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大家很少知道的是,貔貅吃進去的,可不光是財氣,各種污穢之氣息,他也是照吃不誤的,只不過是貔貅自己消化了。

而此人在貔貅身上壓了一座山,這就真的是其心可誅了,坤屬地。

地面的陰煞之氣,全部都被貔貅吃進去,可是又礙於背上壓着的大山,不得不吐出來,而此貔貅正對着的,又是我所睡的位置,陰間夜晚的煞氣又重,而貔貅的吞吐之力又強,所以我纔會被煞氣入腦,發生了一系列的幻覺,所以很明顯,這正是一場針對我的風水殺局啊。

我把我發現的事情跟蘇小魅說了,蘇小魅的震驚一點都不比我小,不過對於我說的,這人要殺我的問題,蘇小魅卻並不贊同。

“以此人的修爲,能在我們兩個不知不覺之間進入房間,那麼如果想要殺你,何必還搞得那麼麻煩,直接在你睡覺的時候,給你脖子上面來一刀,不是比什麼都痛快麼?”

雖然我並不像承認,不過蘇小魅似乎說的很有道理的樣子。

“那這是怎麼回事?”

想到這裏,我就是一陣的惱怒,越看着這個貔貅,我就越是來氣。

“媽的,我摔了你個敗家玩意!”

說着,我就把貔貅朝着地上砸了過去。

“誒,別!”

蘇小魅剛準備阻止我,但是已經晚了,貔貅被我砸了個稀巴爛。

我這才意識到,我和九陽真人犯下了同一個錯誤。

想要抓到一個風水師的把柄,最好的方法就是從他佈置風水局的物件入手,而他正好留下了一個物件,卻被我給毀了。

“對不起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對着蘇小魅說道。

“看看還能有什麼發現吧?”

蘇小魅無奈的蹲到了地上,對着這物件開始研究了起來。

然而我們驚奇的發現,就在這一塊碎了的貔貅中間,居然有一章白色的字條。

拿出來一看,上面寫着。

“再多管閒事,死!”

這是警告!

是一個來自風水師的警告!

我感覺渾身就是一冷,瞬間就聯想起了昨天九陽真人的事情,我教他方法,阻擋了白虎開口煞,應該就是因爲這個得罪了這位風水師吧。

世上最不要得罪的一類人,就是風水師,他們往往能夠在你罪不經意的時候,用最狠的方法玩你,並且你想找他們報仇還不容易,第一你找不到證據,第二,他們都會趨吉避凶。

想抓到他們,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想到這裏,我就感

覺渾身一陣膽寒。

這位風水師的功力,已經高到了如此的地步了,甚至都可以計算到,我回來以後,會怒摔貔貅,所以這纔在貔貅裏面給我留下了警告的字條。

這種功力,恐怕是比沈道子,都不多承讓了。

但是好在,對方只是給我發了一個書面警告,這就說明他並不是真的想要我的命。

我和蘇小魅繼續翻找,最終我們在貔貅背上的那塊大山裏面,又發現了鬼氣殘留的痕跡,和一個小小的法陣。

蘇小魅告訴我,這是一個常見的鬼術延遲法陣,效果相當於定時炸彈,威力並不大,剛剛好足以把貔貅炸開,而裏面的字條,是用特殊材料書寫的,不會被鬼氣炸裂。

我這纔好像了很多,因爲這證明了,這是智商上的問題,這個人是猜到了,我會摔貔貅,即使我不摔,也會有後手。

這樣都還好說,要是真的是算到了,那我根本不用在這裏呆了,直接跑路就好了。

大清早的,我們一行人就趕緊去了九陽道場。

這件事情涉及到了一個風水師了,肯定就並不是那麼簡單。

九陽真人還在爲徒弟的事情忙碌着,前來拜師的人很多,他得篩選出心性純良的,才能傳授道法。

他看到我們來了之後,放下手頭的事情非常開心的招待我們,但是他聽到我們說的關於風水師的事情,他整個人就都愣住了。

“您最近,或者以前,是不是得罪過什麼風水師?”

“絕對不可能!”

九陽真人衝着我說道。

“風水一道,也是最近十年才流行起來的,十年前這些東西都會被當成歪門邪道來看的,最近十年,我都是老實本分,沒怎麼得罪過人!”

“那會不會是小田鬼王宮請來的風水師?”

我們都還沒有說話,林蛋蛋就提出了這樣的一個想法。

他這話一說出來,我們計就都沉默了。

“應該不會!”

我試探着說道。

小田鬼王宮和九陽道場不對付,所以九陽道場這邊的水塘,八成是他們找人修的,而給他們看風水的風水師,卻八成不是小田鬼王宮的。

因爲很明顯,設計這裏的,和設計我的風水師是一個人。

第一,此人要是是小田鬼王宮的人,早就來取我性命了。

第二,若他真是小田鬼王宮的人,就肯定不會用如此明顯的白虎開口煞,畢竟有更多的方法,可以更加無形,更加猛烈的搞垮一個地方。

我敢肯定,那人要是真出手的話,用不了三個月,九陽道場就能被他給玩倒閉!渣子都不會剩下的。

(本章完) 那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根據現在掌握的情況來看,這個人的所作所爲,說實話剛像是….挑撥離間。

這個人要麼就是和九陽道場有仇,要麼就是跟小田鬼王宮有仇,要不然他不會這麼做的。

而且這個人的等級,應該也不會特別的高,肯定不到鬼王級別。

若果要是到了鬼王級別的話,根本就不用搞這樣的事情,自己隨便出手找點麻煩,也比這麼佈局要強。

大家看着我沉默着思考了半天,都沒有打擾我。

“林星,想到什麼問題了麼?”

