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ωω⊙ тTk Λn⊙ c○

好吧,這牛肉不錯,生吃也不是不行!唐小寶無數遍的安穩着自己。

不一會兒的功夫,蘇暖已經將所有的牛肉都放進了盤子裏,另外有拿了個乾淨的盤子,打算將麪包盛出來。

餐桌邊上的三個人,看着眼前紅彤彤的牛排,默不作聲。

白朗的手動了,或者說他只是輕輕的勾了勾手指。

盤子裏的一塊牛排隨着他的手指輕輕的升到半空,靜靜的漂浮在哪兒,似乎是在等待着什麼。

淡藍色的火從白朗的雙掌之間涌出,將整快的牛排包裹在其中,不斷灼燒!

蘇暖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以至於手裏的麪包片掉在地上都沒有發現,這……太讓人驚奇了!

白朗的雙掌之間憑空有火,而這火在燒牛排?

唐小寶的震驚甚至大過蘇暖,淡藍色的火苗兒彷彿燃燒着他的瞳孔,這是天外火!他十歲得黑龍龍魂,之後整整修煉了五年,十五歲的時候才小有所成。

即便又過了十年,他的天外火修煉的已經不錯,可也不能如此輕易的使用,而火苗也沒有這樣的蔚藍!

藍色代表的是炙熱,藍的越發純粹,那就意味着溫度更高……一直到無形火,無聲無息,無影無形,纔是最高的境界。

而白朗,居然在用天外火烤牛排!唐小寶簡直想要咬碎自己的牙齒!

不過一分鐘,白朗就已經考好了盤子裏所有的牛排。他收了火,沒事人一般的坐在椅子上,淡淡的說:“蘇暖,拿些鹽過來。”

蘇暖木訥的點頭,看了一眼盤子裏冒着香氣的牛排,默默的走進廚房,拿了鹽和碗筷出來。

夾起一塊牛排放進自己的碗裏,白朗很細緻的將鹽灑在上面之後,才輕輕的放進嘴裏咀嚼着,顯得從容高貴。

而蘇暖也沒有再猶豫,學着他的樣子也往嘴巴里塞了一塊牛排……溫熱的牛肉帶着噴香的氣息入口即化,簡直是人間美味啊!

現在蘇暖才明白,爲什麼白朗在她吃方便麪的時候露出那種“嫌棄”的眼神,和這牛排相比,方便麪簡直比垃圾還要垃圾啊!

wWW⊕ttКan⊕C O

“咳咳,我想說,其實我也還沒吃早餐!”唐小寶望着眼前的牛排,喃喃的說。天外火靠的牛排,白朗親手烤的牛排,他要吃!

蘇暖沒說話,伸手指了指廚房,而白朗貌似也沒什麼意思,甚至連眼皮都沒擡一下。 吃飽喝足,蘇暖爲了表示謝意,很有誠意的說:“我們去逛街吧!”

唐小寶打着飽嗝,抿着嘴脣說道:“我說你就別折騰了,踏實呆着會死啊?”

而白朗則忽然問道:“什麼是逛街?”

蘇暖看着他,眼眸漸漸完成了一道新月,隨即“哈哈哈”的笑出聲來,直到最後連眼角都溼了幾分。

唐小寶也想笑,可他忍了又忍,終究還是沒敢笑出聲來。

“怪不得你穿成這個鬼樣子,原來連逛街都不知道是什麼?白朗,你難道是從木星來的嗎?”蘇暖湊到白朗身邊,上下打量着他說道。

似乎聽不出蘇暖話裏的揶揄,白朗很認真的答道:“木星是哪兒?我不知道!”

這下蘇暖徹底傻眼了,她圍着白朗看了一圈又一圈,終於搖頭說道:“難不成會捉鬼的人都是老古董?”

唐小寶終於忍不住接口說道:“誰說的?你可別詆譭我們驅魔人的聲譽!”

“好了!我決定!今天就去逛街!目標就是……讓白朗穿的像個人!”蘇暖白他一眼,自顧自的宣佈着。

這句話說完之後,房間裏一下子安靜下來,白朗沉默不語,而唐小寶看着蘇暖的樣子,像是再看個白癡。

三個小時之後,手裏拎着大包小包的手提袋,唐小寶忽然覺得,其實白癡的那個應該是自己纔對!

