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小蝶長髮猛地一收,九幽瞬間被放開,身子飛

快的後退。

我真要逆天啦 此刻的九幽一身的骨骸,身上的血肉很少,渾身都是土黃色,這個時候那雙眼睛更是顯得血紅,但看到我的時候,似乎帶着有一股深入骨髓的仇恨一般。

“都是因爲你,你這個凡俗之人,我竟然被困在這裏,哈哈哈,果然是苦心人天不負,困在這裏的這些天我竟然一隻腳跨入了屍皇,小子你的來到正好爲我送來了一個健魄的肉體。靈,你沒有想到吧,你以爲這裏就能困住我,哈哈哈,我要讓你知道我九幽纔是天下最有修煉潛力的人!”

九幽此刻站在那裏,瘋狂的嘶吼着,整個人就如瘋了一般。

是奶奶將他囚禁在這裏的?

我的心中一陣驚訝,也就是說這裏的這個空間其實是一個大陣,我一開始就已經開始懷疑。這個大陣的出口便是那九步臺階,想來奶奶定然在這裏設置了某種禁法,讓九幽根本就不能從這裏離去。

看着那不遠處看似平淡的九步臺階,我想這或許是奶奶給我的第一次考驗吧!

“楊森,今日既然你來了,那就永遠的葬身這裏吧!”

此刻的九幽已經瘋狂了,身子一閃,已經朝着我攻擊而來,他的攻擊毫無章法,完全是一種發泄式的打法,力量和一個普通的屍王沒有什麼兩樣。

我身子剛一閃,頓時一邊的小蝶便出手了,他站在我身前伸出手掌,那鋒芒的指甲直接就要將眼前的九幽完全的洞穿。

而一邊的柳素衣似乎也是不甘示弱一般,身後的那盞古琴已經出現在了柳素衣的面前,這一刻整個空間都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小蝶周身鬼氣瞬間爆炸,那鋒芒的指甲在眨眼之間化作了一柄柄的利刃直接朝着九幽的頭顱斬去!

“媽媽加油!”

在我懷裏的兒子揮舞着小拳頭,大聲的給小蝶助起了威來。

看到這一切我也是醉了,看着那在兩個美女狂轟亂炸之下的九幽,我突然感覺女人真心不能惹到。

朵朵這會兒停在我的肩頭,小聲道:“哥哥,這下子你麻煩了!”

我點點頭。

由於小母在我的肩頭,懷裏又抱着兒子,我實在是有些難以出手,不過這會兒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自己還是躲遠點好。

魔!

突然之間那一身骷髏的九幽瘋狂大吼一聲,瞬間他身體周圍出現了滾滾的魔氣,整個人更是被層層洶涌的魔氣包裹着。

“哼!”

柳素衣冷哼一聲,身子一閃,揮手之間懷裏那盞黑龍琴這一刻瞬間化作了一條黑龍嘶吼一聲直接張開了大嘴咬着了九幽的頭顱。

小蝶也是冷哼一聲,猛地一揚長髮,剎那之間那原本如瀑布一般的秀麗長髮這一刻化作了根根鋒芒的利刃,將眼前的九幽身體完全的洞穿,一時之間九幽的那魔化的身軀就這樣在兩個女人的聯合攻擊之下化作了一地碎渣。

站在一邊我看得是心驚膽戰。

當那條黑龍出現柳素衣的手上的時候,小蝶也是恢復和善的樣子,站在那裏,兩個女人就這樣互視了一眼,不在說話。

看着地上那連最後遺言都沒有發出來的九幽,我突然後背一涼,連忙抱着兒子快步上前,朝着那九道臺階方向而去!

(本章完) 傳聞在上古的時候有一種靈臺。

這座靈臺有着一種讓天下凡人都欽羨的法力,那便是隻要凡人能夠登上了這座靈臺的話,就能夠突破自己的極限,打破自己的肉身上的諸多束縛,開始能夠和天地之氣交流,將那被世人忽略的靈氣吸入自己的身體,開啓自己的修道之路,益壽延年,參悟陰陽。

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人間的凡人都無時無刻不在尋找這個登靈臺,但是隨着這個桃花源記一般的登靈臺的出現和消失,久而久之便成了一個傳說,後世慢慢的便被人當做了笑談。

可是這個傳說我卻是在八兩叔的筆記上看見過,八兩叔清晰的記載了登靈臺的存在,還說登靈臺是真實存在的,只是被人掩蓋起來並且鑲嵌成了一座巨大的陣法,好像就做什麼開靈大陣。對於開靈大陣八兩叔卻是沒有多說,只說這是一個天界纔有的陣法,目的便是開啓進入陣法之中的一身靈氣,讓其能夠在短暫的時間進入了修道玄門,但是這種陣法有一個最大的敝處便是如果不能承受大陣力量的話,便會被這恐怖的大陣之中那灌入身體之中的靈氣完全的撐破身體。

而現在擺在我眼前的這個九步臺階正是傳說之中的登靈臺,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在登靈臺周圍的這些高高低低的條石,便是傳聞之中的開靈大陣!

