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休,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元宵他不敢管大皇子,但是他敢管元休,朝元休憤怒的叫道。

元休被叫的會過頭來,朝元宵將軍看了一眼,然後語重心長的說道:“大將軍,我這都是爲了你。以前您兵微將寡,需要陸蕭協助打仗,被陸蕭脅迫,那是沒有辦法。但是現在不同,您已經幫擁有二十萬軍隊,並且猛將如雲,根本就不需要陸蕭了。把陸蕭這顆礙眼的刺給去除掉,又可以結交大皇子,這何樂而不爲?”

元宵真想殺了元休,這真是一頭蠢的可以的豬。風靈侯曾經的兵馬不多嗎,風靈侯傭兵百萬,猛將難道不多嗎,但是結果如何,十年時間,風靈府被全部攻陷了。這區區二十萬軍隊,能夠抵擋千蛇大軍多久?

沒過多久,大皇子就被帶到了陸蕭的軍營。

“阿奇,幫我傳陸蕭出來接駕。”大皇子命令一個人說道。

阿奇走了出來,朝陸蕭軍營裏面走去,結果被兩個銅甲戰士攔截在外面,阿奇勃然大怒,感覺陸蕭也太囂張了,連大皇子的人都敢攔下。其實他不知道,把守軍營大門的人,根本就不認識大皇子,更不認識他。

“陸蕭,你這個雜碎,你給我滾出來。”阿奇大聲叫道,只不過聲音有些娘娘腔。

阿奇他以爲自己是大皇子的人,就可以爲所欲爲,用粗話辱罵陸蕭,陸蕭也不敢拿他怎麼樣。

但是他不知道,他是大錯特錯,只是他的話還剛剛罵完,突然出現了一把劍,阿奇的腦袋直接搬家,一聲慘叫都沒有留下。

“敢擅闖軍營,並且敢辱罵將軍,該死”一個金衣戰士仗劍而立說道。

大皇子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派阿奇去傳陸蕭,結果陸蕭沒有傳來,結果阿奇竟然被當場格殺。


“混賬東西,竟然斬殺阿奇,我要把他五馬分屍。”大皇子指着斬殺阿奇的惹叫道。

從大皇子身後走出兩個人,實力都達到了凝元境第八重了,原本大皇子身邊有四個這樣的高手,但是之前被伽羅大師斬殺兩人,現在只有兩人了。

“這是軍營,不是菜市場,擅闖者死。”一個聲音說道。

從陸蕭的軍營,出來了兩個人,這兩個人正是莫霜與譚飛。在莫霜與譚飛的身後,跟着上百名金衣戰士。

“請問來人是莫霜將軍與譚飛將軍嗎?”大皇子突然迎了上去問道。

其他人看了有些不理解,你丫的,你不是來興師問罪的嗎,你丫的怎麼突然這麼客氣。

“正是我們兩,請問你是誰,爲什麼派人擅闖我軍軍營?”莫霜非常強勢的問道。

大皇子被莫霜這麼一問,心裏很不爽,你丫的不知道在跟誰說話吧,等我告訴你,一定嚇得你屁顛屁顛跪來請罪。

“兩位將軍,在下是天都帝國大皇子夏傑。”大皇子非常清楚的介紹自己說道。


大皇子擡頭仰望天空,雙手繞在身後,跨立站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正等待莫霜與譚飛大的跪拜行禮,但是等待了半天,這個跪拜之禮,遲遲沒有到來。

“見過大皇子殿下,甲冑之身不方便行禮,見以軍禮。”