爲什麼給白朗買東西要讓他付錢?爲什麼他還要做苦工?爲什麼前面走着的那兩個人這樣輕鬆愜意,而他只能像是個僕人一樣跟在後面?

這倒是什麼世道?唐小寶抖了抖發酸的肩膀,心裏堵成了一座界碑。

“這樣纔像是個人樣嘛”蘇暖瞄着白朗身上穿着的黑色皮衣,很滿意的說道。

白朗似乎也對這件皮衣很滿意,看着周圍來來往往的人流,眉宇間露出一絲不耐,淡淡的說:“回去吧!”

蘇暖還未說話,倒是唐小寶竄了過來說道:“對對!再不回去我就要破產了!”

見身邊的兩個男人都沒了興致,蘇暖也只能暫時拋棄自己那顆血拼的心,隨着附和道:“也好,回就回吧!”

聽到她這句話,唐小寶如蒙大赦般急忙說道:“我去開車,你們在門口兒等我啊!”說完,拎着無數的手提袋,一溜煙的沒了蹤影。

“噗嗤”笑了笑,蘇暖說道:“這傢伙跑的倒是快!”

白朗也低下頭,嘴角微微上翹,隱隱露出一絲笑意。就在這時候,忽然間似乎聽到有人在喊:“蘇暖!”

蘇暖卻在同時扯着白朗的胳膊說道:“快走!”

不太習慣被人這樣拖着,白朗的手僵了僵,猶豫了一下之後,卻還是沒有掙脫出蘇暖的手掌。

可能是因爲蘇暖的手很暖,很溫柔吧?

“蘇暖!你沒聽到我叫你嗎?”就在兩個人急匆匆向門口走去的時候,一個女人大喇喇的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寧靜啊,不好意思,我剛剛沒聽到你叫我!”蘇暖的口氣客氣的有些冷漠。

寧靜叫寧靜,可她卻完全不是個安靜的女人,她處處透着美麗妖嬈,無論是身材都算上乘,只是眉間傲氣凌人,讓人看着很不舒服。

而她這時候彷彿已經完全忽視了蘇暖的存在,只是一個勁兒的盯着白朗的臉看個不停! 蘇暖有些不樂意,彷彿有種自己的寶貝被其他人覬覦的不安感,語氣愈發冰冷的說:“寧靜,我們還有事……”

她的話還未說完,就聽寧靜笑着說:“怪不得最近都看不到你的人影兒,原來藏了這麼個酷帥的男朋友!”

聽她這樣說,蘇暖的心裏更加不耐煩,尤其是看到寧靜如此肆無忌憚的將白朗從頭看到腳,甚至連頭髮絲都沒有放過的打算,她覺得很心塞。

蘇暖說話了,只不過不是對寧靜,而是踮起腳,嘴脣碰着白朗的耳垂說:“你有沒有什麼法術可以讓咱們馬上消失?”

白朗扭過頭,挑眉問道:“你確定?”

蘇暖無比肯定的點了的頭!而寧靜則還在耳邊嘰嘰喳喳的說着什麼……

風吹起了蘇暖的長髮,惹得蘇暖眨了眨眼,下一秒,當她再次睜開眼眸的時候,已經坐在了唐小寶的車裏!

眼前只有白朗,只有在駕駛坐上發呆的唐小寶,哪兒還有寧靜的半分影子?

不會吧?蘇暖問自己。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瞬間移動?真是太驚人了……蘇暖驚得說不出話來。而唐小寶則忽然吼道:“大白天的這樣消失,你們是想要上頭版頭條嗎?”

白朗瞥他一眼,開口說:“放心,他們不會記得!”

他們指的是誰?顧名思義……是商場裏的所有人!

唐小寶覺得心寒,消除一個人的記憶不難,難的是瞬間消除那麼多人的記憶!白朗……到底強大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這個問題,唐小寶不打算去想,因爲想了也沒用!所以他選擇了閉嘴,開車。

坐在後座上的蘇暖顯然還沒有回過神來,直到現在她都不能相信,一眨眼的功夫,她就從商場裏,從呱噪的寧靜眼前來到了唐小寶的車裏。

身臨其境才能感覺到白朗的本事,蘇暖忽然覺得……也許自己撿到了個寶貝!一個大大的,帥帥的,很有本事的寶貝!

