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要出聲安慰大家幾句,讓大家不要這麼緊張,死不死還不一定呢。不過當他努力的張了半天嘴之後,發現一個音節也發不出來,相比其他人,他緊張的程度更加的嚴重,只好自嘲的笑了笑,哆嗦着自己的手啓動了時間隧道運行的裝置。

光芒將他們籠罩,身上感受到的是劇烈的撕扯,好像他們身體只能給的每一個細胞都要變成自由的小小鳥出去單幹一樣,有些人已經忍不住在口中發出了野獸一樣的嚎叫。但是時間非常的短暫,有些人的喊聲剛剛發出來的時候,就發現好像身體重新變成了自己的。身體內血液在奔流,每個細胞好像都經過了烙鐵的熨燙之後舒展開了一樣,說不出的輕鬆和愜意。

因爲很多人都擔心在進行時間隧道的傳送中發生什麼意外,所以都閉着眼睛,感覺到了身體上的異常之後,有人率先睜開了眼睛,當他們發現自己和身邊的人都安然無恙的保持着啓動陣法的時候的樣子後,還都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成功了,但是當發現周圍的景緻已經和閉起眼睛時完全不同的時候,終於明白他們成功了。

馬前卒、孟落日和土豪金三個人是最高興的,通過他們的努力已經成功的實現了一次穿越,這次時間隧道的遊走對於他們來說意義非凡。終於不用像之前遇到的那些前輩那樣,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了,他們可以依靠自己的努

力來創造一段屬於他們自己的歷史。

當簡易的帳篷搭建起來之後,被嚇壞了的少年終於恢復了他的視力,他已經被一個人扶到了寬敞的帳篷只能給,看到在他的周圍圍攏着幾十個人,都用關切的眼神看着他。

少年摸了摸自己的臉,活動活動手腳發現一切都正常才放下心來:

“你們看着我幹嘛?呃,你們是從天而降的神仙麼?”

在他的意識中只有神仙才能夠有飛天遁地的本領,這些人是在一陣的光芒閃耀之後纔出現的,他們一定就是神仙了。想到自己在迷迷糊糊中好像還大罵過“神仙”,少年的眼神中不由得出現了一絲的惶恐。

“不是神仙,哈哈,我們和你一樣,是正常人,你叫什麼名字,做什麼的,怎麼在這片樹林中?”

自己製作的這種一次性的時間隧道,和之前他們使用的那種有了既定程序的時間隧道不同。那種隧道就好像是遊戲中設置好的固定程序一樣,可以讓他們按照這個程序進行隧道中的遊走。可是現在的這種時間隧道,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是一種全新的嘗試,雖然是自己製作的隧道,可是終點會落在什麼地方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從前在深潭中進行了時間隧道的遊走之後,即使不用巡視的弟兄就可以斷定出他們是來到了哪個朝代,甚至能夠猜想到他們可能遇到的人。但是現在想要知道自己是在什麼地方,只能夠通過詢問才知道了。

急不可待的馬前卒一股腦的問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問題,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要確定他們在什麼時間點上,或者說,是在什麼樣的一個地方。

少年顯然還沒有從剛纔的震驚中清醒過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仔細的看了看圍在房間中,一個個連大氣都不敢出,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的這些人吞吐了好半天才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后羿,是來這裏打獵的……”

……

(本章完) 第3172章

而白衣男子身上卻是另外一種氣質,對方站在那裡也是高高在上,但是身上卻不會讓人覺得無人敢直視的鋒芒,更多的是讓人想靠近卻無法靠近的感覺!

如果說之前的帝溟寒是一柄霸刀利刃,白衣男子就是一柄皇者之劍,

劍者,睥睨四方,至高無上!

很明顯,從氣勢上,白衣男子不僅不遜色帝溟寒,而且大概是因為帝溟寒現在的實力太低,如果真的站在對方面前,可能完全就會被對方壓制下去!

目前看來,這個白衣男子比帝溟寒強悍了不知道多少倍!

