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猶猶豫豫的樣子根本就是有事的樣子!我停下腳步,盯着他道:“山子,你肯定有事瞞我對不對?”

山子撓了撓後腦勺,“對不起陳哥,我上次不小心把表妹的事告訴了我姑姑。今天早上他們告訴我,他們下週就會回來,所以……”

“死山子,這事你也跟他們說了?”我倒不是擔心他們回來我會沒地方住,而是擔心他們要是看到可兒的鬼魂,那隻會讓他們更加傷心難過而已!

“那要不我現在就打電話跟他們說不要回來了!”山子一邊說一邊翻找手機,我按住了他的手,無奈道:“算了,你說都說了,難不成你還想說是你騙了他們嗎?”

“那你說怎麼辦?”山子一臉鬱悶。我拍了拍他肩膀,“順其自然吧,等真到那時候再想辦法吧!”

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到了夜市,我讓山子幫我把攤子擺好,藉口說要去上廁所,去昨天碰到老婆婆的那地方觀察了一下,看她是不是已經到了。

原來的地方空空的,並沒有人,我不禁有些擔心,難道她今天不來了?想了想,又安慰自己道,或許現在還早,她沒那麼早出現吧……

“陳哥,你跑來這裏坐什麼?”山子突然在背後拍我肩膀道,嚇了我一跳!

“不是讓你看攤子嗎,你怎麼在這?”我反問他道。

“攤子讓我一小弟幫看着,我就來找你啦!”山子理所當然地說道。

我估計他是覺得他自己是一個混混,做擺攤這種事會覺得丟臉。不過既然那老婆婆還沒來,我只好等下再過來了!

剛轉身要走,忽然發現那老婆婆就站在我身後。沒有心理準備的我看到她時嚇了一跳,撫着胸口大喘着氣。

“喂,老不死的,你擋到我大哥的路了!”一旁的山子瞪着老婆婆,破口大罵道。

老婆婆看了山子一眼,笑道:“年輕人,要學會尊老,不然會吃大虧的!”

我示意山子不要衝動,趕忙對老婆婆道了歉,拉着山子就跑!

回到攤位,山子還對剛纔的事情表現出憤憤不平,揚言要找人去收拾那老婆婆,要不是我搬出可兒來威脅他的話,他可能就真抄傢伙去了!

“山子,我看今天生意不怎麼好,要不就收攤吧!”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我總是心不在焉,別人來問了我好幾次價,我要不是走神,就是說錯價錢。人家見我這樣,也沒有心情再跟我買東西!

想到老婆婆剛纔看我那眼神,我就覺得心裏一陣發涼。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拿回那枚蛇戒!

山子因爲剛纔的事心情也不怎麼好,我剛說要收攤,他馬上就同意了。趁我收攤的時候,他打電話約了幾個朋友出來喝酒,在他還沒問我時,我就先聲明我不去了。

我怕那老婆婆等太久會不耐煩,收拾完後就急匆匆地往她那邊趕去,我到的時候,正好看到她在收拾東西!

“老婆婆,我來了!”我氣喘吁吁地說道。

她擡眼看了看我,淡淡說道:“小夥子,你來晚了!”我正要道歉,就聽她又說道,“那你準備要跟我交換了嗎?”

聽她這麼問,我趕緊把剛從山子那裏借來的一千塊錢遞過去給她並且說道:“老婆婆,您看看這些夠不夠?”

老婆婆一看到我手上的錢突然生氣了起來,她說:“年輕人,難道這枚蛇戒對你來說就只值這一千塊錢嗎?我看你還是沒有誠心要跟我交換,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我把蛇戒毀掉了!”

聽她說要毀掉蛇戒,我趕忙又說道:“那老婆婆您就直接告訴我,您希望我拿什麼東西來跟你交換?”

“如果我說,你是不是一定會給?”老婆婆故意賣關子道。

我略微遲疑了一下,她便又笑道:“你看你,一點誠意都沒有,還想要跟我交換!”

