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在林玄仲要笑出來時,那些得不到回應的人拿著兵器過來,想要從林玄仲腳下搶人。

「誰敢再上前一步,我踩碎他的頭顱,」不想麻煩,林玄仲直接威脅那些人一句。

緊接著,一眾人員齊齊停下腳步。與此同時,林玄仲腳下踩著的那人出乎意料地向周圍的人揮了揮手。

確認他們長老還沒死後,那些人更加不敢上前。一個七階武修竟被林玄仲這樣制住,說明林玄仲的實力遠在他們長老之上,考慮到這個事實,即便林玄仲身上只有武境六階的氣息,一個個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說起來,林玄仲的境界並不比腳下踩著的人高,只不過吃了那顆珠子后,體內元力比一般的七階武修深厚許多,最重要的是同樣做為七階武修,林玄仲的膽識和經驗都比對方豐富。 第1035章無奈毀葯

而在確認林玄仲身上的氣息只有武境六階的程度后,圍觀的人一個個一臉茫然。林玄仲的境界與他們知道的信息相符,但是實力卻遠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包括剛才那一群又調頭回來想見機行事的人,一個個心裡都有著巨大的疑問。

在他們想著究竟是怎麼回事時,林玄仲則當著他們的面,把包袱里的野果一個接著一個拿出來吃。每當拿出那黃色野果時又放回去換別的果子吃,因為黃色果子有致醉的作用。儘管現在對野果的那種致醉作用的抵抗能力比以前要強很多,林玄仲還是不敢當著這些武修的面隨意吃。

而在林玄仲吃其他果子時,又圍上來一伙人。見周圍的人都像是在等待什麼,那伙人沒有輕舉妄動,只是先打聽一下情況,可惜先來的兩伙人不願和他們多解釋。

不一會,當新來的兩個高階武修看到林玄仲腳下踩著的人後,兩人一臉驚訝。來時便感覺到氣氛不對,現在兩人只感覺更加不對。再一看,那被踩著的人竟然是個高階武修,兩人直接從驚訝變成震驚。

「齊望,到底是怎麼回事?」驚疑之下,一個高階武修問了旁邊另一個家族的人。

那被問話的男子臉色鐵青,見自家長老被林玄仲那樣踩著自覺羞辱不說,還不敢出手相助,現在別的家族的人打聽起來,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最後只好說了一句,「那個人正在吃寶物。」

那個叫齊望的人這麼一說,剛來的兩個高階武修紛紛神色一凝,隨即其中一人便想對林玄仲出手,只是剛動便被其同伴給拉住。

周圍那麼多人不敢制止林玄仲,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是他們不敢過去,要不然林玄仲怎能踩著一個高階武修,一臉淡然地吃著寶物,這是另一個高階武修的想法。

而那本想出手的高階武修,在其同伴一個警惕的眼神后,再看看林玄仲腳下踩著的高階武修趕緊停下動作。

「呦,這裡還真熱鬧啊!」而就這麼一會工夫又來了一伙人,聽著語氣來頭不小。

等那些人擠上來后,又是兩道高階武修的氣息,其中一道像之前那被林玄仲踹了一腳的中年男子般出類拔萃。

自從吃了那顆珠子后,連對其他武修的氣息感應都比以前強很多,對於能清楚地分辯這些人氣息強弱,林玄仲心裡很是驚訝。不過從那幾名高階武修的氣息上看,還沒有一個能與劍凌霜相比,但這也並不影響林玄仲擔心可能會來八階武修,所以林玄仲打算等吃掉那些可以吃的果子后,把剩下的草藥當著這些人的面全燒了,這就是林玄仲想到的可以用來擺脫麻煩的辦法。

「金琰果,」而就在林玄仲又把一個黃橙橙果子拿出來時,一聲驚呼從那實力還算不錯的高階武修口中發出。

緊接著,所有聽到這三個字眼的高階武修全都神色一凌,當然除了林玄仲腳下那不敢睜眼的高階武修。

「小子,識相點把那顆金琰果交出來,否則老夫對你不客氣,」下一時間,認出那野果的高階武修直接威脅起林玄仲來,語氣中的急意顯示出黃色野果的價值不菲。

「別急,等你們人到齊,我會把東西都交出去,」眼神閃了閃,對那說話的高階武修笑了笑,一抬腳,林玄仲把地上的高階武修向那威脅自己的人踢了過去。

說話的那人似乎剛到就被林玄仲拿出來的金琰果吸引,並沒注意到林玄仲腳下踩著的人,見林玄仲踢個人過來,還以為踢得是一具屍體,當即拔劍想將飛起的人劈成兩半好嚇唬林玄仲。