好在帝溟寒現在沒有發現對方,否則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對方的出現,屋內的帝溟寒似乎根本察覺不到,此刻男子一雙看透一切的黑眸盯著下面的帝溟寒,眼底閃過一道詭異的光芒,轉瞬即逝……

男子站在那裡看了帝溟寒許久,然後身影如同來時一般,慢慢消失了,沒有留下一點痕迹,和一點氣息,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許久,帝溟寒睜開了眼睛,對於之前雲層中有人說話,還有白衣男子的出現,帝溟寒完全不知情!

睜開眼睛的帝溟寒,黑眸中寒光一閃,眉頭再次緊蹙,帝溟寒現在很煩躁,被困在這裡讓他什麼都做不了,這種心情讓他十分難受!

可是,他清楚,現在誰也幫不了他,只能靠自己……

——

無痕城

在空間內閉關修鍊的墨九狸,被小書直接喚醒。

墨九狸聽到小書的話后,直接從空間出來,發現令狐雲等人都受傷了,而對面站著的是一個紫衣男子,身邊跟著兩個黑衣老者,打傷令狐雲等人的則是跟隨發一起來的至尊九階的強者們!

墨九狸微微眯著眼睛看向對方,她很確定自己不認識對方,又怎麼會殺上門來呢?

不過,墨九狸掃了眼對方后,就沒有再看對方,而是直接走過去為令狐雲等人療傷!

因為安老和萬虎等人帶著冥風他們去白骨山脈了,所以墨九狸所在的別院,就剩下一部分人族和令狐雲還有白簡,和幾個獸族的人在。

萬虎等人當初找來的人,雖然實力都不錯,但是跟對方一群至尊九階相比起來,完全就不夠看了!

帝少寵妻成癮 紫衣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拍賣會上,跟墨九狸搶奪仙獸蛋的一等城池風家的少主風離墨,風離墨本身就是追著那顆仙獸蛋來到無痕城的!

卻沒有想到被墨九狸給拍走了,他第一時間派人搶奪還失敗了,之後風離墨又帶人找到城主府,結果又被布懷亦拒絕了!

最後風離墨被辦法找上珍寶閣,也被年管事打發了,這讓風離墨憤怒不已!

直接傳訊回到風家,招來一群自己府上的強者,而風離墨這段時間沒動靜,就是在等待風家的高手到。

幾天前風家的高手來到無痕城,第一時間就跟風離墨匯合了,然後風離墨就派人把年管事的女兒年心給抓了,又把年管事請了去,利用年管事的女兒年心威脅年管事,問出了墨九狸等人的樣貌! 營房中一陣詭異的靜,靜的幾乎連一根針落到地上都能夠聽到。別說孟落日等人來自於二十一世紀的幾個傢伙,就是黃飛虎妲己等從商朝過來的人對后羿的這個名字都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少年發現了在軍營中的這種詭異的安靜,再從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怎麼這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這麼的奇怪啊?

“尼瑪,你玩我們呢把,還說我們是神仙,你他媽的纔是神仙啊!”

一聲大吼終於打破了沉寂,也不知道是哪個粗豪的傢伙把自己的心裏話喊出來了。少年被這聲大喊嚇了一跳,他可沒有胡說八道啊,再說,自己明明就是一個吃了上頓沒下頓的小獵人而已,怎麼成爲了神仙呢?

可是他發現房間中的其他人對於這聲大喊都深以爲然的點了點頭,好像絲毫沒有認爲這個大喊聲說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所有人都聽說過後羿射日的故事,而且在後世的傳說中后羿和嫦娥的愛情故事也幾乎到了家喻戶曉的程度了,在所有人的心中,后羿都是當之無愧的大神,沒想到現在看到的只是一個小孩子。

在歷史知識的瞭解上,畢竟還是孟落日等三人知道的事情多一些,馬前卒最後點了點頭:

“我們應該是到了上古洪荒時期了,后羿大神應該說算是上古的傳說吧。后羿,現在你們的大王,呃,或者是皇帝是誰?”

雖然馬前卒對這個問題並不是抱有太大的希望,夏朝之前,貌似還都是部落形式的那種羣居生活,估計這小東西連什麼是大王,什麼是皇帝都不能知道。可是沒想到后羿眼睛中爍爍放光:

“大王有好多,出名的有八大王,至於皇帝,當然是禹皇了!”

