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魂魄離體後魂魄不在水府的話,是水王的失職,雖然國王跟他分管不同的地域,但是畢竟七公主是皇親國戚,他肯定也想把事情弄清楚。

水王對府差說:“你們都下去吧!”

府差們有些顧慮,紛紛看向了王后這邊,水王此時覺得自己很沒面子,生氣的說:“你們難道連我的命令都不聽了嗎?”

王后畢竟是水王的王后,雖然所有的人都知道水王怕自己,但是這個時候不能不給水王面子,王后也故作生氣的說:“你們難道想造反嗎?居然連水王的話都不聽了?”

府差們見王后發話了,甚至都有些生氣了,趕緊回覆說:“我們不是這個意思,我們立馬就走。”說完一溜煙全飛跑了。

王后笑着說:“這位姑娘隨我們去大殿說話吧。”

王后跟水王這麼好說話,完全顛覆了周小雨對掌管生死界各王的記憶,在她記憶中應該是長相特別的兇悍,讓人見了就心生畏懼之心,但是在水王跟王后身上,她完全看不出來他們二位是這樣的人。

周小雨暗自慶幸自己遇到了一位好的水王跟王后。

進了大殿後,王后說:“姑娘是不是爲七公主的魂魄而來?”

周小雨說:“難道王后跟水王知道我來的目的?”

王后笑着說:“我是猜測的,你這麼着急,連自己唯一的魂魄都不在乎的鬼,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我今天跟水王發現了七公主之死比較蹊蹺。”

周小雨說:“公主還有救,只要水王能允許我把七公主的魂魄帶回去,她就能活過來。”

王后搖了搖頭說:“七公主的魂魄根本就不在我們這裏。”

周小雨問:“難道魂魄離體後,魂魄不應該來這裏嗎?我來就是想讓水王告訴我七公主魂魄的位置。”

王后說:“我們今天也想調查這件事情,要不然時間長了肯定是要出問題的。”

水王有些不好意思的幫腔說道:“我今天就會派南轅北轍兩位鬼差去魚人世界找七公主的魂魄。”

南轅北轍兩位鬼差是唯一能夠進入魚人世界勾走魂魄的鬼差。

周小雨說:“那我能跟着一起去嗎?”

水王問道:“姑娘從魚人世界來嗎?”水王知道,能夠來回進入魚人世界跟水府的靈魂一定不是普通的靈魂。

周小雨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被水王跟王后知曉了,她不想撒謊來保平安,周小雨說:“我是人類世界的靈魂,所以能夠進入水府之內,但是我沒有惡意,我只是受人之託想救人罷了。”

王后沒想到周小雨這樣坦誠,王后說:“我怎麼稱呼姑娘?沒想到姑娘這樣坦誠,實在是讓我佩服。”

周小雨知道要想找到七公主的魂魄,她必須跟着南轅北轍一起去魚人世界,因爲只有他們能夠找到七公主的魂魄。

周小雨說:“謝謝王后誇獎,我叫周小雨,叫我小雨就好了,沒想到王后您是如此美麗且氣度非凡的大美女。”

周小雨知道不管哪個層次的人都喜歡別人恭維自己,都喜歡聽誇獎的話。

王后對水王說:“讓小雨姑娘跟着南轅北轍一起去魚人世界吧,禁錮七公主的人絕對不是等閒之輩,有小雨姑娘在,我想能儘快解救出七公主的魂魄。” 王后都發話了,水王哪裏敢不從,水王說:“你開口了我哪敢拒絕呀。”

周小雨開心的說:“我來到水府聽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水王跟王后如何的恩愛,我終於見識到了。”

水王問:“你聽聞的應該是我如何如何的怕老婆吧。”

周小雨趕緊回覆說:“沒有沒有,這不是怕,這是尊敬。”說完周小雨露出了微笑的表情。

水王命府差叫來了南轅北轍,他們兩人剛執行完任務回到了府內,南轅北轍來到大殿後異口同聲的問:“水王王后,你們找我們嗎?”

