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馬莉莉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吶、、她很怕啊、、她很怕有一天胡思思會找到自己、、並向自己索要她姐姐的內丹啊、、到那時候、、她可就真的是欲哭無淚了呀、、

眼下她好不容易纔藉助了狐狸的內丹恢復了功力、、都還沒有得瑟個幾天呢、、就碰到了這樣的事情、、她都還沒有達成她的最終夢想救出父親呢、、誰成想居然還會攤上這樣的事情、、可真的是意料之外了啊、有一個陰間就已經夠難對付的了、、現在又來了一個狐妖、、不、、不止是一個狐妖、、而是整個狐族啊、、蛛蛛姐害死了那隻狐狸精、、現在自己又得到了那隻狐狸精的內丹、、可不是得罪了整個狐族嗎。

她的蛛蛛姐倒是沒有什麼的、、有那麼一個龐大的蜘蛛家族在、、可是自己呢、、自己應該怎麼辦呢、、自己本來就已經要對付陰間救出父親了、、現在又來了一個狐族、、真的是前有狼後有虎的前後夾擊了啊、、

但是無論如何、、她在表面上還是沒有完全的顯露出來呢、、

她扭過了頭,發現那蔡曉君已經是一臉不滿的在打量着自己了呢、、呵呵呵、、不過說來也怪啊、、自從校慶典以後、、蔡曉君對自己的態度就完全的不一樣了呢、、連帶着呂芳和劉蓉也對自己疏遠了好多、、其他的女生都還好、、不過、她馬莉莉還是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呢、、她隱約的感覺到了蔡曉君和劉蓉她們、、她們很有可能是已經知道自己的事了吧、、是呂芳說的、、一定是了、、

呵呵呵、、不過知道了也好、省的她再裝了、、那樣有多麼的辛苦她是知道的、、不過現在的她則滿腦子想的都是這個胡思思的事情了、、怎麼辦吶、、爲了以防萬一、、難不成去告訴蛛蛛姐、、殺了胡思思嗎、、、

如果說只有殺了胡思思、、那麼整個狐族也就不會知道這一件事情的話、、那她倒是很樂意這麼做的呢、、這樣狐族也就不會來找她的麻煩了吧、、那麼她就可以從此徹底的高枕無憂了呢。

對、、就這麼辦好了、、

只是、馬莉莉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件事情遠非她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吶、、、

外面的打鬥聲還在繼續呢、、蔡曉君和呂芳以及她馬莉莉也都還在聆聽着呢。

聽着外面的打鬥聲,蔡曉君只覺得心裏面有了一陣陣的酸楚感、、爲了什麼呢、、大概是聽了這隻紅毛狐妖胡思思的話了吧、、真是可笑啊、自己可是地府外援部的一員吶、、什麼樣的妖魔鬼怪她沒有見過呀、、可是第一次、、自己這是第一次爲了一個妖怪而感到了心酸、、

是啊、、妖也有善良的好妖啊、、不是嘛、、一時間、她忽然有了一種想要結交這隻紅毛狐妖胡思思的想法呢、、、對於這種想法、、她蔡曉君可是從來都沒有想過啊、、就爲了這狐妖的那一番話嗎、、

很快,胡思思便停了下來、、她雙眼通紅的看着那高高在上的孔聖人、、怒不可遏、、

“哼、、豈有此理、、孔聖人、、你如此頑固不化的想要阻止我狐族尋找同類內丹一事、到底是何居心、、莫不是想要和整個狐族作對不成、、您老可別忘了、、再過不久、、我們狐族的首領以及長老們就要出關了喲、、我倒要看看、、到時候、、您還怎麼阻止整個狐族、、”胡思思大聲怒道。

“哼、、妖孽、、受死吧、、、”

“住手、、、”一聲落下、、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傳來、、頓時、、所有的打鬥全部都停了下來、、胡思思滿臉驚訝的看了過去、、只見是一個道士摸樣的人站在了那裏、、

