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伯伯說的對,就是這樣的。”秦傲天笑着說。

“不許說話了。”九窈公主見女兒還要說什麼,趕緊制止了。

李曉曉嘟着嘴,有些不開心,慕容雪菡笑着說:“聽說曉曉的學習成績很好,曉曉這麼聰明真隨了你了。”

九窈公主笑着說:“我覺得也隨我,要是隨了秦巖我估計會被氣死。”

秦巖考的大學可是個二流的大學,除了自身家族的關係外,靠他自己估計現在也就是個普通的打工仔。

“雪菡阿姨,你跟媽媽是不是在說我爸爸的壞話?”李曉曉盯着兩人問道。

“我們兩有提你爸爸嗎?沒有說他的名字吧。”慕容雪菡盯着李曉曉問道,同時慕容雪菡也覺得這個曉曉還真是厲害。

她當着慕容雪菡的面不可能說李曉曉像秦巖吧,即使真的像秦巖也不能當着媽媽的面說出來啊。

況且她們所有的人現在對秦巖都有意見,玩失蹤不把她們當回事。

“曉曉不要說了,現在我們都不想提你的爸爸。”九窈公主擺着臉對李曉曉說。

慕容雪菡看了九窈公主一眼,她知道九窈公主的氣還沒有消呢,不能因爲秦巖,把大家今日聚會的雅興給攪和了。

“好了,我們今天來是爲了祝福花精跟陳先生的,我們不要說家事了!”慕容雪菡邊說邊對李曉曉笑了一下。

李曉曉會心的一笑,她知道慕容雪菡的意思,她也知道媽媽在生爸爸的氣,所以爲了不讓媽媽生氣,也不敢再提秦巖了。

“花精,人都到齊了,是不是隆重的向我們介紹一下陳先生啊!”慕容雪菡笑着說。

花精本以爲大家都在聊天,能夠放過她呢,沒想到還是需要她介紹陳奕霖。

不過既然她跟陳奕霖的事情已經不是祕密了,她也沒什麼好害羞的。

“各位姐姐,各位帥哥,各位親人,小朋友們,你們好!這位陳先生名字陳奕霖,以後叫他奕霖就好了。”花精站着說完,然後立馬不好意思的坐下了。

“這就介紹完了?”其他的人根本就沒有聽夠呢,大家異口同聲的問道。

陳奕霖知道大家是對他們的戀愛比較好奇的,此時花精不好意思說,只好他站起來說了。

“各位美女你們好,今天是我跟花精認識的第92天,我覺得我很幸運此生能夠遇到她,我會永遠永遠對她好的,希望大家考驗我,支持我。”陳奕霖說完向大家鞠了一躬。

桌面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秦傲天跟李曉曉兩個小孩子比較早熟,知道花精跟陳奕霖處對象呢,高興的笑了起來,跟大人一起鼓掌。

“認識多長時間了記得還這麼清楚,我真的覺得很汗顏,我從來沒有這麼用心過。”石偉做在陳奕霖身邊了,拍着陳奕霖的肩膀說道。

“也是我這麼脾氣好的女人跟着你瞎過,你看看人家陳總一表人才,又年輕有爲,對花精妹子還這麼好。”石偉的老婆失望的搖了搖頭說道。

石偉聽了媳婦的話,立馬假裝不開心的說:“我除了不知道咱們認識多久了,但是我讓你過上很多女人夢寐以求的生活啊。”

石偉的老婆白了石偉一眼,“我夢寐以求的?你怎麼不說你差點氣死我呢!”

“行了,喪氣的話不說,咱們夫妻兩個最年長,跟其他的妹妹們一起喝一杯吧。”石偉也算是替自己解圍了。

石偉這邊沒事情了,小白卻有事情了,今日只有小白知道自己多麼的後悔來聚會了。

“小白,我們認識多久了?”詩詩冷不丁的問了小白一句,直接把小白問暈了。

“我們認識很久了啊!”小白知道自己此時要是說不上來,詩詩肯定要生氣的,不過他們認識的時間太久了,就算是腦子好使,也推算不出來的。 “你看人家陳總,記得這麼清楚,你竟然沒有記住,你對我一點都不用心。” 璀璨女王 詩詩嘟着嘴生氣的說道。