“那婆婆您說,只要是身上有的,你想要我都可以給你!”我真的很怕她毀了蛇戒,急忙說道。

她咧嘴笑了笑,指着我說:“我要是那東西就在你肚子裏,只要你把它吐出來給我就好了!”

我微微一怔,一下子沒明白她說的是什麼。不過很快的,我就知道她想要什麼了,“婆婆,您是不是想我用續陽丹來跟您交換蛇戒?”

她點點頭,“沒錯,我要是就是那粒續陽丹,你要跟我交換嗎?”

這下可讓我爲難了,蛇戒和續陽丹對我來說一樣重要!沒有續陽丹,我就是不能繼續活着了,可沒有那蛇戒,我也就完成不了奶奶交代給我的任務,總之,這兩樣我都不能缺少……

“老太婆,你別欺人太甚!”可兒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我以爲是我聽錯了,待我回頭一看,她竟然就真站在我身後!

“可兒,你怎麼來了?”我驚訝道。

秦可兒瞪了我一眼,哼道:“陳天然,等下我再跟你算賬,現在我要從那老太婆手裏幫你奪回蛇戒!”

那老婆婆聽到可兒這麼說,竟不怒反笑,“小丫頭,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就敢如此說大話,你就這麼有把握從我手上奪走蛇戒嗎?”而後她又轉頭看向,說道,“年輕人,你怎麼知道這丫頭和你在一起不是覬覦你體內的續陽丹。每個鬼都知道,只要吃了那粒續陽丹,就可以死而復活了!”

“陳天然,你不要聽那老太婆的,她是想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秦可兒着急道。

我因爲看到蛇戒太高興,竟然忽略了一件重要的問題,要不是老婆婆這麼說,我還真沒記起!

“年輕人,你現在是不是也覺得這丫頭接近你是有目的的啦?”老婆婆陰笑道。我搖了搖頭,說,“老婆婆,我看不是可兒想騙我體內的續陽丹,而是你想騙吧?”

老婆婆一聽,怒道:“年輕人,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是你想跟我交易的,我並沒有逼你,如果你現在反悔,你大可以馬上走,到時我會怎麼處理這蛇戒,你也管不着了!”

竟然還敢威脅我!

我聳了聳肩,滿不在乎地說道:“婆婆,那蛇戒隨便你怎麼處理吧,我現在突然不想要了!”

不止是老婆婆對我的話感到意外,就連身旁的可兒都覺得我瘋了。不過我根本不在乎她們怎麼看我,因爲我現在真的不想跟老婆婆交換蛇戒了! “可兒,我們走吧!”我叫上秦可兒,打算離開這裏。

可兒雖然不知道我爲什麼突然不想要蛇戒了,但是她還是聽從了我的話。就在我們轉身要走的時候,那老婆婆怒了,厲聲說道:“你既然來了,就要把續陽丹給我留下!”

只見她頭上根根髮絲豎起,面目猙獰地欲要朝我撲來!可兒喊了一句小心,擋在了我面前,老婆婆的手穿過了可兒的身體,還差一點點就要抓到我了。

“陳哥,你怎麼還不回去?”一輛摩托車突然在我身邊停了下來,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山子!他不是約了朋友去喝酒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想到前面那老婆婆看山子的眼神,我心裏暗叫不好,衝着山子喊道:“山子,你快點離開這裏!”

“陳哥,你幹嘛突然神經兮兮的那麼大聲做什麼?”山子沒有感覺到危險將要來臨,還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

那老婆婆自然也認出了山子,獰笑道:“看來老婆子我今天要大開殺戒了!”說着手一揮,山子的車摩托車竟然自己動了起來,快速的朝着前面的電線杆撞去!

車上的山子被嚇得哇哇大叫,嘴裏叫喊着:“陳哥快救我!我剎不住車了!”

山子是可兒的表哥,雖然可兒平時對這個表哥並沒有好印象,不過眼看他就要撞上電線杆了,她身形一閃,竟然擋在了摩托車的面前!