蔡曉君、呂芳、馬莉莉也頓時愣住了、、好強大的氣場啊、、這次又是什麼東西來了呀、、

“是你、、蜈蚣精、、你來這裏幹什麼、、?”胡思思一見居然是百足道長、連忙不高興的說道。

這讓蔡曉君、呂芳、馬莉莉更是嚇了一大跳啊、、蜈蚣、、蜈蚣精嗎、、媽呀、、又來了一個妖啊

可是、、不對啊、、她們怎麼感覺不到一絲的妖氣呢、、反而覺得有些仙風道骨的摸樣呢。

莫非、、這隻蜈蚣精修煉成仙了嗎、、、有意思啊、、自古以來、就很少有妖能夠修煉成仙的啊、、

“孔聖人、、貧道這廂有禮了、、不知孔聖人看在貧道的份上、、可否放這個小狐妖一條生路啊、、萬物皆有靈、、這小狐妖也是修行不易的、、”百足道士很溫和的說道,甩了一下拂塵。

“好吧、、今日我看在了百足道長的份上、、暫且放你一馬、、小狐妖、、你可自行離去了。”說完,孔聖人便消失了。

“孔聖人、、你別走啊、、快給我回來、、”胡思思大聲叫罵了起來。

“蜈蚣精、、你無緣無故的跑來這裏幹什麼呀、、如今還來插手我的事情了、、看來這幾百年以來你真的是閒的蛋疼啊、、不過不管怎麼說、、我也一定要奪回我姐姐的內丹不可、、你最好不要來妨礙我、、”胡思思瞪着百足道士說道。

“唉、、斯人已逝、、你又何必要介懷呢、、世間萬物生靈總有一死的啊、、你又何必要執着於生死呢、、到底還是看不破啊、、”百足道士嘆了一口氣說道。

“哼、、蜈蚣精、、不要以爲你步入了仙道、就敢來我的面前和我說這些大道理了、、我告訴你、、我胡思思不吃你這一套呢、、、、對了、、我到差一點給忘記了呢、、記得百年前、、你就曾經答應過鍾馗的、要歸隱山林修行、、絕對不踏入人間一步的、、怎麼了、、如今居然要違背了那個誓言不成、、哈哈哈、、要是我把這件事情拿去鍾馗殿裏說上一說的話、、、你猜、、會怎麼樣呢、、?”胡思思不由得想起了什麼,連忙一臉壞笑的說道。

一時間,蔡曉君、呂芳、馬莉莉三個聽了更是深吸了一口氣,媽呀、、、、

“胡思思、、貧道我之所以會來到人間、、並非是刻意要違背當年與鍾馗的誓言、、而是去處理了一件私事而已、、不瞞你說、、這件事情說出來、、也是貧道慚愧啊、、貧道的大師妹、、也就是修煉了千年的蟻后、、名喚伊雙雙的、、只可惜啊、、她並沒有步入正道、、反而是步入了歪倒、、說起來啊這也是貧道的責任啊、、身爲同門師兄妹、、居然都沒有及時的制止她胡作非爲、殘害衆生、、、反而是對她不聞不問、、這才導致了她神行俱滅的結局、、”說到這裏,百足道長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什麼——蟻后、、伊雙雙、、、、聽到了這個名字,蔡曉君就再也坐不住了、、不是吧、、那隻千年蟻后、伊雙雙、、就是那個伊雙雙、、、 什麼、、、怎麼可能、、那隻蟻后、、和眼前的這隻蜈蚣大仙居然是同門的師兄妹、、這、、天哪、、、難不成這蜈蚣大仙是要來替那隻蟻后報仇的嗎、、可是聽剛纔他說的那些話、、又不像是來報仇的呀、、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一時間、、一整節課裏面、、蔡曉君都覺得坐立不安起來、、就連一旁的呂芳推她、、她都沒有感覺到呢。

“蔡曉君同學、、你在幹什麼呢、、、?”講臺上的老師有些不高興的說道,一時間,所有的同學紛紛的看了過來。

蔡曉君的心裏頭不由得一驚、、、她連忙慌里慌張的站了起來、、

“下次注意一點了、、”老師有些嚴肅的說道,並沒有多說什麼就示意蔡曉君坐下了。

蔡曉君雖然是坐了下來,可是她的心卻仍舊是飄到了外面、、、

“對了、、好像蛛蛛那隻黑*婦蜘蛛精也是你的同門師妹吧、、好哇、、我可算是找到根了、、蛛蛛那隻黑*婦蜘蛛精她不但殘忍的害死了我的姐姐、、還把我姐姐的內丹奪走給了一個叫馬莉莉的凡人、、這筆賬、、我倒要好好的找你算一算了呢、、、你們可是同門師兄妹啊、、、”胡思思說完,便是發動了功力。

