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比竇娥還冤枉啊!陳總,自從新聞出來,我聯繫過很多次花精,她都找理由沒有跟我見面,我要是知道她在哪裏,我肯定勸她面對現實了。”海海有些委屈的說道。

“看樣子我真的冤枉你了!”陳奕霖坐在沙發上一點精氣神都沒有,整個人顯得非常的頹廢。

“陳總,或許是她出去散心了,過一段時間就回來了,或許她回老家了啊!”雪兒安慰陳奕霖說道。

聽了雪兒的話,陳奕霖立馬精神了,雪兒說的可能極大,花精跟他說過想回家看看的,只不過還有一個小鬼付欣欣需要她先照顧一段時間。

“很有可能她回老家了,謝謝你了雪兒!”陳奕霖面帶微笑說道。

說完直接走出去了,留下海海跟雪兒兩人無奈的在房間內相互看了一眼。

“看樣子陳總真的栽花精的手裏了!”雪兒說這話的時候,面帶着微笑,她自己又何嘗不羨慕花精呢,遇到陳奕霖這麼好的人。

陳奕霖跟莫雨欣的新聞一出來,她就不相信這件事情,在她看來肯定是莫雨欣在背後搞的鬼。

雖然她知道是莫雨欣搞的鬼,但是畢竟沒有證據,加上她跟莫雨欣以前關係還可以,她也沒有辦法幫陳奕霖。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花精其實也是相信陳奕霖的,只是自己過不了心裏那道坎吧。

陳奕霖其實也很失望,畢竟花精不是非常傳統的思想,花精曾經跟他說過,一個男人可以有很多的女人。

其實花精的意思也說明,女人可以跟男人一樣擁有很多的男人。

這個觀點直接被他制止了,他可不想花精喜歡其他的男人,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人都是自私的,他不會背叛花精,花精也不能背叛他。

子涵本想着開分店的,花精跟小白都回大世界了,他哪裏還有心情開分店啊。

此時陪在花精的身邊,在她身邊安慰她,或許還能取的花精的歡心。

只是子涵沒有想到,花精早已經懷疑他了,給陳奕霖下藥讓他失去心智跟着莫雨欣回房間。

只是花精還沒拿到確切的證據,畢竟很多人都可以來回進出大世界,很多人都可以拿到藥。

花精回去的時候一路上心事重重的,李天霸跟小白,還以爲花精因爲陳奕霖的事情不開心呢。

“花精,到你家後,千萬不要這麼愁眉苦臉的了,要不然花王姑娘肯定會擔心的。”李天霸對花精說道。

“師父,我知道!”花精微笑着說道。

在李天霸看來,此時花精的眼睛裏有着情緒,以前他跟花精剛認識的時候,那時候她的眼眸特別的清澈,人也非常的單純。

李天霸覺得人類世界雖然繁華,但是遠不如大世界安逸,就連九窈公主葉曉倩兩人變化都很大。

“李大哥,你剛剛纔提醒花精,你現在想什麼呢?”小白笑着對李天霸說道。

“我沒想什麼,只是在想人類世界的一些事情罷了!”李天霸笑着說道。

花精進入樹人世界的時候,特意的用法力搜尋着迷藥,李天霸跟小白能夠感受到花精的舉動。

“花精!你在做什麼?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李天霸看着花精問道。

花精知道事情是瞞不住的,“我在找一種藥!”

隨後花精把自己保存下來的藥氣味給李天霸還有小白聞了一下。

氣味已經非常淡了,對兩人是造不成什麼影響的。

但是味道會在他們的記憶中,只要他們聞到過這種氣味,就會自動的保存起來,直到再聞到的時候,會直接把上一次聞到氣味的時間激活。

“我在家裏好像聞到過這個氣味!”小白不確定的說道。

花精有些激動的問:“小白,你說的是子涵的家中嗎?”