“尼瑪的,真到了上古時期了,連玉皇大帝都出來了。”

孟落日忍不住低聲的罵道,雖然聲音不大,可是后羿還是聽到

了:

“什麼玉皇大帝?我說的是禹皇,因爲曾經爲了治水,三國家門而不入的禹皇!”

“大禹治水?!”

房間中的衆人驚呼出聲來,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是這個禹皇,而且這好他們在歷史上瞭解到的東西明顯有着巨大的出入。

大禹治水三國家門而不入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大禹最後只不過是被禪讓成爲了一個部落頭領而已,他的兒子夏啓倒是利用老子的名字開創了華夏有文字記載的第一個朝代夏朝。就是夏啓最後也沒有被人稱之爲皇帝,第一個皇帝還是秦始皇統一天下之後纔有的稱呼,怎麼現在竟然大禹也稱爲了皇帝呢?

太多的疑團縈繞在衆人的心裏,不過當他們問起后羿有關他們生活的時代的時候,因爲年紀的原因,這小傢伙也知之不詳,甚至很多都是道聽途說。

最後沒辦法,還是讓馬前卒、孟落日和別赤三個人跟着后羿去他口中的部落中,找真正能把事情說明白的前輩們打探一下了。

因爲不確定他們所在的時間點,所以讓軍營中的士卒們都加強了戒備。

妲己楊玉環等人更是別出心裁的帶領着一些隨着軍營一起來到這裏的家屬們趕製了旗子,旗子上寫的是華夏兩個字。甭管是在什麼地方,華夏倆個字都不會有錯誤的,在軍營中集中了唐朝末期之前的很多個朝代的人,甚至還有馬前卒等三個人是來自於二十一世紀的,無論是製作那個朝代的旗子,對於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是非常合適,但是華夏兩個字就沒有任何人反對了,誰不是華夏兒女,誰不是龍的傳人?

現在軍營中已經達到了最鼎盛的時期。帶着妲己進入到時間隧道的時候,順便拐帶上了黃飛虎、祖敵和陳柏霖。祖敵將跟着自己一起成爲了軍營中的士卒們,組成了一個小軍隊,起名字爲神風豹騎,還融合了後來季布帶領的一些士卒。人數不多,但

是追隨軍營的時間最長,一般情況下都是負責軍營中的治安和維持軍營中正常的秩序,不過不要認爲神風豹騎沒有什麼戰鬥力,事實上土豪金等人對豹騎給予的關照和幫助最多,戰鬥中早就接受了現代化的思想。

褒姒跟着土豪金一起離開的時候帶上了影子和蔡秉集,雖然在整體的戰鬥力上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不過有了影子的加入,讓他們的戰鬥形式增加了新的變化。影子簡直就是斬首戰術最重要的一顆棋子。

拐帶西施的時候,是軍營實力真正實現了飛躍的時期,不只是帶來了阿青這個越女劍的創造者,更是增加了齊屠戶和齊天這對奇葩的父子,最重要的是軍神伍子胥和他手下第一站將魏神通,以及他們的昭雪狼騎。時至今日,無論是在刺探情報的能力還是戰場上的戰鬥力,都是軍營中的幾個小隊中最強悍的。

虞妙弋和土豪金的私奔,簡直成爲了軍營中將領爆棚的時期。虞子期、季布都是項羽手下的五虎將,戰無不勝的將軍,牛耀天雖然只是一個山賊出身,可是有了這麼多將領日益的薰陶,可以說成爲軍營中新的虎將指日可待。李打鐵和棒槌的加入更是讓軍營中增添了新的人才,和一流的高手。身手到了李打鐵這個程度,幾乎可以每天享受生活了,值得他動手的人和事兒真的不多,不過只要這個老爺子在軍營中,其他想要潛入到軍營中的不法之徒,恐怕也沒有藏身的地方吧。

佞臣良妻 王昭君是個遊俠時代,當初的匈奴單于呼韓邪在加入軍營之後重新煥發了年輕時候的威嚴,身體中的暗疾也在華佗的妙手中完全清除。別赤、孟達天(孟掌櫃)、若離都是單打冠軍的遊俠。如果只是看個人的戰鬥力,就是和孟達天一起來到軍營中的小五小六,都不會遜色於很多將領。領兵打仗?軍營中人才濟濟,用不着他們。

軍營中的人才儲備,已經到了任何人看到都會感到髮指的程度了……

(本章完) 第3173章

但是墨九狸最近很少出門,所以查起來十分的慢,好在昨天風離墨終於查到了關於墨九狸的線索!

