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了好幾圈,給我累的氣喘吁吁的1

“不會啊,不可能的,再找找,絕對就是這個山頭!”

沈夢瑤一邊走,一邊憤憤的踢着石頭,突然,她一聲尖叫。

“就是這棵樹!”

“這棵樹?”

“沒錯,就是這棵樹,我之前看見過的,牛傷就是在這裏!”

沈夢瑤指着地上兩個石頭中間的一片土,對着我說道。

可是…那裏空空如也!

我有些失望!

“這牛傷,不會被別人採摘走了吧?”

沈夢瑤有些奇怪的對着我說道。

“不可能!”

二姨她們三個人的推算,應該不會出錯。

“牛傷這種東西,一般人都沒見過,再說了,我們剛纔上來的時候,也沒有發現有人攀爬至次的痕跡啊!”

這個地方,這麼偏,又不好爬,有人上來才真是出鬼了,可牛傷去哪了呢?我有一種預感,牛傷肯定還在附近,就是我暫時沒有辦法把它給找出來。

有了!

我沒見過牛傷,可不是有人,啊不對,有豬見過麼?讓他出來找,不就好了!

我唰的一下,把鬼袋裏面的山膏,給倒了出來!

“傻逼,你幹什麼你,本膏睡的正爽呢,就把我給倒出來了,真粗暴!”

山膏扭了扭屁股,一臉不滿。

“你個死豬,你再說一句?”

我剛準備衝着山膏發飆來着,沈夢瑤卻是非常欣喜的蹲了下去,看着山膏,一臉驚喜。

(本章完)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我整個人都操蛋了,簡直是畫風全毀,沈夢瑤和山膏兩個,居然同時開腔,並且讓我感覺畫風全毀。

“誒,這隻豬好有意思!”

“誒,這個女人好有意思!”

這二位都像是看着珍稀動物一樣看着對方。

“等一下,沈夢瑤,你能看到這隻豬?”

“可以啊,你看不到麼?這隻豬好厲害,還會說人話,你是從哪裏弄來的啊?”

我的那個汗啊,女生的心思,我們這些老爺們果斷弄不懂。

“我從路邊撿的!”

說實話怕把她給嚇着,我只得胡亂編了一通。

“好可愛,我能抱抱它呢?”

沈夢瑤笑着向山膏伸出了手。

“可以啊,可以啊!”

山膏咯咯的笑着,朝着沈夢瑤衝過去。

美麗的祕密 “不行!”

我趕緊大聲阻止道。

“你個色豬,滾一邊去!”

我一腳把山膏給踹開,雖然我對沈夢瑤並不敢有非分之想,可也總不能讓一隻豬輕薄了她。

“你至於麼?幹嘛欺負這麼可愛的小豬!”

這個山膏也是,尼瑪看見我,就開始罵個不停,看到沈夢瑤,怎麼就變得這麼彬彬有禮的?

萌妻來襲:小叔,接招吧 “你別相信它,這傢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對着沈夢瑤解釋道,然後回過頭,惡狠狠的盯着山膏。

“你...少BB,你不是見過牛傷麼?附近有一株牛傷,你給我找出來!”

“我爲什麼要幫你找啊?”

我是職業NPC 這傢伙一邊打滾賣萌,一邊很囂張的翹着二郎腿,把沈夢瑤逗的哈哈直樂!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今年的菊花,開的比較燦爛啊,你說是不是啊?菊花豬?”

沈夢瑤在這裏,我也不好說的太過分,只得隱晦的對着山膏提醒道。

“你....你別太過分了,我.....我幫你找就是了啊!”

說着,山膏低下頭,開始用鼻子聞。

“找到了麼?”

“你別急,等一會!附近確實有一隻牛傷,我聞到它的味道了。”

還真的有!山膏這麼一說,我就是一陣的興奮。

它一邊聞,一邊走,很快就來到了一個懸崖邊上。

“就在這下面!”

下面?我朝着旁邊看過去,山膏這傢伙果然很神奇啊,就在那懸崖邊上,矗立着一株小草,不正是我日思夜想而求不得的牛傷麼?

可看着這牛傷,我就爲難了。

我真是不知道,一棵草是怎麼從大樹底下變到這裏來的,而且這個位置這麼刁鑽,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債得到。

看着這個情況,我們三都傻逼了。

“菊花豬,你下去,把那個草給我弄上來,我就放了你!”

我對着山膏循循善誘。

“不!不!不!我不去,絕對不去,這個地方那麼高,要是掉下去的話,雖然死不了,但是會很疼的!”

山膏一臉

傲嬌的看着我,然後趕緊往後退。

“你要是不下去,我就把你!!!”

