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誰讓你去了哪裡也不告訴芙蘭的。」

芙蘭朵露皺了皺鼻子,然後放開一隻手,在我的肚子上摸了摸。

「真的很痛嗎?」

「那是當然的了。」

我現在還能站著,可全靠的一股意志力啊!


「那芙蘭幫你揉一揉吧!」

「啊,不用了,否則你姐姐又會怪我的。」

「嗯,為什麼?」

那幫傢伙,原來真的在這裡啊!

靈夢不禁一陣的放心,隨即又感到好生惱火。

這幫混賬東西,自己躲起來逍遙快活,卻讓整個幻想鄉都鬧得人心惶惶的,還以為發生什麼大事了呢!

靈夢很想立刻教訓一下那個罪魁禍首的,可惜他目前正被芙蘭朵露纏著。

不過,還好有另外一個不能原諒的傢伙也在。

見靈夢過來了,魔理沙不禁高興的揮了揮手。

「喲,靈夢你們來了……啊!好痛好痛。」

巫女二話不說,一把鉗住對方的脖子,然後用拳頭想鑽頭一樣,在她腦殼上使勁的鑽。

「快說,為什麼你們跑到這裡來,卻不告訴我們一聲的?」

靈夢邊實施著酷刑,邊大聲問道。

「是你們太笨了,那麼久都找不到我們。」

是她們猜不到啊,自己這些人竟然會在三途川的。

「你還真敢說呢!」

瞧她那副得意樣子,完全忘記了如今是在誰的手中啊!

鑽頭x2。

「哇啊,腦袋要爆炸了,腦漿要留出來了啊!!!」

直到把魔理沙折騰得不停求饒了,靈夢才憤憤的放過了她。

「撿、撿回一條小命了呢!」

劫後餘生的少女念了一句,就趴在地上不動了。

「這裡有個人死了,閻魔大人等下記得把她帶走哦!」

琪露諾指著魔理沙,對四季映姬她們喊道。

「混蛋,我還沒有死呢!」

裝死的傢伙抬起頭髮出一聲怒吼,然後迅速爬起身朝對方追了上去。

等到大家逐一和四季映姬姐妹倆問過好了,才陸續聚攏了過來。

「好了,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們就開始吧!」 ()「遙哥哥,這裡面的是什麼啊?好香誒!」


芙蘭朵露踮起了腳尖,努力想瞧一下罈子中裝的是什麼東西。

「是魚湯哦。」

我將她抱了起來,讓她可以看得清楚一點。

「誒?可是裡面什麼都沒有啊!」

魚湯芙蘭朵露當然喝過很多了,由於鄰近霧之湖的緣故,十六夜咲夜就經常會去抓幾條魚回來,然後做給她們兩姐妹吃。裡頭可能還加有肉類,蔬菜,或者是其他的配料,味道還是挺不錯的。

可是,像眼前這種清可見底,連點油星子都看不到的魚湯,她就從來沒有見識過了。

不管怎麼看,那都更像是一壇清水啊!

「因為都融掉了。」

「哦。」

小女孩想想也就釋然了,如果只是水,肯定不會有那麼醇厚的香氣的。只是聞到了,就已經讓她忍不住想探頭進去喝上幾口。

「好了,想喝湯的就快點過來吧,來晚的可沒有份哦!」

「啊,你這樣做太過分了。」

還在追逐打鬧的魔理沙幾個一聽,忙不迭的就跑回來了。

人數實在太多了,平分下來,每個人就得了那麼一小碗。

「這也太少了吧?」

靈夢皺了皺眉頭,就這麼一丁點古怪的湯水,一口就可以喝光了啊!

「咦,靈夢你不要嗎?那不如給我吧!」

魔理沙伸手想把她的也據為己有,巫女趕緊一把推開了她的手。

「笨蛋,那怎麼可能。」

就算再少,這可也是東方做出來的東西,不嘗試一下以後可是會後悔死的。

「嘁!」

沒能夠得手,魔理沙只好悻悻的坐了回去。

「我不客氣了。」

所有人統一把碗捧起來,放到嘴邊,抿了一小口。

殘留有餘熱的液體帶著一股醇香,順著喉嚨流了下去。

「嗯!」

所有人的眼睛驀然瞪大,然後互相看了一眼。

魔理沙迅速端起碗,一口就把裡面的魚湯喝了個乾淨。

通天神途 嗯……」

她閉起眼睛,一臉暢快的慢慢舒了口氣。不可思議,這使人幾乎無法自拔的玩意兒,真的是用那些令人驚悚的東西做出來的嗎?

「我從來沒喝過這麼好喝的湯。」

東風谷早苗放下碗,呢喃道。東方遙以前所做的湯也美味無比,可是和現在喝的相比,完全都不在同一個等級。

有如天壤之別。

「嗯。」


其他人紛紛表示贊同,這種湯不僅僅美味,對身體也似乎起了某種作用。喝下去之後,讓人感覺全身的壓力好像一下子全部消失了,jīng神都大為振作,彷彿有永遠用不完的力氣一般。

「不知道是用怎麼做出來的?」

八坂神奈子一眼就看穿了湯水的特別之處,應該是因為用的材料比較特殊吧!

要是可以讓早苗也學會這種手藝,哪怕只能學到對方的一半,哦,或者是三分之一,自己就有口福了。

「你絕對不會想知道的。」

四季映姬在一旁低聲說道。

湯確實好喝的不得了,然而它的製作過程,卻太過駭人聽聞了。

沒有東方遙那樣堅韌的意志力,恐怕做到一半自己就先撐不住了吧!

「咦?」

神明大人好奇的看著她,對方這話是什麼意思?總覺得好像會讓人感到不安啊!

魔理沙喝完了自己的湯后,還覺得不是很滿足,就開始打起其他人的主意了。


「琪露諾,需要我幫你吹一下嗎?」


可能是覺得太熱了,妖jīng女孩手裡的東西還沒怎麼動過。那滿滿的一碗,讓她看得直流口水。

琪露諾皺了皺小鼻子,白了她一眼。

「師父,幫我吹一下。」

女孩一轉身,把碗拿給身邊的男子了。

「誒……」

魔理沙不禁大是懊惱,這個臭丫頭,上過的當太多,也開始知道防備自己了。

「東方,你怎麼不釣多幾條那種魚骨頭上來的啊?」

她開始發起牢sāo來了,要是多釣一些,肯定會足夠吃的。

一路飆升 你在說什麼蠢話?」

還釣幾條呢!光是這一條,我還是從昨晚一直守到剛才,才好不容易釣到的。

「唉……」

知道無法可想了,魔理沙無奈之餘,只好吃起了自己買回來的冥界饅頭。

那麼一點東西,大家很快就喝完了。和魔理沙一樣,她們也都覺得不是很滿足。不過看著已經空空如也的罈子,人們也只能抱著碗做一下事後的回味了。

吃完東西,靈夢覺得時機也差不多了。

這個時候東方遙身邊也沒有其他女孩子圍著。

「喂?」

「嗯?」

我抬起頭,好奇的看著她。

「你怎麼……」

靈夢正要責問對方為什麼要玩一場失蹤的惡作劇,就被一陣「嗶嗶」的響聲打斷了。

「啊,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