今天才會直接帶著人殺到別院來,直接出手打傷了令狐雲等人,白簡和令狐雲還有幾個獸族的人,都是為了救其餘人才會受傷的!

本身他們獸族的實力就比人族強悍,但是對方畢竟都是至尊九階的強者,這讓令狐雲等人應付起來很麻煩,加上還要去護著其餘人,自然也就弄的一身傷了!

如果不是知道墨九狸實力低,加上墨九狸在閉關,白簡等人和令狐雲差一點派人進屋帶著墨九狸離開了,還好小書往外面看了眼,發現出事了把墨九狸喚醒了!

風離墨本來看到墨九狸出來時,還鬆了一口氣,他是知道那顆蛋是被一個女人買走的,現在看來應該就是墨九狸了!

如果廢了這麼多時間,最後還找錯了人,風離墨都不知道怎麼會做出什麼來!

但是,墨九狸出來只是掃了自己一眼,就去救人,徹底把自己無視了,還是讓風離墨危險的眯了眯眼睛,這個女人竟然敢無視自己,好的很啊!

墨九狸處理好傷的比較嚴重的幾人,然後讓令狐雲他們把人帶下去休息,這才看向對面的風離墨!

在風離墨冷笑的視線下,直接抬手打在別院內的某個地方,瞬間整個別院上空閃過幾道華光,接著一個巨大的陣法將整個別院都罩在其中!

「陣法?看起來你跟無痕城的城主有關係了!」風離墨看著籠罩在整個別院的陣法挑眉說道。

「我不管你跟無痕城的城主是什麼關係,把你在珍寶閣拍賣行拍到的魔獸蛋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否則……別怪我自己動手了,到時候殺了你,我一樣能得到我想要的東西!」風離墨看著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看著風離墨眼神微閃,她就說自己也沒得罪人,怎麼被人打上門來了,原來這些人是為了那顆仙獸蛋來的!

看起來這個人就是那天跟自己坐在同一層,搶了半天沒有搶過自己的一等城池風家的人了,當時財力沒搶過自己,事後打劫又沒成功,過了這麼久沒動靜,看起來是去查自己的身份了……

「風家的人?」墨九狸挑眉道。

「沒錯,既然知道我是風家的人,就快點把魔獸蛋交出來!」風離墨看著墨九狸道。

「呵呵,我似乎並不認識你們吧!」墨九狸唇角微勾的問道。

「你也沒資格認識我,交出魔獸蛋,否則……死!」風離墨盯著墨九狸道。

「看起來,一等城池的風家很窮呢,買不起就用搶的!」墨九狸冷笑的看著風離墨道。

「少廢話,動手給我殺了他們!」風離墨聞言臉色冰冷的說道。

可是,風離墨說完,身邊的人卻沒有一個衝出來的,風離墨怒!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給我殺了她!」風離墨回頭看著身後的幾十個高手吼道。

結果,還是一動不動!

