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每次跟你打完一架,我就變顏色了。」巴波停止了打滾,認真的說起了這件事情。

習慣性的踱起步子,開始在這房子徘徊了起來。

龍王看了看這一人一獸,一臉的迷茫之色。

打了個響指,快步走到冰棺的邊上。「龍王,你聽到了吧,你們的龍神需要戰鬥才能變顏色的,如果我猜的不錯。你們龍神要進行顏色變化,直到最後跟我一樣達到七種顏色,這樣的話估計就可以覺醒傳承了。」

「龍主分析的是,我之前怎麼沒想到呢?我這腦子,轉的太慢了,實在是比不上龍主啊。」

龍王沒有絲毫不好意思的拍起了馬屁。

帝天正好吃這一招,「現在的方法也已經知道了,你現在就去著手安排吧。我和你們的龍神想單獨聊幾句。」

「是,屬下告退。」

朝著一人一獸拱了拱手,這才朝著外面退去了。

看到龍王出了房門,帝天這才笑道:「巴波,我走了有沒有想我啊?」


「當然了,你走了,我一個人在橫斷山脈無聊死了。又被關在這裡好長時間,我都差點不記得你長什麼樣子了。」

「不記得我長什麼樣子了?不會吧,難道我真的是那種大眾臉么?」

巴波躍到帝天的肩膀上,「不是啊,你變得太快了,剛剛要不是聽到你叫我巴波,我都沒認出來。」

「原來是這樣啊,嚇死我了。對了,你成為龍神以後有什麼感想啊?」

摸了摸肩膀上的巴波,入手滑滑的,絨絨的,這種感覺很不錯。

「嗯。。」奶聲奶氣的聲音實在是討人喜歡,「我也不知道有什麼感想。我更不想當這什麼破龍神,你帶我逃跑吧?我們出去天天打,不,我們沒事的時候就打。」

「不可以的,這裡有著你的同伴,你的龍族朋友。你要在這裡覺醒傳承,幫他們解除詛咒。然後等我實力提高了,我就來找你,怎麼樣?」

雖然帝天很想帶巴波出去的,可是這裡的事情是容不得拖延的。他可不想看到巴波的同類一天天的都在滅絕著。

「那。。那好吧,不過你要常來看我啊。」

巴波有些不捨得說了起來,這才剛見面,恐怕要不了幾天就要分別了。

看出了巴波的心裡的意思,安慰道:「好啦,你就安心在這裡吧。我跟你保證,只要我一有空我就來看你,怎麼樣?」


「好,你可以不要騙我啊。」巴波那奶聲奶氣的聲音,再加上現在這有些委屈的音調。簡直是天音,完全讓人沉醉了。

「咳咳。。」帝天甩了甩頭,「你丫是不是會勾魂啊?卧槽,小爺差點被你迷惑了。」

「嘿嘿,我也是剛剛知道這個東西的,我就來試一試。」

「好嘛,居然拿我當試驗品了,看我不收拾你。」說著帝天什麼印技都不用,徒手跟巴波打了起來。

雖說巴波這四年裡沒有絲毫的進展,不過現在看起來。。。

剛開始還處於下風,但到了後面就越打越勇。不斷的朝著帝天身上撞擊過去。

有這麼好的陪練,他當然不捨得放過機會了。以後再想打的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去了。

一人一獸經過了一下午的打鬧,這才收手了,不是不打了,而是太累了。

打了半天都沒有分出結果,在這滿是冰塊的屋子內,帝天居然流汗了,真是稀奇。

「呼呼。。沒想到你丫的四年沒有修鍊,還是這麼的變態。」

躺在了地上,看著肚子上的巴波笑罵了起來。

舒服的趴在帝天的肚子上,奶聲奶氣的說道:「那是,我可是龍神啊。我的實力能差到哪裡嗎?」

「那倒也是。」微微一笑,又問道:「那你知道你的父母是誰嗎?」

巴波愣在了那裡,「不知道,我也沒有見過他們。我剛出生就在橫斷山脈了,然後就慢慢的認識了一些獸人,這才開始逐漸的成長了起來。」

「你也沒有見過你的父母么?」帝天神色上有些哀愁。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我更沒有見過他們長什麼樣子。現在好想知道他們是誰啊。」

「沒事,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你的父母親的。」巴波奶聲奶氣的安慰了起來。

笑著摸了摸巴波的身子,「你也是啊,我們要一起找到我們父母,到時候我也一定要看看是誰能把你生成這個樣子的。」

「我這樣子怎麼了?很難看嗎?」

「不難看,不難看,你簡直漂亮極了。」

「真的嗎?我哪裡漂亮了?」

「······」

ps:二更送到,求花花,求支持啦~! 一人一獸在這冰房裡徹談了一晚上,第二日,龍王這才返了回來。

一進來就朝著這一人一獸拱手說道:「龍主,龍神。屬下已經把事情交代好了,就請龍神移步前往了。」

站起身子,抱著巴波說道:「走吧,我也去看看,這樣我也好放心。」

「兩位請隨屬下前來。」

龍王恭敬的說了起來,便在前方帶起了路。

出了門就離地而起,朝著另外一座飛了過去。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去另一座,但人家安排了好了的,還是過去瞧瞧再說。