我一步步的朝着這九步臺階走去。

“粑粑,小心點!”

我點點頭,將兒子遞給小蝶,然後朵朵也是飛到了小蝶的肩頭。

而這個時候的小蝶和柳素衣依然對峙着,我只有鬱悶的苦笑一聲,這個柳素衣雖然出塵,但是在我的心裏對她卻是隻有着好奇,對於小蝶卻是完全的填滿我的心。在感情上我一直都是木魚,能夠得到小蝶的愛,我已經很滿足了。

我一步步的走向九步臺階,這個時候的九步臺階在我的面前竟然開始一點點的模糊起來。

我突然想到了看電視之中的登天梯成仙道一般,這種感覺讓我的心中既興奮又格外的擔憂。

“相公,你可一定要登上這靈臺!”

“楊公子,登靈臺是意志和心性的堅守,希望你能通過!”

我轉身對着兩女嘿嘿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因爲和這兩個女子呆在一起的話,我總感覺說不出什麼話來,這樣的感覺讓我顯得有些尷尬。

我深呼吸一口氣,然後開始一步步的走上眼前這有些飄渺的臺階。

到現在我已經完全想到了,這一切都是奶奶在爲我鋪路,命結之前和命結之後都時時刻刻爲我着想,在踏上臺階的時候,我想到了奶奶,這個始終一身神祕的女子,陷入不知道去了哪裏!

第一步,我很輕鬆的便踏上去了,接着第二步……

越往上我感覺自己所承受的壓力就越大,就如我眼前的有着一座巨大的鐵球擋在我的面前,我的頭頂有着一座高山,壓着我,讓我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便將我壓得喘不過氣來。

我一步步的不斷朝着臺階上邁步,每一步都讓我感到自己的身體瞬間被抽空,在走到第六步的時候我已經感覺達到了我的極限。

汗水已經將我整個身體都淹沒了,這個時候我眼前的一切空間都是模糊的,能看到的只有茫茫混亂之中的幻影,能聽到的只有自己那急促到了極點的呼吸。

我感覺自己馬上就要倒下了,但是我不能,我在心底告訴自己要努力的堅持,我並不會因爲奶奶爲我安排我便心存僥倖,就如命結,要是沒有最後北施展崑崙禁術,一化三清,化作四人守住大陣的話,就算最後奶奶出現也不一定能夠救得了我。

而此刻,這是我邁入修道的第一步,一個真正的陰陽師,都必須是一個道法高深的能人,捉鬼驅邪或許已經早已盡不是真正陰陽師所要關注的事情。就如奶奶和陽阡陌大師,還有當初在狀元村見到的朱白這些人,他們雖然都能夠被稱之爲陰陽先生,但是他們絕不會糾結小鬼小妖。

我現在已經大抵知道了他們都在朝着一個目標奮鬥,那便是渡過命結,打開天門,進入天界。

對於這一切我還並不是很瞭解,但是我相信隨着我實力的提升,掌控了陰間公寓之後我也會加入他們的行列。

我努力的將自己的腿擡起,這一刻我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再是自己的,四周的那龐大的壓力已經讓我感覺身體似乎已經被壓扁一般。

堅持!

我要努力的邁出這一步!

我咬着牙,身子幾乎是整個的往前面倒去。

這一刻任何的法力都是虛設,在這樣龐大的壓力面前,肉體的強大才是王道。

嗡!

就在我踏出一步的時候,在我身體周圍瞬間想起了很多的聲音,這些聲音之中又關切也有迷惑,有無助也有真情,有諷刺也有奉承……

彷彿這便是世間百態!

