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我突然發現一件事情,我竟然看不透暗虎,除了炙熱的感覺外,若非肉眼所見,我甚至以爲這一切都是錯覺呢,這種感覺就像是融入了天地一樣,想到這,我猛然驚醒過來一件事,難道?!

似乎是在迴應我的反應,暗虎朝着神祕人,發出了一聲躁動的吼叫,六竅獨有的,融入天地的感覺顯露無遺。

見到這一幕,我還不禁感到自己的喉嚨微微發澀,這尼瑪算咋麼回事,這可是我自己的招式啊,即便發生了一點異變,那威力也不至於跨越那麼多吧?

黑霧人看到這個情況,淡定地說道:沒想到你這小輩還有幾分手段,不過就憑這隻大貓,在本座勉強還不夠看!

說是這樣說,但是身上的黑霧突然不穩定了起來,由此可見他心情的不平靜。

暗虎同樣聽到了這句話,不過憑藉他的智慧,自然也發現黑霧人的異樣,暗虎向前一個翻滾,隨後他的尾巴好像吃了*哥一樣,直愣愣的朝着他抽了過去。

然而黑霧人也不甘示弱,他身後的黑霧化作一隻大手,死死地抓住暗虎的尾巴,並且往裏面不停的灌入黑氣。

面對這樣的情況,暗虎沒有半點驚慌,眼神中反而閃過一絲陰謀得逞的快感,只見暗虎故技重施,身邊的金光包括身邊的火焰,在此匯聚到了一起,只不過這次不是嘴巴,而是他的尾巴。

黑霧人見狀,身上的黑霧也聚集到了一起,把那隻大手變成了實質,甚至於暗虎緩緩的託了起來,看樣子是要用黑霧氣把暗虎撐爆。

我也不能在這裏坐以待斃了,於是我抓起暗虎刀,把身體裏的陰陽二氣集中到暗虎刀中,使其斷掉的刀刃,再次生長了出來。

我縱身一躍,炒着暗虎刀,朝着黑霧手的手臂看了下去,不管怎麼說,先斷他一條臂膀,爲以防萬一,我把鮮血琳在暗虎刀上。

結果還沒等我的攻擊到位,暗虎縱身一躍,就脫離了尾巴,如果仔細看的話,你會發現,暗虎的尾巴上居然包裹了一層金色火焰,任何東西都難以對他厲害。

不過面對這樣的情況,也並非絕對安全的,如果剛纔黑霧人發發狠,把那些黑霧徹底爆發出來,那可就要涼了。

剛剛掙脫出來的暗虎,見我衝了過去,也不敢含糊,身上的金光大盛,朝着黑霧人狠撲過去。

可能是有些不難煩了吧,黑霧人面對氣勢洶洶的暗虎,誒有絲毫的退縮,身上大多數的黑霧都凝絕在拳頭上,然後一拳把暗虎轟飛了出去。 看着破窗而出的暗虎,我的心中升起一絲苦澀,因爲我感覺到,暗虎在飛出去的剎那,身上的力量就開始飛快的潰散,可見黑霧人這一招之中。

這時我的左臂上升起了熟悉的清涼感,暗虎回來了,看來這一招徹底涼了。

望着舊力已去新力未生的黑霧人,心裏升起了一個強烈的念頭,即便是死,看清他的真面目也好啊!我也算是有所收穫。

說幹就幹,我的大腦黑沒反應過來呢,身體就先動了,右手把殺字訣匯聚在手掌,而左手則把剩餘的力量灌注在暗虎刀裏面,形成暗天波動眼。

現在我已不怕了,因爲我都想好了,只要不把這股力量用切割的方式,釋放出去就好了,在釋放的一瞬間,我直接引爆陰陽二氣!這樣最多就給其他人產生震動的感覺。

當我的攻擊落在他面前的時候,這傢伙居然還有氣力,身邊的黑霧涌起,彷彿大繭一樣,把我團團包住(火影忍者裏面我愛羅用砂縛柩的即視感)。

我心念一動,左手的暗虎刀揮出,陰陽二氣瞬間交織爆破,直接把這狗日的黑霧炸了個粉碎,我也脫身而出。

不過這麼近距離的爆炸,怎麼可能不對我造成影響,現在我的嗓子裏充滿了血腥味,五臟六腑也說不出的痛,百分之百是受內傷了,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我強行嚥下要吐出的鮮血,我可不能因爲吐血而耽誤時間。

右手狠狠的揮出,手上早就準備好的殺字訣,凝結在一切,彷彿大砍刀一樣,劈開了黑霧人,臉上那層薄薄的黑霧。

黑霧人也沒有想到,我居然這麼快從他的手裏逃脫出來,以至於殺字訣劈在他臉上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反抗。

看到那張黑霧下的臉時,我整個人都愣住了,口中的鮮血,再也忍不住狂噴了出來,我不敢相信的指着黑霧人說道:六爺!怎麼會!怎麼會是你!