“記不住的人多了,你怎麼這麼無理取鬧呢!”小白心直口快,有什麼說什麼,完全不知道女人這種生物是不講理的,這是時候應該哄着點。

而小白偏偏用了最下策的方法,詩詩當然跟他急眼了,詩詩生氣的瞪了小白一眼不再跟他說話了。

詩詩知道今天大家聚會都很開心的,她可不想把大家的聚會整的不開心。

吃飯的時候,詩詩一句話都沒跟小白說,就連小白給她夾的菜都一點沒有動。

小白知道詩詩生他的氣了,但是詩詩越是生氣,反而他自己覺得委屈,他覺得詩詩太無理取鬧了,給詩詩夾菜,她動也不動,覺得詩詩簡直是無可救藥了。

他也開始不搭理詩詩了,只是兩人的不開心是小範圍的,其他的人還沒有發現。

晨晨小聲跟花精說了幾句後,花精跟晨晨兩人走到了慕容雪菡的身邊,“雪菡姐,晨晨想謝謝你,我陪着。”

慕容雪菡立馬站起來,“都說不用這麼客氣了,都是朋友,況且也不是我的功勞。”

“雪菡姐姐你不要謙虛了,要是沒有你也沒有晨晨的今天,她現在變得這麼漂亮,這麼完美都是你的功勞。”花精笑着對慕容雪菡說。

石偉看着三位美女,石偉知道晨晨身體的變化,石偉在晨晨這裏沒有祕密,只不過晨晨沒有把祕方給了石偉,當然石偉也沒有要,雖然這又是一個商機,只要沒有得到這個祕方主人的同意,他們是不會私自亂動的。

畢竟做什麼事情都講究一個規矩,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身體恢復的怎麼樣了,我看比上次見你漂亮多了。”慕容雪菡看着晨晨笑着問道。

