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王元傑也趁著一次機會,為了否定了一些謠言。

在他大傷期間,有水軍帶節奏到處爆他的負面新聞。

其中基本都是假新聞,當時王元傑極力否認,但是沒有什麼用處。

現在他的風評好了不少,負面消息也小了很多。

但是多少還是有人那這件事說事,於是王元傑正好借這個平台否認了那些假新聞。

而且在蔡健的建議下,王元傑爆出了當年有人想要簽他,但是被他直接拒絕的事情。

當然他沒有把節奏和這個人聯繫在一起,但是明眼人都能猜出其中的原委。

然後又介紹了他如果來到巴黎聖日耳曼,並且描述了自己在法甲的經歷。

畢竟王元傑想要繼續留在法甲,所以他像姆巴佩那樣,接受採訪時說法甲水平還不夠高。

王元傑選擇稱讚了法甲,並且向華夏球迷推薦了法甲聯賽,他也希望更多的華夏球員可以來法甲踢球。

這一次採訪迪瑪利亞還出了一下鏡,很快這一次採訪結束了。

(求收藏!!!求推薦票!!!) 「奶,我什麼時候去喊媽來?」年紀最大的孩子易君雅在院子喊道。

「現在就去吧。」劉慧蘭高聲回道。

「好嘞。」

新塘生產大隊跟丁坪生產大隊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大隊中間位置有個大大的水塘,裡面不少魚,一年到頭會放塘撈魚,大隊里每家每戶按人數按斤兩分魚,一家也能分到兩三條。

正好每年放水的時間就是插秧前,水塘的水又正好能用來灌溉田地,所以今日新塘生產大隊的社員們插秧格外有勁,因為一般人家都是把魚留到插秧的這兩日吃。

「媽,媽——」易君雅在田埂上朝著挽著褲腿、彎腰插秧的翁何鳳高聲喊道,聲音夾雜著絲絲迫切,因為八歲的易君雅知道今日自家的午飯將會是格外的豐盛。

「小雅,怎麼了?」翁何鳳根本沒起身,只是微微抬頭看了易君雅一眼。

「奶讓我喊媽去做飯。」易君雅回道。

「這麼早?」翁何鳳直起身,臉上帶著詫異。

「姑姑和姑丈在呢。」易君雅一解釋,翁何鳳明白了,微微撇了撇嘴,跟周邊的人說了一聲就回去了。

新塘生產大隊的人都知道易順銀和劉慧蘭家裡的情況,還沒下工讓兒媳婦回去做飯是每天都會上演的,沒人奇怪,還會幫著翁何鳳記著時間和工分,好跟記分員說。

「家裡的魚殺了沒?」翁何鳳用野草擦腳上的泥,擦乾淨才穿上鞋子,回家的路上眉頭皺著,低聲問易君雅情況。

「我出來的時候還沒殺。」易君雅老實回道,然後神情糾結了一番還是從口袋裡掏出一顆奶糖遞給了翁何鳳,「媽,給你吃。」

翁何鳳眼睛一下子瞪出來了,「哪來的?」

「姑姑給的。」易君雅興高采烈道,「給了我和兩個弟弟一人兩顆,我吃了一顆,這顆給媽吃。」

「不止是糖,姑姑和姑丈拿來好多東西,好多好多。」易君雅伸手比劃著,言語之間全是憧憬,「還有一隻這麼大的烤鴨,臘肉也有,還有麥乳精、罐頭,好多吃的。」

「真的,糖你自己留著吃,媽不愛吃。」翁何鳳邊說邊走,腳步不自覺加大,臉上的神情也肉眼可見的高興起來,是了小姑子雖然不討喜,但這位姑爺可是縣城裡的老師,她可真傻。

「媽,你等等我。」易君雅追著翁何鳳,母女倆急匆匆往家趕。

「誒,姑爺這是上哪去?」翁何鳳還沒進家門就看到丁安城推了自行車出來,忙上前攔住,「我來做飯了,很快就可以吃了。」

翁何鳳對自家小姑子的性子十分了解,就怕她說了什麼惹姑爺不喜了。

「大嫂。」丁安城禮貌叫人,「我回去拿阿靜的衣服,我們晚上住這裡,我很快回來。」

翁何鳳一聽傻愣愣的讓開了路,阿靜?上次回門來的時候是這麼叫的嗎?

「杵在門口做什麼,來殺魚啊。」劉慧蘭見大兒媳婦翁何鳳在門外一直發獃,眉頭皺起來了,這人怎麼這麼不知道,哪有做大嫂的這麼看姑爺身影的。

「媽,我瞧著姑爺和小姑子的感情好了很多,剛剛姑爺叫小姑子『阿靜』呢。」翁何鳳說出自己的疑慮。

劉慧蘭聞言笑了,「感情好還不好了,我見老大跟你不也這樣叫得膩膩乎乎的。」

翁何鳳被自家婆婆調侃的臉都紅了,「媽——我來處理。」

翁何鳳手腳麻利,接過劉慧蘭手裡的刀,蹲下身子從水桶里拿出一條黑魚,一菜刀把足有三斤重的黑魚敲暈,然後開始刮鱗片。

「囡囡,想吃哪種魚?清蒸還是紅燒?」劉慧蘭見易柔靜從廚房出來,笑著問道。

翁何鳳差點被刀子刮到手,奇迹啊,自家小姑子竟然進廚房了,果然嫁了人就是不一樣了。

「大嫂會做酸菜魚嗎?」易柔靜問道。

「酸菜魚?加了酸菜進去煮?這個味道不會很奇怪嗎?」翁何鳳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第一次聽說這個菜名。