莫霜與譚飛身後所有戰士,沒有一個跪下行禮的,全部給大皇子以示軍禮。大皇子心裏極爲不爽,你丫的,我對你們已經夠懷柔了,你們也太不給我面子了。

“軍禮,好!莫霜將軍,剛纔他斬殺了我的隨身太監,我現在要他償命。”大皇子指着殺死阿奇的金衣戰士說道。

開始的時候,莫霜與譚飛都感覺大皇子挺好相處,也沒有擺架子,對軍禮也認可,但是話沒有說到三句,就帶着殺氣,就要殺人。

“大皇子殿下,請問這位兄弟何罪之有,擅闖軍營死罪,竟敢辱罵我家將軍罪加一等。”莫霜依然很強勢的說道。

大皇子此時心裏氣的不行,你丫的,我對你們已經寬宏大量了,你們竟然得寸進尺。你們對陸蕭都這麼忠心,若是能爲我所用,那該多好。

“好吧!一個奴才而已,死了就死了,我也不跟你們計較,你們請陸蕭出來接駕吧!”大皇子非常客氣的說道。

其他人都看不懂,你丫的怎麼轉性了,元休都摸不透大皇子要做什麼了,他看得出來,大皇子來這裏有自己的目的,爲了達到目的,竟然可以犧牲身邊的小太監。

“我這裏有父皇的聖旨,請陸蕭出來接旨。”大皇子拿出黃金卷軸說道。

這讓莫霜與譚飛有些爲難了,陸蕭還在閉關,還不能打擾,但是接聖旨也不用這麼着急呀!

“久聞大皇子殿下寬宏大量,能否通融一下,我們將軍正在閉關,真的有些不方便,能否推遲一兩天宣讀聖旨。”譚飛非常客氣的說道,並且誇讚大皇子一番。

譚飛的誇讚讓大皇子心裏美滋滋的,但是他心裏矛盾,又想懲治陸蕭,又想在陸蕭麾下將領面前保持形象。

“混賬東西,陸蕭竟敢不出來接旨,竟然敢違抗聖命,他想造反嗎?”元休走了出來,大聲呵斥說道。

原本和平的局面,被元休這麼一攪合,變得劍拔弩張。大皇子心裏非常不爽,你丫的,你壞了我的大事了,我都做好了九十九步了,最後一步被你攪黃了,把我所有的努力都毀於一旦了。

“元休將軍,你不是我家將軍的對手,竟敢來這裏撒野。我家將軍雖然不會陪你這手下敗將過招,我倒是可以領教高招。”莫霜非常冷漠的說道。

莫霜說完,人已經進入機甲,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元休被莫霜的話氣的不行,他是很想出手,但是他看了一眼大皇子的臉色,大皇子臉色很難看,紅的像豬肝,明顯看得出大皇子對他已經不滿,這把他嚇了一跳。 現在是一個僵局,大皇子有什麼目的,沒接個人看得出來,就是林蕭將軍,還有元宵將都有些着急了。心想,你丫的,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難道還要賣關子。


“是誰在我的軍營大吵大鬧,你難道不知道和氣生財嗎?”突然一個聲音傳來說道。

一個面部清秀的白衣少年走了出來,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陸蕭。大皇子聽到“和氣生財”四個字,心裏非常不好受,這正是伽羅大師說過的話。也正是這句話,讓他咬着牙賠償了十七萬元晶。

“老大,你終於出關了,大皇子要宣讀聖旨。”譚飛說道。

應付大皇子,譚飛與莫霜都感覺有些吃力,畢竟天都帝國的皇室,纔是天都帝國的主宰。

“原來大皇子來了,陸蕭見過大皇子。”陸蕭拱拱手說道,就像跟普通人見禮一樣。

大皇子此時要多麼憤怒又多麼憤怒,這下他真的有些下不了臺了,這個陸蕭太放肆了。

“陸蕭你大膽,見到我們大皇子殿下,竟然敢不下跪行禮。”從大皇子身後走出一個人來,大聲呵斥陸蕭說道。

還行禮,陸蕭都感覺好笑,就你丫的這副德行,也值得我行禮嗎?

