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冰依不曉得這其中有什麼緣故,不解的回頭看向他。

韓中影立即向她解釋道,「玄魔台乃是我們彩翼學院的一塊神聖的地方。

在那個地方挑戰的學生,結果無論是死是活都不許有人插手,就算是長老都不能插手管。

還有,如果是輸的那一方,她便從此就要被退出學院,並且還要永遠臣服贏的那一方。

如果誰輸了還不服氣,抵賴,那麼將會受到各大學院統一的追查封殺。」

夜冰依聞言,才明白了。

歐陽晴兒她們這是想要趁此機會,直接給她們來一個嚴打,不僅想讓她們輸了比賽,並且還想讓清雲閣從此消失,歸屬於她們,這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但是,她們怕是怎麼也想不到,她其實根本就不是清雲閣的學生,連這裡的學生都算不上。

所以她們的計劃註定要落空,但是,夜冰依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清雲閣被她連累。

這些清雲閣的學生們是因為她才遭受這些恥辱的。

「那是怎麼樣對決?是單獨一人,還是大家一起上?」夜冰依突然淡淡的問道。 韓中影聞言立即想到之前他們一起打鬼骷髏的時候,還真的有些懷念。

他解釋道:「是這樣的,只有兩隊的高手才有資格站在上面,然後直到將對方的高手挑戰完畢,那人便贏了。」

夜冰依聞言,眼睛閃亮了一下,不得不說,這個打法正合她的心意。

如果她要是單獨打贏了一個人的話,那個人就算輸了,她手下的弟子也肯定不服。

但是如果要是讓她們一個一個上。把她們都給打怕,那麼她們便心服口服了。

夜冰依淡淡的掃了歐陽晴兒她們一眼,「到時候你們都會去參加嗎?」

歐陽晴兒大笑一聲,「沒錯,剛才我們就已經加決定加入了天香閣,所以,兩日後我們也會參加。」

她得意的好像已經勝券在握了似的。

「好啊。」夜冰依爽快的應下,眼睛掃過在場的所有人,「到時候你們可都要一起參加,一個都不能少。」

雙方決定之後。

夜冰依便將她們給放走了。

因為兩日後她要來一個光明正大殺了她們的機會,這樣可比現在有趣,還要安全得多。

不管生死如何,都不允許人插手嗎?

那真是太好不過了!

歐陽晴兒離開之後,清雲閣也並沒有人高興起來,氣氛陷入了緊張當中。

林韻師蹙眉道:「夜姑娘,你並非我們清雲閣的人,她們的背後勢力強大,還有兩個幻魔之境的親人所在。而且她們極為寵愛自己的妹妹,如果你得罪到她們,日後她們一定會報復你的,所以,你還是儘快離開吧。」

清雲閣的學生一個個也不要背啊我。

夜冰依如今是這裡實力最高強的,可是她並非清雲閣的人,她們很想讓夜冰依幫助她們渡過難關,但是也害怕夜冰依會遭到她們的報復,於心不忍。

夜冰依聞言,嘴角扯出一抹淺笑,看來她的決定沒有錯,這些女子並沒有辜負她的期望,她也沒有幫錯人。

夜冰依堅定的聲音道,「不必多說了,這件事情我必須要管,她們本便是因為我來,我如何能不管?」

林韻兒還想要說些什麼,寧師姐卻對她搖了搖頭。

事已至此,她們也只能應戰。

而且就算沒有夜冰依,天心閣也早看她們不順眼,是想要剷除她們清雲閣,倒還不如她們大家一起齊心協力。

何況有夜冰依在,萬一她們贏了也說不定。

最後大家都含著希冀的眼神望向夜冰依,希望她能帶給他辣條們奇迹。

「夜老大,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你並不是我們彩翼學院的學生,不是學校的學生,就沒有資格上玄魔台啊。」

總能韓中影的提醒,眾人不由一個個又打回了原形。

是啊……

夜冰依聞言,也不由苦惱的捏了捏眉心。

該死的,怎麼還要這麼多規矩?