水王說:“我今天發現生死簿上一個問題,就是七公主去世了,但是沒有在我們水府,我命你們二人快速去魚人世界,把七公主的魂魄找到帶回這裏。”

南轅北轍對水王行禮了後說:“好的,我們這就去辦。”說完就往外走準備去執行任務。

水王急忙喊住南轅北轍說:“等一下,這次情況有點特殊,這位姑娘名字叫周小雨,她跟你們兩位一起去。”

南轅北轍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兩人想拒絕,他們一直都是來去匆匆的,從來沒有帶過其他人,更何況是一個女人,他們更不想帶了。

但是他們突然想到,普通的鬼是不能夠回到魚人世界的,能回去的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假死。

此時的南轅北轍完全沒想到,周小雨法力高強到能自由進出水府,他們只是認爲周小雨假死了。

獨愛毒辣小妻子 南轅問:“水王,你的意思是,讓我們帶她回魚人世界還陽嗎?”

強勢攻陷:女王的大牌明星男友 周小雨此時還真是佩服南轅北轍兩位的智商,他們可真會想,此時周小雨特別的想說:我死很久了,我只是能自由出入水府而已。

但是她又怕南轅北轍覺得她狂傲,只好不做聲了。

水王說:“這位姑娘是尋七公主來到這裏的,我的意思是你們三位一起去找七公主,七公主魂魄離體這麼久咱們都沒發現,一定是魚人世界的陰陽人故意而爲,你們要把罪魁禍首查出來繩之於法。”

在魚人世界作惡多端的人死後要來水府受罰,如果罪行很大的鬼會關押在水府受盡折磨。

南轅北轍明白了水王的意思,能夠自由進出水府的鬼畢竟不是一般的鬼,他們兩此時看向周小雨。

周小雨對他們兩微微一笑,點了一下頭,算是打招呼了。

兩人平時見到的鬼大多是自己不甘心而死,很兇很兇的樣子,可以說把自己靈魂深處骨子裏的戾氣都顯現了出來,非常的醜陋,但是周小雨不一樣,漂亮美麗最主要的是很特別,兩人對周小雨瞬間有了好感。

南轅北轍說:“遵命,我們現在就去魚人世界。”

周小雨沒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周府跟李府的恩怨,周小姐跟李正的愛情,她暫時也沒辦法管了,但是她突然想到了她進來的時候給李正的符紙。

她一時半會肯定是回不來的,她怕李正會通信給秦巖,那樣子秦巖就會白跑一趟了,說不定還會跑到水府跟水王大打出手。

王后看到周小雨心事重重,問道:“小雨姑娘,還有什麼事情嗎?”

周小雨說:“王后,我能否請您派人去一趟李府,告訴李府的少爺李正,我很好不用擔心我。”

王后笑着說:“小事情,我現在就吩咐府差去辦。”

周小雨說:“謝謝王后殿下。”

南轅北轍跟周小雨走後,水王對王后說:“看樣子魚人世界要變天了。”

王后說:“你也看出來了?”

水王說:“我猜測鬼王古巴的死,應該就是這位姑娘所爲,她讓我差人去李府報平安,可見她跟李府的關係不一般。”

王后說:“只要沒有威脅到我們的安危,我們沒必要追究其他的,省的自己給自己惹麻煩。”

周小雨的法力這麼高強可見不是普通的鬼,她身後肯定有一股強大的力量。

她今天看生死薄的時候,看到王室的很多人壽命氣數快到盡頭了,所以她猜測魚人世界將會有一場浩劫。

水王說:“我可是掌管着魚人世界生死的水王,就連國王也怕我三分的。”爲了體現出自己的面子,只能說點實話給王后聽了。

王后說:“不跟你貧嘴了,我出去轉轉,看來我沒出門的這幾天應該有很多的新聞了。”

王后在水府內無聊的時候就喜歡去大街上溜達溜達,聽聽鬼界的八卦。

周小雨問南轅北轍:“兩位大人,我們去了魚人世界就可以找到七公主嗎?”

南轅北撤哈哈大笑一聲說:“當然了,要不然我們來魚人世界怎麼可能特別準確的就能把魂魄帶上來呢?”

周小雨聽了南轅北轍的話開心極了,很快她就可以見到七公主了,她想着把七公主的魂魄帶到秦巖面前的時候,秦巖一定會好好的誇獎她一番,這樣以後去其他的世界,秦巖一定會帶上她,想到這裏周小雨不自覺的就笑了。

南轅北轍看到周小雨開心不已的樣子問:“姑娘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開心呀!”