小白點了點頭,李天霸此時生氣的攥起了拳頭。 李天霸雖然是武將但是並不傻,樹人世界的迷情藥他是知道的,這樣的藥出現在了人類世界,花精的男朋友又有了出軌的新聞,子涵一直喜歡花精,這幾件事情串在一起,不用深想就很明顯。

“子涵這個傢伙,竟然做這樣的事情!看我下次回去怎麼教訓他!”李天霸生氣的說道。

“子涵做什麼了?”小白不明白的問道,大家一起吃飯都好好的,他也沒做什麼啊!

“你難道不知道嗎?”李天霸有些好奇的問道,他現在很懷疑小白的智商。

“我知道什麼啊!這個東西是什麼啊!”小白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

如果花精跟李天霸任何一個人告訴他這個氣味是迷情香,他就會想到花精跟陳奕霖的事情不簡單。

畢竟陳奕霖喜歡花精,對花精很好,大家都是看在眼裏的,爲了莫雨欣而放棄花精,陳奕霖肯定不會幹這樣的事情。

“你不知道最好,省的出其他的岔子!”李天霸知道小白跟子涵的關係,這件事情還是不讓大家知道的好。

“你們兩個怎麼回事啊!還是不是一夥人了!有事情不告訴我!”小白其實心裏已經打起了小嘀咕,他知道兩人說的事情跟子涵有關係。

要不然他說聞到那樣的味道的時候,花精變的那麼的激動。

李天霸看了一眼花精,花精知道李天霸不想讓小白知道陳奕霖的事情跟子涵有關係,她也不好說什麼了。

兩人只好向花草世界走去了,小白在後面無聊的跟着,不過很快就可以見到詩詩了,想到這裏小白哪裏還有心思琢磨剛纔的事情。

花精回到花草世界,花王得到消息後,立馬出來迎接了。

本來花王還打算回人類世界看看花精呢,花精在人類世界她還是不放心的。

“姐姐,我回來了!”花精看到花王后,開心的跑向了花王,花王跑向了花精,兩姐妹開心的抱在了一起。

“回來就好,你怎麼跟着李大哥一起回來的?”花王看着花精問道。

“李大哥去人類世界通知大家說周小雨姐姐要出世了,讓大家多多照顧,我想你了,就跟着你一起來了。”花精開心的說道。

“李大哥,小白,進大殿說話吧!”花王跟花精如果總是這麼話家常,當着外人不妥。

“你們姐妹兩人回去吧,我們就不進去了,魚人世界現在有一些事情,我回去查看下情況!”李天霸笑着對花王說道。

花王有些驚訝,魚人世界怎麼會有情況呢,“魚人世界怎麼了?”

“雪菡、狐小仙、詩詩她們三人受傷了,魚人世界不知道什麼原因來了外族的人,法術還很高強,如果不解決這些外族人,大世界恐怕要變天。”李天霸此時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在人類世界的時候,他不想九窈公主跟葉曉倩擔心,所以有所保留沒有說外族的事情。

“什麼?外族高手!李大哥你怎麼不早說啊!”花精着急的問道。

“我們跟你們一起去魚人世界!”如果是以前,花王肯定不會說這句話的,現在花王跟花精已經到了天仙級別了,多少還是能夠提供一些力量的。

其實花王想的很對,她的法力雖然對抗不了外族,只要她在魚人世界,木景年就不會不管魚人世界的事情。

大耗族雖然很厲害,但是木景年所在的四象就是他們的剋星,大耗族如果知道四象已經知道了他們的目的,有了堤防,他們或許做事情會留有餘地。

“沒事的,我們可以解決,木景年現在在仙帝府呢!”李天霸聽花王這麼說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們兩姐妹有事情的時候,你們大家對我們都很照顧,現在雪菡姐姐他們有事情了,我跟花精自然不會坐視不管的。”花王堅定的說道。