沒有錯眼前的黑霧人就是六爺,劈開他的臉龐的黑霧後,出現的那張面孔,正是我熟悉的六爺。

胡長青見我識破了他,深深嘆了口氣,隨手一揮周圍的黑霧盡數散去,顯露出狼藉不堪的酒店酒店房間。

胡長青有些無奈的說道:三哥,快點出來吧!昊天識破了,以後這種的罪人的事情,你可千萬別找我了,真是的!

聽到這番話,我有些機械的環顧着四周,結果就在窗戶破碎的地方,出現了三個人影,我定睛一看,爲首的不是胡三太爺還能有誰,然後他身後跟着的正是黃石磊夫婦。

即便我再傻,也能看出來這是事先安排好的戲碼,想到這我的心裏異常的難受,有一種被自己人欺騙了的感覺,乾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服上一顆黃三太奶牌療傷藥,默默的治療者自己的傷勢。

黃石磊夫婦看到我這個樣子,尤其是我剛纔那冰冷的眼神,心中頓時大急,通過剛纔我的表現,他們清楚我是真的在乎他們,這種在乎對於野仙來說十分的難得。

如果說原先他們是因爲種種原因跟在我身邊,那麼從今天以後,他們對我絕對是死心塌地的跟隨,無論怎麼樣都不會有二心。

他們的心中此時充滿了愧疚,對於重情義的仙家來說,這種傷人心的事情,真心不願意做,他們也知道我是真生氣了,於是連忙就要過來道歉。

結果他們剛要有所行動,就被胡三太爺攔了下來,胡三太爺衝他倆搖了搖頭,並且使了個臉色,意思不要亂動一切有他。

對於胡三太爺,黃石磊夫婦還是非常信任的,所以他們擔憂地看了我一眼之後,還是退回了原位,緊張的看着胡三太爺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來。

雖然我吃了療傷藥,保持在一個入定的狀態,可是怎麼可能真的入定,我的心神一直在關注着外面,我倒想看看他們對於今天的事會作何解釋。

其實要說我生氣的了把,我還真沒有那麼生氣,胡長青咱先不說,我瞭解他的秉性,如果不是胡三太爺吩咐的話,他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

然而黃石磊夫婦也是如此,再怎麼說他倆也是跟我立下血誓的,絕對不可能做出有害於我的事情,否則的話老天那關都過不去,他們肯定也是受胡三太爺指示的,所以纔會假裝失蹤,胡三太爺的命令對於他倆來說就是聖旨,根本不敢反抗。

說到血誓我真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我剛纔真是急懵了,我用血誓感應一下他倆不就得了,這樣的話我也不至於白白的跟人家拼命,直接就識破了他們。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胡三太爺那個老不死的,你大爺的玩人有意思是不是,怎麼不去找尼瑪玩去呢?幹!

不過這些話我也就是想想,對於胡三太爺我還是很尊敬的,別的先不說,就憑兒時胡三太爺就我全家一命,我就欠他一輩子的。

但是這件事情真的很讓人難受,用心神偷摸的觀察胡三太爺,看看他想怎麼辦,怎麼擬補我這受傷的心靈。

胡三太爺似乎知道了我的心思,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從兜裏掏出個玉瓶,從裏面倒出來一滴莫名的液體,浮空滴在指尖上。

這地莫名液體一出現,就帶來了一陣的清香,並且很快的就遍佈了整個房間,聞到這股香氣後,黃石磊夫婦和胡長青全都震驚了,眼睛中甚至閃過了一絲貪婪之色,就連胡長青也不例外。

看到這一幕,我的好奇心不由暴漲,這尼瑪一看就是好東西啊!黃石磊夫婦垂涎也就算了,就連胡長青都是一臉的垂涎,有點厲害啊!

只見胡三太爺身上的靈力一動,手裏的那滴液體瞬間就化成了一縷青煙,太爺輕輕一揮手,那縷青煙飛到了我的面前,隨着我的呼吸進入體內。

這下我再也無法保持淡然了,我睜開雙眼,像好奇寶寶似的問道:太爺,這是啥好東西啊! 我這話音還沒落,奇經八脈連同着心神,同時傳來一種炙熱的感覺,我感覺自己身上的靈力彷彿沸騰了一樣。

我那裏還顧得上問話了,連忙盤腿坐在地上,運轉着體內的靈力,希望能夠平復這種燥熱的感覺。

可是我發現我想太多了,我這不運轉靈力還好,靈力一運轉起來,就跟吃了炫邁似的,跟本停不下來。

如果把我現在體內的靈力比喻汽車的話,那絕不是開的太塊,而是飛的太低啊!

