шшш⊕ttk an⊕¢ 〇

龍戰漲紅了臉,有些不敢去看林寒的表情。看到他一副吃癟的模樣,直接爆笑了出來。

“林小楠!你怎麼能這麼說自己爸爸呢?”白妖妖無言以對了,這孩子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林寒心裏該有多傷心啊!

“我之前幼兒園問過老師的,老師說的。人到了天是死了……”小楠楠一臉無辜的回答。

“哈哈哈!”龍戰笑的更加厲害了。

一家人也這麼歡聲笑語的環境下,吃完了這一頓飯。 “你打算去一趟冥界?冥界什麼樣的?我也沒有去過……”飯後,白妖妖提到了他的父母一直在冥界等他不願入輪迴的事情,林寒心裏內疚難當,決定去一趟冥界看看他們。 畢竟天的時間跟冥界還有凡界的都相差太大了。

“你要一起去嗎?不過你去的話,那些鬼魂有的受了。”龍戰是仙人之軀,身的仙氣都會在不經意間傷到那些陰間的鬼。他的到來,怕是要引起整個冥界的動盪吧。

“那我繞開他們一點,一起去唄!”龍戰很是好,對凡間好,對妖族好,對冥界也好。龍戰才發現,自己活了百萬年,都是在閻羅修煉場度過的。甚至對天界都陌生的很,離開了閻羅修煉場,他才發現,除了閻羅修煉場外的天空,都是蔚藍的。

“那行。”反正龍戰也是自己人,林寒也沒有多少的避諱。

吃完了飯之後,帶妻兒和自家師兄一起離開了青丘。

因爲林寒是習鬼術開始修煉的,所以對召喚出冥界大門的法術很是熟悉。離開青丘之後,他召喚出了冥界的大門。因爲他此時已經是算的鬼術最巔峯的鬼神修爲,不管何時何地,都能夠召喚出冥界大門。

在通往冥界的大門被打開的一剎那,他們一行人一起踏入了冥界。

當他們出現在冥界的那一刻,冥界空顯得風雲變色。恐怖密集的烏雲雲集在了黃泉空,給人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那些在黃泉排隊等着進入黃泉的鬼魂也被這天降異象給驚到了,紛紛躲進了孟婆府。

“何方神聖來我冥界?”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緊接着,一個少女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孟婆!” 偷妃盜心:邪王別裝傻 沒想到自己纔剛進來,驚動了孟婆。林寒連忙跟她打招呼,孟婆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林寒。只是他的氣質改變的太大,讓她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剛打算前去跟他攀談,卻發現一股強大的仙力在他身側將他籠罩,自己這個鬼神根本不能靠近他半分。

目光犀利的看向站在林寒身邊的那個少年,孟婆的眼底閃過一抹敬畏。

“請問閣下是……”仙氣對他們鬼修之人都有很嚴重的傷害,孟婆刻意跟他們保持了足夠的距離。

“龍戰。”龍戰自報姓名,對眼前的孟婆產生了懷疑,“師弟,不是說孟婆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婆嗎?怎麼會是一個……”如此妙齡少女,而且長得還極美,那一雙如水似霧一般的眼眸看的人禁不住的心動。

他在天族也見過不少的美女,但是沒有一個,像她這般,具有靈力。

“龍戰?天人?”龍姓,是天族大姓,姓龍豈不是天族之人!

孟婆的眼神很快染了一絲敵意,看向龍戰的眼神也變得不友善起來。儘管知道對方的修爲在自己之,但是天人,休想踏足她冥府!

面對對方前後的完全截然相反的變化,龍戰大吃一驚,纔想要開口解釋,發現她對林寒的表情也變得不好起來了。

“林寒!你這是何意!明知我冥界跟天族的恩怨!爲何要帶天人入我冥府!”孟婆不能原諒林寒明知故犯。

“孟姐姐,你聽我說,別急着生氣啊!師兄,還愣着幹嘛!將你的本來面目給她看看。”林寒才發現孟婆誤會了自己,連忙催促龍戰改變模樣。

龍戰一頭霧水,可還是聽林寒的話,將自己的模樣改變了一下。

當看到那一頭火紅的長髮時,孟婆愣了一會兒,反應過來之後,眼底盡是吃驚的神色,“丹龍一族?”普天之下,只有丹龍一族纔是紅髮。眼前這個天人是丹龍一族的?