“師父,我們一起走吧!多兩個人多兩份力量!”花精笑着對李天霸說。

“好吧,那我們一起去吧!”李天霸見花王執意要去魚人世界,只好帶着他們一起了。

“李大哥,你說的那個外族,他們的法術會比你高嗎?”李天霸現在的法術已經是神級別了。

如果比李天霸高,那魚人世界真的會危險了。

“當然比我高了,但是我還沒有跟他們交過手,聽巫師跟木先生說是很厲害的外族。”李天霸一邊走一邊把自己知道的說出來。

“雪菡姐姐他們三人的傷勢什麼時候會好呢?這個木景年真不知道是幫我們還是害我們,竟然眼睜睜的看着她們三人受那麼重的傷!”花精不滿的說道。

木景年辦的這一件事情,把他以前幫助大家的事情一筆抹掉了,現在大家沒記住木景年的好,只記住他的壞了。

“應該不會害我們,如果他想就不會救我們了!”李天霸笑着說道。

木景年沒想到李天霸會把花王帶過來,當在仙帝府看到花王的那一刻,木景年立馬露出了笑容,此時他特別想對李天霸說一聲“事情辦的真到位!”

但只限於想想,他喜歡花王肯定不會讓這些人知道。

“這麼快就回來了?花王跟花精兩位美女也來了!”巫師見李天霸等人來了後開心的問道。

“巫師大人好!”花王跟花精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們好!你們好!”巫師笑呵呵的說道。

“花王姑娘,我們又見面了!”木景年見花王沒有跟他打招呼的意思,只好先主動了。

“你好,木先生!”花王知道對抗外族還用的上木景年,但是木景年眼睜睜的看着慕容雪菡三人受傷,她是非常不開心的。

木景年微笑着看着花王,他就喜歡花王清澈的雙眸,當然了最主要的是因爲漂亮。

就在這時,慕容雪菡走了出來。

“你們是誰?”慕容雪菡帶着疑惑的表情問道。

“我是李天霸啊!你怎麼了雪菡?”李天霸以爲慕容雪菡沒睡醒呢!竟然不認識他們了。

“李天霸?天霸?我怎麼沒印象啊!我們認識嗎?”慕容雪菡繼續問道。 花王花精巫師木景年還有小白,在場的所有人都暈了,慕容雪菡竟然說不認識他們。

“雪菡姐姐,你還認識我嗎?”花王皺着眉頭問道。

慕容雪菡目無表情的搖了搖頭。

“雪菡姐姐,我們在這的你難道都不認識了嗎?”花精疑惑的問道。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巫師,你快看看,慕容雪菡怎麼了?”李天霸着急的說道。

巫師剛要嚮慕容雪菡靠近,慕容雪菡就警惕起來,“不要過來!”

“雪菡,你放心,巫師是幫你看病,不會害你的!”李天霸好久沒有看到慕容雪菡了,今天在這樣的場合下見到,慕容雪菡竟然不認識他了,他此時心裏非常的難受。

“我爲什麼要相信你們?我的名字叫雪菡嗎?”慕容雪菡問道。

“你的名字叫慕容雪菡,難道你還有別的名字嗎?”李天霸像詢問小孩子一樣詢問慕容雪菡。

“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慕容雪菡嘴裏不停重複着這四個字,隨後自己雙手抱着腦袋,嘴裏痛苦的說着,“腦袋疼!”

“雪菡,不要想了,你的傷還沒有好,什麼都不要想了,等你的傷好了,什麼都能想起來了。”李天霸走到慕容雪菡的身邊對慕容雪菡說道。

慕容雪菡看着李天霸有些疑惑的問,“你們會救我?”