隨着時間的推移,靈力運轉的速度非但沒有變慢,反而越來越快,至於控制嘛!那就不要想了,我現在根本無法制止。

與此同時心神也發生了變化,那氣體進入體內後,心神的力量就已經盡數恢復了,並且也像靈力那樣沸騰了起來,但是要比靈力溫柔的多,心神包括我的靈魂,就像是在小火慢燉一樣,慢慢煎熬着。

這時我的經脈傳來一陣脹痛,感受到這樣的變化,我連忙從心神中退出來,感受着體內的變話。

結果我發現,身體裏的靈力竟然發生極爲奇怪的變化,我的靈力因爲一些原因,要比大部分的同修都要純淨,但是相對於來說,數量要少的多。

可是現在隨着靈力的轉動,我的經脈正在慢慢開擴不說,就連靈力都變的粘稠起來,看這個樣子,恐怕要不了多一會,我的靈力就要變成液體的狀態了。

想到這一點,我的內心變得十分地火熱,那可叫靈力化液啊!要比正常的靈力不知道強多少倍,我這等於是提前進入六竅的階段了啊!

據我所知,靈力實則分爲三個階段,但是由於地球污染嚴重,靈力缺失的厲害,所以今年內,生死道上的人把靈力分成了四個檔次。

第一檔次、雜粕氣態靈力,就是剛剛修煉的人,所提取出來的靈力,要知道那個時候修行控制力極差,能夠運轉靈力就不錯了,根本不可能精煉,不過凡事都有例外,有一些名門子弟,剛修行的時候就用藥物輔助,使其修煉的靈力得到過濾,如此一來就直接進入了第二個階段。

第二檔次、氣態靈力,這種靈力可以說是第一種靈力的昇華版,兩者並沒有相差太多,只不過在運轉的速度上有一些差異而已,除了那些從小修行的,剩下的想要達到這種地步,要麼像我一樣,有奇遇,要麼就是慢慢的磨。

不磨也不行啊!修爲靠前還行,如果修行到後來,比如五竅的時候,如果你的靈力還是第一階段,那麼你就會和第二階段差出三成的力量,而且容易走火入魔。

第三檔次、液態靈力、這種靈力就是由第二種靈力壓縮轉化而成,也是成立六竅的必要條件,因爲六竅的靈力儲量實在太大了,如果還是氣態靈力,無法發揮實力不說,甚至有可能直接被氣態靈力給撐爆了。

第四檔次、固態靈力、衆所周知,液態壓縮凝固後,就會變成固體,靈力同樣也不例外,但是這種靈力對於常人來說,根本接觸不到,傳說這時七竅的大神獨有靈力,就像是修仙小說中的金丹境一樣,身體的靈力,都會在丹田處聚集,成爲一個小球。

達到這個地步後,根本就不用擔憂靈力不足的問題,因爲諸天世界的所有力量,都會通過靈丹變成靈力,無論運用多少力量,都從外界吸取就好了。

至於我現在的狀態,就是第三個階段,由氣體變成液體,如此一來我靈力的數量大大增加不說,運用什麼祕法,力量也會加強不少。

可讓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的氣液變化,似乎和常人有些不同,人家都是純粹的靈力轉化,而我體內的陽氣和陰氣摻乎什麼呢?

伴隨着我體內靈力的轉動,陰氣和陽氣也摻乎了進去,陰氣在左,陽氣在右,兩者相互變化,沒過多一會,我體內的陰陽二氣和靈力就全部化作了液體。

燕奔我還有些擔心,陰陽二氣盡數消失對我會不會有什麼影響,但是我發現我想太多了,轉化成液體後,非但沒有影響,狀態反而且所未有的好,渾身輕鬆。

在我的體內,只剩下最後一步了,那就是陽靈液和陰靈液的交融,不管怎麼說,我體內的靈力都是要匯聚到丹田的,如果兩種靈液產生衝突,那我可就慘了!

現在不比從前,以前的話兩種氣體力量衝突,胡長青和胡三太爺都能出手鎮住,可是現在以我體內的力量,按照質量來說,根本不弱於兩位野仙,一旦衝突了他們根本救不了我。

伴隨着我的心情,兩者的力量終於相遇了,但是並沒有像之前一樣,化作一個太極,反而相互交雜起來,根本沒有相容的意思。

看到這一幕我冷汗都要下來了,這尼瑪太嚇人了,什麼情況啊!不會真的要涼涼把!