之後山子告訴我,當時他只覺得車子好像是撞到了一團棉花上,軟綿綿的。車子的衝力得到了化解,這纔沒有撞到電線杆上,不過卻也把他嚇得半死!

山子的車子失控,在夜市裏引起不小的騷動,大家圍了上來,對我指指點點的。我雖然聽不到他們在講什麼,不過從他們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一定不會是什麼好話!

“天然,這裏人太多,陽氣太旺,我恐怕撐不了多久!”可兒滿臉痛苦地說道。

“那好,我們現在就走!”我說道。

那老婆婆聽說我們要走,哪裏肯依,張牙舞爪地就要追上來,這時山子突然開着他的摩托車衝了過來,直接朝老婆婆方向撞去!

圍觀羣衆一陣驚呼,就在大家都以爲老婆婆會被山子撞飛,不可思議的事情突然發生了,那老婆婆在衆目睽睽之下竟然消失了,山子這一撞撞空了,來不及剎車,撞上了牆,整個人也從車上跌落在地,額頭瞬間流了好多血!

好在山子那幫兄弟馬上把他送去了醫院,趁亂之際,我和可兒逃離了現場!

回到家後,可兒問我爲什麼突然又不要那蛇戒了,不是說蛇戒對我很重要嗎?

“傻丫頭,那蛇戒根本就是假的,那老婆婆想用那假的蛇戒來騙我體內的續陽丹。”

可兒點點頭,然後又好奇道:“那續陽丹真的有讓人起死回生本領嗎?”

我苦笑一聲,“大概能吧,不然她怎麼會費盡心思想要得到呢。”

“那你會不會也懷疑我?”可兒小聲道,看來她還介意剛纔那老婆婆說的那些話!

“我相信你不會!”

可兒淡淡地笑了笑,很起來很勉強!我不禁覺得納悶,難道我說得不對嗎?

之後可兒又好奇我是怎麼知道那枚蛇戒是假的,我跟她說,如果那枚蛇戒的真的話,那老婆婆根本不可能毫髮無損的把它帶在身邊!一般情況下,如果有靈體靠近蛇戒的話,它不但會發出綠光,而且那綠光還可以攻擊靈體。那老婆婆並不是人,照理說她應該害怕蛇戒纔是……

都是我太想找回蛇戒了,從而忽略了很多關鍵的細節,還鬧出了這麼多事情出來,也不知道山子怎麼樣了,傷得重不重?

其實還有一個問題我想不明白,那老婆婆她是怎麼知道蛇戒的,而且還知道蛇戒對我很重要?

這麼想着,我便決定好明晚再去夜市看看!

去夜市之前,我先去了一趟醫院看望山子。見我進來,他掙扎起身笑道:“陳哥,我以爲你不會來探望我呢!”

“都受傷了還貧嘴,你就不能老實一點麼!”我笑罵道。

聽我這麼說,他滿不在乎的說道:“想當年我和別的幫派火拼的時候,被砍了幾刀都沒事,這點傷又算得了什麼!”他停頓了一會兒,忽然問道:“陳哥,你是怎麼跟那老太婆結怨的?你們認識嗎?”

我搖頭。

山子突然神經兮兮地環顧了下四周,小聲問道:“陳哥,那老太婆是不是鬼?”

我一楞,不知道該怎麼和山子說纔好。難怪剛纔我進到醫院時有那麼多人眼神怪異的看着我,看來昨晚夜市上發生的事已經傳遍這個小城了!

“陳哥,陳哥你在想什麼呢?”山子用手在我眼前晃了幾下,我這纔回過神來,“你剛纔有說什麼嗎?”

山子一副被我打敗的樣子,鬱悶道:“我跟你說哦,現在這裏的人都在傳你被厲鬼纏身,還說你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我苦笑一聲,反問道:“那山子你呢,你也這麼覺得嗎?”

“你先別管我是怎麼想的。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是誰,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來這裏的目的又是什麼?”山子停頓下來嚥了口唾液,似乎還想繼續問下去,不過卻被我打斷了。“山子,難道連你也懷疑我了嗎?當初可是你讓我在這裏住下的!”

