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闌尾記錄,破了。」

一助忽然咽了咽口水,喃喃自語。

「這算,新記錄嗎?」

「這手術,也太完美了吧?」

一助和二助還有麻醉師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探討。

藍天對他們笑了笑,然後看着巡迴護士,說道:「交接的時候,和護工說一下,一定要小心,不能出現碰撞,還有,病人的家屬一定要穩定心情,病人不能出現過於興奮和過於激動的心情。」

「好,好的,藍醫生,我知道了。」

藍天笑着點了點頭,然後走了出去。

一出來,患者的丈夫立馬抓住了他的手。

「醫生,怎麼樣了?」

「手術成功,母子平安,多嘴一句,等孩子下來之後,你的妻子一定要減肥了,這不只是為了你們的孩子,還是為了你妻子的健康。」

藍天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留下男人等待他的妻子。

此刻,監控室內。

咕嚕!

口水下咽的聲音。

「這,這傢伙真的只有二十四歲?我怎麼感覺,他是六十四歲?」

「六十四?現在哪位前輩能夠做到這麼完美的手術?」

「等等,剛才這視頻你們傳出去了嗎?」

「傳,傳了啊。」

轟!

鍾棋宛如雷擊,他很想給這幾個人兩大嘴巴子。

這豬隊友啊。

藍天本來就在討論會上出了名,加上之前種種的視頻。

可是後面的手術視頻並沒有流露過多,所以沒多少人知道。

現在,他們二院居然把視頻傳出去。

這下子,他的競爭對手豈不是又多了一大堆?

我干,老子還想要拉着藍天來我們二院呢。

鍾棋欲哭無淚,這太憋屈了。 「我師父是邪陽宗長老沈如花,昨日她給座下弟子傳訊……」

冰落聽到沈如花的名字略有些意外,不過如此看來這少年不像是說謊的,沈如花還真是偏愛這種類型,楚弒天似乎是個例外,她靜靜聽完他的話,一雙桃花眼陷入了沉思。

音錚忐忑的抬頭看向她,女子眉目清冷,她手下的劍滿是正氣,他突然有了些信心。

天道與她說沐菲已死,那日她見到沐菲是在這昭溪客棧,昨日這裡發生了一場和元嬰邪修的對戰,沈如花也出現在了岳溪城,還召集了座下弟子。

這些事看似沒有太大聯繫,但好像有什麼東西牽引著這一切發生,究竟是什麼被忽略了……

沐菲,元嬰邪修,沈如花,對戰,死……護宗獸!

對了,是護宗獸,如果她沒猜錯,其實護宗獸還在沐菲身上,所以她在昭溪客棧引來了元嬰邪修,最後不知什麼原因,沐菲死了,元嬰邪修也死了,那沈如花……

「沈如花可是告訴過你們要做什麼?」

聽到她口氣中對沈如花的熟稔,音錚心尖一動,他搖了搖頭。

冰落收回了威壓,她覺得有哪裡不對,既然沐菲和前來的元嬰邪修都死了,那沈如花做什麼,護宗獸在哪裡,難道她猜錯了?其實護宗獸早就不在沐菲身上了?那剛剛的推測就全部推翻了,冰落腦子有些亂。

「你這裡可有沈如花的傳訊石?」

音錚在冰落的威壓不在後站起身,他遞給她一塊傳訊石,此時那石塊正好亮起,冰落挑眉看著他,她其實是想驗證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和沈如花有關係,總不能他說什麼她就信什麼,只是沒想到這麼巧。

「錚兒你人呢,你其他師弟都到了就差你一個人了,可是有什麼事耽誤了?」

石頭裡傳來的女聲語氣溫柔,冰落玩味兒的看著音錚,只見他臉色瞬間慘白。

「前輩你聽我解釋,」音錚急切到,聲音中都帶上了顫抖。

「不必了。」冰落出聲道,聽到沈如花的聲音出現后她就有了計較。

音錚後退了一步,他低著頭牙齒顫抖,濃濃的絕望在周身發散,他必須趕快走了,若是再不趕過去沈如花就會找過來。

「你先過去吧,趙家是吧,我會和雲水宗弟子趕過去。」

沈如花在岳溪城是事實,元嬰期修為……不知道是否還有其他長老,加上聽她訊前來的邪陽宗弟子,她恐怕要多叫一些人才好,不管他們有什麼算計,這次機會是不可以放過的。

音錚驚愕的抬起腦袋,冰落看到他已經滿臉淚水,她突然有些尷尬,

「對了,那個,你們邪陽宗共有多少元嬰期長老。」

「三個。」

「嗯,我知道了。」

冰落輕聲道,三個,死了一個還剩兩個,就算兩個都在也應付的過來。

音錚心下一喜,他道了聲謝后直接從窗戶跳了出去,冰落看的額間一跳,他就是這麼進來的?