“看來我族雖然隱世多年,但是記得我們的人還是有的嘛!”龍戰一直以爲只有天界的人知道他們丹龍一族曾經存在過。沒想到冥界竟然也有人知道他們族人,頓時產生了一種格外的親切感。

“敢問前輩,是何等修爲?”如此強大的仙力,只怕是已經達到了神水準。那豈不是跟阿荼一個水準……

“剛剛晉升仙尊不久。”龍戰如實回答。

孟婆則是一副徹底被雷劈過的樣子,反覆盯着這個少年猛看。

怎麼都看不出眼前這個看起來才二十來歲的少年竟然是絕世大能啊!

天啊! 老闆,夫人逃跑了! 仙尊!仙尊是什麼概念啊!是他們冥界的人窮極一生都能難以達到的高度啊!

“那冥界,你可能入不了,林寒,你此番前來是爲了你父母的事情嗎?”孟婆覺得應該是白妖妖跟林寒說了他父母的事情,所以他才特地跑一趟地府來找父母的。

“是的,我們是來找父母的。”林寒點點頭,他們的確是爲了看父母而來的。

“我通知阿荼,讓她將你父母帶出來。”孟婆點點頭,掏出了一部手機,撥通了一個人的號碼。

“她手裏的是何物?”天界也是有手機的,但是閻羅修煉場內是沒有手機的。而林寒也一直沒有拿出手機用過,導致龍戰沒有弄清對方手裏拿着的那個小磚頭到底是何物。

“手機,通訊用的。”林寒回答了龍戰。

“哦?”龍戰一臉驚,那表情怎麼看是一個純粹的老古董。

“你若喜歡,我改天送你一部。”這東西只要有錢能買到,他堂堂一個煉丹師,最不缺的是錢。

“天界有嗎?我想要天界的手機。”來冥界只是遊玩,總不能在閻羅修煉場用冥界的東西,所以弄天界的手機好了。

“好!”天界人有手機,但是不普及,因爲天界的人大多都是以強者爲尊的,手機這種後時代的東西,在他們眼裏形同擺設。在加天人聯繫人,都是用傳心術,哪裏需要用手機這麼費時費力的東西。

“好兄弟!”見林寒對自己有求必應,龍戰開心的像個孩子。

“伯伯,你連手機都不會用啊!你怎麼這麼可憐?”小楠楠適當的一句話,聽的大家都有些懵了。反應過來之後,林寒和白妖妖都笑了出來。而龍戰則是一臉的尷尬,被一個奶娃子給嘲笑了,怎麼都有種掛不住面的感覺。 “活久見啊……”冥王繞着龍戰走了一圈,感嘆了一句。

一羣人一頭霧水,某個男人的臉色更是陰沉到了極致,直接將某個不知好歹的小女人撤回了自己的懷裏。“你看別人做什麼?”語氣裏濃濃的都是醋意,可當對林寒時,卻是一副笑顏的模樣。

“我自哥哥戰敗被封印之後,我被貶到這冥界做了一個地仙。你知道的,我們冥界的地仙再厲害,最高也只能修煉到他們天人的神級別。想要修煉到仙尊是絕對不可能的。現在有個仙尊活生生的出現在我面前,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好好的看看,長長見識?”冥王的一番話說的大家啼笑皆非。

沒想到過去這麼久,冥王的性子還是這麼皮。

林弘聽得直搖頭,寵溺的擡手捏了捏她的臉頰。

冥王嬌俏一笑,之前那副不近情愛的冷冰冰模樣多了幾分小女人的意味。

當事人倒是沒有怎麼笑,龍戰看着冥王跟林弘的互動,心裏更是有種心癢難耐的感覺。總覺得,心裏好似空落落的。

“師兄,怎麼了?”看出了師兄的鬱鬱寡歡,林寒收斂起了笑容,開口問道。

“沒什麼。”林弘矢口否認。

“小寒,爸媽沒有想過你有這樣的機遇,能夠修行,脫離這六道輪迴的苦。”林爸林媽也被冥王帶來了,只是坐在了離林寒稍遠一點的位置,誰讓他的身邊坐着一個仙尊,他們這些魂魄,壓根不敢靠近他們分毫。

“對不起……爸媽,兒子不孝,未能在你們膝下盡孝。”對父母,林寒的心裏充滿了內疚,儘管自己去天界之前,林池反覆跟自己強調,他能夠照顧好父母。而父母的生死簿也寫明瞭是壽終正寢的。但是林寒對方父母,還是充滿了愧疚之心。

