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沒有言語,樂天看著她,一掌輕輕的拍了過去,樂天的掌心瞬間化作黑洞,從女子的天靈處,將毒吸了出來,

女子的臉部,頸部,猶如萬道黑線在涌動,都被樂天的吞噬之力吸涌而出,

樂天心裡也是不歡,他哪有那麼高尚,他要是死了,我的同伴怎麼辦,我的女人也在其中啊,樂天剛才神識探索了大半,但是都沒有發現人影,這讓樂天氣急不已,

「呼,」樂天看著自己泛黑得手掌,這透骨釘上的毒果然霸道,可以腐蝕筋骨,破壞生機,但是這對樂天卻沒有多大的作用,樂天身上的血氣不由自主涌動起來,將手部的毒性全都泯滅掉了,

「好霸道的手段,」男子眯縫著雙眼感慨道,但是心裡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放人,」樂天說道,

男子將女子放好,看著地上死去的兄弟,將身上的黑炮脫了下來,蓋在了他的身上,

「兄弟,大哥對不起你,」

說完,男子跟隨了樂天走了出去,

兩人前行不過百丈,男子停下了腳步,

「怎麼不走了,」樂天說道,

「人就在這,」

男子說完,雙手擎天,周圍的地面的開始不斷顫抖,大地龜裂,

「轟,」一塊方形的土地從地面上冒了出來,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樂天的面前,

「呼呼,」男子有些乏力,不斷的喘氣,

只見,巨坑中,馬匹,屍體,還有樂天的夥伴全都服了上來,他們的腳下,就是剛才那片土地,這傢伙,把地挖空了,只為找一個載體,

「好手段,」樂天咬牙切齒,將人藏在了地下,怪不得神識沒有尋到呢,

「這是解藥,」說完,男子將一個黑色細頸瓶扔了過去,

樂天拿著細頸瓶,直奔洛依依而去,

「我猜得不錯,」男子心裡暗道,他第一個要救的人,就是他最在意的人,小子,你還不行,

樂天將黑色細頸瓶打開,一股黑色煙霧蔓延開來,但是馬上就被熟睡的洛依依吸了進去,

「你,」樂天看著洛依依的臉龐,順速變黑,而且身軀在不斷的痙攣,

「你找死,」

「還不用剛才的方法救你的女人,要不然他會死的很難看的,」男子雙手抱臂,低沉的說道,

「既然你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你還敢算計,」樂天站了起來,看著男子,

男子皺了皺眉頭,難道他真的棄之不顧么,

「本來我想靠自己通關的,但是你,不應該,」樂天手上金光閃現,晶瑩的冰蟾出現在樂天的手掌之中,冰蟾一下子落到了洛依依的頭上,

樂天看著男子,舉起了龍吟劍,道「不應該,對我的女人動手腳,」

只見萬道黑色的劍光,這是吞噬之力附著的劍氣,男子大驚,雙手一動,周圍盪起了數丈高達的土牆,

「唰唰唰,」黑色劍光劃過土牆,順著男子的身體劈斬而過,

「額,」男子面色扭曲,身體露出了數十道黑色發亮的傷痕,

樂天看了一眼,洛依依,手中的龍吟劍一下子就擲了出去,


「不,」紅衣女子分盡全力,在龍吟劍之前,擋在了男子的身前,

「噗,」龍吟劍穿透了女子的胸膛,劍氣肆意破壞著女子的生機,

「媚兒,」男子雙手破裂,被吞噬之光毀壞,

「我只想和你一起逃出這裡,讓你幸福,不再為人囚牢,」男子身軀上的光芒越來越盛,

「兄弟,對不住了,」男子看著女子,眼淚都未能流出,

「能和你死在一起,也算是不錯的結局了,」

「轟,」吞噬之光將男子身上的能量吸干,瞬間炸裂,兩人瞬間被淹沒在無數光芒之下,化為了塵土,

「呃,」洛依依的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氣息,頭腦昏沉的站了起來,

「依依,」樂天急忙過去扶住了她,

「額,」樂天看著她,將體中的靈氣過渡給洛依依,洛依依才逐漸站穩了腳步,

「你沒事就好,」樂天抱著洛依依,懸浮在心中的焦慮也消失了,

「恩恩,」洛依依點頭,看著樂天,

「這是什麼,」樂天看著遠處的一瓶綠色的玉瓶,

「這個,」樂天想起了剛才得事情,不過樂天還是打開了瓶子,

一股清淡的香氣飄了出來,散發著淡淡的靈氣,

「這幽香,令人神清氣爽,一定是解藥,」樂天看著冰蟾,道:「這次不用麻煩你了,謝謝了,」

樂天打碎細頸瓶,禁錮了周圍的元氣,讓解藥不隨風飄散,保持在一定的範圍內,

清淡的葯香在眾人之中飄散,眾人慢慢脫離了沉睡,從中醒來,

「不對,還少了四個人,」洛依依看著眾人,

樂天看了一下地上的人,不少被屍體掩蓋,樂天沒有發現,

樂天拿出感應水晶,又拿出地圖,指針的方向指向山谷的角落處,這裡是山谷的邊緣,而山谷中呈弧形,樂天看著山谷地圖,上面的紅色標註非常顯眼,

「百花林,禁地,」這兩處危險區域是連在一起的,其閑路被峽谷上空掉落碎石阻隔,若要通過百花林,就必定會進入禁地,危險之極,