什麼——馬莉莉一聽更是不得了了、、媽呀、、、

此時,就連一旁的蔡曉君和呂芳聽了也是爲之一振啊、、爲此她們二人連忙不可思議的看向了馬莉莉、、心裏可謂是五味雜陳了、、

難怪啊、、難怪、、難怪這馬莉莉的身上總是能感覺到妖氣啊、、原來是她體內有狐妖的內丹啊、、、只是不知道這個馬莉莉她和那隻蜘蛛精到底是什麼關係了呀、、否則、、那隻蜘蛛精她憑什麼要把狐妖的內丹給馬莉莉呢、、

頓時,蔡曉君和呂芳看馬莉莉的眼神就已經不一樣了呢、、那眼神裏面充滿了疑惑和不屑、、還有鄙夷、、以及不滿、、而馬莉莉則是把頭給深深的埋了下去、、、、

“你說什麼、、此話當真、、我那蛛蛛師妹她當真害死了狐族的成員、你的姐姐嗎、、?”果然,那百足道長一聽也是爲之一振吶。

“對、、千真萬確啊、、百足道長、您可是我們妖界唯一一個步入仙道的呀、、我們個個都敬您、仰慕您、、可是如今您卻縱容您的師妹胡作非爲、、來殘害我狐族的同胞、、您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呀、、您說、、若是狐族的首領以及長老們知道了這一件事情以後、、會不來找您算賬嗎、、?”

胡思思的話猶如一把尖刀、、直直的扎進了那百足道長的心裏、、讓那百足道長的心裏一怔、、此時此刻,他的心裏也有一些猶豫了、、胡思思的話不假、、若蛛蛛真的殘害死了狐族的同胞、、狐族定然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了、、、

怎麼辦、、狐族可不是等閒之輩啊、、狐族的首領胡九公乃是一隻千年的九尾老狐狸啊、、那老狐狸的修爲可是不淺吶、、並不比自己差啊、、若是到時候狐族真的要拿這件事情來開刀、、那可就麻煩了、、只怕是整個妖界都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了呀、、

“哼、、怎麼樣、、怕了吧、、我告訴您、、就算您今天殺了我、、滅了口也是沒有用的、、我們狐族遲早會知道真相的、、到那個時候、、哈哈哈哈、、我就要讓整個妖界全都陷入永無至今的殺戮之中、、然後滅了她蜘蛛全族、、、”胡思思說到這裏,不由咬牙切齒起來。

聽到這裏,蔡曉君、呂芳、馬莉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等一等、、此事太過於匪夷所思了、、貧道始終都不願意相信蛛蛛她會害死你的姐姐、、還希望你能夠讓貧道回去好好的查證一番、、如若事情屬實、、貧道自會給狐族一個交代的、、”

“哼、、交代、、這有什麼好查證的啊、、都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那還能有假啊、、哦、對了百足道長、、我差點忘了告訴您一件事情呢、、那就是、、我的那個姐姐啊、、她和陰間的鬼官林曉茜那可是情同姐妹、關係好得不得了呢、、您的心裏可一定要有個數哦、、若是這件事情被證實了、、狐族知道了、、那陰間的鬼官林曉茜那裏、、我是不是也要去知會一下啊、、、?”那胡思思滿臉邪惡的說道。

“到時候就不止是狐族了呢、、還來了一個陰官、、、嘖嘖嘖、、、”

果然,聽到了這裏,可不止是百足道長大吃一驚啊、、就連蔡曉君、呂芳、馬莉莉也都是大吃一驚呢、、

“請放心、、貧道一定會的、、”