「你在省城吃過?」劉慧蘭問道。

「省城沒有,是我婆婆會做,做的可好吃了,她說是以前跟別人學的法子。」易柔靜解釋道。

翁何鳳突然有些酸,自家小姑子怎麼運氣這麼好,男人是老師,每個月有工資和各種票據,婆婆廚藝又好,嫁進門三個月聽說都沒有上過工,也就最近才上工,一看易柔靜現在的皮膚依舊白嫩,肯定不是什麼重活,哎呦,越想越酸。

翁何鳳刮魚鱗的動作粗魯了些。

「要不我來做試試?」易柔靜除了自己想吃,也想讓家裡人嘗嘗味道,她雖然沒有動過手,但理論上是知道的。

「小姑子,我做的紅燒魚很不錯的。」翁何鳳委婉拒絕道。

「哦,那就紅燒魚吧。」易柔靜接受了,不能勉強人。

「回去的時候帶一條走,讓你婆婆做酸菜魚。」劉慧蘭說道。

翁何鳳越發酸了,是了,小姑子還有十二分疼寵她的娘家人,哎,人比人氣死人啊,她娘家人就不會對她這樣大方。

翁何鳳處理好魚走進廚房的時候,手裡的魚差點被她扔了,因為廚房搭建的木製檯面上,一大盤子紅褐色的烤鴨肉薄薄的鋪了好幾層,砧板上一隻完整的鴨架放著,這刀工,國營大飯店的大廚都沒有的吧。

「這……」家裡的兩人都不像能片出這鴨子的人。

「柔靜片的,剛剛還嚇了我一跳呢,這孩子從來沒做過廚房的活,沒想到一做就這麼厲害。」劉慧蘭與有榮焉道。

翁何鳳抽了抽嘴角,呵呵,她有點不信,不過沒有一點天賦的人這個年紀也是不可能有這樣的刀工,有時候真是不能不服。

「媽,除了魚再做些什麼?」翁何鳳問道。

「再炒個臘肉唄。」易柔靜提議。

「好。」劉慧蘭點頭答應。

翁何鳳心疼了,都有魚跟鴨肉了再吃臘肉,一頓造光這麼多東西,誰家這樣,過年都沒有這麼好的硬菜。

但是東西是易柔靜他們拿來的,她沒資格提意見。 「那就算騎車也累死人,你現在說得好,將來真搬了,你不得哭?」老吳同志冷瞅著小閨女,跟誰不認識她一樣,現在忽悠得好,昨天也不知道是誰不肯走路,要買自行車的。

「媽,你要相信我。我長大了。」初一做一個請相信我真摯的眼神。

「我不要內退,我單位那麼好,多少人盯我的位置?再說,萬一初一成績不好,還能頂我的職。」老媽回頭跟老爺子說道。

「對哦!可以的,可以的,那我就不用努力了。」初一想哭了,差點忘記老媽單位這茬了。不過又被老爹打了,她忙穩定了一下心神想想,「不想退也可,反正老爹每天順路,每天讓老爹帶您到寶豐路,然後您散步去上班。晚上回家也是,在車站等老爹,順便帶你回來。前提是,老頭那會就不能亂跑了。」

初一對老頭眨巴了一下眼睛,覺得自己真的有去干傳銷的特質。這忽悠的,都超水平發揮了。

「那他不帶我,我就不能回來?」老吳同志又不幹了。

「散步到車站,搭1路公汽,坐九站,再散著步回家。那裡全是菜地,而且一準不讓您自己拔,我姑能幫您送家去。說不定,還能幫您把飯做了。我姑手藝比你強多了。到時誰也不能說您不能幹,你是我們中間最遠的。」初一加大的忽悠的力度,看老媽還想說啥,「您再想想,請同事回家,我們樓上樓下,電燈電話。不得讓他們嫉妒?咱們家城裡有房,鄉下有別墅,您就不是奔小康了,您就是貴夫人了。還有出租房子,一層一個兩居室,我們沒成年之前,把房子可以出租。一套一百塊,三套,就三百,就是你們一個人的工資。」

她還沒敢說,真的膽子大一點,可以蓋個廠房,出租給小業主。水漲船高,在拆遷之前,他們也就真的提前致富了。

「蓋房子不要錢?」老吳同志糾結了一下,看樣子也知道,她動心了。自己蓋房子,蓋得無比大,能給老吳同志這老資的內心,充滿無限的遐想。

「您真是,現在買房還可貸款呢,老爹這信用,問人借錢都不帶打借條的。勞動力,鄉下那麼多親戚,大家幫個忙,能花幾個錢?主要是,我們要設計好,房子前後要有前瞻性,要舒服。爸,真的,我們這幾年要讀書,什麼彩電,錄相機,卡拉OK這些沒用的東西,都不用了。蓋房子比較重要!」初一看父母動心了,加大了忽悠的力度。