風離墨就是傻子也察覺到不對勁了! 人才是沒有人會嫌棄多的,時間的隧道進入到了趙飛燕的程序中,趙飛燕這個瘋狂的毒王加入到了軍營中堪稱是如魚得水,軍營中給了他足夠多的便利條件。

隨着趙飛燕一同進入軍營中的,還有史藏、肥豬(陳吉)、瘦猴(翟毅)。史藏和翟毅如果不是隨着軍營中的將士們一起進入到了時間隧道,恐怕他們也會在後來成爲領兵作戰的將領,或者是鎮守一方的要員了。在他們的骨子裏同樣埋藏着這種基因,只要給了他們展示的平臺,激發出他們的潛力來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兒。

歷史的車輪終於滾動到了漢朝的末期,硝煙瀰漫的三國紛爭,也是英雄輩出的歲月,貂蟬這個俠女成爲了軍營中的一員。被她拐帶來的當然少不了三國的第一猛將呂布。甘寧、太史慈也成功加入,範渠衝着拜師的名義也加入了進來。甘寧帶來了他的錦帆賊,這些水賊跟隨着他可都有一些日子了,就是江東孫家看到了他們都會感到非常的頭疼。

三國的另外一個美女就是已經在後世被神化的洛水之神甄洛,是不是洛水之神給軍營中帶來了好運氣不知道,不過給軍營中帶來了一大羣的名人是一定的了:趙雲、程普、夏侯惇、李建達。魏蜀吳三國的班底中,被捲入到軍營中的,幾乎都是堪稱應該是死黨的存在。神醫華佗更是讓軍營中的所有人幾乎都多了一條命。在歷史上沒有什麼記載的趙雲的父親趙琦也用自己實際的能力證明了自己寶刀不老。

張麗華帶來了王頒和蕭摩珂,本來以爲不會有任何收穫的南北朝,沒想到拐帶來的竟然也是兩個超級猛人。蕭摩珂因爲綠帽子事件一直對馬前卒耿耿於懷,終於在加入到了軍營中之後,找到機會和馬前卒孟落日比試了一下,狠狠的虐了他們兩個一頓,纔算是消去了心頭的怒氣。王頒和蕭摩珂兩個人都是帶着自己的親隨來的,人數衆多,兩

個人在自己部署中的威望都非常高,只要喊一嗓子,不會缺少和他們一起赴死的擁躉。兩個人把他們的士卒進行了重組,組成了軍營中新的戰隊——逐鹿獅騎,蕭摩珂作爲了主將,而在歷史上,真正對大陳國的勝利者王頒心甘情願的給他當了副手。

時間隧道中的最後一戰是楊玉環,軍營只是想要進行一番調整,準備開啓他們自己的時間隧道,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裏得到了他們最龐大的一個戰隊——虎騎!這可是裴旻帶來的數千人的隊伍,就是把狼騎、豹騎、獅騎三個小隊加一起都沒有虎騎的人多,戰鬥力更是強悍的一塌糊塗。不要以爲李白只是一個大詩人而已,領兵打仗他不行,但是個人武力上可絲毫不弱。在歷史上有過這樣的記載,大唐天寶年間,論劍術排名第一的就是裴旻,而李白只是屈居第二。在那個尚武的年代,能夠有這樣的本領不得不讓人讚歎了。

時間隧道遊走中的十個落腳點,時時刻刻的給軍營中注入着新鮮血液,但是每個人才和士卒的到來,幾乎都經歷了一些波折,反倒是這個詭異的穿越,軍營竟然無意中就砸到了後世中已經被奉爲了神一樣的傳說中的存在的后羿,讓孟落日、馬前卒等人哭笑不得。如果之前能夠有這個運氣,估計他們的華夏軍營早就已經是屌炸天了。

玩笑歸玩笑,因爲對現在所處的位置並不是非常的瞭解,馬前卒、孟落日還是對這次後羿所在的部落之行做了充足的準備的。

當和別赤來到了部落前的時候,孟落日幾乎張嘴罵出來。眼前的哪裏有一丁點原始部落的痕跡,怎麼看着都好像是後來繁榮的大都市一般,高大的城牆,威猛的城門,深不見底的護城河。和他們想象中的那種簡易破敗的部落形象根本就不一樣。

“妹的,誰說這就是部落的?哪裏的部落回事這個樣子?”