“哼、、、那樣子就最好了、你的那個蛛蛛師妹呀、、可真是造孽啊、、吃了那麼多的人、、她那個盤絲洞裏面只怕也都是她吃剩下來的屍塊了吧、、可憐了人間的警察們、、如此辛辛苦苦的到處在尋找着失蹤者呢、、卻沒有想到、、、、唉、要是我把這件事情拿到鍾馗殿或者是土地廟裏去說上一說、、然後再由他們上報到神界去、、不知道會怎麼樣啊、、還有啊、、我要是把人間的警察全都給引了過去呢、、你也是知道的、現在的警察可厲害了呢、、他們這一進去、、看到了那些屍塊、、證據確鑿、、不知道又會有什麼樣的舉動呢、、現代的人啊、、都太他媽的厲害了、、老是搞高科技、、還有那些原子彈、氫彈啊、、、一類的厲害武器、、、哎喲、、我是想想都害怕呀、、、”胡思思滿臉陰險的說道。

果然,看到了胡思思滿臉陰森森的威脅、、百足道長的臉已經是白了一陣了、、

馬莉莉也同樣是臉色慘白了、、心中不由得是一陣的惱怒啊、、此時此刻、、她似乎有了一種恨透了蛛蛛姐的感覺呢、、也對啊、、要不是蛛蛛姐把那狐狸精的內丹給了自己、、自己能攤上這麼多的事情嗎、、可是如果不是蛛蛛姐把那狐狸精的內丹給了自己、、自己能夠恢復功力、好的那麼快嗎、、

一時間、、她都不知道是應該恨蛛蛛姐、、還是應該感謝蛛蛛姐了呢、、

看來、、、狐族總有一天會找自己算賬的了、、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真到了那個時候、、自己還可以應對嗎、、還有林曉茜、、、她會放過自己嗎、、就單單自己是馬仲平的女兒這一條、、那林曉茜都是不會放過自己的、、更何況自己還在練吸魂大法、想要救出父親呢、、這回再加上了這麼一件事情、、那自己救出父親的計劃、、、就註定要失敗了嗎、、、

哈哈哈、、失敗、、失敗了、、自己註定是要失敗的了、、是啊、、大鬧地府、、救出父親、、這本來就是很異想天開的事情啊、、可是自己卻偏偏還要那麼不自量力、不知所謂的去做、、不是真的太可笑了嗎、、瞧、就連老天爺都看不過去了呢、、所以纔想要來阻止自己了不是嗎、、

哈哈哈、、可笑啊、、可笑啊、、自己做的這一切居然是那麼的可笑啊、、到頭來就只不過是做了一場空夢而已啊、、、

哼、、費勁了心思、、居然就只爲了做一個夢、一個遙不可及的夢而已、、、

這個時候,馬莉莉的心幾乎是在流淚啊、、她不知道自己這是傷心了、還是癡傻了、、、也罷、、既然都已經到了這一個地步、、那她還能怎麼辦啊、、、、 哈哈哈哈哈哈、、她的內心裏不知道是應該哭呢、還是應該笑呢、、

“請狐族放心、、貧道一定會給狐族一個交代的、、”百足道長很是嚴肅的說道。

“那就最好了、、蛛蛛啊蛛蛛、、你的死期到了喲、、要怪就得怪你不但搞死了我的姐姐、、還要糊弄我、、我遲早會讓你付出代價來的、、、”

百足道長已經騰雲消失了、、只留下了胡思思、、此時、她轉過身看了看這所學校、、

“馬莉莉、、我知道你就在這所學校就讀、、有孔聖人在、我不能拿你怎麼辦、、不過、、、呵呵、、你等着瞧吧、、我總有一天我來找你算賬的、、這幾天你就用我姐姐的內丹好好的生活吧、很快你就會知道得罪了狐族會是什麼樣的下場了、、、”胡思思對着天空惡狠狠的說道。

馬莉莉頓時是渾身一顫啊、、她很是不安起來、、、

蔡曉君則是滿臉不屑的看了看馬莉莉、、嘴角露出了一絲的嘲諷、、、

鈴——一陣下課的鈴聲響起,頓時、、校園內便熱鬧了起來、、蔡曉君快速的離開了教室、走出了教學大樓、、胡思思還在校園裏晃悠着呢、、她連忙跑了過去、、

就在胡思思想要離去的時候、、蔡曉君叫住了她、、、

“胡思思、、、、”胡思思愣了一下、她轉過身、、滿臉奇怪的打量起了眼前的這個女生、、

“你怎麼知道我、、你、、、你可以看得見我、、不可能、、我並沒有現身、、你怎麼可能會看得見我呢、、說、、、你到底是什麼人、、?”胡思思頓時就滿臉警覺的打量起這個人間的女學生起來、、不一會兒的、、呂芳也來了、、她站在了蔡曉君的身邊、、也衝着胡思思的笑了笑。