「你照顧他們,我去去就來,」樂天感應到了危機,沖洛依依點了點頭,而後飛了出去,

百花林中,皇子羽和任自行被困在其中,原本,他們二人幸運的聚在了一起,隨後便發現了感應水晶的指動,兩人隨著指針的方向前來尋找,結果闖入了這片死地,

但是,最點背的確不止如此,這裡面沉睡的生物,不知道被哪個腦殘給驚醒了,結果兩人剛一進來,就遭受到了猛烈的攻擊,

而前方,兩人自然不會知道,那是凌九天和晴,凌九天什麼脾氣,看到有植物攻擊,直接開大招,轟轟轟,全滅……

奪命花,一朵近丈的圓形紅花,周圍滿是五彩斑斕的葉子,強大的根莖支撐著碩大的身軀,

「嘩,」

周圍的奪命花紛紛伸出了花朵中的「大嘴」,密密麻麻的數百顆鋒利的牙齒不斷的咬合著,

「啊,」任自行一下子躲過從身後鑽出來的奪命花,雙手掰住了奪命花的上下顎,

「啪,」任自行一下子將襲擊自己的奪命花碎成兩瓣,

皇子羽手中一閃,一道金光出現在手中,包圍上來的奪命花頓時紛飛破碎,那是一柄劍,一柄神劍,

「光明金劍,」任自行看著皇子羽的手中,嘴角咧開道,

「先出去再說,」皇子羽可沒有任自行那麼樂觀,這柄劍鋒利無比,而且攻擊力強,雖然不比龍吟劍,但是這劍有屬性,和皇子羽自身想鍥合的光屬性,

但是,這劍,非常消耗體力,不到關健時刻皇子羽不會拿出來的,

「快走,」皇子羽帶著任自行,任自行的幽冥大法一出,周圍的奪命花瞬間紛飛,化為虛無,


(未完,待續)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兩人一路闖過來,無數的草藤像是長蛇般阻斷了兩人的去路,滿是尖刺的荊棘,有手有腳的樹人,滿是腐蝕性液體的花籠草,都讓兩人步步危機,

最終,在兩人的配合下,終於殺出一條綠綠的血路,衝出了百花林,

「怎麼,這就是黑山林,」兩人看著面前的一片漆黑,但是卻迷失了方向,走進了另一片禁地,

「轟轟轟,」周圍一根根高達數丈的石柱擋住了兩人的去路,將兩人困了起來,

凌九天和晴兩人走出了囚天鎖陣,但是都已經快筋疲力盡了,

「禁地,」凌九天扶著晴,看到一塊高大的石碑,石碑上刻著兩個極其飄逸的大字,

「禁地,」

「私闖禁地者,殺無赦,」凌九天看著大字下方的那一行小字,相同的字體,截然不同的手法,

「厲害,」凌九天看著這字體,深入石碑之中可見刻字之人修為精湛,手法不同定是刻字之時心境不同,字由心生,看來這幾個字不是嚇唬人的,

前方靈氣濃厚,定然有靈草之類的藥物,我們去找點吧,凌九天看著晴變幻不定的臉色說道,

「盡然我們都已經闖了進來,怎麼有走的道理呢,更何況,這些囚徒都是一邪無惡不作之輩,沒什麼好怕的,」凌九天看著晴,帶著晴走了進去,

兩人穿過黑山林,看到了一片片漆黑的墨竹林,墨竹林中,一座簡陋的竹屋在中央,竹林周圍,黑色的竹筍遍地都是,還散發著絲絲的靈氣,

凌九天剛要走過去,就聽見尖銳的破空聲朝自己而來,

一斷墨竹被削的發尖,朝著凌九天直逼而來,這墨竹不是很強,但是卻被灌輸了一股無可匹敵的戰意,無物不破,令人心驚,


凌九天拔出長劍,同樣的攻擊,同樣的劍意,

「啪,」的一聲爆響,墨竹從中斷開,這攻擊上凌九天弱了一籌,但是在劍意上,凌九天不弱於任何人,

「君子劍,」竹屋內傳來一陣蒼老的聲音,

「你是誰,怎麼會認識君子劍,」凌九天大驚,君子劍是師傅傳給自己的,君子劍流傳千年,但是少有人知,君子劍一生傳一人,能認出這劍的,肯定都是和自己師傅交過手的,

但是,凌九天行走大陸數年,從未有人認出過此劍,但是現在,未見其人,就已識劍,絕對不簡單,

「那你就是那個傢伙的傳人了,」屋內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凌九天以為遇到了故人,眼神變得漸漸溫和下來,但是一聽到「傢伙,」這兩個字,凌九天的眼瞬間猩紅,充滿了殺意,

「膽敢對我師傅不敬,我就要你死,」

「啊,」凌九天手中長劍猶如奔雷,帶著無盡元氣朝著竹屋衝去,

「轟轟,」實質的元氣刃朝著竹屋飛去,爆裂聲,破碎聲紛紛響起,搭建竹屋的墨竹瞬間破裂倒塌,

「君子劍,要時刻保持心靜如水的境界,看來你還沒有明白這其中的要領啊,」聲音逐漸懶散,一股無形的波動在周圍散開,原本崩塌的竹屋瞬間恢復了原樣,

而,凌九天,也衝進了竹屋之中,竹屋之中,一張細竹軟床,一個身負惺忪睡衣的人躺在床上,似乎與這墨竹屋融合了一體,

「你是誰,」凌九天目光寒冷,看著床上之人,

「是誰不重要,」男子說話間,化作一團黑霧飄到了凌九天身後的竹桌上,

「這,」凌九天心中的更是疑問,此人居然能躲過自己的探查和鎖定,要真是打起來,那就是秒殺,

「你到底是誰,」凌九天喝到,

「你真想知道,」男子說話聲雖然蒼老,但是面容卻非常俊朗,模樣也就只有三十來歲,而且面容剛毅,一看就是果斷決絕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