“已經好了,放心吧,這個是祕方,我現在原物奉還。”晨晨把祕方給了慕容雪菡。

她除了自己用之外誰都沒有給用,她自己能夠得到使用,已經很感激了,她不想做這方面的生意。

慕容雪菡知道這個祕方不是什麼好的方子,很多的人都是年少無知想變,很多變了就後悔的。

慕容雪菡拿到祕方後,立馬在手中銷燬了,晨晨看在了眼裏,她知道今日這麼做是對的,還好沒有給石偉看。

慕容雪菡知道晨晨把祕方給她,證明晨晨已經不需要了。

木景年給的配方是轉胎的配方,有的人爲了生兒子經常在女性懷孕初期去找有天眼的人去轉胎。

晨晨年紀雖然大了,但是畢竟在這乾坤之內,他的法力剛好能夠把人胎位給轉過來。

人類世界有天眼的畢竟是凡人沒有法術,做不到成人的轉胎。

現在的晨晨完全是一位女性了,可以結婚生子,過正常人的生活。

但是他要想在轉回男性,這輩子是不可能了,人一生只能轉一次胎,但是能夠遇到木景年的人很少。

晨晨從小就覺得自己應該是個女孩子,包括上學的時候一直是穿女裝,長大了上廁所不方便了,加上同學們總嘲笑她,她淪落到酒吧工作了。

爲了維持自己的女性形象,不得已陪別人喝酒來賺錢。

她現在有時覺得自己是在做夢,覺得自己運氣非常的好,在自己不想再靠陪酒來賺錢的時候,石偉出現了,幫她開了咖啡店。

在自己生活的無憂無慮的時候,想着自己能夠變長女性時,花精出現了,自己真的夢想成真了。

自己現在也在修煉法術,雖然不像花精他們有靈骨,沒有他們學的快,但是現在自己防身是沒有問題的。

“好,恭喜你夢想成真了。”慕容雪菡拿着酒杯,跟兩人一起一飲而盡了。

石偉的老婆跟晨晨見過幾次面,如果不是晨晨男兒身的身份,她早跟石偉鬧騰了,在她看來男女是沒有純潔的友情的。

現在晨晨的身份雖然發生了變化,但是她也已經相信了兩人是靈魂知己,沒有其他的事情。

九窈公主不知道晨晨轉胎的事情,只覺得晨晨跟以前不一樣了。

當然她們也不知道爲什麼見晨晨特別的親切,覺得很久以前就認識一樣,不光九窈有這樣的感覺。

其他的人都有這種感覺,這也是爲什麼晨晨的事情,被慕容雪菡放在心上的原因了。

她們這些人有事情,她爲了秦巖幫忙那是應該的,但是晨晨畢竟是個外人,她竟然想着了,原因就是晨晨給了她似曾相識的感覺。

慕容雪菡一直以爲自己活着的時候或許跟晨晨是親戚關係。

大家爲什麼有這種感覺,在本書快完結的時候會看到原因,各位小哥哥小姐姐們記得一直關注哦,一定不要錯過。

晨晨酒量非常的大,在自己陪酒的那幾年已經練出來了,她向在座的所有人都敬酒作爲感謝。

“怎麼樣,喝沒喝多!”石偉見晨晨的臉色泛紅急忙問道。

“石偉,我沒事,來最後一杯酒敬你跟嫂子,謝謝你們夫妻兩對我的照顧。”晨晨說這話的時候有些想哭了。

“你不用感謝我們,這一切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石偉之所以幫助雙重身份的晨晨是有原因的,並不是因爲可憐他。

而是覺得晨晨這個人辦事說話比較穩重,他陪客戶喝多了,晨晨永遠給他準備一杯解酒的蜂蜜水,他每次喝完後回家。

如果不是晨晨自己的爭取,他是不會注意到他的,當他知道他是男性時,他心裏也很不舒服。

所以當時就問他想不想轉行開個店他出錢,石偉自己當時也想自己在煩惱的時候有個安靜能休息的地方。

晚宴結束的時候,已經有五六位代駕在門口等着了。

“哪位寶寶這麼可愛一下子找了這麼多的代駕。”石偉已經喝多了,喝的自己站都站不穩了。

“我讓服務員提前叫過來的,你看你喝的這個樣子,肯定不能讓你酒駕啊!”晨晨在石偉的身邊大聲的說道。

“你這丫頭貼心!”石偉笑嘻嘻的說,隨後跟其他的人打了招呼,石偉跟他老婆兩人就走了。

“花精,我們也回去了,以後有什麼事情隨時的跟我們聯繫。”慕容雪菡伸開雙臂,花精上去跟慕容雪菡擁抱在了一起。 所有的人擁抱着離別後,陳奕霖送花精回家,由於車上多了一位陌生的司機,陳奕霖有話問花精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花精見陳奕霖的樣子知道陳奕霖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花精拿起手機,“怎麼了,是不是想說什麼?”

“今天飯桌上的人是不是大多都不是人類啊?”陳奕霖明顯的感覺到包間內的溫度很冷。

雖然他能夠看見慕容雪菡等人,但是他吃飯的時候還是覺得有些不自在,怕自己說錯話,惹各位大仙生氣。

“是的,除了石哥兩口子還有晨晨以外我們都不是人類,兩個孩子是秦巖的,應該算是人類。”花精打字回覆道。

“我沒有別的意思,你不要多想,我就是好奇,能夠認識你認識你的朋友們,我很榮幸。”陳奕霖說完發了個可愛的表情。

“好奇是應該的,我沒多想,你送完我直接回家吧,你哥哥不是在等着你嗎?”花精微笑着看着陳奕霖。

陳奕霖目不轉睛的看着花精,雖然車內的燈光很暗,但是他卻覺得此刻花精是這麼清晰。

花精還是第一次跟一個異性這麼近距離的接觸,頓時花精臉紅的低下了頭。

陳奕霖其實比花精還害羞呢,見花精害羞了他自己也趕緊的把頭向上擡了一下。

車在花精小區的門口停下,花精想自己溜達着回家,自己一方面鍛鍊下,一方面陳奕霖能夠早一些回家。

“到家了給我發信息。”陳奕霖沒有堅持送花精回家,就算是遇到劫匪,花精也不會有事情的。

“嗯,你到家了記得跟我報聲平安哦!”花精笑着對陳奕霖揮手。

花精到樓底下後,發現少了一輛車,花精明顯的能感受到一股強大法力留下的痕跡。

花精知道肯定是子涵回來了,花王如果回來是不會開車的。

第三種絕色 花精立馬拿出了手機給子涵打電話,子涵之所以在人類世界,她是知道原因的,她現在跟陳奕霖在一起了,她希望把事情跟子涵說清楚了。

子涵的車剛停到蘇格酒吧的門口,花精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子涵看了一眼屏幕看清來電人後,立馬按了靜音。

冷靜了一下,他還是拿起了手機,“喂,花精!你怎麼知道我回來了?”