什麼、、、人間的兩個女學生居然都可以看得見自己、、

“我是誰並不要緊、、重要的是你剛剛和孔聖人、、還有那隻蜈蚣大仙的對話、、我們都已經全都聽到了哦、、”蔡曉君笑呵呵的說道。

“你是狐妖、、、”呂芳也笑眯眯的說道。

“你們、、你們還真是不簡單呀、、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胡思思急了連忙問道。

“我給你看一下這個東西吧、、、”說着,蔡曉君她拿出了自己的地府外援部工作證給胡思思看。

胡思思一看,瞬間就瞪大了眼睛、、臉色一變、、

“你們是地府外援部的成員、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她驚訝的說道。

“我們並沒有別的什麼事情,我只是想要邀請你去我家做客而已、、順便也想要知道一些事情、、希望能把你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給說出來、、好嗎、、因爲、你剛剛有提到那隻蜘蛛精吃人這一件事情、、所以爲了人間的太平、、我不得不多此一舉的要問一下了、、”蔡曉君想起了剛剛聽到的蜘蛛精吃人這一件事情、、再想着人間最近貼出來的那些個尋人啓事、爲了人間的太平、、她必須要了解清楚了不可、、如果這件事情屬實、、那她就一定得聯繫同事們爲民除害、消滅那隻蜘蛛精了。

“呵呵、、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啊、、這可是我們妖界的事情啊、、?”胡思思冷冷的說道。

“可這也算是人間的事情啊、、人間的事情我不得不管、、既然是那隻蜘蛛精吃人、事關人命、那我就是斷斷不能容忍的了、、不光是我、、任何一個陰陽世家的人都是不會容忍的了。”蔡曉君悠悠的說道。

一旁的呂芳也跟着點了點頭。

“怎麼樣、、我可是誠心誠意的邀請你去我家做客的呀、、我們蔡家好歹也是陰陽世家中的大家族呀、、來邀請你一隻狐妖、、可是很難得的了、同時、、還可以替你的姐姐報仇不是嗎、、、”

“哼、、好吧、、”胡思思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呢。

下午、、蔡曉君帶着胡思思來到了家中、、至於呂芳、則並沒有跟來、、在那胡思思剛踏進大門的一瞬間功夫、、屋中的桃木劍、八卦鏡便瞬間就起了反應、、嚇得胡思思連忙緊張的向後退了幾步。

“好個大膽的妖孽啊、、居然膽敢闖進我蔡家來了、、”蔡天佑夫妻二人、以及兒子蔡曉迪立馬就跳出來說道。

“啊、、、蔡曉君、、你這是什麼意思啊、、誠心誠意的邀請我來做客、、沒想到你們家人居然是這種待客之道啊、、、”胡思思急的滿頭大汗連忙說道,聲音很是痛苦的樣子。

“不好意思啊、、我家人他們不知道是我邀請你來的、、那個、、老爸老媽、、老弟、、她雖然是妖、可是卻是我邀請她來的啊、、、別誤會了啊、、”蔡曉君連忙解釋了起來,並順手將家裏的一些驅邪用品給收了起來。

胡思思這才覺得好了很多。

“什麼、、曉君、、你請她來的、、你請了一隻狐妖來家裏幹什麼啊、、?”蔡天佑、姜麗、蔡曉迪頓時就傻眼了。

“是啊、、她是狐妖、、不過我請她來是有點事情想要問問她的呢、、不知道老爸你們還記不記得最近大街小巷張貼着的那些尋人啓事的事情啊、、我已經知道了哦、聽這隻狐妖、、不、、是這胡思思說、、是和她認識的一隻蜘蛛精在吃人有關、、、、、、、”緊接着、、蔡曉君就把今天在學校裏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給說了一遍、包括孔聖人、以及那個蜈蚣大仙百足道長的事情、、另外還有胡思思姐姐的一些事情、、以及同學馬莉莉擁有胡思思姐姐的內丹這一件事了。