就在此時暗虎出手了,我的左臂再次涌出那股清涼的氣息,那股氣息順着我的經脈,進入到我的丹田之中,直接席捲上陰性的力量,將其引導過來,變成太極雙魚之中的陰魚。

受陰魚的影響,陽性的力量也慢慢的轉化成了陽魚的樣子,暗虎的力量運轉完雙魚後,也所剩無幾了,剩餘的那點,坐落在陽魚上面,形成了陽魚的眼睛。

有了這一點後,彷彿畫龍點睛之筆,整個陽魚都活了過來,變得異常的活靈活現,彷彿有生命了一般。

然而那條陰魚,相對於來說卻沒有那麼好了,死氣沉沉的,不過那條陽魚似乎也發現了異樣,它轉換出自身的陽靈液,坐落在陰魚上面,想要爲其點睛。

原本我都鬆了一口氣了,看到這幅和諧的場景,心裏更是踏實了下來,可就在此時異變發生了,原本兩者的力量是相同的,達到了一個微妙的平衡。

但是陽魚這麼一運轉,兩者的力量眼看着又要失衡起來,情況再次出現了危機。 現在的情況十分危險,如果兩種力量再次失恆,那麼我只有一個下場,道消身死!

我現在也顧不了能麼多了,猛然睜開眼睛,來不及和胡三太爺他們打招呼,從暗虎刀之中,掏出我所有赤陽丹的儲備,一口氣吞了下去。

磅礴的陽氣瞬間從我體內涌出,我運用心神操控着陽氣,直奔着陽魚涌去。

感受到陽氣的襲來,陽魚瞬間歡快了起來,它大肆吞噬着陽氣,就像一個餓了好多天的流浪漢一樣。

很快赤陽丹帶來的陽氣就被消滅了一半,同樣陽魚損失的空缺也填補了回來,爲了防止陽魚吃多了,導致兩種力量再次失衡,我運用殺字訣,通過掌心把多餘的陽氣釋放了出去。

看着逐漸平穩的兩種力量,心中升起一種說不出來的自豪感,現在我的可謂是今時不同不同往日,別的不說,光是靈力的促存量就翻了五倍有餘。

等兩種靈力徹底穩定下來後,我嘗試着運轉了一下,隨着我的運轉,兩種力量開始不停的磨合,沒過多一會,就變成我前世力量的模樣。

見狀我心中大喜,這下我再也不用擔心陰陽失衡的問題了,從此之後陰不離陽,陽不離陰,兩者相互轉換,十分的強勁。

這時我突然從陰陽之力中,感受到一股玄妙的氣息,連帶着我的心神,也陷入到裏面。

現在的這種感覺,可謂是相當不一般,我一會看到太陽升起,紫氣東來,代表了陽氣,一會我的身邊又變成了黑暗,月亮的熒光照耀着我,說不出的輕柔。

在這黑天白晝之間無限的輪迴者,我發現我對着天地有了新一層的感悟,是陰陽之道的感受,陽者、清澈靈動又端莊光明,大開大闔剛猛無儔。陰者、厚重渾濁又收斂陰暗,斂而不發陰柔異常。

有了這陰陽之道的感悟,我感覺我更加了解這天地三分,身上有着說不出來的悸動,很快我就像突破了一層薄膜一般。

我知道這是突破了,我現在的修爲正式擠進了五竅後期,相對六竅來說,僅僅只差一步之遙,正式成爲了一流的高手。

我的心裏說不出的激動,正常來說我達到這個地步,少則三五年,多的話那就沒頭了,畢竟靈氣化液可沒有那麼容易,更何況我身具兩種力量,更是難以達到平衡。

我繼續感悟着陰陽之道,這種機會可不常有,而且我心中還有一點小奢侈,說不定我會憑藉這股力量達到半步六竅呢。

當然六竅我是不敢奢望了,不過這半步六竅,我想也不是沒有可能的把,畢竟陰陽之道乃是大道。

隨着時間的推移,我彷彿過了一個世紀之長,終於讓我感受到了後邊的路,我順着這條路一直往前走,結果發現一個屏障,擋在了我前行的道路上。

我知道這就是我到達六竅的瓶頸,說句實在話,修行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遇見瓶頸,之前的瓶頸都被各式各樣的原因避開了,現在總算是遇見了。

我並不求破開這道屏障,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在這道屏障上,撞開一個口子,無論多麼細微都可以,只要一點點,我就達到了半步六竅。