周小雨說:“沒什麼,我只是想到了一些開心的事情。”

南轅北轍覺得周小雨這女人,太有趣了,他們兩心情也莫名的開心。

以前他們從來沒有這種感覺,每次他們都是冷冷的來,冷冷的走,他們發現自己很少笑過了,但是周小雨居然讓他們笑了很多次。

王后派府差來到了李府,李府的下人一見穿着官服的府差,立馬客客氣氣的把他們帶到了客廳。

然後去稟報李老爺跟李公子了,李正聽到水府有人來李府後十分驚訝,他心想:難道周小雨被抓了,然後把他招出來了?但是他立馬扇了自己一巴掌,周小雨怎麼可能是這樣的鬼,他這麼想她有點小人了。

李正急忙來到了客廳,只見他的父親正在跟兩位府差交談。

李正進去後,府差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問:“你是李公子嗎?”

李正恭恭敬敬的回答說:“是的,請問大人來府上有什麼事情嗎?” 府差說:“我們奉王后娘娘之命前來告訴你,替周小雨姑娘報個平安。”

李正尷尬的笑了一下,原來是報平安的,那他就放心了。

李正問道:“請問兩位大人,周小雨姑娘現在人在哪裏?”

兩位府差對視了一眼說:“這個我們不方便說,我們只負責報平安。”

李正心想如果周小雨有事情,也不會有人知道他跟周小雨認識,必定是周小雨請求王后娘娘前來報平安的,報平安唯一的目的應該就是他手中的通信符紙了。

李正從身上拿出來一些錢財,遞到了府差的手上,府差推諉着然後就笑納了。

府差話帶到後,對李老爺跟李公子說:“我們還有事情,就先回水府了。”

李老爺客客氣氣的說:“我送二位大人。”

送走府差後,李老爺特別開心的問:“正兒,你跟這位姑娘是什麼關係?怎麼會有府差來咱們家報平安?她跟水王和王后又是什麼關係呢?”

李老爺今天特別的開心,當他聽下人說有府差來的時候,嚇得腿都有點站不穩了,以爲府裏有人闖大禍了。

沒想到有位姑娘給李正報平安,並且跟水王還有關係。這麼多年了,他一直督促着李正趕緊婚配,沒想到李正就是不願意,非周家姑娘不娶。

現在終於認識其他姑娘了,這姑娘跟水王還有關係,李正如果能夠跟這位姑娘結婚,那麼他們李家就飛黃騰達了。

李正說:“父親,你不要瞎猜測了,我跟這位姑娘只是剛認識,什麼關係都沒有。”

李老爺說:“感情是慢慢培養的,只要不是周家姑娘,你娶誰我都沒意見。”

李正覺得他父親不是想多了,而是想的非常多了,李正有點無奈了。

李正說:“父親,我還有事,我先走了。”說完轉身出了大廳。

李老爺在後面喊:“小兔崽子,我還沒問清楚呢?你去哪裏?”

李正就當沒聽見一般,繼續向前走着,周小雨看情況暫時回不來了,他必須去告訴周家一聲,省的周家擔心。

周小雨此時也想看看南轅北轍兩位鬼差的能力,南轅北撤就跟人類世界鬼道的牛頭馬面是一樣的級別。

南轅北轍根據七公主的魂魄散發出來的的微弱信息,一步步的向七公主靠近。

周小雨問:“還有多久可以到?”

南轅笑着說:“很快就可以到了。”

周小雨說:“你們太厲害了,我一點都感覺不到她的靈魂氣息。”

南轅說:“魂魄散發出來的氣息只有我們兩位可以尋到,其他的鬼差,甚至是水王都沒有這個本事。”

周小雨立馬鼓掌笑着說:“你們好厲害,原來你們是獨一家呀,其他人鬼神休想學會。”

南轅北轍點點頭說:“姑娘聰明,就是這個意思。”

當三人走到將軍府的時候,周小雨有點不敢相信,這可是七公主未來的婆家!七公主怎麼可能在這裏面呢?

周小雨急忙問:“兩位大人,你們確定七公主在大將軍府嗎?”

南轅北撤說:“難道姑娘是在懷疑我們的能力嗎?”