“當然了,你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現在回房間,讓巫師給你看看!”李天霸說完,慕容雪菡就向房間內走去,特別的聽話。

花王皺着眉頭不可思議的看着慕容雪菡,她沒想到他們分開沒多久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以後秦巖回來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跟秦巖交代了。

秦巖走的時候,只跟她聯繫了,不能讓她們去四象,如今她們受傷了,她是有責任的。

木景年一直在仔細的觀察慕容雪菡的舉動,看樣子跟神獸打鬥的時候傷到腦子了,要不然現在不可能不認人。

花精此時見慕容雪菡這樣,有些想哭,畢竟以前慕容雪菡一直對她照顧有加,此時慕容雪菡傷成這樣了,她很是內疚。

“我們不要進去了,等巫師大人出來問情況吧!”花王對花精說道,現在給慕容雪菡看病重要,房間內人多了,不利於診斷。

“你們放心吧,慕容雪菡姑娘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木景年知道姐妹兩人此時非常的擔心慕容雪菡。

“木先生,雪菡姐姐的傷你知道怎麼回事嗎?”花王直接看着木景年問道。

“她們想進入四象境內,結果跟神獸大戰了三天三夜,還好我發現的及時,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木景年如實的說道。

“是這樣嗎?”花王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我怎麼可能騙你呢?我也沒有騙你的必要吧!”木景年微笑着說道。

“我是開玩笑的,木先生,你可是我們所有人的大恩人,我們怎麼會不相信你呢?”花王笑着對木景年說道。

秦巖現在還在四象呢,她不想把木景年惹到了,到時候吃虧的可是秦巖了。

花王主動對木景年笑了,木景年開心極了,或許喜歡一個人,真的會變得白癡一些吧,木景年這樣的高手也不例外。

巫師在房間內給慕容雪菡檢查完畢後,李天霸着急的問:“巫師,她這是怎麼了?”

“放心,沒什麼大礙,應該是她閉關的時候注意力分散了,傷到了自己,婉君大概多久能過來?”

婉君來了以後可以幫助慕容雪菡淨化法力,從而更好地修復自己的傷勢。

“都怪我大意路過人族世界,都沒有去打探下消息就回來了!”李天霸有些自責的說道。

“我們再等等吧!或許是婉君姑娘不在王宮內,找她需要時間!”巫師看着李天霸說道。

重生創業時代 慕容雪菡此時一直盯着兩人,看樣子他們的關係應該是非常好的。

“我真的是受傷了,纔不認識你們的嗎?”慕容雪菡看着兩人問道。

“當然了,我們早就說過,你好好的養傷,等傷好了以後就會記得我們了!”李天霸回覆道。

就在這時,孟超突然空降到了仙帝府。

“木先生,兩位姑娘也在仙帝府啊!”孟超看到三人後率先打招呼。

冷麪ceo的新婚棄婦 “出什麼事了嗎?”木景年見孟超的臉色不對,知道肯定是出事情了。

“我剛剛收到了人族王宮發過來的官碟,文主管已經被殺,婉君姑娘不知所終。”孟超跟文主管告別的時候就有種不好的預感,看到官碟後整個人陷入了悲傷之中。

不用想一定是大耗族的人做的,現在大耗族的人爲了自己的利益,開始濫殺無辜了。

婉君的身份只有他們知道,文主管去了人族世界就出事了,肯定是有人通風報信了,先一步殺了文主管把婉君劫走了。

舒麗王后身邊的宮女是大耗族所僞裝成的,看樣子應該還有人潛伏在他們的身邊。

“在人族世界被劫走的嗎?”木景年皺着眉頭問道。

沒想到大耗族的消息竟然這麼靈通,看樣子大世界有一場硬仗要打了。

“是的,人族世界的國王這麼說的,現在文主管的遺體正在運回來的路上!”孟超難過的說道。

今天孟超得到消息的時候非常的悲傷,但是他還是忍住悲傷趕緊過來報信了。

巫師跟李天霸聽到有人來了,叮囑慕容雪菡好好休息後,就趕緊出來了。

“孟超,你怎麼來了?”李天霸問道。

“婉君姑娘出事了,她被人劫走了,文主管也被殺了!”孟超難過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