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緩緩的放鬆,這一步我邁得很輕鬆,因爲我放開了自己,無慾無求。

第七步,我能夠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身體周圍匯聚着滾滾的靈氣,我雖然不能吸收這些靈氣但是能夠感知,這一刻我便能清晰的感知到那滾滾的靈氣開始一點點的進入我的身體,那趴在我肩頭的靈母這會兒瞬間神采奕奕起來,而且他的身體也是再吞噬了靈氣之後不斷的生長起來。

一雙眼睛開始滴溜溜的旋轉起來,這裏的威壓,這裏的靈氣對它沒有絲毫的影響,相反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它更是感到了歡快至極。

我感覺自己身體之中每一根毛細血管似乎都在開始膨脹,一股股的靈氣飛快的注入到這些毛細血管之中一般,周身都開始出現了一陣陣酥麻之感,這樣的感覺讓我完全難以承受。

我渾身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噗噗……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自己渾身都是一股股的惡臭,口中更是一口烏黑惡臭的鮮血噴出,此時此刻的

我感覺自己不管是聽力和視力都提升了不少,整個人更是有種說不出的舒爽之感,唯一不足的便是一身的惡臭。

這個時候我也同樣極爲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之內一股暖流飛快流入了旋轉的丹田之中,丹田小腹之中那股暖流還在不斷的燥熱。

而此刻趴在我肩頭的小母也是精神暢然,一張小嘴巴頓時吐出了一個個的小泡泡。我一步踏出,那原本龐大的威壓雖然依舊不斷的瘋狂的朝着壓下,但是這一刻我已經能夠感知到那近乎是不斷壓迫而下威壓已經慢慢的被我的體內那股剛剛纔產生的一絲暖流這會兒便直接順着自己的四肢涌動在我的手腳之上。我的肩頭和膝蓋等地也是有着這股灼熱之氣。

而趴在我肩頭的小母這會兒緩緩的從的肩頭飛起,小眼睛不斷的轉動起來。

小嘴巴不斷的張合着,似乎在和我說什麼一般。

怎奈我聽不明白,猛地朝着上一步臺階走去。

轟隆!

我臉色大變,因爲現在在我眼前的便是石階,而是一個巨大的水池,這個水池之中的水就如是酒一般,我身上因爲之前有不少被那龐大威壓得裂開的傷口,一接觸到水,頓時痛的我恨不得跳起來,但是在這樣的水裏我竟然是不能跳出來,慢慢的我也就適應了這樣的疼痛,索性就藉着這樣不知名的水將身上的污垢洗個乾淨。

奶奶之前給我說過,想要能夠運用天地之間的靈氣,就必須要疏通渾身的經絡,讓靈氣能夠進入自己的身體,這個進入身體不是通過嘴巴,而是渾身的皮膚和毛髮,都能進入人的身體。

然而承受靈力需要強健的體魄,這會兒我才真正的體會到奶奶的良苦用心,三個月的體質訓練,這一刻完全的彰顯出了作用。

等我洗乾淨走到水池的另一邊,然後爬上去的時候,已經到了第九階梯,讓我不敢相信的是,就在我站在第九個階梯之時,那原本四周條石所搭建而成的空間開始破碎。 雄霸南亞 我所站立的九階石梯飛快的開始崩塌。

整個空間這一刻都開始塌陷,我一把抓住飛來的朵朵和小母,然後大吼一聲,便開始朝前跑!

在我的面前是一條地下的密道,當時我們沒有多想,便瘋狂的朝着這條密道衝了過去,身後那滾滾的土石浪潮纔沒有將我們淹沒。

“凡兒……”

我剛剛站起身,凡兒便站在我的身邊,我一把抱起凡兒。

“粑粑,你看……”

這個時候我才朝着我前方看在我的前方是一個巨大的如鍋蓋一般的銀白色的空間,就和上次地葬之棺一樣,我能看到很多的漂浮物,在虛空之中,這些漂浮物有些是衣服,有些是面具,有些是一些玉簡,兵器等等……

“就是這裏了!”凡兒樂呵呵的道。

這會兒小蝶和柳素衣也是趕來了,站在我的身邊,小蝶一把將我拉到了她的身邊。

我自然沒有任何猶豫便走到了小蝶的身邊。

(本章完) 在我們的眼前是一片約莫着有三四個足球場大小的銀白色的“鍋蓋”,而我們則是站在一處懸崖之上,放眼而去,滿地銀光。

“小蝶,現在我們怎麼辦?”

小蝶臉色稍稍緩和,然後輕聲道:“相公,我想這裏也和上次在金城一般無二,用相公的中指血應該就能破開這層結界了吧!”

我點點頭,然後咬破中指,對着眼前的結界便是猛地一點。

整個結界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一邊的兒子這會兒飛快的爬上我的懷裏,而小母和朵朵則是兩個肩膀一邊一個。

嗡!

就在我中指點在結界之上的剎那之間,原本還是懸崖峭壁,此刻卻是出現了一個銀白色的獨木橋,在這個獨木橋的周圍是恐怖到了極點的懸崖,兩邊都是深不見底。

“走吧!”

