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哪裏還有心思回答呂塵的問題,心神早就被疼痛主導了一切,不停在那裏慘嚎。

見狀,呂塵也就不再繼續猶豫,準備出手了結對方。

「你殺了我們這麼多人!風火門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一聲尖銳刺耳的吼聲突然從小二口中響了起來。

風火門這三個字讓呂塵停下來動作,整個表情都是皺緊了起來,「你們是風火門的人?」

呂塵的猶豫,讓小二的骨氣突然強硬了起來,「沒錯!不只是我們,整個鎮子都是我們風火門的,所以你動了我們,你必死無疑!別管你是什麼宗門後裔,在我們眼中你就是一個死人!你絕對活不下去!」

「是嗎?那你知道我是誰嗎?」呂塵流露出了一種玩弄的笑容。

「我管你是誰,既然你聽說過風火門,那你必然知道我們的行事風格,你只是一個劍靈境而已,你遲早會死在我們手中!」小二滿嘴是血的大笑了起來,這時候他反正也知道自己必死了,也就無所顧忌了。

「你們風火門還真是陰魂不散,怎麼就殺不完呢?感覺跟我杠上了一樣!殺了我這麼多師兄弟,還讓我叛出了宗門,這個可都和你們有關係呀!」呂塵的表情突兀變得狠辣了起來。

「你…你…你是誰?你到底是誰?」小二的瞳孔一下子就縮了起來,腦海中開始回憶風火門這幾天的損失。

不僅失去了與西涼劍派的合作,同時還失去了幾員大將,這其中都和一個年輕人有關係。

「你是呂塵?你竟然是呂塵!那個叛出西涼劍派的天才!」

小二的表情瞬間變得極其的精彩。祁真凌虛而立,衣袖飄搖,六十四道神符化作一元兩儀三才種種之勢,再度鎮壓真龍。

陳玄忽然嘆了口氣,無奈地望向天空,他知道,接下來祁真便會施展那一道聲勢驚人的雷部正神符。

「祁天君,我願入神誥宗。」

陳玄忽而出聲,無論是祁真還是阮邛聞言俱是一怔。

「貧道奉命請你

《逆行諸天的劍客》第二十三章玉璞仙人 第143章

「老闆!我等來遲,請老闆責罰!」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南宮雪和一眾保鏢,幾乎同時半跪在地!

那惶恐的樣子,彷彿很害怕林壞。

空氣頓時死一般寂靜!

所有人大張著嘴巴,直吸涼氣。

鼎鼎大名的鐵娘子,居然給林壞下跪,還叫老闆?

搞了半天,林壞居然就是藥王集團真正的老闆啊!

那王總惹了老闆的老闆……豈不是要成渣了?

眾人不禁感嘆,這年輕人也忒低調了,出門也不帶保鏢,也不開豪車。

就這窮酸樣,誰能看出來他竟是藥王集團的頂級大佬?

「董…董事長,你們…在幹什麼?」

王總顫巍巍地起身,一臉懵逼。

他似乎被林壞打得腦殘了,還沒看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忽然,南宮雪起身,瞬間化為一道青色幻影奔向王總。

那纖縴手掌隨手一揮,王總兩百斤的身體,頓時橫飛出去!

「嘶——」

眾人倒吸涼氣,滿臉獃滯!

南宮雪一個女人,居然隨手一掌能把兩百斤的胖子拍飛。

我靠!好厲害!

「王經理,你敢對老闆不敬,找死!」

南宮雪鐵青著臉,柳眉倒豎。

這些宵小,殊不知藥王集團的背後,是神農谷。

而神農谷上面,是林壞啊!

林壞不僅是神農谷的谷主,更是當今神帥,是許多人心中的英雄。

豈能讓王總這孫子給辱沒了!

南宮雪連忙又回來跪下:「老闆,怎麼處置這個死胖子?」

林壞冷冷道:「好好調查他,從上到下,所有人都調查一遍。」

「我藥王集團,不是什麼邪惡勢力,是為龍國百姓服務的機構。」

「任何毒瘤垃圾,通通給我清理掉!」

南宮雪心神一顫:「是!」

林壞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這件事她要是處理不好,沒準董事會要把她這董事長給下了。

王總等人,滿臉絕望,如墜冰窟。

這下他們玩大了,都把腦袋頂到老闆的槍口上了。

被開除都是輕的,沒準兒要去坐牢……

林壞道:「鍾眉,你挨了藥王集團的人一巴掌,按道理,藥王集團得補償你。」

「小雪,選幾個重點項目,跟鍾眉合作。」

南宮雪連忙點頭,眸子里閃過一絲醋意。

鍾眉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緊咬著紅唇。

她賭對了!

不僅賭對了,直接青雲直上啊!

能直接跟藥王集團合作重點項目的人,她算是頭一位了吧。

「謝謝林先生!」鍾眉感激道。

處理完所有的事後,林壞起身,走向許瑤:「之前說好的請我吃飯,還算數么?」

許瑤一臉獃滯,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她剛才還在擔驚受怕,以為林壞要完蛋了。

可沒想到……林壞如今的身份,已經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了。

既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那曾經的美好……還是藏在心裏面吧。

「啊?算……當然算數了。」

許瑤紅著臉,突然都不知道該怎麼跟林壞相處了。

林壞微微一笑,和許瑤一起離開。

此時人群里的那兩道猥瑣身影,已經徹底石化了。

劉安琪滿臉悔恨的淚水:「我特么……到底錯過了什麼!」

當年她就不應該選那個富二代啊!

那個富二代,現在恐怕在哪個工地里搬磚了吧。

而林壞,已經成長為所有人仰望的超級大佬了。

劉安琪:「許文,我……我不甘心!」

許文嘆氣:「算了吧,我們把他得罪那麼慘,已經沒機會了。」

劉安琪:「不,也許我們還有機會,你還記得那個魯一發么?」

許文眼前一亮:「記得啊,魯一發是林壞的好兄弟,也是富二代。」

「不過後來家道中落了,現在混得跟乞丐一樣,我還借過錢給他女兒治病呢。」

劉安琪冷笑:「那不就對了!」

「我們可以藉助魯一發,討好林壞,說不定能保住我們的職位。」

兩個人對視一眼,達成共識,忙朝林壞追了上去。

紫筆文學 許建功方慧頓時滿臉尷尬。

上次為了阻止許半夏投資,事情鬧得可不小,他倆又是下跪磕頭,又是跳樓威脅的。

最後好不容易讓許半夏把兩個億退回來了。

而且,當時為了省下利息,還把這兩個億,分給了那些要投資林漠的股東們。

當時為這事,許建功方慧還得意至極,逢人就說他們這番操作,為公司省了幾百萬利息。

誰能想得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林漠竟然真的獲勝了!

當初公司選擇投資林漠的那些股東,現在都賺的盆滿缽滿,這不,都在一起嚷嚷著要開慶功宴呢。

而他們這邊呢,直接與這十幾個億擦肩而過。

現在想想,當時他們逼迫許半夏撤資的情況,兩人就臉紅不已。

這一次,可是他們兩個,活生生把這十幾億折騰沒了啊。

方慧輕咳一聲:「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

「誰也不能預測未來啊。」

「當時看的話,這個投資,真的不適合,我和你爸,也是為了你好啊。」

「誰能想得到,竟然真的賺了,這也不能埋怨我們啊。」

「再說了,現在咱們談的是林漠這傭金的問題。」

「林漠,你再去找陳聖元談談,看看能不能多要點錢。」

「他都賺了幾百億,你管他要個幾個億,這肯定沒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