「劉長老不可,」見那七階武修這個架勢,剛才那叫齊望的人趕緊大聲喊道:「那是我家的三長老。」

如此突兀的喊聲讓那意欲動手的高階武修手中動作一頓,再一看,那飛過來的竟然還是個活人,還在動,此人順勢完全收回動作。

與此同時,在空中一個翻身的齊家三長老勉強停在那叫劉雄的人面前,把那駑馬給嚇一跳。

當齊家三長老站穩時,一張臉都是泥和血,一看面前的諸多熟人,一個轉身拿著手中的兵器直接向林玄仲衝去,「老夫和你拼了。」從那怒不可遏的語氣中可以聽出齊家三長老此刻究竟有多麼的憤怒,當然這與其剛才承受的侮辱有關。

「三長老,不可,」那叫齊望的人一個飛身從馬上下來,攔在他們長老面前。雖然理解他們長老此刻的心情,但還不想讓他們長老去送死。

「滾開,」但那齊家的三長老像是心意已決般,一下子推開齊望,繼續朝林玄仲衝過去。

「再來,我可就不會手下留情了,」把手中的劍對著齊家三長老一指,林玄仲眼中迸發出一道帶有殺意的目光。

迎上林玄仲的目光,怒氣沖沖的齊家三長老身形一頓瞬間想起剛才在林玄仲手中毫無還手之力的情景。雖然林玄仲有投機取巧的成分,但不能否認林玄仲的實力的確比他強。考慮到這一點,前一秒還怒氣沖沖的齊家三長老直接停住腳步。顯然林玄仲的一句話,比齊望的勸說更加管用。

而就這一會工夫,剛到的兩名高階武修看出一點情況。在兩人看來,不是先到的人不敢搶,只是根本搶不過。

「齊望,你家長老是怎麼回事?」都是一個城池的人,這些人自然互相認識。等齊望把那一臉羞憤的三長老給拉回來后,劉雄直接問了一句。

「那個人實力太強,我家長老不是他的對手,」雖然很不好意思,但事實就是事實,一陣猶豫后,齊望道出實情。

「沒想到你小子還有兩下子,但若你敢把那金琰果吃掉,老夫可以保證今晚你休想活著離開這裡,」得到齊望的解釋后,劉雄見林玄仲在吃另一個其認不出的野果,不免想起林玄仲剛才拿出來的金琰果。雖然不敢貿然出手,但並影響他威脅林玄仲。

「放心吧,那兩顆果子我現在捨不得吃,等會都給你們,」想想黃色野果的功用,林玄仲有了要將金琰果留下的想法,至於其他東西還是全都燒掉。而到這個時候,其他野果都已經吃完。擦擦嘴,四處看了一下,外面又有一些動靜,一看又來了一大群人。

等來的人圍上一圈后,領隊的高階武修同樣走到最前面,與那些熟人互相打個招呼。一看已經到的高階武修有那麼多人,剛來的幾名高階武修不免有些驚訝。總而言之,今晚來搶東西的人來自不少勢力。

一看圍著自己的高階武修已有十數人,吃的肚子有些撐的林玄仲感受著體內元氣激蕩,想是因為各種野果發揮效用,就想儘快把面前的問題解決。

「既然你們人都到齊,我就把話說明,我的包袱里的確有不少你們沒見過的草藥,」說著林玄仲還把包裹打開給那些人看,然後在一道道垂涎欲滴的目光下接著說道:「不過你們人數太多,沒法平分,所以經過我再三考慮,我打算把這些草藥都燒掉,這樣既可以保證你們的安全,也不會讓你們互相之間傷了和氣。」說著林玄仲把兩顆金琰果掏出來踹在懷裡,然後直接把包裹往那燒的正旺的火堆上放。

