅兵。三千六百,五行尊神。頭分日月,照破星營。諸天神祇,爲吾攝來附身。急急如律令。”

李長生踏風而起,一手持劍,另一隻手,捏着一張符咒。

只見咒語落下,符咒打出。

淡淡金黃色的光芒,剎那間從符咒當中閃耀出來,直朝紅袍大祭司飛去。

紅袍大祭司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頓時臉色一變,整個人身子一顫,轉身便想逃向那神龕。

但紅袍大祭司的速度雖快,符咒飛來的速度卻是更快。

“嗖”的一下。

符咒上頭,散出一個巨大的法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