重生之極道武神 胡思思她自己也說了很多、、果然,蔡天佑、姜麗、蔡曉迪三個人聽到了這裏、臉色頓時大變、、、內心裏可謂是翻江倒海、五味雜陳啊、、、

可惡、、沒想到居然會有這種事情、、、不過,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就一定要想盡辦法去解決、、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消滅掉那隻蜘蛛精了、、替天行道、爲民除害本來就是他們的責任不是嗎、、義不容辭的呀、、、

當機立斷、、蔡曉君便將這件事情的經過發到了外援部的qq羣裏轉告給了其他的同事們、、因爲這件事情警方也正在調查呢、、所以蔡天佑也給裴林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聽到了這一切的裴林是既震驚又憤怒啊、、、、

可惡、、怪不得最近的失蹤者都在不斷的增加呢、、原來是有妖孽在作祟啊、、更沒想到的是這個妖孽還是那個千年蟻后伊雙雙的同門師妹啊、、還有一個已經步入了仙道的師兄、、一隻蜈蚣精、、還有那個叫馬莉莉的女學生、、她居然會有狐妖的內丹、而且她還是馬仲平的女兒呢、更是一個依靠吸食鬼魂修煉邪術的人、該死、、如此利用旁門左道殘害生靈、、實在是留不得了。

一時間,裴林的頭皮都已經要裂開了一般、、他當即就和蔡天佑一拍即合了、、並共同決定找個時間商量怎麼消滅掉那隻蜘蛛精、如果可以也順便收拾了那個馬莉莉、、爲民除害、替天行道、省的她們再爲禍人間。

胡思思見事情已經讓地府外援部的人給知道了、也微微的一笑、她相信不用多久、、所有陰陽世家的人都會知道的、、呵呵、、這是好戲要開鑼的節奏了啊、、、到那時候肯定很熱鬧的、、嘻嘻嘻、、 “既然都已經沒有我的事了、那我也該走了吧、、畢竟我可是狐妖啊、、”胡思思想着應該回去了、首領他們也應該出關了吧、、時候差不多了、、

“也好、、不過到時候我們還是很希望能有你們狐族來幫忙的、、畢竟事情太大了、、可能光靠我們這些人的力量、、根本就對付了那隻蜘蛛精呢、、不、、應該是一羣蜘蛛精纔對、、外加上那個馬莉莉、、、怎麼樣、、你們狐族爲了同胞被害的事情、、是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的吧。” 極品夫妻 蔡天佑這樣猜測到。

他從前也聽說過妖界的一些事情、、不過並不太上心、、畢竟妖界的事情都和他無關嘛、、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啊、、爲了人間、、他必須得和狐妖一族聯手不可了、、、

“呵呵、、不用你們說、、我也不會讓我的姐姐白死的、、”說完,胡思思便化作一團紅光消失了。

至於馬莉莉,她最近有好一段的時間都是在不安和恐懼之中度過的呢、、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是她的助手打來的、、不爲別的、只是方有明死了、死在了自己的別墅裏面、死的很慘、、很難看、、

至於方有明的別墅也已經被警方給貼了封條了、、據說是已經被法院給查封了呢、因爲在方有明電腦裏面發現了極爲不*的東西、、xx學校女學生的*照片、、有很多很多呢、、頓時、、這件事情在社會上可是炸開了鍋了、、衆人紛紛議論不已、、沒想到這個校長居然會是這麼樣的一個人*、、一時間所有學生的家長們紛紛義憤難當啊、、當即選擇報警了、、好在那些照片都已經被銷燬了、、要不然自己女兒的名聲可就毀了呀。

婚前以身試愛 馬莉莉的事情,呂芳已經告訴給了呂母、、呂母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有一點擔心馬莉莉的處境而已、、

妖界——四處瀰漫着陰冷陰暗的氣息、在一座偌大的深山老林子裏面、、無數的山洞四通八達交錯着、、就在這時、、天空也漸漸的變了顏色、、變成了鮮豔的血紅色、、很是耀眼、、