“可是我後來不是要趕你走,你卻不想走嗎?”山子小聲的嘟囔道,不過還是被我聽見了。

我盯着他,沉聲道:“山子,你是不是也跟他們一樣,希望我快點離開這裏?”

山子突然沉默了下來,我嘆了口氣,拍了拍他肩膀道:“我明白了,我很快就會離開這裏的!”說完我便起身離開了。山子我要走,急忙解釋,不過我沒有再留下來,朝他揮了揮手,離開了病房。

一路上,一路有人對我投來異樣的眼光。我自嘲地笑了笑,看來這個小城註定不會歡迎我這個外來的異鄉客……

我在夜市轉了好久,也沒有看到老婆婆的身影,。我心想,蛇戒的事已經被我識破,她大概是不會再來了吧。

就在我離開夜市要回去的時候,我不甘心地又回頭看了一眼,路燈下,老婆婆佝僂着身子站在那裏,她目光冰冷,看得人心裏發寒!

我正在遲疑着要不要過去,就見她突然朝我走來,我楞楞地站在原地,等着她慢慢走進。我看到一個路人撞到了她,竟從她身體裏面穿了過去。我這才知道,現在這條夜市街只有我一個人能看見老婆婆。

她站在我面前,咧着沒牙的嘴陰森的對我笑了笑。我正想她要幹嘛時,身子忽然打了個寒戰,一股寒意透進了體內,眼前的老婆婆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心下一驚,難道剛纔的寒意是這老婆婆穿進了我的身體裏?正想着,耳邊突然傳來了老婆婆的聲音,她說:“小夥子,以後你就是我的宿主了,除非你把續陽丹給我,不然我便不會離開你體內!”

“老婆婆,你爲什麼一定要逼我拿出續陽丹,如果我把續陽丹給你,我也活不了,到時我變成鬼,一樣會從你那裏搶回續陽丹……”

“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死後並不會變成鬼,而是直接魂飛魄散,到那時,你拿什麼來跟我爭奪!”老婆婆得意地說道。

我不禁有些懷疑老婆婆的話,因爲奶奶並沒有告訴我,我死後會直接魂飛魄散,我認爲這是老婆婆故意嚇唬我的!

“年輕人,你心說話的聲音太大了!”

可兒剛不對我使用讀心術,現在又來了個老婆婆,看來我以後的日子並不會好過!

“這人八成是被鬼上身,中邪了,不然怎麼會在這裏自言自語的!”

幾個婦女聚在一起小聲嘀咕着,她們離我挺遠的,如果是平時的話,我不可能聽到她們在議論什麼,可現在我不但聽到了,而且感覺那聲音就像是在我耳邊說的一樣!

正當我覺得納悶的時候,老婆婆又說話了,她說我之所以能聽到別人的悄悄話是因爲她在我體內的關係。以後只要有人說到我什麼,不管是多遠,都可以聽得到!

這也太神奇了吧,那我豈不是相當於有了順風耳?

那幾個人還在議論着,我轉頭去瞪了她們一樣,雖然她們不知道我能聽到她們說話的內容,可因爲心虛,被我這麼一瞪全嚇跑了!

我的確像她們議論的那樣,被鬼上身了,而且老婆婆說話的聲音只有我一個人能聽得到!只要我一和她說話,大家就會以爲我是在自言自語,然後把我當瘋子看待……

我想我應該離開這個小城了,再待下去的話可能哪天被人送去精神病院也說不定!

“你想離開這兒?那丫頭呢,你不是已經答應了不離開她的嗎?”老婆婆的聲音又突然響起,把我嚇了一大跳。

她這麼說倒提醒了我,我剛纔還真沒想到我走後可兒該怎麼辦! “小夥子,你該不會是喜歡上那個女鬼了吧?”老婆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我覺得我快被這老婆婆給逼瘋了,她不但肆無忌憚的把我身體當成她的宿主,還窺視我的心事!這樣下去的話,我不瘋掉纔怪!