「小子你敢?」

「小子快住手!」

……

見林玄仲是真要燒掉那些草藥,剛來的那些高階武修想都不想紛紛從馬上一躍而下,直朝林玄仲過去。

迎上那些高階武修,林玄仲一個用力把包裹直接扔到火堆上,一下子火焰躥的老高,在確認烈火可以把那些藥草化成灰后,林玄仲舉起手中的劍準備對付這些人。

但令林玄仲沒想到的是有人直接朝著那火堆打出一道勁氣,一下子火星四濺,那著了火的包裹彈了出來,落在旁邊地上,那幕情景實在是讓林玄仲大為意外。大驚之下,林玄仲趕緊把那包裹挑進火堆。

只是剛放進去,那些人的攻擊已到近前,一道勁氣過去,柴火直接被打散。

沒想到那些人竟然放棄攻擊自己反而朝著那著火的包裹而去,林玄仲陡然意識到這些新來的高階武修完全是把自己當成是普通武修看,所以那些草藥在他們眼裡自然更重要一些。

無端的被人輕視讓林玄仲內心剛升騰起來的怒火轉眼熄滅,反而有種想笑的感覺,跟著當一個人要從面前過去時,林玄仲直接給了那人一腳。與此同時,林玄仲心裡不斷地想著既然那些人不讓自己燒,那只有先制服他們。 第1036章入住客棧

一腳踹飛一個人後,迎上那靠近包裹的幾人,八荒步一動,林玄仲直接走到那幾人近前,然後用劍又用腳,一轉眼傷到好幾人。儘管如此,後面的人還在往那包裹靠近,激的林玄仲直接向那些高階武修下狠手。

劍鋒幾個繞轉,一次又一次劃過一些人的身體,然後順勢用腳把受傷的人往外面踢。

而那些高階武修似乎心思都在包裹上,有人甚至不知自己被誰攻擊,相繼過來的近十名高階武修在林玄仲攻其不備下,一個接著一個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最初來的那些高階武修本抱著見機行事的心理沒有及時出手,當他們注意到林玄仲先從他們視線中消失,接著又在他們視線中出現后,伴隨著一些高階武修的慘叫聲,本想趁亂出手的幾人趕緊打消念頭。

片刻后,那些摔在地上的高階武修匆忙起來,互相看看后,一個個吆喝起之前在他們旁邊人的名字來,似乎都以為是他們旁邊的人下黑手。

「不想死的滾遠一點,」一邊笑著看那些人互相誤會,一邊林玄仲又把柴火集中在一起,然後去撿那個還在燒著的包裹。

「小子拿命來,」見林玄仲又想去燒那包裹,原本還打算靜觀其變的人已經無法再猶豫,一個個拿著兵器朝林玄仲一躍而來。

剛用劍去挑包裹,那些人便趁機攻來,在想著那些人真是好算計時,林玄仲及時停下手中動作,一個轉身迎上那從幾個方位過來的人。那些人用的兵器有長有短,但林玄仲在意的只是他們別趁機把包裹給拿了去。

下一時間,在周圍那些受傷的武修關注下,原本他們根本沒放在心上的林玄仲竟然當著他們的面,以一人之力同時和六個武修打了起來,那連續的兵器碰撞聲中,更令他們意外的是林玄仲竟然堅持了下來。

眼前的奇特場景令那些人紛紛想起剛才另外幾個高階武修沒有及時出手的原因,可能並不是想坐收漁翁之利,而是早就知曉林玄仲的實力。在一些人這樣想著時,另一些人蠢蠢欲動,對於他們來說,受點輕傷不算什麼,還是去搶草藥重要。再不去搶,包裹里的草藥真要被燒完了。

沒有時間多想,那些自認還有一拼之力的人紛紛向那被丟棄在一邊的包裹靠近。接著因為林玄仲有意保護那包裹,越來越多的高階武修加入混戰。

先是儘力攻擊林玄仲,等發現並沒有機會攻擊林玄仲時,一些人只好對旁邊的人下黑手。因為都是一座城池裡的人,那些人並不下死手,只是把人打成重傷。結果林玄仲還沒真正出手,一些高階武修便因為身受重傷退了出去,一轉眼,原先的十數名高階武修只剩下一半。

