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讓徐百戶知道自己可以一人之力連殺七人,那趙朋之死,搞不好就會懷疑到自己身上。

雖然許家莊堡那裏已經打點好了,但是徐百戶要是有心的差的話,三木之刑下去,許家莊堡的那戶人家肯定會把自己供出去。

但是古帆嘴快,已經把話說出去了,而且徐千戶也問了,自己只能回答了。

「千戶大人,那只是運氣好而已,當時跟韃靼人起了衝突,七八十號人戰在一處,那個時候不拚命是不行了,我不殺他們,他們就要殺我。

結果一陣亂砍亂殺的,就殺了幾個韃子,實在算不上什麼能耐。」

徐千戶一拍茶几,喝道:「好,這才是好漢子,能殺韃靼人的男兒都是我大明的好漢子。」

徐百戶也笑道:「對,堂兄說得不錯,能殺韃靼人的都是大明的好漢子。

蘇超,想不到你還有這樣的戰績啊,回頭到了京城,我一定要把你的功勞報上去,這可是咱們錦衣衛的功績啊,沒有道理不上報的。」

蘇超撓了撓頭,訕笑着說道:「許大人,小人那個時候還不是錦衣衛呢。」

「那有什麼關係?只要是你蘇超殺的就對了,你以前不是錦衣衛的人,現在總是吧?這樣算在錦衣衛的頭上也沒有錯啊。」徐百戶笑道。

他之所以積極要幫着蘇超上報功勞,一是在他堂兄面前顯示一下自己的面子,二是他也想自己不白來一趟大同,總的撈點功勞回去才行。

至於怎麼把蘇超身上的功勞嫁接到自己身上,他自然有他自己的辦法。錦衣衛數萬人呢,沒有人會在意這個功勞是怎麼來的,對他的頂頭上司來說,只要有功勞算到他們的頭上就好。

蘇超朝着徐百戶抱了抱拳,說道:「小人多謝許大人了。」

徐百戶一擺手,笑道:「不妨事不妨事,本官只是不想埋沒了人才而已。」

這時徐千戶眉頭一挑,說道:「蘇超,你是大同府的錦衣衛,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調到我雲川衛來?

只要你願意,一個鎮撫的位子我即刻就可以給你,你覺得如何?」

那些個錦衣校尉一聽,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心道這個徐千戶倒是真捨得,一個鎮撫的位子就這麼答應下來了。

這要是徐千戶把一個小旗的位子蘇超的話,他們倒是不在意。

在他們眼裏,這錦衣衛的位子可是比邊衛中的位子值錢多了,就算是一個普通的校尉也不邊衛中的一個小旗強。

但是一到鎮撫這個級別可就不一樣了,這鎮撫可就是等於錦衣衛試百戶的品階了,是從六品的官員了。

等著從鎮撫的這個位置上再往百戶上升,那就快了,只要把徐千戶給忽悠明白了,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情,那就是正六品的官階了。