「說得就跟真的一樣。」老頭輕斥了初一下。

不過初一笑了,她知道,全家人都沒反駁,大家都動心了。

洗了碗,她還是拉著老爹和老媽去散步了,他們樓下就是初一畢業的那個小學,八百米跑道,走幾圈,真是啥都消化了。

「你不是不想做作業才這樣吧?」老吳同志睥睨著小疙瘩,怎麼之前沒這麼多想法,到這會兒就想到,要跟著自己一塊散步了。

「放心,我不會的。我多大了,還會為了那點作業逃避?我今天努力學習了,不過我真的有點傷心,我真的覺得代數是我人生道路的攔路虎。」初一長長嘆息了一聲,挽著父母,還是拖著他們走快一點,老爹估計剛剛一米七,體重超過一百八,真是大胖子啊!現在讓他們改改生活習慣,真的挺重要的。

「你真的覺得回去蓋房子是對的?若是覺得房子小了,我再……」老爹還是想說說房子的事,他以為初一是覺得現在三姐妹擠一塊,不舒服。老爹有點內疚了,覺得自己是不是還是沒做好。

「您真是,現在有五室一廳嗎?有的話,其實太招眼。再說,等有了,老大該嫁了。若是蓋個小洋樓,我不是說奶奶家那種簡易的啊,我是說要有設計感的小洋樓,說實話,想娶我姐的,只怕得想想。那叫望而生畏。」初一想想搖搖頭,想一家人整整齊齊的在一起,似乎也只有自蓋小洋樓了。

「咱們搬家到這兒才一年多!」老吳同志瞅了女兒一眼,她們現在住的房子可才住一年多。傢具都是打的新的,在她同事,娘家人里,也是獨一份的。九十初年代,能住這樣的三居室也不容易。

「就是啊,要我們慢慢蓋,蓋好一點,先把地圈了。爸,真的,圈地,打個地基,我們慢慢的來。存點錢,蓋一點,存一點錢,再蓋一點。」初一真的很直接了,她咬死了圈地的這兩個字。

「先圈地?」伍老爹思索了一下,瞪著閨女。

「剛不是跟大姐說了,永豐鄉多好的地方,離城區不遠,現在永豐鄉每年賣多少地啊?大家押土地,都變城市戶口了。這說明什麼?」初一回頭看著老爹,他又不是傻子,只是他根本沒帶入,自然不會多想。現在初一提了,回頭想想他看過的文件,還有去各地參觀學習的那幾乎是明示了。

「蓋房子還是有點麻煩的。」伍老爹搖搖頭,他是慎重的人,可不會真的因為初一的忽悠

「所以,回去佔個地方,種上房子,安安全全的我們全家就奔小康了。而且還提前享受了,您說,您為我們三個一人弄一套福利房,或者商品房,是不是還怕人說?不掏錢,房子歸屬總有問題。掏了錢,您說,是不是不如我們自己蓋一棟樓?但我們回去蓋房子,自己花錢,就算拿的地,不太經得起推敲,但還是有空子可鑽,比拿幾套房子安全多了。主要是,沒人嫉妒。」

初一搖頭,忙說道。九十年代初,城中村的土地真不值錢,當初他們和二叔他們爭產時,鄉里就說過,老爹有動過回家蓋房的心思,不過不了了之了。若是那時,他們自己建房了,啥事都解決了。

當時老爹看中的是離奶奶家不遠的牛棚,村裡是蔬菜基地,牛棚就荒廢了。地方極大,當時幾乎不用什麼錢就能拿到。而且那裡是集體用地,由個人買下,其實村裡是可以做主的。而且那地方就在主幹道的街面上,真的停車待客,都比在奶奶家方便多了。 迷宮之塔外

迷宮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巨坑。

除了凌淵幾人之外,周圍則是數之不清的財寶。

攻略迷宮的人就會變成獲得魔神之力的『王之器』。

而王之器的意思就是能夠成為王的人,這些迷宮裏的財寶就是為了讓被魔神選中的『王之器』擁有足夠建國的資金。

「叮!主人,檢測到人在窺視這裏。」

「將他屏蔽。」

凌淵沒有驚訝,反而很平淡的說道。

現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能注意到他的只有兩個人,一是聖宮裏的老宅男烏戈,第二個就是霸佔了練玉艷身體的阿爾巴。

聖宮內

正在偷窺的烏戈面色一變。

「怎麼可能?人類怎麼可能察覺到聖宮的存在?!」

但事實就是無論他怎麼操縱,魯夫就好像失靈了一樣,再也不能為他帶來任何信息。

「魯夫的流向變了……」

……

「你已經獲得了菲尼克斯的力量,告訴我吧!將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告訴我吧!」紅炎迫不及待的道。

「不要着急,給你發個東西。」凌淵伸出手對着虛空輕輕一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