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弘業領命去了,蘇瀅跟在身後,兩人一起去了香寧宮。 蘇瀅與歐陽弘德來到香寧宮外。

老遠的就有人稟告給蘇柔。

蘇柔聽說有人來,勉強支撐著起身,看誰這個時候來看自己的熱鬧。

「皇上,皇上。」

蘇柔一眼就認出了走在前面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皇上,激動的有些不知道所措,跪在地上沒抬頭,臉上還閃過片片的緋紅。

她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歐陽弘德身後根本就沒有公公陪著,還有他身上穿的雖然閃亮華貴,可根本就不是龍袍。

歐陽弘德尷尬的看著蘇瀅,做了一個鬼臉。

玉竹也發現了有些不對勁,從來沒見過這麼頑皮的皇上,還有他身上穿的並不是龍袍。

蘇柔還跪在地上,想著如何討皇上的歡心。

歐陽弘德給蘇瀅遞了一個眼色,意思是讓她給解釋。

「你自己惹的禍,自己收拾。」

蘇瀅抬步進入了屋子裡。

蘇柔心下納罕,這蘇瀅也真是太霸道了吧,今天難道是請皇上來找自己難看的。

「你是柔貴人?失禮失禮,我是汝陽王歐陽弘德。」

歐陽弘德給蘇柔施了一個禮。

什麼?汝陽王?

蘇柔愣了愣,木然的抬起頭,看著眼前躬身施禮的男人,眼神一下子呆住了。

簡直不敢相信,難道說這人不是皇上?

蘇柔仔細看了看眼前這個男人,還真的有些和皇上歐陽弘業不一樣的地方,可能是因為和皇上見的面就那麼幾次,如果不仔細觀察,根本看不出來。

天哪!竟然真的不是皇上。

想到這裡,蘇柔恨不得找個窟窿鑽進去,本來在御花園等皇上被拒,就已經很丟人了,這等了大半天,竟然根本不是本人,如果傳出去,還不被人笑掉大牙。

蘇柔緩緩起身,眼神立馬就變的銳利起來。

「王爺,難道說在御花園見到的人,是您而並非皇上?」

蘇柔想得到最後一絲絕望的確認。

這簡直是明知故問。

歐陽弘德點點頭。

「我和皇兄,是不是長的很像。」

蘇柔恨不得上去掐住歐陽弘德的脖子。

歐陽弘德看到蘇柔不說話,只是低著頭,牙咬著嘴唇,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一時有些心軟,本不該在這宮裡招惹她。

「王爺,我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王爺答應。」

蘇柔說道。

「儘管說。」

歐陽弘德覺得這是一個很好彌補蘇柔的機會。

「我想讓王爺,請皇上來一趟香寧宮。」

蘇柔看著歐陽弘德的眼睛,不容許拒絕一般。

「為啥讓皇上來這兒?我給柔貴人道歉,您是不是覺得還不夠?」

歐陽弘德說的很直接,並沒有太多考慮她的感受。

「沒有,沒有,絕對不是這個意思,王爺,因為我和王爺在御花園造成的誤會,在宮裡傳的風風雨雨,讓皇上來香寧宮一趟,就可以消弭這些謠言。」

蘇柔覺得這個理由,歐陽弘德肯定不會拒絕。

正如蘇柔猜想的那樣,歐陽弘德沒有拒絕。

聽明白蘇柔說的意思,他很爽快的答應了,不就是來香寧宮一趟么,皇兄肯定不會拒絕。

蘇柔臉上又綻放開笑容,如果皇上能來,那會是香寧宮多大的榮耀。 歐陽弘德答應了蘇柔的請求,沒有久留就和蘇瀅一起離開了香寧宮。

「王爺,你這海口開的有點大了。」

蘇瀅側目笑著。

「怎麼?這皇兄去自己的後宮,這不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么,這難道說還有什麼難度?」

歐陽弘德根本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自然想不到歐陽弘業對蘇柔的態度。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並沒有別的意思。」

蘇瀅說道。

歐陽弘德腳步加快了幾分,他想著趕緊交差,就別趟這一趟渾水了。

見到歐陽弘業,歐陽弘德把這個想法告訴了他。

歐陽弘業臉板起來。

「這分明就是你惹的事,還要把我給繞進來,這香寧宮我是不去的。這事就到此為止吧。」

歐陽弘業回絕的很堅決。

歐陽弘德沒想到他的皇兄,竟然對蘇柔如此的抵觸,這著實出乎他的意外。

「我都答應好了,你說這樣是不是讓我言而無信麽。」

歐陽弘德撓撓頭,做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你的要求,讓我更為難,你這是讓我去給她賠禮道歉,弘德,你想的太天真了,你不用管了,這事就到此為止。」