正六品啊,就算是棄武從文了,放到偏遠的一些縣份上去,再降兩階使用,也是一縣的縣令了。

這個職位,不論進退都是大有前途的。

蘇超忙朝徐千戶施禮,說道:「小人多謝徐大人賞識了,只是錦衣衛大同府署理處的程副千戶對小人有提攜之恩。

要不是程副千戶提攜,小人還在市井中廝混呢。程副千戶的恩情未報,小人不敢離開錦衣衛。」

徐千戶哈哈大笑,說道:「好,好,好,這才是好漢子,知恩圖報,這才是好漢子應有之義。

行了,本千戶也不跟你說了,回頭有機會見到程副千戶,我跟他說去。」

蘇超又忙謝過了徐千戶的賞識。

「你去,去主簿那裏支取十貫錢來,賞給蘇超,這是謝他昨日出手幫我們雲川衛爭了面子。」徐千戶對着他的手下數道。

蘇超又謝過了,他也有些惱火徐千戶,這賞錢為什麼就不賞銀子呢,偏偏要賞銅錢。

這一貫銅錢用後世的演演算法都有六點五公斤左右了,這十貫錢就是六十五公斤,一百三十斤,你讓老子怎麼帶走。

這分明就是讓自己把這十貫錢都花在你們左雲城,不讓老子帶走一文錢。

中午的時候大家在大營里吃了飯,徐千戶親自作陪,讓大家都坐到一張桌子上大吃了一頓。

到了晚上,徐千戶繼續招呼他的堂弟徐百戶,這個時候就沒有別人的事兒了,就是他們兄弟兩個到雲香閣喝花酒去了。

蘇超得了十貫錢,也沒有自己藏起來,就在八方樓請客,讓大家好好的熱鬧了一番,還把呼昭通以及他的一些親近之人都請了,在八方樓擺了兩桌。

徐百戶這次來雲川衛也不僅僅是見一下他的堂哥,他也是有事情要跟徐千戶商量的。

雲川衛雖然不靠近邊陲,但也是一樣可以做一些牛馬皮以及牛筋牛角的生意。

這些個東西在京城可是能賣出好價錢來的,別的不說,單單是衛戍京城的京營就有四十餘萬人,這其中牛馬皮以及牛筋牛角的消耗,就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雖然很多人都在做京營的聲音,但是只要能夠在京營的生意中插上一腳,哪怕制杖很小的份額,但是一年下來,對他們徐家兩兄弟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了。

徐百戶在雲川衛有徐千戶這樣的規矩,不可能不善加利用的,這也是他出了大同城之後,一定要到雲川衛走一遭的主要原因。

這京營可是衛戍北京城的主要力量,也是大明朝中最強大的軍隊了,只要這個生意打通了,他們兄弟兩個吃上三五七年是一點問題也沒有。

雲香閣中,兄弟兩個人也沒有叫小娘,只是叫了一桌酒席,兩人在房間里吃喝起來,邊吃邊商議事情。

。 紐約市,大街上。

瑟琳娜開著一輛汽車,眼裡格外的沉重,想到了那些狼人可能會搞什麼陰謀,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趕回來,提醒血族的統治者,阻止可能發生的危機。

沒多久,她就在一座像是東歐貴族一般莊園門口,停了下來,見狀,門口的血族打開了門,讓瑟琳娜他們順利的進入了裡面。

進入到了莊園的別墅后,不少紙醉金迷的吸血鬼貴族,就笑眯眯的對瑟琳娜,隨意的打了一個招呼,就繼續享了樂,一看這就是他們的日常生活方式。

看著這一幕,瑟琳娜有些厭惡的搖了搖頭,就直接朝著武器庫的位置走了過去,想要去找自己的朋友卡恩,說明一下,幾個小時之前遇到的狀況。

來到了武器庫,正在整理武器的卡恩,臉上還是有些意外的,若有所思的看著瑟琳娜,認真的問道:「瑟琳娜,找我有什麼事情!」

「沒有時間解釋了,你來看看這個子彈就知道!」

說著,瑟琳娜就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枚變形的子彈,放到了卡恩的面前,表情嚴肅的看著他,等待他的分析。

卡恩知道了事情不簡單后,拿起來這枚子彈,就仔細的端詳了起來,再看一下彈頭的位置時,瞳孔猛然一縮,就發現子彈頭上居然是紫外線裝置,手指接觸都能夠感覺到輕微的刺痛。

「紫外線子彈?這是怎麼回事,看起來還非常的先進。」

卡恩異常的吃驚,完全沒有想到這沒子彈,居然是專門為了剋制吸血鬼的,並且傷害還那麼大。

「是狼人使用的,不知道他們有什麼辦法,知道了紫外線子彈。總之,這件事情可能比我們想的更加麻煩。」

瑟琳娜想到了唐天的身份,以及想要抓邁克爾的狼人,不由得感覺到一陣子頭大,看來現在的事情非常的麻煩了。

「呵呵呵,你在開玩笑嗎?瑟琳娜,當然,怎麼可能製造出這樣的特殊子彈?我們可是高貴的血族,一直把他們獵殺了幾百年,這樣的玩笑並不好笑。」

瑟琳娜的身後,一個看起來英俊帥氣,有著深深地城府的男人,就出現在他的背後,略帶輕蔑的笑道。

轉過頭一看,瑟琳娜就知道他是誰了,對方是血族的掌控者名叫克萊文,已經整整統治的血族一百年左右,在血族的地位也是十分的崇高。

「不,我感覺有很大危險的,紫外線子彈非常的特殊,我覺得有必要調查一下。」

瑟琳娜嚴肅的說道,顯然是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沒錯,說不定他們是從哪裡偷來的?我們要來調查一下武器的來源。」

卡恩同樣補充的說道,不想讓這條線作失去。

「不,這個只是一次偶然的事件,你們不要多想,乖乖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況且,要不了幾天,我們的長老,就要徹底的蘇醒了,這個時候引起了動蕩,是我不想看到的情況。」