我卯足了勁,朝着那道屏障衝撞過去,心中不停的祈禱,身體上也散發着白金和黑暗兩種顏色,我知道這就是我所領悟的陰陽之道。

結果當我一頭撞在屏障上之後,瞬間感覺像是被雷劈了一樣,身體迅速的後退,瞬間就被彈飛了。

我猛然睜開眼睛,一口鮮血噴出,精神感覺萎靡了不少,大腦一片混亂,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痛。

總裁離婚別說愛 這樣的情況,呈現在胡三太爺他們眼裏,頓時給他們嚇壞了,連忙圍到我的身邊,緊張的看着我。

胡三太爺還是見多識廣,他看我這個樣子,心裏升起一絲明悟,他信手捏來一枚瑩白的丹藥,塞到我的嘴裏,用靈力讓我服下。

我只感覺有什麼東西,進入到我的嘴裏,緊接着散發出一陣清涼的氣息,傳入我的大腦之中,使我瞬間清醒過來,大腦裏的疼痛感也降低了不少,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胡三太爺看到我沒事了,頓時鬆了口氣,緊接着微怒的訓斥道:昊天,你是不是衝擊六竅的屏障了!

聞言我點了點頭,雖然胡三太爺吹鬍子瞪眼的,但是他語氣之中的關懷,我還是聽得出來的,心裏暖暖的。

見我點頭,不光胡三太爺升起了,胡長青也是沒好氣的說道:剛剛達到五竅後期,就敢衝擊六竅的屏障,你咋不上天呢!?

就連黃石磊夫婦似乎也知道什麼,他們看向我的目光,也多有不滿,彷彿是看一個自殺的人一樣。

這下我的心裏就有點不舒服了,這是幹嘛啊! 總裁前夫請自重 我不就嘗試了一下而已麼?至於變成全民公敵麼?

胡三太爺看到我迷茫又有些不解的神色,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昊天,六竅的屏障可不是那麼好衝的,別說出馬弟子不易達到六竅,就是尋常之人,想要達到衝擊六竅的屏障,也要做萬全的準備啊!

聽到這話,我不禁連帶着心中的不滿質問道:沒那麼誇張吧?我這衝擊一下,不是沒什麼大事麼?

我這話一說出來,胡長青頓時氣壞了,二話不說把我翻過來,直接一個大脖溜子呼了上來。

胡長青氣呼呼的指着我說道:沒那麼誇張?你知不知道,衝擊六竅死亡的人有多少?他們都是死在這個屏障上的!

要不是你先用千年龍地乳強化了神魂,又感悟了比較深層的道,勉強護住了神識,纔沒有在衝擊屏障的時候立即魂飛魄散。

你知不知道你剛纔的神魂多麼的混亂?要不是三哥及時給你服下星魂丹,幫你修復和穩定神魂,你現在最好的結果就是變成白癡!

聞言我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心中的那點不快消失的一乾二淨,剛纔的哪種混亂感覺,還有疼痛感瞬間瞭然於心,胡三太爺他們並沒有誇張。

我抹了抹額頭的冷汗,我這還真是作死啊! 我乾笑了幾聲,有些緊張的問道:太爺、六爺,我這不會留下啥後遺症吧?上一次的心神重創,已經讓我吃盡了苦頭,我可不想再躺兩年了。

聽到我的話,胡三太爺和胡長青對視一眼,竟然同時嘆了口氣,並且搖晃着腦袋。

看到這一幕我猶如晴天霹靂,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他倆咋這麼像那些病人家屬,得知病人沒救了時候的狀態啊!難道我真的要涼了麼?

想到這我猛然跪在地上,淚水逐漸從眼眶中流下來,我看着外界那些星星點點的燈光,心裏充滿了不甘,於是我朝着窗外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

啊!!!

CNM誰啊大晚上狼嚎!

讓不讓人睡了!

我操你個猴子的,老子的15聖耀啊!那個狗日的,有本事站出來,老子要宰了你!

……

看着外面連亮起了一大片,心中有一種莫名的尷尬,我好像真的擾民了,不過轉念一想,去他大爺的擾不擾民,老子都要涼了,還管你們的感受了,尤其是那個碎武器的,活**該,讓你大晚上不睡覺玩遊戲。

想到這我不禁又喊了一聲,只不過這次換了個音調。

吼……吼……吼!

重生之貴女嫡謀 尼瑪的沒完了是不是!

老子今晚上不睡了,老婆把我望遠鏡找來,我今天就在這盯着,到底是那個狗日的!

樓上的兄弟支持你,有沒有共同下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