「小幽,你去跟上他,隨時與我傳遞消息。」

小幽是異火,拋在邪修堆里都不用擔心什麼。。 這時候的李泉看到了之後十分的懷疑,因為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就突然間成了這個樣子,系統以前都是好好的呀。

所以李泉再把他們送走了之後開始進行自己的檢查了,畢竟這個時候的他還是希望自己能夠很好的將這些事情處理好的。

[啟動系統]

[系統故障]

……

[你到底是什麼故障了?你倒是跟我說啊,現在也不告訴我到底哪裡故障了,你要是再這樣的話,我就直接把你從我身上解除掉。]

李泉這個時候用意念傳輸給了自己的系統,畢竟面對著這樣的一些事情。

如果要是他再繼續用這麼執著的樣子來跟自己說話的話,李泉又怎麼可以將這件事情弄好呢。

而且李泉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把系統從自己身上弄掉,可是如果他一直是這樣的一個狀態的話,那肯定是不行的。

[缺少能量]

系統看來也是有一點點人性的,在李泉威脅他的時候也會有一點建議來告知李泉吧。

[這個能量去哪裡找呢?如果缺少能量的話應該怎麼辦呢?]

李泉向來都不是很清楚,到底應該如何去處理一件事情呢?

因為從最開始擁有這個系統一直到現在,李泉都弄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如果要是缺少能量的話,李泉也從來都不知道到底應該從哪裡彌補的上來,所以想到這裡的時候,李泉角是有一點點奇怪的,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是好了。

[查找記錄]

這個系統現在可能是出現了故障的原因導致他說話的字數實在是太少了。

李泉聽到了這4個字的時候,第一反應也是直接去查找一下自己的所有的使用記錄,還有各種能點開的板塊吧。

畢竟現在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了,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來慢慢的將這件事情解決掉。

把所有的東西全部都展露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李泉就這麼大概瀏覽了一下之後,也都不知道到底哪個訂單是出現了一定的問題。

突然間李泉想到了前一段時間在給他們做慈善的活動的時候,也確實是有一個東西的。

這個時候的李泉突然間看到了,竟然有一個能量也想到了,那天好像是有一個獎勵來著。

李泉隨便點開了之後就直接放到了自己的整個收藏夾裡面,沒想到還真的是這個樣子的,竟然直接發現了。

「這個東西到底是不是你所說的能量呢?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先使用一下試試看吧。」

之前這個時候的李泉直接將自己的能量全部都放在了整個系統當中,系統當然也立馬恢復了正常。

李泉還以為因為自己的一些原因導致這個系統出現了再次的鼓掌了。

可是沒有想到的李泉角這些能量放進去的時候,系統立馬恢復了,而且好像運轉起來更快樂了,立馬也產生了一些應答。

[主人請吩咐]

聽到了這個時候的系統,直接就給自己這樣的一個應答的時候,李泉整個人開心極了,覺得自己好像有一個比較好的小助手了。

因為如果要是沒有系統的話,自己想要講這麼一大片的東西全部都弄好的話,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而且李泉心裏面也清楚之前的一些東西全部都是系統幫自己做的。

如果系統這個時候出現了故障,那接下來可能需要的團隊人數也會增加不少。

這個時候的李泉將系統關閉了之後也都收拾了一下,這裡的一些東西正準備離開了。

可是卻發現了李瑞的助手竟然在旁邊看著這個時候的李泉都覺得有一些奇怪了,為什麼又派人過來了呢?

剛才不是被自己氣走了呢?怎麼現在再一次出現在這裡了呢?

時間回到了最開始的時候,因為面對著這樣的一些事情,李泉角都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這個時候的李瑞和助理離開了之後,李瑞在一旁有一些糾結,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是好,覺得好像這件事情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可是看到了李泉和胡敏兒他們一直在說話的時候,也都有一些疑惑了,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關係會變得這麼的好。

「老大你有沒有覺得有一些奇怪,為什麼李泉會直接將這樣的一些事情放在這裡呢?而且他每次的工程都完成的好快呀。」

助理都已經暗自觀察了,看了一段時間了,覺得李泉本來就是一個辦事效率很強的人。

但是一般都是晚上完工,這樣的話就會讓人覺得有些奇怪,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是好了。

這個時候的李瑞在這裡想了一下李瑞整個人都有些無語了,好像還真的是這樣。

「你這麼一說倒是讓我覺得也有一些奇怪了,要不然這樣吧,你直接去觀察一下李泉吧,到時候千萬別被他發現了,然後每天都要向我彙報。」

其實之前的時候他們也沒想過這樣一些事情來,但是也並沒有觀察到一個比較好的結果。

現在這個時候他們覺得李泉真是放鬆解氣的時候,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時候好好去觀察一下,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他的漫長的偵查又開始了,因為面對著這樣的一些事情,他也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是好,只能按照自己領導的指示去做一些事情。

這個時候的她來到了李泉之類的時候,不知道李泉到底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