難道說,她蘇暖的運氣要來了?

“你……不喜歡她?”一路沉默着的白朗忽然開口問道。

蘇暖下意識的點頭:“不只是不喜歡,簡直是討厭!”說完,還努力皺了皺眉。寧靜是她大學同學,人美錢多的富二代。

像她這樣的女孩子會上二流大學,這個問題讓蘇暖疑惑了很久,因爲她覺得,寧靜家的錢多的足以讓她上國外任意一所名牌大學。

可這並不是關鍵,關鍵在寧靜是在是太過傲慢,就像是個被人呵護在掌心裏的公主……大學寢室裏的同學,每一個人都被她指使的像是個僕人!

理由很簡單,這大學一半的資助來自寧靜父親的公司。

蘇暖並不仇富,可卻不喜歡因爲有錢而傲慢無禮,自以爲高高在上的人,不巧的是寧靜將這兩點發揮到了極致。

所有人,包括校長在內都是敢怒不敢言,她是個窮學生,又能說什麼呢?

大學四年,蘇暖就是這麼咬着牙忍了過來。

直到畢業之後蘇暖才知道,原來寧靜來上這個二流大學的原因僅僅是因爲一個男人,一個叫洛維,被譽爲校草的男人。 奪愛100天,權少的頭號新歡 說起這個洛維,那可是響噹噹的有名氣,不只是顏值爆表,更是被譽爲整個西北部大學的校草。

這個男人,蘇暖曾經見過一次,僅僅那麼一次!

那是個初夏,也是畢業的那一天,洛維親自到學校拿畢業證書,幾乎所有的女生都瘋狂了,只有蘇暖很平靜。

長得好看點兒而已,人冷了點兒而已,至於讓人瘋癲到這個地步嗎?

那一天,隔着無數的人羣,蘇暖看了洛維一眼,就忙着去校務處辦畢業手續去了,靜靜的像是一個幽靈。

陷入屬於自己的回憶中,蘇暖忽然很想知道,寧靜到底有沒有追到洛維?雖然在她的心底,希望寧靜一敗塗地。

“白朗,你這個瞬間移動的法術交給我好不好?”蘇暖擡眸,殷殷切切的問。

白朗神情僵了僵,抿着的嘴脣完成一道完美的弧線,片刻之後才說:“你學這個做什麼?”

“以後遇到不喜歡的人,隨時都可以消失啊!”蘇暖笑,眼神卻無比認真。

緊接着,她聽到了唐小寶喘粗氣的聲音。

之後,白朗緩緩的開口說:“不需要,你有我就好!”

“咳咳咳”唐小寶在咳嗽。

蘇暖怔住了,看白朗眼眸清澈的彷彿夜幕下的星空,才漸漸感覺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多麼的認真。

這男人,有時候還真是窩心呢。

“好!”蘇暖甜甜的笑着,那眼角眉梢的笑意彷彿能融冰化雪。

“吱呀”一聲急促的剎車聲,跟着的是唐小寶悶悶的說話聲:“到了,還不下車!”聲音意外的強硬。

蘇暖瞪他一眼沒有說話,白朗也同樣沒說話,兩人一起默默的走下汽車。

唐小寶倒是搖下車窗探出頭來提醒道:“晚上幾點?”

“什麼幾點?”蘇暖費力的從車後備箱裏拎出紙袋,扭頭問道。

唐小寶沒理她,只看着白朗的臉色。他很想過來見識一下,這男人到底要怎麼幫助那女鬼找出那個人。

問題是,他怕白朗不同意。

白朗的眼角瞅見蘇暖正拖着大包小包,顯得很費力,旋即扭頭丟下一句:“子時之前即可”說完,他輕輕的伸出手,從蘇暖手中將紙袋一個個的接了過來。

這個動作很輕柔,也很紳士。

而蘇暖也很理所當然的將所有紙袋都遞給了白朗,畢竟……男人要幫忙拿東西,她豈有不給的道理?

唐小寶似乎再也忍受不了眼前的情形,縮回了腦袋,啓動了汽車。

車子開出幾公里之後,唐小寶才喃喃說道:“爺爺,你覺得蘇暖到底是個什麼人?”