我沒有搭理她,轉頭盯着街上的行人不說話。現在似乎很晚了,我看到好多人已經開始在收拾攤子回家,我有些猶豫,不知道要不要再回可兒家。

可兒要是知道我被這老婆婆上身,一定會跟她再起矛盾,到時她要是進到我身體裏和這老婆婆打起來怎麼辦?

“這個你不用擔心了,我現在住在你體內,那小丫頭心疼你,一定不敢亂來的,所以你大可放心的回去吧!”

“街上那麼多人,你爲什麼一定要把我當成你的宿主!”我惱怒道。

老婆婆桀桀地笑了幾聲,好像她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一樣,“因爲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體內有顆續陽丹啊!”

我心頭突然冒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這老婆婆之所以跑到我體內,該不會是想在裏面直接把續陽丹吞掉吧!

剛想完,我以爲這老婆婆會反駁我,不過這次她竟然沒有說話!我不禁感到害怕,難道真被我猜中了?

“天然,你怎麼這麼晚還不回去?”秦可兒不知何時站在我身後,她剛問完,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你身上的陰氣怎麼會這麼重,難道那老太婆又來纏你了嗎?”

我苦笑一聲,指着我的身體道:“她這次真的是纏上我了!”說完我便覺得奇怪,難道可兒看不出我眼睛被那老婆婆上身了嗎?

“天然,你該不會要告訴我,你被她上身了吧?”可兒驚呼道。

我無奈地點點頭,“可兒,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能讓她從我體內出來嗎?”

可兒抿嘴不說話,沉吟了好久,她突然說道:“我並沒有什麼好辦法,或許那個叫龍菲的姑娘有吧!”

“可兒……”我叫道。

她笑了笑,說:“我是說真的,我可沒有那麼小氣!”

我以爲她是在吃龍菲的醋,不過聽她這麼說,我也就放心了!只是這老婆婆明明還在我體內,怎麼突然不說話了呢?

“那我要是走了,你怎麼辦?”問可兒這句話時,我心中很是忐忑。

我以爲她會難過的,沒想到她竟她調皮的對我眨了下眼睛,說:“還能怎麼辦,我跟你一起走啊!不過你可不要讓那龍菲小姐把我收了就好!”

我想到龍菲那學藝不精的道術,安慰她道:“放心吧,她還沒那麼厲害!”

本來打算連夜就離開這小城的,可我想到還沒跟山子道別,便打算去醫院和他說一聲。山子聽說我要走,臉上露出不捨的表情。不過我知道他根本就不會不捨得我走,因爲很快的,他那不捨的表情馬上轉化成八卦的臉,他問我,是不是可兒也會跟我走!

此時可兒就站在我身邊,不過山子不知道罷了。我悄聲在山子耳邊說了一句,把他嚇得臉上慘白,“陳哥,我表妹真在這裏啊?”

我點點頭,“你要不要跟她說兩句話?”

山子一聽可兒真的在這裏,嚇得語無倫次地說道:“表妹我以後再也不敢帶人去打擾你了,你不要生氣,你知道我怕鬼,有事的話就給我託個夢,不要出來嚇我了……”

一旁的可兒看到山子一臉害怕的模樣,又氣又覺得好笑。可兒讓我幫她轉告山子,不要再打着賣房子的主意,不然她以後會再回來找他的!

我把可兒的原話轉述給山子聽,山子連連答應,說他以後再也不敢打房子的主意了!

原來山子是打算要賣掉可兒的房子,樓下的那些牆漆就是山子想要把房子再裝修一次,然後再賣出去。可誰知道可兒的鬼魂每天晚上都回來,有次本一個裝修工人看到,然後小城裏便開始傳出秦家鬧鬼的消息。山子剛開始並不相信,他故意去找那些流浪漢,讓他們去屋子裏住一晚,破鬧鬼的謠言。沒想到那些流浪漢都被連夜嚇跑了,寧願睡天橋底也不願意來秦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