九陽真人對着我問道。

我把我之前的推測說了,只不過這讓大家陷入了更大的疑惑,因爲按照我剛纔的推算,一個不到鬼王級別的人,弄出來了這麼多的事情,着實讓大家匪夷所思。

“真人,小田鬼王宮,都欺負到了您的頭上了,您想不想報仇?還有這個白虎開口煞,只要按照我的方法,還可以一併破了。”

既然分析出來了,並不是小田鬼王宮的人造的白虎開口煞,想留着這個東西引幕後之人上鉤的想法,就不攻自破了,所以,我想了另外一個牛逼的方法。

經年情深:總裁非你不可 “想啊,幾個小鬼子,都欺負到我們頭上來了,要是不反擊一下,以後走出去,我還敢叫自己天朝人麼?”

九陽真人對着我說道。

“好,那咱就給他來個陽謀,您手上的資金充足麼?”

“充足,你想要幹什麼?”

“既然小田鬼王宮,用風水對付我們,那我們何不能用風水對付他們?”

我這麼一說,立刻就得到了大家的贊同。

“錢我有,貢獻點也有,你說吧,想怎麼樣?”

“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給您的九陽道場搬個家呢?”

我對着九陽真人問道。

“搬到哪?”

“小田鬼王宮對面!”

山不轉哪水在轉 我大手一揮,霸氣的對着九陽真人說道。

在場所有的人,都被我的這麼一股王霸之氣給震住了。

“那不是要跟小田鬼王宮打擂臺麼?”

九陽真人有些惆悵了。

“我大天朝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底蘊,難道還幹不過幾個小鬼子不成?”

我對着九陽真人鼓動道。

“你小子,說的有道理!”

九陽真人的王霸之氣,也被我給激了起來。

他立馬就吩咐人下去,把小田鬼王宮對面的地方給買了下來。

“我們什麼時候搬?”

九陽真人對着我問道。

“搬道場倒是不着急,主要是您這個地方,得改一改!”

“怎麼改

?”

地也買了,九陽真人倒是也豁出去了,隨便我怎麼弄。

“您看看,能不能把您這個主建築,再弄高一點,前方要造成一個尖銳的樣子,到時候,我們正對着小田鬼王宮,給他來個尖角煞!”

“好!”

一聽說我們也要給小田鬼王宮找晦氣,九陽真人就高興了起來。

“你等着,我馬上就給你改好!”

說着,九陽真人掐起了兩個陰決,還真的就開始了。

令我目瞪口呆的是,他那整個一棟的主建築,被他硬生生的拔了起來,下一刻,他的真元瘋狂的輸出,整個建築,按照他的想法,開始改造了起來。

早就曾聽說過,在陰間修房子,都是用的一種叫做冥土的東西,這樣製作好了以後,可以隨便改變房子的外形和大小,如果有空間設備,還可以裝着帶走,沒想到今天,我還真的看見了。

我不得不佩服九陽真人的想象力豐富,這整個做出來,樣子居然有點像航空母艦。

“怎麼樣?這個行不行?”

“就一個字,帥!”

我對着九陽真人說道。

航空母艦有一個尖尖的角,又拉風,又不會引人注意。

大華恩仇引 “您再把那個旗杆弄高一點,一定要死死的壓住對面小田鬼王宮的高度,咱們再給他來一個,朱雀攔路煞,我們的道場,就弄在他們正對門!”

我都開始佩服我自己了,一個朱雀攔路煞,再加上一個尖角煞。

“好!煞氣越多越好,小田這狗日的,敢拿煞氣整我們,我們就要整回去,玩死他們!”

“可是,你這樣佈置,有個問題啊!”

就在這個時候,我旁邊的蘇小魅開口了。

“什麼問題?”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蘇小魅問道。

“兩門相對,不是犯了穿堂煞了麼?”

“同一間房子裏的,才叫穿堂煞,不過你說的也是一個問題,爲了避免對面的煞氣衝過來,我們最好在門口放一個屏風,把他們的煞氣擋在外面。”

“有道理!”

九陽真人附議道。

“我這就派人去辦!”

我們討論了一個多小時,把能對小田鬼王宮用上的煞氣,都給他用上了,我們這房子到時候一坐下去,非得把他給整垮。

“小魅,你去幫我採購點東西吧!”

我把早就寫好的一張紙條,拿給了蘇小魅。

“不如讓我門下去!”

“還是我去吧。”

蘇小魅說道。

“我粗通風水,選的材料會更好。”

“行,那我就叫人趕緊把這邊收拾一下,我們準備搬家。”

“那我們幹啥?”

山膏和林蛋蛋兩個,望眼欲穿的看着我們,剛纔我們談論風水,他們也聽不懂,我估計是無聊慘了。

“山膏,有用得到你的時候,你多想點罵人的詞彙,我們說不得要和對面鬼王宮的傢伙打口水仗的,林蛋蛋,你就幫忙壓陣好了,到時候有人挑釁,打不過了,你就上去幫忙!”

我對着他們兩個吩咐道,有事情做了,他們瞬間就不鬧了。

“可是,你幹嘛?”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所有人,都異口同聲的朝着我看過來。 巨星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