她本來想要在這裡查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跑去尋找她的丈夫和孩子。

但是眼下她若是離開的話,那麼清雲閣這些人便要陷入萬丈深淵了。

夜冰依沉默了片刻,突然說道,「你們誰告訴我,如何才能成為彩翼學院的學生?」 輕吸了一口晨間樹林裏清新的涼涼空氣,晴子驀地雙眸一凝,剎那後,左手五指併攏,呼的一下就豎起拍在了石頭表面。

右手手腕一轉,用勁微微一挑,就將短刃抽出石頭後,她眼裏一點紫光一閃即逝的慢慢收回了左掌。

些許石屑的掉落之下,一個沒入石頭裏有三釐米的嬌小掌印清晰可見。

一縷晨風,無聲吹過了樹林,帶來了一股悠悠涼意的同時,也帶走了林間的幾點溼氣。

在她的周圍十米範圍內,三胞胎姐妹一邊熟悉體內力量的同時,一邊隨時注意着樹林內外的情況。

畢竟昨晚才發生了槍火暗殺事件,如果要是因爲自己三姐妹的倏忽,而導致晴子小姐受到什麼傷害的話······

細想那位加諸在自己三姐妹身上的禁制,一旦發動的話,恐怕會生不如死吧!

因此,在私底下三姐妹就已經達成了共識,哪怕是不眠不休、精神時刻緊繃,甚至是付出自己的性命,也要確保晴子小姐的人身安全。

忽然,位置最靠近樹林邊緣的美芝驀地神情微動。凝神靜氣傾聽了片刻後,她倏地仰頭望了頭頂稀疏的樹林上方一眼。

下一秒,美芝雙眸一瞪疾聲輕喝道:“樹上有人!”

一句樹上有人,瞬間就讓美玲和美姬精神高度集中。

與此同時,包括晴子在內的四姝,都聽到從樹林樹冠層傳來的輕微窸窣聲,以及高速移動而產生的獵獵勁風聲。

“保護小姐!”幾乎是成了驚弓之鳥的美玲當先一聲疾呼後,筆直的長腿一邁,就躍過好幾塊大小各異的石頭出現在了晴子的身前。

剩下兩姐妹也反應不慢,僅僅是不過幾眨眼的時間,就一左一右拱衛在了她的身體兩側。

三姐妹的護衛隊形剛一擺好,從前方不遠的一棵只有不過碗口粗的落葉喬木上,就呼的一下跳下來一個兩眼有神、身形挺拔的青年男子來。

秋山家的豪華別墅大廳裏,一陣手機鈴音突然響起。

徹底奠定了自己在秋山、藤田兩家地位的藤田直秀,面上掛着好幾分志得意滿的隨手掏出了手機。

當他看到手機屏幕上所顯示的備註後,瞬間就塌胸縮腰擺出了一副諂媚的姿態恭聲說道:“東條公子,我剛想打電話向您彙報呢,秋山、藤田兩家······是是,我一定知道什麼就說什麼!不敢不敢,我絕對一個字都不敢隱瞞!”

幾秒鐘過後,藤田直秀雙眼驀地睜圓,臉上滿是震驚訝異的失聲低呼道:“怎麼可能!東條公子,您是不是搞錯了?嗨,對不起,東條公子,我並不是懷疑你,可是······可是······好的,明白了,我馬上就問!”

臉上依舊保持着一副驚訝到了極點表情的他,手上握着電話,緩緩扭頭看向了秋山和藤田兩位家主。

兩人彼此互看了對方一眼:那位東條公子在電話裏說了什麼?

身形微微顫抖個不停的藤田直秀,深吸一口氣,竭力按捺住心底翻騰而出的一股複雜情緒後,咧嘴朝兩人顫聲問道:“兩位······兩位家主大人,你們知不知道一個叫小泉明的人?”