周小雨急忙擺擺手說:“不是不是,只是我有點不敢相信而已,這可是七公主的未來婆婆家,他們爲什麼會對七公主下狠手呢?並且七公主可是國王最喜歡的公主,以後很有可能成爲魚人世界的國王的。”

南轅北撤見過很多陰謀詭計,人倫慘案等,南轅說:“姑娘看來還是經歷的太少了,這種事情太平常了。”

周小雨早就聽說過大將軍府蔣少爺對七公主一往情深,七公主去世後,他茶飯不思了好多天,在家人的逼迫下才出府散心的。

周小雨說:“那我們進去找七公主的魂魄吧。”

南轅北轍問:“小雨姑娘,你能隱身嗎?我們進去是不能讓人看到我們的。”

列國浮沉 話音剛落周小雨立馬把自己隱身起來問:“怎麼樣,這樣可以跟着你們一起進去嗎?”

南轅北轍笑着說:“好吧,我們進去吧。”

周小雨三人進了將軍府後,周小雨緊跟在南轅北撤的身後,前往七公主魂魄所在的方向。

孟超此時急匆匆的前往秦巖的住所,因爲他發現了將軍府的異常之處。

秦巖見孟超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問道:“孟公子,發現什麼重要線索了嗎?”

孟超說:“自從七公主去世以來,我將主要的精力放在了找大公主報仇上面了,殺了大公主很多的人,但是大公主卻一直沒有露過面,這點很奇怪,還有一點就是二公主跟蔣少爺在七公主死後就開始聯繫了,剛剛我的人回覆我說二公主跟陰陽先生一起進了將軍府。”

秦巖問:“其他的公主有什麼變化沒有?”

孟超說:“其他的公主沒有什麼不同,也許是七公主去世的原因,最近都很低調,社交活動都很少參加。”

秦巖說:“這個將軍府的確有點不同尋常之處,只是二公主帶着陰陽先生去將軍府做什麼呢?將軍府顯然不用看風水。”

將軍府建設的時候肯定是根據風水佈局建設的。

孟超問:“我們去看看吧,我現在懷疑七公主就在將軍府裏面。”

秦巖說:“我自己去吧,你去了就不方便了,我一直覺得蔣少爺跟你一樣對七公主情深義重,所以就沒有懷疑他。”

孟超說:“我也是沒有懷疑過他,可是現在太多證據指向他了,他肯定脫不了關係,我不進將軍府了,我在將軍府外等你消息吧。”

秦巖點了點頭帶着孟超一起向將軍府走去,孟超來的時候就已經被詩詩發現了,他們兩人一走,她想跟着出去看看秦巖跟孟超要去做什麼。

詩詩剛想跟出去,李天霸跟小白走了出來問:“詩詩,這麼晚了你準備去哪裏?”

詩詩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今晚吃多了,想出門走走消消食。”

李天霸說:“我跟小白也準備去遛彎,咱們三個一起吧,省的你再被抓走了,你說是不是小白。” 李天霸明明就是盯着詩詩呢,他現在不會給詩詩任何單獨行動的機會,在不知道詩詩接近他們目的的時候,他不想打草驚蛇了。

小白雖然沒有跟李天霸約好去遛彎,但是能有機會跟詩詩一起,他自然順着李天霸說了:“是呀,我們正想轉轉呢!”

詩詩知道她現在要是拒絕肯定會引起懷疑,詩詩雖然很不情願跟李天霸還有小白在一起,爲了不引起懷疑也只能跟他們溜達一圈了。

秦巖越靠近將軍府的門口,周小雨的靈力就越濃,秦巖對孟超說:“看來七公主的魂魄還真的將軍府內。”

孟超問:“王大哥,你怎麼能確定呢?難道你也覺得他們露出馬腳了?”

秦巖說:“我發現我的人現在就在將軍府內,我不跟你解釋了,我先過去了。”說完秦巖飛速的向將軍府內飛去。

秦巖走後,一羣白衣女子飛到了孟超的身邊,帶頭的女子問:“主人,需不需要我們直接殺進將軍府內,把七公主魂魄搶回來?”

孟超擺擺手說:“不需要,我相信他一定能把七公主救出來的,我們在將軍府附近等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