柳素衣只說了兩個字,揹着她的那盞古琴便一步踏上了這條獨木橋,在前面爲我們帶路,也不知道爲什麼,在我的心底沒有半點要阻止她的意思,這種感覺很微妙,讓我自己都有些弄不懂。

我抱着兒子跟着小蝶也是踏上了這條獨木橋。

走在獨木橋上的時候,我總感覺這茫茫的懸崖下面有着一雙燈籠一般的眼睛在盯着我們,讓我的心中更是不安至極。

小蝶走在我的後面也是一臉的凝重。

就在我們走到了獨木橋的中央的時候,突然整個橋面開始顫抖起來,距離前方那一大片古樸的地面只有十米不到。可就是這個時候,整個橋面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我和小蝶互相攙扶着,在我們前面的柳素衣也是有些站不穩了。

“柳姑娘……”

這一次小蝶主動叫了一聲,站在前面身子東倒西歪的柳素衣剛回頭,突然在她的身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腦袋,似蛇非蛇,一雙眼睛就如一個紅燈籠一般。

被這樣的一幕估計是嚇着了,柳素衣的身子竟然頓時從那獨木橋上掉落了下去。

霸婚,蓄謀已久 說時遲那時快,小蝶猛地往前一步,這會兒我用雙腿死死的纏住木橋,而小蝶則是伸手一把便抓住了滑落木橋的柳素衣,然後用力往對面一甩,那還有十來米的空間就這樣被小蝶這麼一甩給安然度過了,這一刻那巨大的頭顱開始清晰的顯現了。

竟然,竟然又是一頭龍蟒?

而且比上次在地葬之棺見到的那頭還要大。

龍蟒睜着大眼睛,看着我們吐出了挑釁的蛇信,然後突然之間張開血盆大嘴便朝着我們咬來,這一刻整個空間都劇烈的顫抖了一下。

錚!

一聲琴絃飛出的聲音,那細如髮絲的琴絃在眨眼之間便直接洞穿了眼前這條飛奔的龍蟒,這一刻的龍蟒嘶吼一聲,轉過了身軀,張口便對着柳素衣吐出了一口烏黑色的光球。

“走!”

我抱住小蝶,雙腳猛地在獨木橋上一點,然後藉着這次借力,直接踩在了那不斷嘶吼着的的龍蟒的身上,這會兒龍蟒大吼一聲,我又是猛地幾步,直接從龍蟒的頭顱之上躍下,來到了那片平地上。

一到平地上,柳素衣便

站在了我們的面前,他的手上緊緊的抓着那洞穿了眼前龍蟒的琴絃,我幾乎看到了每一次龍蟒掙扎的時候,她那纖細的玉手之上便會出現滴滴鮮血,但是她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任由那鮮血滴落。

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中竟然生出一絲心疼。

小蝶一步踏出,伸手抓住了那條絲線,然後對着我懷裏的兒子叫了一聲。

“凡兒……”

凡兒一雙大眼睛早已經是放光了,看到這條龍蟒我不禁想到了那日在地葬古穴之中,凡兒的虐殺龍蟒時候的恐怖手段。

“粑粑,我去了,哈哈哈,又有好東西吃了!”

凡兒那胖嘟嘟的臉上樂呵個不停。

而此時我站在原地,看着身前的兩個女人,實在是心中古怪。

就在那龍蟒又一次瘋狂嘶吼的瞬間,小蝶突然之間滿頭的長髮直接飛出,將那條龍蟒瞬間的頭顱瞬間纏繞住。

而站在一邊的柳素衣這會兒將手上的琴絃對着身後的古琴便是一陣拉扯,然後猛地波動琴絃。

一聲聲古韻之聲飛出,瞬間化作了凌厲鋒芒的刀劍,洞穿了那還沒有顯現出真正身軀的龍蟒。

嘔嘔!

這個時候的龍蟒突然瘋狂的嘶吼起來,那巨大的身子更是在這一刻肆意扭動起來。龍蟒想要衝天而起,卻又被小蝶和柳素衣二人死死的限制住。

只得嘶吼連連。

而這會兒凡兒已經飛快的朝龍蟒飛去,一下子便站在了龍蟒的頭上。

“媽媽,壞女人你們放開吧,這個龍蟒是我的了!”

對於兒子的這個說法,柳素衣並沒有絲毫的生氣,反而是看着凡兒笑了一聲,那纏在手上的琴絃微微一顫,便瞬間脫離了龍蟒的身軀,而小蝶也是頭一仰,頓時那一頭的青絲便恢復了原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