剩下的人一同對付林玄仲打,沒人敢靠近那包裹,因為一旦靠近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而林玄仲在看到剛才有人下黑手的場景,此刻卻不想再白費力氣,且讓這些人先拚命,然後再出手,這樣一想,林玄仲直接佯裝不敵退到一邊。

見林玄仲退遠,那些高階武修如同林玄仲預期般互相出手,只為把那已經被他們打滅的包裹搶在手中。而他們帶來的人,不知道哪些是敵人,沒有一方人敢貿然出手,結果只有那七八個人大打出手。為了那些草藥搶紅了眼,完全不顧同城之情,只要一人受傷,一定會被其他人聯合攻擊。

那毫不留情的場面看的林玄仲犯怵,想想每一棵草藥都可能引起一場腥風血雨,自己卻是始作俑者,林玄仲是越發後悔把那些草藥從毒龍嶺帶出來。雖然不是主動讓這些人來搶,但也無異於製造殺戮。

不多時,一個高階武修被人誤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再沒有聲息。當意識到出了人命時,那些搶紅了眼的人多少冷靜一些。

「夠了,」也就是在這時,為自己的錯誤行為生氣的林玄仲朝著還剩下的幾人大喊一聲。緊接著,六步八荒一用,林玄仲直接沖入戰場,在那些人相繼反應過來時,一個接著一個將那些人踹倒在地。

當那幾人在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被林玄仲接連踹倒后,周圍那些在觀看的武修一個個目瞪口呆。

「你們以為只要聯手就能打贏我?」站在那具屍體旁邊,已經無法忍受的林玄仲再次開口,「你們這些人不配得到草藥。」

一邊說話,一邊把包裹給撿起來,只是令林玄仲沒想到的是包裹上的火雖然熄滅,但依舊很燙,燙的林玄仲差點沒忍住把包裹給扔了,不過考慮到面子問題,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我要把所有草藥燒成灰燼,要是你們誰敢過來,就陪這些東西一起燒成灰燼,」說完這句話后,把還著火的乾柴拾到一起,再把那包裹放上去。

在眾人的關注下,那火燒的越來越旺,甚至燒出一些奇特的香氣,但是沒有人敢靠近,因為拿著劍的林玄仲站在旁邊,如同一個凶神般在盯著他們。

等那包裹被燒的差不多后,林玄仲回到受驚的駑馬旁邊,翻身上馬,然後朝著攔在面前的一眾武修威嚇一聲,「讓開」。

擋在前面的武修不敢阻攔,一個個退到兩邊,給林玄仲讓出一條通道。

「駕,」一扯韁繩,林玄仲直接馳騁出去,留下一眾武修不知所以。草藥都已經被燒成灰燼,為了那些玉石,他們還不至於冒險去追林玄仲,而且那些高階武修或多或少都有傷在身。至於那些普通武修,沒人領導,自然沒人動。

看著那堆還沒熄滅的火,還有火堆旁邊的一具屍體,原先搶紅了眼的這些人一個個冷靜下來。剛才要不是林玄仲出面阻止,可能死的還不止一個人,在這種想法下,一個高階武修捂著傷口站了起來,「李家的人跟我回去。」不管林玄仲身上還有什麼東西,顯然李家的人已經不願意再追。

「齊家的人跟我回去,」一轉眼,又是一個高階武修發話。

圍著的人一批接著一批離去,轉眼只剩下幾十個人。

「劉家的人跟我回去,」儘管知道林玄仲身上還帶著兩顆金琰果,經過剛才的事,劉雄現在也不敢追了。等劉雄帶著人一走,只剩下那沒了領隊的一伙人留了下來。別說他們沒看到是誰殺了他們長老,即便看到,他們也不能怎麼樣。

一片哭聲中,那些人為參與爭搶寶物深深後悔起來,但已經太遲可。

身後的事,正在星夜疾馳的林玄仲不想多管,只是慶幸今晚參與爭搶草藥的人少,事情不全大,不然萬一來了一個八階武修真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轉念一想,事情並沒結束,身上還有兩顆聽起來似乎價值不菲的金琰果,此事若是傳了出去恐怕又會引起不小的轟動,所以林玄仲打算把那兩顆所謂的金琰果儘快處理掉。