副駕駛上,唐瑄的身影漸漸顯現出了一個大致的輪廓,陽光竟然從他的身體中投射出來,將他的身體染出七彩的光暈。

鬼可以在白天出現嗎?

別的鬼不行,可唐瑄卻可以,這又是爲什麼?

唐瑄沉默一會兒沒有說話,很久之後才很認真的問:“說實話,你小子是不是看上她了?”

“我呸!那個笨蛋女人,我纔看不上她呢!”唐小寶咬牙切齒的說。“爺爺,就不要再開玩笑了!” 唐瑄笑得像是個老狐狸,慢悠悠的說:“蘇暖……你不是用天眼看過好幾遍了嗎?她只是個普通的女人吧?”

“這女人就是個傻大膽,我沒見過那不怕鬼的傢伙!”唐小寶雙手緊握方向盤,說道。

“能讓白朗如此珍視的女人,絕對不簡單!”唐瑄想了想,很肯定的說。

唐小寶卻有些不以爲然,他的天眼能探查生人脈絡靈魂,蘇暖這個女人他已經看過了好幾遍,確實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難道說,有某些地方他疏忽了嗎? 軍婚也浪漫 不會,一定不會!他一定不會看錯!

“小寶,有些事情需要慢慢去發現,不要操之過急。”唐瑄望着窗外的陽光白雪,淡淡的說。

雪天生冰冷,卻會隨着陽光的出現閃現出耀眼奪目的光彩,雖然這樣的光彩可能是以生命作爲代價,可有誰不想如此璀璨一回呢?

許是因爲昨晚沒有睡好,而今天又忙忙碌碌的一上午的關係,回到家的蘇暖着着實實的睡了個香甜的午覺,等她醒來的時候,天竟然已經黑了。

模模糊糊的站起身子,無視周圍的黑暗,蘇暖自顧自的推開臥室的門,她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沙發上的白朗。

他的背挺的很直,他的面容依舊俊美,只是臉上似乎多了道銀色的光彩,在一團黑暗的客廳裏,散發着神祕的光澤。

瞬間,銀色的光芒隱入白朗白皙的肌膚之中,不見蹤影。

蘇暖覺得,他現在一定是在修行,就好像是電視裏演的那樣,高人都有自己修行的方法,而白朗的應該就是這種。

不過,幾秒鐘之後,蘇暖才覺得,她還是不太瞭解白朗,或者可以說實在是太不瞭解了。

“你怎麼不開燈?”蘇暖走過來,輕輕的坐在白朗的身邊。

白朗睜開眸子,說道:“我睡覺的時候,不喜歡開燈。”蘇暖怔了怔,忍不住笑了起來,原來真的有人坐着睡覺,比如說……眼前的白朗?

白朗的神情有些疑惑,可能是他不太明白蘇暖爲什麼要笑,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蘇暖現在一定很開心。

“那個鬼妹妹呢?還在你的石頭裏?”蘇暖問。

白朗搖頭,伸手指了指上面。蘇暖雙眸不由自主的向上挑了挑,卻正好對上女鬼飄落下來的腳丫。

一雙慘白到透明的腳丫,很小巧,很好看。

由於之前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蘇暖並不害怕,反而眯眼笑着說:“鬼妹妹,反正也閒來無事,咱倆好好聊聊可還好?”

女鬼輕輕的漂亮在沙發的邊緣,望着蘇暖的黑眸裏閃過一絲詫異,她可能沒有想到,竟然有人願意和一個鬼魂聊天。

“我叫蘇暖,你叫什麼?”蘇暖大方的笑着問。對方雖然是鬼,可看起來不過是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這讓她感覺輕鬆了不少。

女鬼猶豫了一下,淡淡的說:“我叫安若素”

“安之若素,好名字!”蘇暖由衷的讚道。女鬼翹了翹嘴角兒,半晌之後吐出兩個字:“謝謝” 蘇暖做夢也沒有想到,她會這樣和一個女鬼在家裏聊天,而女鬼還會對她說“謝謝”?此時的她不由得感慨起人生的多變。

女鬼彷彿也很羞澀,可面對蘇暖平和的眸光,竟也變得健談起來。

“我死的時候,差一個月就十六歲了。”安若素的語氣淡淡的,可蘇暖還是可以聽出她的不甘與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