子涵強忍着自己的情緒,他不想表露自己不好的情緒。

花精見子涵說話的語氣跟以前一樣自己就放心了,或許以前他們之間只是個誤會而已,子涵並不是喜歡她,沒準只把她當好朋友。

“我感覺到你的法力了,樓下少了一輛車,你去哪裏了?怎麼回來不跟我們說一聲呢?”花精知道子涵也在他們的羣裏,他們今天交談的內容,子涵是能夠看到的。

“我剛回來,我猜測你們吃的肯定差不多了就沒有打擾你們,我出來找個朋友,你早點回家休息吧,明天見。”子涵此時極力的壓抑着自己的情緒。

花精喜歡上了其他的男人,對他來說是非常大的侮辱,他的身份能力要比陳奕霖好太多了,花精偏偏喜歡別人。

“那好吧,你跟朋友見面後,也早點回來。”花精說完掛斷了電話,但是她總覺得哪裏怪怪的,但是又說不上來。

不過子涵什麼事情沒有,對她來說再好不過了,她從心裏祝福子涵能夠遇到一位好姑娘。

陳奕霖回家的時候,跟代駕司機聊了起來,平時陳奕霖很少有機會能夠跟陌生人聊天。

“小師傅,做這個多長時間了?”代駕司機人很年輕,陳奕霖不知道他的姓名只好以小師傅稱呼了。

“我剛做半年!”果然是年紀輕輕,跟陳奕霖說話都有點不好意思。

“平時專職做代駕嗎?收入怎麼樣?”陳奕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這麼閒,竟然跟代駕聊天了。

或許是花精走了以後,自己心裏空落落的,他此時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的喜歡花精。

“我只晚上做代駕,白天生意很少的,白天的時候我上班。”代駕師傅很健談。

“一個人做兩份工作真是辛苦,白天做什麼工作呢?”陳奕霖特別佩服這麼努力工作的年輕人,能做到這樣的年輕人已經很少了。

現在的人不啃老就已經算獨立了,能夠做着兩份工作的人很少很少。

“我白天的時候在一家環保公司做環境測評的工作。”代駕小哥跟陳奕霖熱聊了起來。

“太巧了,我有一家公司需要做環境測評,一會你走的時候給我留個電話吧,我需要的時候找你。”陳奕霖除了演藝事業做的風生水起外,早些年跟朋友一起開的科技公司目前準備上市,在上市前需要做環評。

不在輝騰的這段時間內,大多時間他是在自己跟朋友合夥開的公司內,準備公司上市的事宜。

在公司內他是個隱形的大股東,但是基本上很少有人知道,就連他的哥哥,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這麼有出息的。

莫雨欣如果知道陳奕霖這麼有本事的話,以前應該不會那麼快爲了自己的自由跟陳奕霖達成一致了。

“那真是謝謝老闆您了。”代駕師父特別的開心,他本來還想陳奕霖怎麼能夠找到花精那麼漂亮的女孩子,原來陳奕霖這個人一點架子都沒有,跟什麼階層的人都能夠聊到一起。

“路上小心!”陳奕霖給代駕小師傅代駕費後,對小師傅說道。

陳奕霖看別墅內燈火通明的,他知道他哥肯定在家裏還等着他,陳奕霖裝着吊兒郎當進門後,“哥,你今天怎麼有時間等我回來呢?”

平時陳奕霖跟他哥哥見一面都難,今天竟然在家裏等他,可見輝騰遇到事了。

要不是公司經營出現問題,他哥纔不會這麼閒等他呢。

“你明明知道我在等着你,你竟然還這麼晚回來?”大陳有些生氣的對陳奕霖說。

“我回來晚有錯嗎?我都告訴你我要跟朋友一起吃飯了。”陳奕霖滿不在乎的坐在沙發上。

“是不是跟花精在一起了?”大陳總看陳奕霖的樣子就能夠猜出來他跟誰在一起了。 平時的時候只要他說有事,陳奕霖不管是做什麼都會放下手頭的工作跟他見面的。

看來陳奕霖是真的喜歡花精了,他知道他現在再管陳奕霖跟花精的事情,就該討人厭了。

現在自己的親弟弟爲了女孩子都不把他當回事了,他再敢說一句花精的不是,陳奕霖能跟他翻臉。

“是的,跟她還有她的朋友們。”陳奕霖也感覺他哥哥對花精的態度緩和多了。

都怪他自己以前跟莫雨欣走的太近了,要不然莫雨欣也不會先入爲主,讓他哥哥以爲他們兩人是合適的一對。

“你玩夠了嗎?明天回公司上班吧。”大陳總盯着陳奕霖凝重的說道。

陳奕霖還是頭一次見到他哥哥這個樣子,本來他還想說他哥哥幾句的,但是看自己哥哥的樣子,真的什麼都說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