飛到了這座上,龍王喊道:「出來,拜見龍主和龍神。」

「嗖嗖嗖~!」

數十道身影飛了出來,齊齊的跪在地上,聲音高亢的喊道:「龍主、龍神,屬下前來拜見。」


「起來,起來。跪我幹啥,我又沒死的。」

巴波那奶聲奶氣的聲音再一次的響了起來。

只可惜那群人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看來都是經過訓練的嘛。」帝天心裡暗暗說道。

「以後龍神還有龍主說的話就是我說的話,他們讓你們怎麼做就怎麼做聽到沒?」

龍王看著那數十人還跪在地上,臉上有些不好看了。

「是!」

數十人這才站起了身子,挺直的站在那裡,等候著命令。

看到這麼整齊的又嚴肅的眾龍,帝天滿意的點了點頭。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如果都是一些懶散的龍,自己都管不好自己的那種。這樣的話對巴波沒有絲毫的好處。

「龍王,你的計劃是怎麼樣的?跟我說說。」

「是這樣的,屬下的安排很周詳。我看了看,龍神的實力應該有了玄王境中期的境界,於是我就挑選出了從玄王到玄候的龍族成員,每一個小境界五個人,負責陪練。這樣就算是龍神沒想休息,也能打的過來。」

龍王對這件事情極其的上心,基本上把每個細節都想到了。

「那裡就是龍神的住所了。」說著就指著一個房子,「飲食起居還有別的龍負責照看,我們是不會再拘束龍神的自由了。當然出谷就算了,可以再龍谷之內盡情的活動。」

懷中的巴波似乎有些不願意,滾了滾身子。

拍了拍它的身子,示意他別急。「這個安排很好,不過還是別讓他出那片森林了,我不想讓他被別人看到。也不用在這裡陪練,直接去樹林陪練就好了,我想你們的龍神是非常願意的。」

「好啊,我喜歡在林子里玩捉迷藏。」

果然,巴波非常贊同帝天的說法。

「只要龍神願意,什麼都好辦。」龍王笑了起來。可算是把這件事情給辦好了。

「什麼都好辦?」巴波探出了身子,「我要出龍谷好不好辦?」

「·······」

「·······」

帝天和龍王都無語了。

「現在看到你把事情都安排好了,那我就放心了。我現在還有點事情,不能再龍谷久留的,我要出去一趟。」

現在什麼都安置妥當了,帝天也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直接說出了自己心裡憋了很久的話。

「這個自然是可以,龍主的自由我們是無法拘束的了。現在龍神的傳承也快解開了,雖然快,但想必還是需要一些時日的,而且這裡我會時不時的來監督的,所以龍主你可以放心去辦你的事情。」

點了下頭,把懷裡的巴波拿了出來,放在空中。

「那我就走了啊,你別凈惹事啊,要是我回來看到你的實力沒有提升,我就不喜歡你了。」

「放心,我一定會乖乖的。」生怕帝天不理自己了,連忙保證了起來。

看著這一人一獸十分融洽的樣子,龍王這才微微點了下頭。

「龍主,你準備什麼時候走呢?」

扭過頭,想了會兒,看著龍王說道:「我現在就出發吧,到時候時間久了,我怕要發生變故。」

「既然如此,那還請龍主跟手下走一趟,我要交給你一樣東西。」


「好,前面帶路。」

戀戀不捨的看了看巴波,這才狠下了心,直接離開了。

「記得回來看我啊。」

巴波看到帝天離開了,這才吼了起來。

「知道了,你只要乖乖的,事情一辦完我就會回來了。」

聲音從前方遠遠的傳了過來。聞言,巴波這才看了看周圍的人,「我今天不想打架,明天再說吧。」

「是!」

這群人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追上了龍王,一臉疑惑的問道:「怎麼了?叫我來幹什麼?」

「一會兒到了你就知道了。」恭敬的回了一句,繼續朝著前面飛去了。

兩人就這麼一前一後的重新回到了龍宮之中,推開了那厚重的紫金大門。

「請龍主隨我前來。」

「卧槽,什麼事情,搞得這麼神秘?難道有什麼寶貝不成?」帝天心裡暗暗的說了起來。

跟著龍王在龍宮後面七轉八轉,好在帝天在煙雨樓有過經驗,還沒有暈過去。

「就是這裡了。」走上前去,推開了那扇門,便走了進去。

打量了一下,沒有發現什麼獨特的地方。這才抱著好奇的心理走了進來。

一進來,帝天就被那金色的光芒刺痛了眼睛。微微一眯,「這是這麼地方?」

「這就是我們龍族的藏寶地了。我知道龍主你不是我們龍族的守護者,是和那一批搶寶貝的那群人是一起的,不過都已經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