當然在處理金琰果之前,還要先弄清楚金琰果是什麼東西。拋開金琰果的問題不想,那兩袋玉石同樣是個負累,扔掉可惜,在好好考慮一番后,林玄仲還是打算用那些玉石行善。

當林玄仲想清楚當前的一些問題時,一座閃爍燈光的城池出現在眼前。連城牆都沒有,自然可以直接進城。

回頭看了一眼身後,沒發現火光,也沒聽到聲音,林玄仲默默想著那些人最好不要跟過來,不然他又無法在城裡安靜待一晚。

一路順利進城之後,一路燈紅酒綠,人來人往倒還算熱鬧,只是路邊那些蜷縮著身體的難民太煞風景。有的難民似乎還餓著肚子,還在沿街乞討。每隔一段距離,林玄仲便扔一塊玉時過去,數量不多,但希望能幫那些難民一把,同時避免給自己帶來麻煩。

那些難民撿起玉石后,連聲向林玄仲道謝,有的人還跪著叩頭。其實要不是見城內難民並不多,林玄仲不會這樣做。

在一家普通客棧門口停下來后,背著兩個大包裹的林玄仲問那夥計要了一間客房,然後直接進屋休息。

客棧夥計見林玄仲背著兩個包裹自然奇怪,但林玄仲身上的氣息卻讓其不敢多想,好生生地把林玄仲伺候著。

進入客房之後,周圍還算安靜,把兩袋玉石往桌子上一放,林玄仲讓那夥計多弄些水來,好洗漱一番。

一段時間后,換身乾淨衣服的林玄仲躺在床上,想睡一會,結果心情複雜,一時半會又睡不著。不得不說,之前發生的事對林玄仲造成不小的困擾,林玄仲想擺脫干擾卻又無法做到,最終只能起身坐著。 第1037章百事通

一邊打坐運功,一邊調整心情,困意漸漸褪去,似乎在境界達到武境七階后,打坐的作用與睡覺已沒區別,只不過躺著更讓人舒服一些。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早,依舊坐在床上的林玄仲被過路的商旅吵醒。下床簡單洗漱一下,想起放在胸前的兩顆金琰果,林玄仲想儘快弄清楚金琰果的作用。

關好房門走到樓下大廳,要了一份豐盛的早飯。等那夥計端著飯菜過來時,林玄仲直接問道:「此處可有賣書的地方?」

「不知客官問的是武技還是普通書籍?」

「普通書籍!」

「客官若是想查閱各種古籍只有去城主府,那裡收錄的藏書最全,涵蓋方方面面,至於城內其他地方賣的都是些不入流的武技和藥方之類的書籍。」

「我想查一些藥草的作用,可有什麼地方能查?」

「想必客官想查的不是普通藥草,除了城主府,小的想不到還有什麼別的地方能查到,要不小的去找掌柜問問?」

「好,」連這座城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與那城主府又沒親沒故,要借人家書庫一用恐怕沒有可能。可惜這只是一座小城,要不然找一個大的葯坊便可直接打聽。

「客官,我們掌柜說城中有一位叫百事通的人,此人實力平常,但卻博覽群書,號稱無所不知。平常甚至有一些資質愚鈍的武修去找此人請教修鍊方面的知識,客官若是找他應該可以問個明白。」

「那好,等我吃完早飯,你陪我走一趟,」說著林玄仲順手取出幾塊玉石放在桌子上。

「好嘞,」答應一聲,那夥計眼睛一亮,當即拿起幾塊玉石去找他們掌柜,然後又笑眯眯地回來候在林玄仲旁邊。林玄仲給的玉石相當於客棧平常一天的收入,即便只有一個夥計,那掌柜也沒有不讓夥計去的理由。

沒多久,兩人離開客棧。在林玄仲說明自己不是本城人後,那夥計非常熱情地給林玄仲說起本城的情況。

城內的勢力不多,地方也不大,倒是難民很多,一座無比普通的小城。每逢初一、十五,城主府還會派人救濟難民,確保那些難民不會餓死。

根據夥計的說法,原先難民中的年輕人在城內找不到生計,許多人都已去投軍,只留下一群老弱病殘無依無靠。他們城主想收容所有難民,但是有心無力,因為難民太多,城內卻物資匱乏。不過城內秩序不錯,那些難民同樣是受律法保護的人,平常沒人欺負他們,也沒人有閑時間去欺負他們。