“沒事沒事!能夠在投胎之前,再見到你,爸媽已經很滿足了。好好照顧自己小寒。”不管孩子有多大,對父母來說,都是他們的孩子。

林爸林媽衝着林寒笑的一臉的慈祥,林寒起身,正打算走向他們,卻被冥王一把給攔住了。

“瘋了嗎?你現在是天人,身的天人氣息不是你爸媽這樣普通的鬼魂能夠承受的了的。”冥王的阻止林寒,省的他的靠近會給他父母帶來傷害。

林寒不語,傻傻的站在原地。

他只是想要好好的抱抱自己的父母,跟自己的父母做一個告別。

沒想到,這麼簡單的想法,都成了奢求。

“沒事的小寒,既然知道你好好的,還有一個這麼厲害的神仙在照顧你。爸媽放心了,那爸媽先去投胎了。若是有緣,我們來世再見。”林爸林媽雙眼飽含熱淚,笑着抹着自己的眼淚,跟林寒告別。他們的身邊站着黑白無常兩位大哥,看到這一幕,不少人都有些鼻酸了。

感性如龍戰,些許是因爲在同樣感性的黑龍老祖手下待得太久了。林寒還沒有任何反應,他哭的一塌糊塗。這副模樣,還真是沒有一點仙尊的模樣。

“你哭什麼……”距離他們有些距離的孟婆翻了一個白眼,這傢伙真的是仙尊嗎?

“我想起我的父母了,不行嗎?”看到林寒跟他爸媽的關係,心裏難免有些傷感。

他的父母呢?隕落之後,魂識去了何方?

“……”孟婆無言以對,選擇不再說話。

“林兄弟,告辭。”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林爸林媽遠遠的看了林寒一番,跟他說幾句話,心裏無的滿足了。衝着林寒揮揮手,轉身離開。

在轉身離開的剎那,林爸林媽終究剋制不住內心的難受,眼淚從眼眶裏滑落。

林寒傻傻的杵在原地,目送父母的身影直至消失。

“爸爸,爺爺奶奶要去哪兒?”白妖妖之所以在凡間呆了三年的時間是爲了陪林寒的父母。

但是在三年之後,父親發來信息說青丘有事情,要她回去一趟。 強悍老公你好狠 小楠楠離不開她。她幫忙將她帶回去了。本來還尋思着離開青丘之後運用青丘的法術調整一下時間,再帶着小楠楠去陪林寒的父母。

沒想到林寒回來了,天人是不能擁有篡改時間的資格的。這在天界屬於違禁的法術,若是穿越時空,會受到懲罰,被湮滅成灰的。所以白妖妖不敢施展青丘的法術來改變時間。離開之後,陪着林寒去了一趟地府,跟他的父母做最後的告別。

也算圓了林爸林媽想要見見兒子的遺願。

“他們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以後,我們可能都見不到了。”林寒總算開口了,只是嗓子也有些沙啞,眼角有些酸澀。

“你們這輩子的親情太寡淡了,林寒,你已經走了修煉之路,註定了親情寡淡。”冥王嘆了一口氣,安慰了林寒一句。

“所以,我不想再失去自己的家人了。我打算帶着妖妖和小楠去天界。”此去天界,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機會下來,唯一可以讓他安心的是將家人帶在身邊。

“嗯?”冥王有些驚訝,林寒竟然有這樣的想法。

“不是說除了天族,別的種族不能天嗎?”林弘聽冥王提起過天界的事情,他原先也想過天界找林寒的。沒想到被冥王說他不要命了,這才悻悻的忘掉了那個心思。

“天族有一處天池,是傲天前輩發現了。別的種族只要泡在裏頭經過天池水的淨化,可以在天界生存下去。”林寒開口解釋了一番,冥王和林弘都挑了挑眉。

林寒去天界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對凡界和冥界來說已經足夠久了。久到冥王已經成婚,跟林弘共同掌管了整個冥界。而原本是林寒哥哥的林池也不知去向,連冥王這個親妹妹都不知道他的下落。在林爸林媽壽終正寢之後,他從這個世界消失了,完全找不到。

“那倒是可以,其實林寒,你家女兒,不是人族的。”冥王想到了什麼,用心語給林寒傳達了一句話。

林寒大吃一驚,有些驚詫看着冥王,不明白冥王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是人族?那是什麼種族的!”其實林寒也早覺得很怪了,爲什麼那場婚禮,軒轅愛在變成風瑟之後會想要殺了自己,想要殺掉自己算了。 爲什麼還要殺掉他們剛剛出世的女兒,難道是因爲她的身份很特殊,還是她是哪位天族死敵的轉世?不然的話,風瑟怎麼會那麼做?