小泉明?

秋山和藤田兩位家主皺眉想了片刻後,一前一後緩緩搖晃了一下頭顱。

直勾勾看了兩人片刻後,藤田直秀乾巴巴的點了點頭,然後鼻孔翕動着衝手上的電話沉聲說道:“東條公子,我已經問過了,他們都說不知道那個叫小泉明的人······嗯,明白了,我馬上就去!是是是······”

看着像是一隻哈巴狗般,就差屁股上多一條尾巴搖尾乞憐的藤田直秀,嘴角掛着幾許譏諷的秋山家主眼裏瞳光一閃,瞥了一旁的藤田家主一眼。

後者聽着從那電話裏隱隱傳出的諸如“簡直是廢物”、“什麼都不知道,要來有什麼用”、“還不如養一條狗”之類難聽的話,臉上也是暗沉一片。

從那些話裏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那個黑龍會的東條公子,恐怕並不是一個好相處的靠山。但是如今木已成舟,說什麼反悔的話,是已經不可能的了。

腦門上掛着一圈冷汗的掛斷了電話後,藤田直秀眼裏依舊滾動着絲絲驚芒的轉頭環顧了大廳裏的衆人一圈。

最後,他先是看了秋山家主一眼,然後又將目光投在了藤田家主的臉上。

眨巴了一下眼睛,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心臟跳動的頻率稍微減弱了一些後,藤田直秀臉上流露出諸如訝異、駭然、後悔、慶幸等複雜的表情後,開口澀聲說道:“東條公子電話裏說,就在剛纔,最多不超過半小時,渡邊家的兩位長老,被那個叫小泉明的人一拳一個,都給打死了!”

眼角劃過一抹駭然的他,在看到兩位家主臉上顯露出的幾分不以爲然後,感覺嘴裏發苦的提氣說道:“渡邊家族兩位家主應該不陌生吧,黑龍會的三大家族之一。而那兩位被人一拳一個打死的長老,一個叫渡邊雄,一個叫渡邊野雄!”

突然腦子裏靈光一閃的藤田家主,總算是反應了過來的一臉駭然道:“你說的是黑龍會十大執事長老之一的渡邊雄,以及三大執行長老之一的渡邊野雄?!”

“怎麼可能!”同樣反應了過來的秋山家主,也是一臉震驚到不能自已的模樣驚聲呼道,“黑龍會的執事長老和執行長老,那是何等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怎麼可能會被人給殺了?!”

屏息聽着藤田直秀同兩位家主之間呼聲的大廳諸人,無不神情駭然的在心裏暗自忖道:那個叫小泉明的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

就在大廳裏莫名陷入到一片無聲氛圍裏的時候,一個年紀大概在三十一二歲左右的青年男子忽地舉起了自己的右胳膊弱聲說道:“我······我好像知道那個小泉明······”

聞言身形猛地一震的藤田直秀,微瞪雙眼看着那個舉起手來的青年男子急聲問道:“直助大哥,你知道那個小泉明是什麼人?”

青年男子半是搖頭半是點頭的回道:“具體他是什麼人,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昨天在電話裏聽直樹那小子大概提過兩句。” 夜冰依這話一出,所有人全部都不可置信的看向她,隨即便爆出一陣瘋狂的歡呼聲。

「啊啊啊啊,夜老大,你終於願意參加學院了,太好了,太好了!以後我們無影閣便全部都聽你的了!」

韓中影第一個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太好了太好了,夜姐姐,我們也都追隨你,只要夜老大的一聲令下,我們便赴湯蹈火!」