“真不好意思,我除了是帝國的先鋒將軍,我還是靈丹閣的老闆之一,靈丹閣是不受皇權約束,所以我可以不給大皇子行禮。”陸蕭理直氣壯的說道。

大皇子此時臉色更加不好看了,剛開始他要殺了陸蕭,剛纔聽到陸蕭提到了靈丹閣,又讓他心裏發毛,靈丹閣的人他還真不敢動。

“好了,現在請在場諸位接旨。”大皇子非常不高興的說道。

大皇子把金色卷軸拿了出來,然後解開,卷軸廢了起來,上面的金色字體見光閃閃,還有一個金印也金光照人,在金光照耀下,所有人都跪了下來。字體發出聲音宣讀:“元宵將軍北伐建立首功,總共斬首十四萬,特封爲北征大將軍,主導陵城一線北伐戰事。林蕭將軍率領十萬大軍,輔助元宵大將軍北伐,望早日驅逐千蛇禽獸。陸蕭將軍,率領兩萬部衆斬敵六萬,特封爲北征先鋒將軍。莫霜、譚飛、藏風、吳熊等皆封爲先鋒將軍,爾等皆輔助元宵大將軍北伐。”

聖旨宣讀完畢,所有人都站了起來,莫霜與譚飛他們都封官了,但是陸蕭官位沒有什麼提升,還是一個先鋒將軍。陸蕭對官職也不在意,反正陸蕭現在已經富甲一方。

“莫霜、譚飛,你們現在與陸蕭官位平職,以後也不是他的部下了,你們也不用聽命於他了。”大皇子特意提醒莫霜與譚飛說道。

陸蕭總算看出來了,大皇子現在才暴露自己的真實目的,原來是來挖牆腳的。陸蕭笑了,我從來就沒有用官職去命令他們,就算他們的官職比我高兩個等級,他們依然只聽我的調遣。

“大皇子殿下,我們不聽命陸蕭將軍,那麼我們聽命於誰?”莫霜有些冷漠的問道。

莫霜爲什麼跟隨陸蕭,當時陸蕭可是沒有什麼官職,他也不在乎陸蕭擁有什麼官職。

“這個好說,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你們可以追隨我,我可以求父皇封你們爲大將軍,只要你們輔助我登基帝位,我可以封你們爲大元帥。”大皇子拋出橄欖枝說道。

元休終於知道大皇子的目的了,原來是看上了陸蕭麾下這兩員悍將,想要收爲己用,但越是有實力的將領越是難以收復。

“大皇子殿下,我冒昧的問一句,我們追隨你有什麼好處,你給我們多少俸祿,你會給我們什麼賞賜。”莫霜詢問道。

見到這樣的事,陸蕭沒有理會,因爲莫霜與譚飛已經足以信任。大皇子聽到莫霜的問話,他感覺自己剛纔的一番話白說了,他已經說得這麼明白了,莫霜竟然還要再次詢問,是不是沒聽明白。

“莫霜,我把我的話再重複一遍,只要你與譚飛追隨於我,我保證給你們封官加爵,我回去就求父皇封你們爲大將軍,你們只要輔助我登基帝位,我可以封你們爲大元帥。”大皇子把自己的話再重複說了一次。

陸蕭搖搖頭,心想,你丫的也想空手套白狼,你以爲你是誰呀!

“大皇子,看來您沒有聽懂我的問題,我是問你能夠給我們多少軍餉,就是提升修爲的丹藥,還有元晶,你能夠給我們多少。”莫霜強調再次問道。

這次大皇子有些無語了,心想,你丫的也太貪心了吧!我都給你封官加爵了,你竟然還不滿意,還問我能夠給你多少丹藥與元晶。

“莫霜,你的軍餉帝國已經發放給你了,你怎麼還要問我要軍餉。要想得到我的賞賜,你需要立功才行,給你的賞賜多少需要看功勞的大小。”大皇子強調說道。

誰不知道立功纔有賞賜,你丫的也總有一個標準吧!

