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屍王又朝他走了過來。

冷宇怒目,大步的走向了屍王!將滿腔怒火全都發泄在了屍王身上!今天無論如何,都要看砍死這個怪物!

小松的毒的效果還在屍王身上,冷宇一斧一斧子的落在屍王身上,血量慢慢的下降着!

瀕臨殘血,冷宇就吃一顆福壽膏!

就這樣,冷宇幾乎失去理智般,一連吃了三顆福壽膏後,那屍王終於是“嗚呼”一聲躺在了地上!

財寶散落一地,鋪滿了地面。

到這裏,冷宇終於纔是長呼了一口氣!心中的怒火,才慢慢的消退了。

沉定了片刻後,冷宇纔去拾取那些東西。

最外面的兩圈全都是金幣,中間的位置纔是金光閃閃的東西。冷宇慢慢的悉數撿起。

【凌風】

【需19級佩戴】

【耐久20】

【攻擊:6-12】

【星級+1】

【說明:在空中揮舞,如能切開清風,劍鋒嘯嘯,故名“凌風”】

….

【狂風戒指】

【需20級佩戴】

【耐久10】

【攻擊0-1】

【攻速+1】

【星級+3】

【說明:穿戴後,如沐微風,武器都感覺輕快了不少】



翻來二去,只有這兩件裝備!

錯嫁豪門闊少 揹包裏,再就是一些藥品,還有幾本技能書!

【爆裂火焰】

【需13級學習】

【法師專用】

【火焰在地面炸裂,灼燒敵人】

….

【隱身術】

【需20級學習】

【道士專用】

【給自己或隊友施法,怪物將尋不到蹤跡,移動解除】



【烈火劍法】

【需15級學習】

【戰士專用】

【火焰凝蹙於刀尖,造成大量傷害!】

烈火劍法?!冷宇心中大驚!連忙再次仔細看去,見那本書上的名字果然沒錯!確確實實是烈火劍法!

多少戰士夢寐以求的技能!今天竟然讓冷宇殺了一次屍王就爆到了!

冷宇心中也是轉悲爲喜。只是,這學習的等級確實讓冷宇疑惑不解! 葉少,傾城佳人 在以前版本里,烈火劍法可是35級的最高等級技能!

到現在怎麼會變成了十五級的技能呢?

… 第387章藍顏禍水

「但願是我想多了吧,翠蘭才只有十七歲,估計是將你當做哥哥看待的。」

「對了,我答應半雨明天要去陪她一晚。」

「那我豈不是要獨守空閨?」

陸司寒語氣立刻沉下來道。

頂流她恃美行兇 「我都好久沒有和半雨說說話了,而且這次她對於山區的事情特別感興趣。」

姜南初搖著陸司寒的手臂央求道。

「只准一夜。」

「謝謝老公。」

姜南初湊上去,親了陸司寒一口。

兩人膩膩歪歪的在房間待了好長時間,看時間馬上就要吃晚飯才一起出去。

翠蘭就站在房門口偷聽,來不及逃跑,正好和兩人撞上。

神級系統之商女重生 「翠蘭,你站在門口做什麼?」

姜南初有些反感的詢問,她該不會是在偷聽吧?

「我——我偷聽你們講話了。」

「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做事不分輕重,現在想起來覺得剛才對陸大哥太親切了,我很害怕你們會討厭我,很害怕你們把我趕出去,我真的無家可歸。」

翠蘭擺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讓姜南初完全沒有了責怪她的理由。

「翠蘭,我會把你當做妹妹看待,絕對不會不管你的。」

「但是我和司寒在房間說的都是悄悄話,偷聽這種事情我不希望再發生第二次了。」

姜南初要求道,這裡可是她的家,怎麼能連隱私都沒有呢。

「好的,我會注意的。」

「嗯,我們下樓吃飯吧。」

翠蘭走在後面,看著姜南初與陸司寒並肩行走的畫面。

明天晚上姜南初整天都不會在家,明天晚上!