無影閣的其他眾男生也齊聲說道。

夜冰依看著眼前這些有的比自己還要大的男子叫她老大和夜姐姐,頗為忍俊不禁。

「夜姐姐太好了,我以後也要跟著你。」

女子們這邊夏雨率先出聲后,便有越來越多的女子,都紛紛跑到夜冰依的跟前,要追隨她。

她們都被夜冰依的霸氣給吸引。

林韻兒目光閃了閃,嘆了口氣,上前對夜冰依抱拳道,「夜姑娘,我無能帶領姐妹們,我願意讓出領位,日後和姐妹們一起追隨夜姑娘。」

夜冰依看得出來林韻兒說這些話的時候是發自內心,並沒有一絲不甘。

但她卻是搖了搖頭,道:「這件事情以後再說,你們先告訴我,怎麼才能儘快的加入學院?」

「這件事情啊,很簡單!憑藉姐姐的本事,學院除非是眼瞎了才會拒收,便包在我身上好了,如今天色已晚,夜姐姐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陪你一起去。」韓中影道。

夜冰依還是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頭,又忽然想起了什麼,道:「那麼我的來歷……」

「放心吧,這點小事全部交給我就好了,我一定會為你辦妥的!」韓中影又道。

夜冰依點點頭,覺得頗為奇妙,她居然真的成為了這個學校的學生。

……

到了晚上。

夜冰依又重新喬裝打扮了一番。

再次來到了他們的萬籍閣中,來繼續翻看著書籍,查找資料。

之前她在第一層第二層並沒有發現什麼,所以這次直接往裡面奔去。

直到夜冰依來到了最後一層,才終於找到了有關於大陸的一些資料的記載。

夜冰依打開書籍,很快便被裡面的內容給吸引了。

她還從來不知道,這裡的規則居然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樣。

並不是說百姓們都要聽皇帝的。

而是看實力,只要你有實力,便可以在這片大陸隨便佔領一個位置,佔領一塊土地。

然後當上一片土地的王。

但是你必須要做到保證那裡的子民安全,有一定強大的實力。

夜冰依看得新奇不已,要是這樣的話,那是不是她們一家幾口將來也可以自己開闢土地,守護著自己的小家呢?

當一片土地的王者。

正在夜冰依看得入迷,背後突然有一個高大的影子,正在慢慢的向她靠近。

直到有一個大手在她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一下,她才心中一驚,回過神來。

「是誰?」夜冰依猛然回過頭,便看到一襲白袍的男子,對上他的那雙眼睛,頓時倒抽一口氣。

怎麼會是遇到他?

這也太巧了吧……

這個人又是什麼時候到這裡來的?他觀察了自己多久? 夜冰依知道,是對方的實力比她的強大,所以她才完全沒有察覺。

她還沒有想好該如何對應,眼前的男子突然激動的叫了起來,「還真的是你。」

他這兩天心中一直挂念著是哪個人救他,想找個機會道謝,晚上睡不著覺便來這裡看看,誰知道還真的給遇到了。

他能聞到女子身上的那股芳香氣味,除了她,決對不會再有第二個人。

上官雲燁率先出聲道:「多謝夜姑娘那日出手相救,在下感激不盡,如果不是姑娘出手,恐怕在下現在已經完蛋了。」

他的話讓夜冰依微微一愣,挑了挑眉,疑惑道:「等等……你怎麼知道我姓什麼?」

下隨即眉頭皺的更深了,這人怎麼會知道她姓什麼?難道他故意打聽過她么?

上官雲燁聽到夜冰依這麼一說,心都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看來還真的讓他給猜對了,之前他本來還不是太確定,可是現在看來,眼前的女子便是夜幽雨沒錯了。

不過,他記得如今外面的人都在說夜幽雨最近一直都在閉關,可是在閉關又怎麼會打扮成這副裝扮來到這裡呢。

很快他便想通了似的搖了搖頭。

是了,像夜幽雨這樣優秀的女子,一定也有可能是通過非常的手段提升的,自然也有一些秘密,她不想讓人知道才打扮成如此。

上官雲燁會心一笑。

夜冰依卻是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