就那麼一瞬間的功夫、、那幾處密佈着山洞的恐怖大山就開始變得扭曲了起來、、漸漸地、、一座十分豪華的古典式大宅院就出現在了眼前、、、

在大宅院的正大堂裏面、、正上方的那個位子上、、赫然的就出現了一個身穿着白色休閒裝、、頭髮鬍鬚都發白的老者、、只見那個老者正眯着眼、一手拿着一個小茶壺時不時的小酌一口、、一手則是把玩着兩顆核桃、、很是愜意、、、

底下、、密密麻麻的站着無數的男男女女們、、而兩旁的座椅上也都坐着十幾個中年男女、、一時間大家不由得都相互望了望坐在正上座的胡老爺子、、而胡老爺子呢還是把玩着核桃、喝着茶、一句話也不說、這到讓底下的衆位都有些摸不着頭腦起來了呢、、心想這老祖宗難得出來一趟、、怎麼還不訓話啊、、

要是換做以往、這老祖宗一出來、、就是召集大家過來訓話的呀、、今天這是怎麼了、、竟然出奇的安靜啊、、、、

過了一會兒、、只見老祖宗還是沒有要開口訓話的意思、、底下的衆位也就紛紛嘰嘰喳喳的議論了起來、、有幾個小的甚至開始打鬧了起來、、、

果然、、只見胡老祖宗皺起了眉頭、、放下了茶壺、、一瞬間底下就一片安靜了、、

“大家都靜一靜、、聽老祖宗訓話、、、”一旁的一箇中年男子說道。

“呵呵呵、、老祖宗、、、”只見、底下的衆位紛紛討好似的說道。

“咳咳、、咳咳、、多久了啊、、莉莉和思思兩個離開胡家、、?”胡家老祖宗咳了幾聲淡淡的說道。

“回老祖宗的話、、莉莉離開已經至今有六十年了、、思思離開也有十幾年了呢、、”

“哦、、呵呵、那麼久了、、我看那兩個孩子怕是已經忘記自己是狐族的一份子了吧、、”胡老爺子冷冷的說道。

“老祖宗請息怒、、老祖宗您若是想念莉莉和思思了、、那我們就立馬把她們兩個給召回來、、您又何須要動怒呢、、”

“就是就是啊、、召回召回、、”頓時,底下再次嘰嘰喳喳的鬧騰了起來。

“安靜安靜、、大家都要安靜、、別瞎鬧騰了、、、”狐族中的其中一個長老站了起來說道。

“報、、、老祖宗、、門外有貴客來訪、、說是想要見見老祖宗您呢、、”門外、、一個小男生跑了進來說道、、一副管家的摸樣、、

“哦、、有貴客、、請進來吧、、”胡老爺子愣了一下、還是淡淡的說道。

“是、、、”很快、、一個身穿白色休閒裝、腳穿白色布鞋的老者就走了進來、、

胡老爺子的心裏頭一驚、、連忙上下打量起了這個老頭、、憑他多年的修爲已經察覺到了這個來的老頭來歷不凡、而且一身仙風道骨的摸樣、、彷彿不是凡人、、更像是一個天界下凡來的仙者、、、

“敢問這位貴客、、怎麼稱呼啊、、?”胡老爺子滿臉驚訝的說道。

在一旁的狐子狐孫們也都感覺到了面前來的這個老頭有些不凡了、、紛紛退避三舍、、、

“胡九公、、別來無恙啊、、”只見,那個老頭笑眯眯的說道。

“你知道老夫的名號、、你是、、、?”那狐族的首領胡九公頓時就愣住了。

“在下邱正雄特地前來拜訪狐族、、還望九公別來無恙啊、、”邱正雄亮明瞭自己的身份說道。

“、、、什麼、、、你是、、邱正雄、、、難怪這麼不一般吶、、、”胡九公頓時就驚訝的打量了起來、一旁的一衆狐子狐孫們也都不由得嚇了一大跳。

“呵呵、、我聽說過你的名字呢、、你在人間很有名啊、、只不過老夫我確是今天第一次才見到你呢、果然是不凡啊、、怎麼、、今天來我們狐族有何貴幹吶、、伺坐、、上茶、、、?”胡九公笑呵呵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