“魔族,她的身有一半古魔族的血統,還有一半天人的血統,所以她的跟當年的神尊鳳裏棲一樣,是天魔兩族的產物。”這是冥王研究多年得出的結論,當冥王用心語將這番話告訴林寒時,林寒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這番話到底意味着什麼。

“怎麼可能……”林寒不信,這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林寒,很可能你本身的身份不簡單。我查過你的生死簿,每一世都查過,每一本都在,而且每一本在凡間的閱歷,都跟楠兒的轉世有關。但是我查不到你和楠兒的本世究竟是何身份。這便意味着,你要麼以前是天界的人,要麼是已經被滅族的古魔族的人。所以生死簿才找不到你的本世。現在根據小楠的情況來看,第二種可能,多過第一種。所以小楠是特例的特例,你需小心。本世的本體會一直存在輪迴者的身體裏,若是哪天他甦醒了。那你,將會不復存在。”冥王的臉色異常的凝重,這話不能讓別人知道,她連林弘都沒有提起過。

能夠跟身爲天人的風瑟生下天魔兩族的混血兒,林寒的本世本體的修爲肯定不低。只有林寒將自己修煉到強過那本體,才能擁有控制這個身體的主導權。否則的話,他將會不復存在。

林寒沒有再說一句話,冥王的這番話猶如一記重磅炸藥在他的內心炸開了鍋。

原來……他的身份這麼特殊,他跟楠兒一樣,只是本世本體的一個轉世肉身而已。一旦本體的記憶甦醒,那他們這兩個輪迴體不復存在了。

楠兒已經消失了,他完全不知道該哪兒將楠兒從風瑟的身體分離出來。

然而現在卻是自己面臨着這個問題,算他千辛萬苦將楠兒分離出來了,那他呢?萬一本體的記憶甦醒,他不再是他,那麼他該何去何從?

林寒感覺一股冷冽的寒意從腳心鑽了來,他的身體都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林寒,怎麼了?”白妖妖感覺林寒的臉色忽然變得很難看,悄悄的拉了拉他的衣服,一臉關切的看着他。

“沒事……”林寒扯出一抹淡然的笑容,只是笑的言不由衷,很是蒼白無力。

“真的沒事嗎?”白妖妖看到他的臉色都不會相信他說的話,她皺眉,他們夫妻之間,難道還不能到坦誠相待的地步嗎?

“妖妖,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我,你會想辦法將真正的我喚醒嗎?”林寒越想越覺得可怕,自己會被人取而代之,而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也會成爲了那個人所擁有的。他無法去相信,也無法去接受。他無法承受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他猛地對白妖妖的眼神,開口問道。

“你是我的夫,不管你在哪兒,我都會找到你。”白妖妖伸出手,緊握住了林寒的。如此深情的話語到了林寒的耳。不知爲何,撫平了林寒內心的波動。他開始覺得平靜了不少,擡眼看着白妖妖,眼底盡是感動。

“你怎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白妖妖覺得怪,爲什麼林寒忽然問自己這麼怪怪的問題。

“沒什麼。有你這句話,夠了。”林寒扯出一抹笑容,手掌緊緊的握住了白妖妖。

似乎是想要抓住一些什麼東西,白妖妖唯一能夠做到是握緊林寒的手,給他安定的力量。

“爸爸媽媽你們在說悄悄話嗎?”發現父母在偷偷的嘀咕,小楠擡起一張純真無邪的臉,開口問道。

“是啊,大人的悄悄話,小孩子不能偷聽哦。”林寒對女兒,表情放鬆了不少,伸出手,揉了揉小丫頭的頭髮。

“哦~”小楠是個很乖的孩子,所以她很快安靜下來了。

“林寒,你要帶弟妹和侄女兒迴天界的話,最好挑天界是晚的時候。現在時辰差不多了,咱們先回去吧。”龍戰估算好了時辰,加他們在青丘耽擱掉的時間,現在的天界的時辰差不多接近晚了。