克萊文嚴厲了搖了搖頭,表現的非常無所謂,他可不想讓瑟琳娜去管這件事情,省得讓他惹禍上身。

「可是,我們的死亡行者,在狼人的面前根本沒有絲毫抵抗能力,我覺得應該集中力量,防範可能出現了狼人,不應該把力量分散。」

瑟琳娜大聲的說道,想要據理力爭,防範狼人可能把事情鬧得更大,不然造成麻煩就危險了。

「不行,我們的力量不能夠集中在一起,紐約市是一個魚龍混雜的地方,提前暴露了力量,可能會被那些勢力針對的。」

克萊文想到,紐約市的神盾局和九頭蛇組織,就連忙的搖了搖頭,不想冒這樣的風險。

「難道,我們就這樣靜靜的等待嗎?」

瑟琳娜心裡一陣難受,覺得眼前的克萊文,簡直就是一個廢物,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根本不適合成為血族的掌權者。

「沒錯,這就是命令,你必須遵守我血族掌權者的身份命令你。」

克萊文嚴厲的說道,看起來不想讓瑟琳娜反抗的樣子。

「哼!」面對克萊文的堅決,瑟琳娜也是氣鼓鼓的轉過頭,直接離開了這裡,連看都沒有看克萊文一眼了。

另外一邊,正在瑟琳娜那邊的行動,十分不順利的時候,唐天這邊的心情卻是格外的好。

由於,剛剛融合了完美之血的力量,所以唐天身上的力量增強了十倍,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消耗異常的巨大。

所以,唐天直接點了十幾份牛肉披薩外賣,剛剛拿過來沒多久,就被他風捲殘雲的吃完了,看的一邊的邁克爾目瞪口呆。

補充完了營養后,唐天就架起了一個嶄新的沙袋,雙拳緊握,就狠狠的打在了沙袋上。

誰知道,沒打兩下,架起來的沙袋就直接被一拳打穿了,無數黃色的細沙也灑落在地上,側面證明了唐天的身體素質,已經提升到了一定的水平了。

「酷啊!唐天先生,你果然厲害,不過,狼人是不是真的會來呢?」

邁克爾走了過來,看著唐天更換了一個沙袋,不由認真的問道,想要了解一下情況。

「這個是自然,根據我得到的情報,這些狼人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趕來了,並且那個女人,也一定會來的,我們耐心等待就好。我已經有收拾他們的計劃了,放心吧!」

唐天再次揮拳,微微的一用力,一個沙袋再次的被他打穿了,看的邁克爾,完全不想跟他說話。

不得不說的是,強化后的唐天力量控制,還並不算是非常完美,剛才第一次練拳的時候,就直接把他公寓的牆壁打穿了,嚇得他連忙買了好幾個沙袋。

結果到現在,沙袋也破了好幾個,就剩下了三四個左右,讓邁克爾非常的無奈,但是又無可奈何。

現在,邁克爾唯一相信的人也只有唐天,假如對方要是不保護自己,那麼他豈不是真的完了。

「那好吧!我會耐心等待的,唐天先生,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自從知曉了唐天的名字,以及他的身份,邁克爾自然是沒有了退路,只能跟他一條路走到黑了。

「很好,邁克爾,你那麼配合。未來我是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唐天輕輕的一笑,保證的說道。美國時間11月22日早上11點鐘,陳凡從三藩市國際機場出機口裏走出來。

就看到外面有很多華人首舉著牌子和橫幅在出口處等著,這讓陳凡詫異不已。

因為上面寫着「華人之光」,「凡仔,雄起!」之類的漢字,而且看到陳凡之後就一下子圍了上來,明顯就是專門過來接機的。

這些人

《傳世曼巴》第三百五十章驚喜 神明打架,殃及的不僅是池魚之殃,還有縱多的人,整個街道都是如此,每個人都被變成了烏龜,上一刻還在繼續隔岸觀火,下一刻,灰霾里進食,成為泡影和蛆蟲。

朱麗君帶着人打到神明家裏,孤詣很多的樣子,腌制像是一塊鹹肉。

鹹魚很鮮,他自己是這樣想的。

打了起來,豬鱉本就是打架的,掐著神明的脖子,苟且……

神明是一個溫吞如水的人,君子蘭似的,可惜遇到了世間最差的土匪,被按到地上,一攤血水瀰漫,下一刻就要被吞食殆盡。

可是他神威無限,下一刻反轉過來。

後來就被很多人看見,他和朱麗君正在打架,像是兩條狗撕咬,憎惡如久矣潰爛的暗瘡,門口總是很多人鯽魚亂跳,看着他們打架,鼓掌叫好很多話,很現實。

神明處於絕對的上風,豬鱉的精神早被污染殆盡,他那點獠牙,連衣褲都咬不開的,每一拳都落在了地上一攤,吐痰朝向神明,遂即災難的一拳打在臉上,可惜確實很難堪,神明都無意,實際的情況是朱麗君猛戾的打在地面上,嘴裏痰腥說好疼,吐痰的確是吐了,可是卻朝着別人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