相較於其他城池而言,這座城裡的秩序一切正常,而且城主府已經動用大量人力正在城邊上開拓耕地以及修建房屋。修建的房屋正是要給那些難民居住,以後那些難民只要在城邊種種地,給本城提供供給,就可以保證他們自己不會餓死,這便是一早城中人都往城外走的原因。

看著那些人一個個拿著各種各樣的工具,對於夥計的說法,林玄仲沒有任何質疑。這樣看來,城中的情況的確穩定,而這一切都多虧了那為人良善的城主。不像雲城那裡,城主不壓榨難民已經算一件善事,更別提救助那些難民。

邊走邊瞧,街上有一些擺攤的人,賣的東西種類很少,同樣沒多少買東西的人,但那些攤主的臉色倒並不愁苦,一個個或多或少的臉上還帶著一點笑容,看起來他們對現在的生意還算滿意。

等那夥計詳細說明城中的情況后,林玄仲對那城主越發佩服,不知不覺間,還有將那兩袋玉石送給城主的想法,因為那樣不僅可以讓兩袋玉石派上用場,還可以替其林玄仲省去許多麻煩。

小城不大,邊走邊說,很快兩人走到城中位置,按照客棧掌柜的交代,那夥計很輕鬆地找到那只有一間門鋪的房屋。

一大早,城中沒有多少人影,無比冷清,各家商鋪、客棧雖然開著門,但沒個客人,但令人意外的是夥計指著的那間屋子門口卻站著好多在排隊的人。

仔細一看,那間屋子坐落在兩家客棧中間,從左邊看屬於左邊的客棧,從右邊看屬於右邊的客棧,要是讓一個生人過來找,那還真不一定能找到,但要說好找的確挺好找,因為只有那間屋子有人,而且門口還有人排隊。

跟著夥計走到那邊后,放眼望去儘是武修,一個個穿著普通,不像是有錢的人,不難想象只有屋子裡的百事通才願意指點他們。只是這樣一想后,林玄仲又很奇怪那百事通為什麼不開館收徒,那樣豈不更方便一點。

「客官,你不要急,我聽掌柜說百事通脾氣古怪,你若是插隊進去。甭提你有什麼問題,人家是一概不理的,」怕林玄仲等的著急,客棧夥計趕緊提醒一句。

「恩,」點點頭,林玄仲對夥計的話沒有什麼疑慮,畢竟入鄉隨俗的道理他還是懂得,只希望在他的辦事期間客棧那裡不會出什麼問題。昨夜的事可能已經傳來,那些地方勢力會不會善罷甘休,林玄仲暫時並不清楚。

一邊等,一邊聽著前面的人說話。原來百事通還有一個規規矩,不管回答什麼樣的問題,每次只收一塊玉石,這也是讓那些人可以安心等待的原因。

一炷香后,讓那夥計在門外等著,林玄仲心情激動地走了進去。進門之後,四處打量一下,眼前的各種擺設沒有讓人產生驚嘆的感覺,一切都是無比的平常。一桌一椅普普通通,連那百事通本人同樣普通。一個穿著粗布麻衣的老者,一張普普通通的臉,再加上那毫無特色的眼神,足以說明眼前老者是個普通人。

只是當此老微微一笑后,林玄仲只感到內心的浮躁盡皆散去,一種心境空明的感覺油然而生。

「小兄弟,你有什麼問題?」在林玄仲不斷打量著眼前的老者時,老者已經指著一個存放玉石的布兜對林玄仲一問。

「勞煩尊下,請問金琰果是什麼東西?」眼前看著明明只是個三階武修,但在對方面前,林玄仲卻有一種由衷的尊敬之意。

「金琰果,形如金丹、肉如絲縷,味如烈酒,效用驚奇,名列異果排行榜第十,有兼治內外傷勢、強健筋骨之效,亦可一定程度提升武修修為,故別名『天生金丹』。」

想都不想,老者便把林玄仲想知道的答案盡數倒出,無愧於其稱呼,不過給林玄仲帶來一個問題。

「異果排行榜」幾字聽起來不像平常的字詞,林玄仲想針對性的了解一下。

「敢問尊下,何為異果?」

「你若想知,需幫老朽一個小忙。」

「尊下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