歐陽弘業做出一副不可商量的語氣。

事已至此,歐陽弘德只好走出來,他心裡有些不順暢,不知不覺就來到迎昭宮。

「主子,王爺來了。」

蘇瀅聽說是歐陽弘德來了,很是吃驚,趕緊讓他進來,並讓其他人去看看門外有沒有其他人看見。

「王爺,你不去求皇上怎麼跑到我這兒來了?」

蘇瀅口氣帶著質問。

「哎,別提了,碰了一鼻子灰,心裡頭鬱悶,想找你喝兩杯,解解悶。」

蘇瀅一聽笑了。

「王爺,我不是說你,就你這長相,可別在宮裡頭亂跑了,到哪都說是皇上,你再呆上半天,估計整個宮裡就都知道你了,你還是趕緊走吧。」

歐陽弘德臉就有些不好看了,怎麼到哪都不招待見。

蘇瀅感覺到了歐陽弘德的不悅,說道:「這宮裡本來就是皇上一個人的,你這樣走來走去的,不讓人產生誤會才怪,你剛剛招惹了一個柔貴人,要是再被別的人纏上,龍顏大怒,你就小心著吧。」

歐陽弘德心裡更不痛快了。

寧負韶華不負君 「我還就招惹了,我看皇兄能咋地。」

「噗嗤。」

蘇瀅笑出聲來,歐陽弘德這個樣子還很可愛。她忽然想到歐陽弘德在宮裡不行,可是在宮外可也是響噹噹的人物。

大將軍,蘇瀅想到了她的父親。要是能讓歐陽弘德幫大將軍,那絕對再好不過的事情。

「那好吧,晴雲,上酒菜,我陪王爺喝一杯。」

蘇瀅吩咐一聲,宮裡的人各自忙活起來。

「你這人,竟然背著我來這裡吃酒。」

門外,忽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原來是皇上歐陽弘業。

早有人稟告他,歐陽弘德並沒有出宮,而是來到了迎昭宮。

「哈哈,皇兄鼻子可真夠長的,我這還沒開始呢,你這就到了。其實你現在應該去香寧宮的。」

歐陽弘德開著玩笑。

「你要去你去,來這裡竟然也不稟告一聲,我看你是大了膽子了。」

歐陽弘業板著一副面孔。 「皇兄教誨的是,我先自罰三杯。」

說罷,歐陽弘德先咕嘟咕嘟自飲了三杯。

這哪是自罰三杯,明顯是怕自己喝不夠啊。

歐陽弘業並不介意,只是跟他開個玩笑而已。

歐陽弘業也不示弱,咕嘟咕嘟的也飲了三杯。

這是要杠上的節奏。

蘇瀅一看形勢不好,趕緊笑著說道:「今天就至此三杯,不準再飲。」

這兩人四目相對,明顯是對這個裁決不是很滿意。

「既然貴人說了,那麼就這三杯。」

歐陽弘業第一個站出來支持蘇瀅。

歐陽弘德也沒有其他砝碼,那也只能答應,他又開始想念醉仙樓了。

蘇瀅主要是怕他們倆喝醉,一旦喝醉,鬧出點什麼幺蛾子來,都夠迎昭宮吃好長時間的。

這頓飯,只能用意猶未盡來形容。

蘇瀅把歐陽弘業送走以後,她單獨把歐陽弘德留下,有話對他說。

「王爺,我也有一個事,要拜託你,不知道你答不答應。」

蘇瀅先賣了一個關子。

「我一定答應,你就說吧。」

歐陽弘德大腦快速的運轉,猜想著蘇瀅可能提出來的任何問題。

「我想請王爺,去打聽下大將軍上官狄到底患的什麼病?為何到現在還卧倒不起。」

蘇瀅知道這麼說有些直接,不過她現在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原來是這個事啊,我到京城,到現在為止,最關心大將軍生死的,只有倆個人,一個是皇兄,另一人就是你。」

婚戀新妻 歐陽弘德眯著眼睛說,說不定那是他正在思索的表情。

「不管是幾個人關心,王爺,你只是需要找到大將軍,然後詳細記下就好,我真的十分擔心他。」

蘇瀅說的很真誠。

「這個事情,皇兄是很傷心的,分派了宮裡最好的御醫給診治,都沒有用,要是有什麼靈丹妙藥,早用上了。」

歐陽弘德對這件事情還是比較了解的,他知道大將軍的身體狀況十分堪憂。

「還有,這個事情皇兄很是傷心,也很費心,你為何不直接去讓皇上看看?」

歐陽弘德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皇上日理萬機,前段時間為了賑災款貪腐的事情,現在再加上外敵入侵,食不甘味,我還是不打擾他的好。」

這話是事實,歐陽弘德也看得出來。

「那好吧,我答應你,等會我出了宮,今天就去將軍府再拜。」

「嗯,那就拜託王爺了,你若是打聽清楚了,可讓別人捎話給我就行,不過千萬把這件事情,安排給御前侍衛等人都行。」

「你就放一萬個放心,我這就去給你辦,你就瞧好吧。」

說罷,歐陽弘德就離開了內宮,向將軍府走去。

快要走到將軍府的時候,前方來了一匹高頭大馬。

坐在高頭大馬之上的青年,目光如炬,一隻手緊緊的握緊韁繩,一隻手挎圓月彎刀,眉目間英氣逼人,器宇不凡。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大將軍府的二公子上官雲飛。

「二公子,這是去哪啊?」

歐陽弘德走上前去,笑吟吟的說道。

「原來是王爺,失敬失敬。」

上官雲飛跨下馬來,向歐陽弘德這邊走來。 「家父身體不適,正要趕回家去,王爺這是要去哪?」

上官雲飛問道,這麼巧能在這裡碰到,十有八九是要去自己家了。

「我正要去看望大將軍,帶了些皇上賜的貢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