翠蘭在心中反覆強調記下這個關鍵性的信息。

翌日,姜南初一大清早就去了半雨那。

「南初,我看到新聞,聽說你之前被人販子綁走的事情,沒事吧?」

「放心,我會跆拳道,而且又這麼機靈,他們不能拿我怎麼樣。」

姜南初拍了拍謝半雨的手,示意她放心。

「倒是你,一段時間不見,肚子又大了好多。」

「是呀,根據時間這個孩子出生在十二月份。」

姜南初小心的摸了摸肚子,她和司寒的婚禮會在二月份,那時候半雨恢復好了可以來做伴娘呢。

兩人在公寓聊著彼此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時間過得格外快。

到了晚上,兩人像以前在帝都那樣,躺在同一個小被窩內。

「你跑來陪我,我估計是要被陸先生記恨上了吧。」

「才不會,前段時間我在山區接回來一個女孩子,纏著他認哥哥,他忙得很。」

「女孩子?」

「嗯,叫做翠蘭,她比較缺乏安全感,但是舞蹈天賦很不錯。」

「南初,你會不會太放心了,一個女孩子就這麼住在你家,萬一對陸司寒有意思,根本防不勝防。」

謝半雨為好閨蜜著想,擔心的說。

「司寒不會喜歡她的。」

「我相信陸先生,但是我不相信那個女孩。」

「陸先生雖然年紀大,但長相英俊,充滿男子氣概,難保那女孩不動心。」

姜南初被謝半雨這麼說,倒也開始懷疑起來。

「不行,你今天不準住在我這,趕緊回去。」

「只是一晚上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你聽我的,現在就走,下次我去別墅找你說話。」

謝半雨這麼堅持,加上姜南初確實不安,所以順了她的意思,準備回家。

晚上九點,陸司寒在浴室洗澡,翠蘭放低腳步輕聲進入卧室。

翠蘭自認為是了解男人的,在苗家村只要隨意一勾引那些老少爺們都會過來,陸司寒應該也不會例外。

翠蘭打定主意將卧室內所有燈都故意關閉。

二十分鐘后,陸司寒從浴室出來,發現房間內一片漆黑,在他的面前還站著一抹消瘦的身影。

她身上散發著淡淡的茉莉清香,這是南初沐浴乳的味道。

「是不是太想我,所以提前回來了?」

陸司寒帶著溫和的笑意詢問道。

翠蘭從來沒有聽到他這樣的語氣,心中泛起陣陣漣漪。

「咔擦。」

「司寒,我回來了,為什麼連燈都不開。」

姜南初拿著背包進入房間,很快打開壁燈。

卧室內展現出來的一面,讓所有人都驚訝。

翠蘭穿著單薄的睡衣居然就站在房間內,而陸司寒正站在她面前,兩人之間有曖昧涌動。

「你們在做什麼?」

姜南初的語氣立刻冷下來,她是不是該慶幸謝半雨的提醒,不然今晚會發生某些不該發生的事情。

「你怎麼會在我的房間。」

陸司寒同樣提出質問。

翠蘭這一刻穿著睡衣,卻好像被人剝光衣服一樣難堪。

她心中也有一大堆問題,為什麼姜南初明明說好的今晚不回家,卻還是出現了呢?

「我——」

「我想進來問問司寒哥為什麼今天南初沒有回來,既然你回來,那麼我先出去了。」

翠蘭像逃一般離開房間,只留下陸司寒與姜南初兩個人。

「南初,我還以為站在卧室內的人是你,我完全不知道她會進來。」

陸司寒上前握住姜南初的手臂,他可真是太冤了。

姜南初倒是沒有責怪陸司寒,她相信他,當初這麼多誘惑擺在他面前,他都不曾動搖,一個小小翠蘭算什麼。

讓姜南初感到噁心的是翠蘭,她對她也算用心,將她當做親妹妹照顧,卻沒想到她會看上自己男人。

「我累了,今晚不想睡在這個房間,我去客房。」

姜南初按了按眉心,轉身出去,這個房間有一股翠蘭的味道,讓她難受。

「老婆,你別丟下我,好不好。」

「藍顏禍水!」

姜南初憤憤的瞪了陸司寒一眼,兩人今晚在客房將就一晚上。

翌日清晨,翠蘭洗漱後下樓用早餐的時候,發現陸司寒已經出門了。

「南初,昨晚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你千萬不要誤會,也千萬不要趕我走好不好?」

「對了,前段時間有一家媒體採訪我,他們要樹立陸司寒愛民如子的形象,我的證詞很有用的。」

翠蘭開始不斷的提高身價。

「今晚,我們去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