我對着他威脅道。

“你來吧!”

說着,他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把屁股往後面一撅!

我瞬間就無語了,難道說我還真的艹豬不成?

“滾吧你,我自己想辦法!”

說着,我就把這傢伙給收回了鬼袋裏面。

“幫我拿着一下東西,我下去摘它!”

我對着旁邊的沈夢瑤說道。

這個地方,也並不算特別靠下,只要我踩穩抓牢,八成是可以把它給弄上來的。

“還是我去吧!”

我剛剛走到懸崖邊上,深呼兩口氣準備下去的時候,沈夢瑤攔住了我。

“這怎麼行?”

“我身子靈活,你抓着我的手,我就算是往下掉,你也能把我給拉上來啊,你要是下去了,我可拉不上來你!”

“行!”

我想了想,最終還是同意了沈夢瑤的這個提議。

沈夢瑤朝着小心翼翼的朝着下面爬過去,我趴在地上,緊緊的抓着她的手。

我看着她緩緩的蹲下來,然後馬上就要夠到那一株牛傷了,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沈夢瑤出手了,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必中的一手,居然抓空了!

在那一瞬間,我分明看到,那顆深深紮根於懸崖上的牛傷草,動了一下,似乎是在躲避一般!

而沈夢瑤整個人因爲扎個抓空而失去了中心,整個人朝着懸崖下面歪了過去。

我當時就急了,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氣,死死的抓住她。

沈夢瑤被我這麼一拉,她居然沒有立刻起來,而是再一次的發力。

這一次,沈夢瑤就弄的有技巧多了,先弄了個假動作,然後馬上把牛傷抓住連根拔起。

“給!”

沈夢瑤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危險,抓住牛傷,就要塞給我。

“先上來再說!”

不知道爲什麼,我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再者,這麼抓着一個妞,也真的是挺累的。

“好!”

沈夢瑤也不矯情,抓住了我的手,瞪住懸崖邊上就是那麼一踩,眼看着就要上來了!

七零年,有點甜 而就是這麼一下,出了大問題,本來沈夢瑤踩腳的那塊凸起來的岩石,似乎是承受不住她的重量,直接崩塌了下去。

沈夢瑤整個人,懸在了空中。

本來我還是能抓得住的她的,因爲她好歹還有着力點,她這麼一騰空,所有的力道都加在我的身上了,我朝着前面拖了好幾米,要不是雙腳掛住了一塊石頭,我整個人也要掉下去。

沈夢瑤在上懸崖上掛着,掙扎着,整個人都嚇傻了。

“林星,救救我!”

“你等着,我拉你上來!”

我不斷的用力,但是我這裏也沒有什麼很好的着力點,最重要的是沈夢瑤也在空中掉着,找不到踩腳的地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了,我們的體力都在飛速的流逝着。

“林星,我把牛傷給你,你放手吧!”

沈夢瑤有些絕望的對着我說道。

“不!不可能,我是不會放手的!”

“這樣我們都會死!”

“那就一起死!”

我咬咬牙,堅定的說道。

“那你找牛傷幹什麼呢?你要救的人,你也不顧她的姓名了麼?”

沈夢瑤這麼一說,我就有點猶豫了,而就在這一刻,她放開了我的手,然後把牛傷丟了上來!

“沈夢瑤!!!!”

我一聲大喝,也顧不得牛傷了,直接衝着懸崖下面就跳了下去。

“你怎麼這麼傻?”

沈夢瑤看着我,整個眼睛都有些朦朧了。

“抱緊我!”

我使勁抓着沈夢瑤。

這個情況我要是不下來,沈夢瑤必死無疑,我下來了,我們未必沒有生路。

“拜請哪吒三太子,學法七歲懂神通,頭梳雙鬢圓腰堵,手執金槍…….”

這是我第一次在半空中唸咒語,我也發誓,這是我念的最快的一次,我也顧不上什麼副作用了,我只祈求請神成功,要是成功不了,我和沈夢瑤都得死在這裏!

玉佩上的靈力瘋狂的輸出,一尊哪吒的金像,再一次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裏面。

請神成功了,我就是一陣的興奮,靈力瘋狂的催動腳下的風火輪。

重力加速度一時半會也不是那麼容易抵消的,眼看着距離地面沒有多遠了,我玩命似得把所有的真元都輸了出去,是死是活就是這麼一下了。

砰的一下,我和懷中的沈夢瑤一起,摔倒在了地上,我只感覺自己一陣頭暈眼花,渾身的骨頭都要散了,懷裏的沈夢瑤,則更是眼睛緊閉。

“我們還活着?”

她看着我,心有餘悸的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