“好,那我們馬啓程,阿荼姐姐,麻煩你幫我跟我岳父說一下,妖妖我帶走了。”林寒對冥王說了一句。既然已經下定好了決心要守護自己要守護的人,那他一定要強大起來,強大到,超過自己身體的本體。這樣才能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好的,你去吧!”阿荼點點頭,當初是她和柳楠兒動了私心讓他走了修煉這條道路,現在看來,這個選擇是對的。林寒已經沒有了回頭路,幸虧發現的早,讓他還有爭取的餘地,否則的話,他怕是會糊里糊塗的被人取代,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將白妖妖和小楠裝進了自己的空間寶器裏後,在龍戰的帶領下,林寒跟龍戰返回了天界。

根據次龍傲天帶着自己走過的路線,林寒成功的找到了那個荒涼天島的天池。

這纔將白妖妖跟小楠從空間法器裏放了出來。

纔剛剛出現在天界純淨之氣最稀薄的荒涼天島,白妖妖的臉被這純淨之氣劃傷,多了一條條鮮紅的血痕。看的林寒心疼不已,連忙出手給她做了保護罩。

但是白妖妖拒絕了,在她的堅持下,她入了天池。

起白妖妖的不適,小楠明顯好許多,或許是因爲她體內那另一半的天人血統,讓她竟然沒有受到一絲的傷害。不過她的身的確有隱約的魔氣在涌動,這絲魔氣還不是屬於現在的魔族,若是被天人發現,會招來禍端的。所以林寒也讓小楠進入天池去淨化身的魔氣了。

【《極品捉鬼大少》好友楓公子新作!大家多多支持!】 天池池水果然對白妖妖跟小楠起了作用,她們身的雜質褪去之後,整個人給人的感覺都完全不同了。 白妖妖從原本的身帶着一絲絲的妖氣變成了帶有淡淡仙氣的妖嬈氣息,總之相較之前,更加給人一種驚豔的感覺。而小楠則更顯天真無邪。

結果很好,但是過程,白妖妖小楠更加痛苦,幾次都承受不住池水的淨化,暈了過去。都是林寒跳下水池將她摟在懷裏。陪着她熬過去的,經過這漫長的一夜之後,林寒對白妖妖的感情也在逐漸的滋長。白妖妖對林寒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心,那是窮極一生,都要愛他,陪着他度過每個難關。

等到從池水裏離開之後,白妖妖渾身酥軟,是被林寒從池子裏抱出來的。而小楠則是泡了一夜有些倦了,依靠在龍戰的懷裏睡着了。

兩人帶着沉睡的母女,離開了天池去往了閻羅修煉場。考慮到人有些多的緣故,他們還是去做了天車。林寒有玉簡自然是不用買票的,但是龍戰他們沒有。所以林寒用自己煉製的丹藥去跟一些有車票的天人換了車票,跟他們安排到了同一個車廂。

直到了天車,小楠都一直在睡覺沒有一點的反應。

倒是白妖妖,被四周的環境驚醒,怯生生的睜開了雙眼,對了林寒剛毅的下巴。

發現自己是被林寒抱在懷裏,她的臉一下子羞紅了。

“很重吧~放我下來吧!”白妖妖掙扎着要從林寒的懷裏下來。

“不會,你的體重對我來說,只是一片羽毛的重量。”簡而言之是完全沒有感覺,因爲修仙不僅提高了他的靈力,還提高了他對事物的承受能力,他的肉身現在無的強悍。白妖妖這點體重對他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嗯……”見林寒沒有將自己放下來的意思,白妖妖也不彆扭了。靜靜的依靠在林寒的懷裏。任由他抱着自己是了天車,林寒所換的票恰好都是在一個車廂的。而他這個小包廂的隔壁,是白妖妖的。

本想將白妖妖放到隔壁車廂,但是白妖妖不願意,硬是要跟自己擠在一個車廂。林寒沒有辦法,只能答應他了。

至於女兒,一直在睡着。跑着池水的時候玩的還挺歡脫的,不知爲何,泡好了池水好似渾身虛脫了一般,一直睡着不肯起來。而且還是黏着龍戰,死抓着龍戰怎麼都不願意放下來。

林寒和白妖妖見狀都有些無奈了,龍戰也很無奈,不過孩子既然黏自己,這還是挺新的一種體驗,他隨着她去了。讓林寒將小楠交給自己,他會好好照顧小楠的。

將孩子交給師兄,林寒自然是放心的。

回到車廂之後,發現白妖妖正對着他送給她的丹藥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