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奇迹的締造者,正是那個神情淡然的男人。

劫後餘生的科爾森,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臉上殘餘著一絲后怕:「謝謝……謝謝你,洛德先生,要不你出手相救,恐怕現在……我們都已經死了!」

但洛德卻沒有半點想要搭理他的想法,反而眼神中透著一絲凝重,注視着宇宙魔方的方向。

只見在滾滾硝煙塵霧之中,好似有一抹金光在其中閃耀。

踏…踏…踏……

在空寂的廢墟當中,突兀的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尼克·弗瑞和科爾森面色微微一變,瞪大了眼睛看着濃煙的裏面,原本是宇宙魔方的位置。

率先映入眾人眼帘的,是一隻彎曲的金色鹿角。

緊接着一根前端鑲嵌著藍色寶石,通體呈金色彎曲的短杖,從滾滾煙霧裏面伸了出來,隨後一個垂垂老矣的男人,終於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老人戴着一頂彎曲的金色鹿角頭盔,身上穿着墨綠色的嵌金紋飾長袍,花白斑駁的頭髮肆意披散開來,陰桀的眼神彷彿歷經了歲月與磨難,周身散發着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呵,時間點正好。」

老人瞥了眼掉落的宇宙魔方,唇角泛起一絲譏諷的笑容:「果然無論過去幾千年,人類終究無法遏制貪婪的慾望啊。」

「洛基?」

洛德眉頭微微一皺,感覺有點不對勁。

「你認識我?」

洛基眉梢輕輕一挑,詫異的看着洛德:「我怎麼不記得,以前好像有見過你?」但是,即便如此,第二日他的身上也開始逐漸有了怪病的那些特徵。

他知道他們村裡沒有正經的藥師,就連唯一的一個赤腳醫生也死在了這場怪病中,若他沒有作為恐怕整個劉家村都完蛋了,包括爹娘和他一個也活不了,於是小寶便一路跑到了此地。

只為能攔下一個好心人,能幫他把這個消息帶出去,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城中的官老爺能顧一顧老百姓的死活,那派個藥師來救救他們村子里的人。

涼依晗靜靜地聽完了他的話,卻沒有告訴他其……

《腹黑帝女要逆天》第174章:給孩子一條生路 光幕上,手鐲的數字變成了100%。

而能量條已經被清空了。

「還挺費能量的,四碗魚粥才能充滿。」

陳小群嘀咕道,《山村老屍》具現后,能量條的長度比之前長度翻了一倍。四下看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奇怪的東西出現。

「難道還有其他玄機?」

他在光幕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什麼隱藏按鈕。而楚人美後面的加號按鈕已經點不了,提示能量已滿。

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不遠處,被丟到地上的手鐲。手鐲靜靜的躺在在那裏,沒有一絲變化。

但陳小群有種預感,關鍵點就在那個手鐲。

咽了咽口水,壯起膽子,將手鐲拿回到手上。

拿起手鐲的一瞬間,在離鼻子五厘米處,出現了一個藍色的身影。

楚人美!!

陳小群心狂跳起來,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把手鐲丟了出去。手鐲一離手,一切又恢復了原樣,楚人美從視野裏面消失。

但他的心卻依舊平靜不下來。

儘管有心理建設,但大晚上的,一個厲魂貼臉出現,就問你怕不怕?

過了好一會,陳小群才算緩了過來。

這個時候,才慢慢的想起,拿起手鐲的感覺。通過手鐲,似乎,可以操控楚人美。

看着躺在地上的手鐲,他糾結了一會,才慢慢又將手鐲拿到手上。

這次是閉着眼的。

畢竟,看不到就不怕……

沒有直面楚人美,陳小群終於沒有那麼緊張。此時,才有空細細感受,手鐲到底如何用。

手鐲十分好用,非常智能。

只要一個念頭就可以直接指揮楚人美。

「美姨,跟在我後面。」

陳小群心中默念道,隨後,緩緩的打開眼皮。發現楚人美沒有在眼前,鬆了一口氣。

這個手鐲,真的有用。

「美姨,把那個拖把給我拿過來。」

陳小群繼續心中默念道,然而,從手鐲中反饋回來的信息,讓他心慢了一拍。

八個小時內,只能指揮楚人美干一件事情。

「淦!」

他此時才感覺到,後背似乎有個冰涼的東西貼著。

大夏天的,這樣是很涼快,可,這特么是個冤魂啊!!

陳小群急忙把手鐲丟了出去。

然而,冰涼的感覺,沒有消失。

楚人美,還在!!

「我……」陳小群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發什麼指令不好,讓美姨待在身後。

腦補了一下,背着楚人美的樣子。

他打了一個寒顫,不敢再想下去。

……

自己給自己反覆做了很久的心理工作。

陳小群才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另外,他還發現了一件事,楚人美存續期間。光幕上的數字一直在掉。

按照速度來看,大概四個小時,應該就歸零了。

四個小時,也有點難捱。

背着楚人美,陳小群不敢回去。

他不確定其他人是不是能看到。要是能看到,鐵定會上新聞。到時候,具現的事情就瞞不住了。

而現在他還沒有什麼自保能力。

躺下就更不敢了,背上有個東西,躺下去,那畫面太美。

只能坐在椅子上刷刷手機。

時間艱難的流過。

離午夜十二點,只剩下一分鐘。

陳小群的心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午夜,背後有個美姨,想想就刺激!!

嗡!

手機忽然震動了下。

陳小群手一哆嗦,差點把手機直接扔了。

「大半夜的,誰發短訊啊!!」

嘴裏嘟囔著,解開了屏幕。來的是郵件提醒,不是短訊。

「晚上發郵件,不是一個好習慣。」

陳小群打開郵箱,來的是一個邀請函,邀請他參加一個聚會。時間,在後天,也就是下周一。

發郵件的人,他不認識。

不過郵件之中提到了白雲峰。

「原本以為白雲峰忘了這件事,沒想到郵件現在才來。」

看到白雲峰三個字后,陳小群明白了邀請函的由來。

讀完郵件,已經過了午夜十二點。

沒有其它什麼事情發生,陳小群緊張的心,稍微鬆懈了一些。

而現在,也有點習慣楚人美在背上的感覺。他不免開始想,白雲峰所說的聚會到底是個什麼聚會。

會不會,透露一些他不知道的東西,或者說普通人不知道東西。

今天知道趙元緯也能獲得能力后,他對電影世界具現的事情,越來越好奇。

東想西想。

後面的時間過得很快。

當光幕上,楚人美手鐲的數字變成0%時,背後的冰涼感消失不見。

陳小群長出了一口氣,拖着疲憊的身體,在躺椅上進入了睡眠。

……

後面兩天,陳小群再也沒有碰過手鐲。

上次召喚出楚人美,讓他有點后怕。

日子依舊過得那麼悠閑,搬個躺椅,打把傘曬太陽。當然,零食、冰飲以及水果也是少不了的。

儘管,上次電影具現時,拉了幾個小時。

但作為一個吃貨,陳小群是絕對不會汲取教訓的。

星期一,下午,體驗館。

陳小群穿着一身西裝,站在門口。

他在等周若若租的賓利。

白雲峰說的聚會在晚上,在一個郊外的度假山莊中。去這種地方,打的,不太好,太掉面子。

上次坐了一次后,他就覺得,出門還是要裝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