“大皇子,帝國可以給我們發放多少軍餉,你所評價功勞大小的標準是什麼?”莫霜再次問道。

大皇子鬱悶,以前收復一些人,都沒有怎麼跟他討價還價的,但是這個莫霜,已經跟他多次討價還價,他都要失去耐心了,但莫霜可是不可多得的悍將。

“莫霜,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帝國沒有給你發放軍餉嗎?陸蕭你這個混賬東西,你爲何私扣帝國戰士的軍餉?”大皇子勃然大怒叫道。

大皇子原本沒有給陸蕭治罪的理由,但是突然可以給陸蕭扣一個大帽子,怎麼可以放過,而且還回避了莫霜詢問的敏感問題。

“大皇子殿下息怒,帝國沒有把將士的軍餉交到我手中,難道要我剁手指嗎?不信的話,你可以詢問元宵大將軍,他可給我發放過一顆元晶?”陸蕭非常平靜的問道。

元宵將軍此時有些受不了,你丫的,你的軍隊又不隸屬於我麾下,我怎麼給你發放軍餉。你丫的,你的軍隊都不知道隸屬於誰,你讓誰給你發放軍餉。你丫的幸好有錢,換做我,早就崩潰了。

“元宵大將軍,莫霜與譚飛他們,爲帝國立了這麼多功勞,你爲什麼不給他們發軍餉?”大皇子盯住元宵將軍問道。

元宵將軍心裏誹謗,你丫的這麼不會做人,以後還想做皇帝。莫霜立功多,陸蕭難道立功就不多嗎?

“大皇子,他們這支軍隊,並不隸屬於我的麾下,所以我沒有權利給他們發放軍餉。若是大皇子要收了他們,你需要自己給他們發放軍餉。他們的戰功這麼多,你可以幫他們兌換他們想要的各種物資。”元宵大將軍十分平靜的說道。

陸蕭的這支軍隊,戰鬥力如此強悍,大皇子當然想收爲麾下。這支軍隊現在已經擁有兩萬多人,戰鬥力可以相當他人軍隊的六萬。這樣的軍隊,已經足以幫他登基帝位了。

但是關鍵問題來了,這樣的軍隊需要軍餉養活,兩萬人呀,每個人一顆元晶,他每個月也需要花費兩萬元晶。每個人十顆元晶,他也要每個月花費二十萬元晶。二十顆元晶對莫霜來說,有什麼用,他們是看不上的。

還有莫霜與譚飛軍隊的軍功,這軍功多得嚇人,但要他幫忙去兌換,這也是一個大難題。如果放棄這支軍隊,他就收復莫霜與譚飛兩人。雖然這兩個人戰鬥力很強,但是也勢單力薄,對助他登記帝位幫助不大。

“莫霜,既然帝國沒有給你們發放軍餉,那麼你們是怎麼過來的?”大皇子問道。

大皇子當然不信了,帝國沒有給你們軍餉,也沒有兌換軍功,你們還這麼熱心打仗,這怎麼可能。

“大皇子,我們的軍餉都是我們老大自己掏腰包的,我每個月可是都發放兩顆丹紋級別的凝元丹,不知道大皇子是否發放的起?”莫霜再次詢問道。

大皇子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兩個丹紋級別的凝元丹,價值一萬二元晶以上,我發放的起嗎?你沒有凝元境第八重的修爲,你還想吃丹紋級別的凝元丹,你做夢去吧!

大皇子現在很頭疼,陸蕭這支軍隊他想要,但是他拿不出這麼多軍費,他每個月能夠拿出十萬軍費,已經差不多了。十萬軍費用在兩萬人身上,就像拿一盆水倒在大沙漠一樣,一隻蟲子都養不活。

“陸蕭,我知道你擁有用不完的元晶,你可否每個月借我三十萬元晶。等我登上帝位,我一併還給你。”大皇子看着陸蕭問道。

大皇子這是要空手套白狼,一個月三十萬元晶,一年也要三百多萬元晶。陸蕭是拿得出來,但是陸蕭不願意借呀!