別赤是匈奴人,對於部落他可是記憶猶新,甭說眼前的這個大城市,就是在沿途經過了幾個村落,看上去都要比他們幾個人想象中的部落要進步很多。

后羿嚇得一哆嗦,一路上他發現孟落日和馬前卒兩個人的脾氣都非常好,只是別赤一言不發,總是覺得和他之間有着一定的距離,現在忽然聽到他發飆,后羿還真覺得心裏有點惴惴的:

“只是我們這裏習慣叫部落,其他很多地方,好像稱呼都不一樣……”

別赤和孟落日沒有從這個小傢伙的嘴裏聽出什麼其他的東西,但是馬前卒卻感到自己眼前一亮。無論是從城市的建築風格,還是從當地人的穿着上,和他們想象中的上古時期或者是商周之前的夏朝都有着很大的區別。

夏朝雖然是是有文字記載中的第一個朝代,不過還是處在一個從部落文化向君主制文化過渡的一段時期,很多人還剛剛脫離茹毛飲血的原始社會形態。但是看到街道上往來的行人,以及在城牆上裝備的箭孔和身穿整齊鎧甲的勇士,馬前卒猜測這個時間應該和他們在時間隧道遊走中的唐朝差不多。現在後羿竟然說有其他的地方不是沿用着部落這樣的稱呼,讓他的腦海中迴盪着一個荒唐而又非常有可能的想法。

馬前卒嘴裏沒有說什麼,在城門口,三個人接受了嚴格的排查終於進入到了城市中,沒辦法,天地異象,所有的城門都加強了守備,同時很多的斥候小隊也正在向異象發生的地方靠近。

本來后羿只是一個普通的小獵人,他可沒有資格去面見部落的大王,不過,當守衛知道了這個小孩子竟然是從天地異象發生的地方那個會理的時候,立刻得到了足夠的重視,有人一路快馬飛奔報到了城市中間恢宏的王宮中。

看着街道上往來的百姓,和熱鬧的店鋪,馬前卒更加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測……

(本章完) 第3174章

看向身邊的兩名心腹老者,只見對方眼神驚恐的看著自己,嘴巴緊閉,定在那裡一動不動,除了眼珠外,似乎完全都動不了了……

風離墨心驚的問道:「你們……怎麼回事?」

兩個老者不能說話,但是被他的話喊的回神,只能不斷對著風離墨使眼色,眼睛都快抽筋了,也沒見風離墨明白,兩個人都要急死了……

風離墨回神,就算是再遲鈍,他也猜到什麼了!

他幾乎是有些機械性的轉頭看向對面的墨九狸,不敢置信的問道:「你做了什麼?」

「做什麼?你覺得呢?你帶人跑到我這裡做什麼事情,你應該沒有忘記吧!剛才你下令讓他們殺了我也沒錯吧,你還有臉問我做了什麼,你覺得如果現在你是我,你會做什麼呢?」墨九狸好笑的看著風離墨問道。

風離墨……

換做是他,自然是殺了對方,搶奪魔獸蛋!

可是,現在他卻不敢說,不明白為什麼無痕城會有這樣的人存在,如果早知道對方實力這麼可怕,他就不會輕易動手了啊,可是現在後悔也晚了!

「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該搶你的東西,我錯了,請你放了我。我可以答應你的任何要求……」風離墨看著墨九狸,最後一咬牙,直接跪在地上,低著頭對墨九狸求饒道。

驚得風離墨身邊那些強者都紛紛一愣,他們從來沒想到風離墨竟然會因為想活命,做到這樣的地步,要只是他可是風家的少主啊!

還是一等城池的風家少主,並且風家實力還不弱!

否則風離墨手下也不會有這麼多強者可以驅使了!

正因為如此,風離墨在一等城池也是從不會跟人低頭的啊,卻沒有想到今天竟然這樣跪在了墨九狸的面前,讓一群跟了風離墨許久的強者,都有些回不過神,震驚的看著風離墨……

還好風離墨不清楚他們想什麼,也沒回頭看對方的表情,否則風離墨一定會罵他們愚蠢的!

他也不想這麼慫,可是現在對方能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把他的人都定住了,誰知道自己會不會也被定住?

風離墨不敢去想自己被定在原地動也動不了會發生什麼事情,魔獸蛋是重要,但是卻沒有命重要,命都沒了,什麼魔獸蛋,什麼實力都是個屁啊,人都死了什麼也沒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