“大皇子,真不好意思,我不願意借。還有一個問題,我想說一下,這支軍隊,我爲了培養他們,我自己掏腰包花了兩百萬元晶,你需要還我元晶才能把他們帶走。你先把他們帶走吧!我讓伽羅大師去你那裏收賬。”陸蕭毫不猶豫的拒絕說道。

大皇子聽說還要兩百萬元晶,這把他嚇了一大跳。若是讓伽羅大師去收賬,他寧願不要這支軍隊了,省的被敲詐一筆。他聽到伽羅大師的名字都怕了。 大皇子此時心裏很矛盾,他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他第一個目的就是收拾陸蕭,但是陸蕭被收拾了沒有,陸蕭一個頭發都沒有動。他的第二個目標是什麼,就是把陸蕭麾下強悍的軍隊收爲己用,但是目標達成了沒有,半個人都沒有收復,今天可算是白忙活了一場。

“陸蕭你大膽,你不但染指大皇子殿下的女人,你還在靈丹閣坑了大皇子十七萬元晶,大皇子還沒有找你算賬,你竟然還想坑大皇子兩百萬元晶,你這是找死。”大皇子身後一個護衛走了出來大聲吼道。

這是一個出手的機會,這個護衛早就忍不住了,怎麼會放過,就此對陸蕭出手,大皇子也沒有阻止的意思,而且聽之任之。因爲他知道,他要想掌控陸蕭這支軍隊,除非陸蕭死了。只要陸蕭一死,這支軍隊沒有了依靠,就是他挺身而出的時候,也會沒有人跟他擡槓子。就算殺了陸蕭惹出了什麼麻煩,到時把這個護衛交出去就可以了。

對陸蕭出手的護衛,他不知道大皇子的想法,他還想立一個大功,然後得到一些賞賜,他哪會知道自己死不瞑目。

元宵將軍與林木將軍,現在才知道內幕,原來陸蕭還真做了幾件人神共憤的事。元宵將軍也是對陸蕭徹底佩服,你丫的真是一個坑神,到哪裏就坑到哪,連大皇子都坑了,還有誰不敢坑。

元休臉上現在佈滿了笑容,他不是陸蕭的對手,已經隱忍很久了,現在終於可以藉助大皇子的力量,好好收拾陸蕭,他要讓陸蕭後悔來到了這個世界上。

“啊!我的手,陸蕭你今天必須死,你這個該死的混蛋。”這個出手的護衛慘叫。

這個護衛他怎麼也想不到,陸蕭的修爲比他低了幾個小境界,竟然會這麼強悍,他也是忽略莫霜所說的話。元休也是凝元境第八重的高手,跟他們修爲一個檔次,但元休卻不是陸蕭的對手,大皇子的兩個護衛又怎麼是陸蕭的對手。

“陸蕭大膽,竟敢行刺大皇子殿下,竟敢圖謀造反,你們還不快與我一起誅殺反賊?”優秀朝其他人叫道。

元休是知道內情的人,他也知道陸蕭的實力強大,大皇子一個護衛對付陸蕭,這是送菜,所以他才呼喚其他人,尤其是兩位大將軍,若是沒有兩位大將軍出手,這裏沒有人可以制衡陸蕭,沒有絕頂高手,就是人再多也不行。

“大膽,難道你們當我們兩萬人是空氣嗎?”莫霜大聲吼道。

莫霜與譚飛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在他們身後還有一千多人,也做好了戰鬥準備。只要陸蕭一聲令下,他們就立馬投入戰鬥。

“莫霜、譚飛你們退下,他們這些跳梁小躁能奈我何?想出手的,也別忍着,一塊出手好了。”陸蕭非常自信的說道。

聽到陸蕭的命令,莫霜與譚飛退了下去,他們可是知道陸蕭的手段,就是實力強大的毒王,都拿陸蕭沒有半點辦法,就算兩位大將軍出手,也沒有能力殺死陸蕭。

元休的呼喚,有了一點效果,他麾下幾位金衣戰士出手了,大皇子的四名護衛也同時出手了,出手的總共有十個人。但是凝元境第八重的高手,只有三個人,分別是大皇子的兩名護衛,還有元休。

“元宵大將軍,陸蕭不但是一員悍將,而且也是帝國的功臣,怎麼可以說殺就殺。事情都鬧這麼大了,你怎麼還不出手阻止?”林蕭老將軍已經氣得暴跳,朝元宵將軍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