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陳志凡大退不止,差點摔倒!而老人毫髮無損。

卻是,未等身形徹底穩住,陳志凡以腳止地,“蹬!蹬!蹬!”再次一拳轟向老人!

老人只得棄掉柺杖,拍掌應對!

“砰!”

“轟!”

重生之天師王妃 “砰砰!”

二人每一道交鋒,明顯陳志凡不敵老人,卻是陳志凡越挫越勇,好像不會受傷、也不知倦怠似的!

“放開那個女孩!”說話間,陳志凡攻勢不止,掃腿直攻對方下半盤。

望着這糾纏不休的年輕人,以及滿街的警察,老人心知今天註定帶不走這女孩兒,當即抓起葉詩渝:“你想要我鼎爐?好,我送你!”說完,抓起葉詩渝一把擲飛!

陳志凡大驚,飛奔搶去…… 陳志凡搶過葉詩渝,只見葉詩渝臻首無力支撐,搭在自己肩頭,昏昏睡去。

陳志凡再回頭時,路燈下已不見那怪人。

好在葉詩渝並無大礙,只是中了迷藥,等迷藥藥力過去,自然會醒。

……

夜裏11點多,陳志凡抱着葉詩渝回到z市刑偵分局。

提前得消息,等在停車場的廖漢、肖然等人迎上。

“詩渝沒事兒吧?”polo衫肖然正要扶葉詩渝,陳志凡冷冷道:“滾。”

肖然悻悻地縮回手。

停車場燈下,這個年輕人抱着懷中女人,滿臉蕭冷。他很不開心,因爲他知道如果今天再晚一點找到葉詩渝,怕是第六個被侵害者就是葉詩渝了。

不高興歸不高興,陳志凡對廖漢:“你的車被我丟在商務內環,明天自己去交……”卻是話未說完,陳志凡:“你臉怎麼了?”

此時,映着微微月光與路燈,廖漢那大臉盤子足足比平時腫了一圈!

廖漢遮着臉,側着身到暗處:“今天下車的時候,我、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陳志凡壓根不信:“那你眼泡怎麼腫了?”

廖漢支支吾吾,沒解釋出個所以然。以這死胖子心性和渣身手,若不是被惹毛了,壓根不會跟人打架。

一旁,肖然拉着領口鬆大的polo衫,悻悻:“好了,別猜了,是我打的,誰讓他先罵的我。”

陳志凡冷冷道:“是你告訴我,有你在,一切突發情況都能應對?!”

肖然:“也不能這樣說,事發突然,誰能想到那犯罪分子身手那麼厲害,我也不想,我更不是存心的……”

“理由倒挺多”,陳志凡一手懷抱葉詩渝,另一隻手拍向肖然!

“撲通!”

肖然一個趔趄,摔在地上。

肖然直起身子:“你tm敢打我?!別以爲你跟葉詩渝走得近,我就不敢招惹你!”

只見,肖然一揮手,停車場另一端,站出來幾十號身穿訓練背心的健壯漢子。

肖然怒道:“這都是我的人,這裏是刑偵分局又怎麼樣!”

陳志凡:“這一掌是因爲你保護詩渝不力而挨的。那人的確是個高手,不然你挨的這一掌就不會這麼輕鬆了。”

陳志凡看了眼廖漢,顧忌到葉詩渝還在懷中:“你敢把我的人打成這樣,放心,我待會兒跟你好好清一清。”

肖然好像聽了很可笑的事兒:“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跟我算!什麼時候,一個協警都敢這麼橫了!”

望着幾十號訓練有素的武警,廖漢拉了陳志凡一把:“哥,我說這事兒算了。”

陳志凡原本抱着葉詩渝正要走,卻是聽到肖然的話、回頭:“你再說一遍?”

陳志凡聲音不大,聽起來完全不具有威脅性!

遠處,肖然的人正從對面走來。

肖然有恃無恐:“怎麼?你沒長耳朵!我肖然是說什麼時候,一個協警都敢這麼橫了!”

在肖然話音未落,陳志凡瞬間回身,一手尚抱葉詩渝,另一手化拳,拳中蘊藏屍力“砰!”“砰!”“砰!”

最近處的廖漢根本沒看清陳志凡怎麼出手的!其餘的分局同事,也只是看見肖然被懷中還抱着一人的陳志凡一拳打飛,然後陳志凡瞬間攆上,又瞬間打飛肖然,循環往復!

甚至,如果不是聽見聲音,人們大概記不清陳志凡到底出拳幾次。

整個過程撐死也就是一秒多鍾!

望着躺在綠化帶痛苦呻吟的肖然,陳志凡很認真道:“一秒能出11拳未必有用,遇見真正的高手,你弱得就跟小孩兒一樣。”

話說完,陳志凡雙手抱着懷中的葉詩渝轉身上樓,甚至,也沒讓分局女同事來幫忙。

那些穿着訓練背心,看傻了的漢子們,直到不見陳志凡身影,纔敢上前扶起自己的教官。

……

zcd區一幢別墅前,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臃腫男人,全身上下全是繃帶,活脫脫像個胖木乃伊。

看他那誇張搞笑的樣子,門前的保安尋思:這傢伙剛出院吧。

纏滿厚實繃帶的胖男人,聲音沙啞:“我要見慕容餘慶和陸雲霄。”

保安揹着手:“請出示通行證。”

輪椅上的男人聲音變了形,嘶啞尖銳的聲音從喉嚨裏發出:“我說我要見慕容餘慶和陸雲霄!”

保安像是在看一個神經病:“我家少爺是你想見就見的?!”

胖男人冷笑,活絡着手指,豆大的黑眼珠骨碌碌翻轉:“好,給我下套,還不見道爺我是吧!”

坐在輪椅上的李青牛搖着輪椅挪到一旁。

……

半小時後,只聽別墅內慌亂聲響作一團,有火光從別墅中冒出。

保安詫異道:“少爺的宅子着火了!”

伴隨着凌亂匆忙的腳步聲,慕容餘慶、陸雲霄倆人穿着睡衣從樓上下來。

門口的李青牛:“你們給我站住!”

慕容餘慶與陸雲霄對視一眼:這誰啊?你認識啊?慕容餘慶和陸雲霄互相搖了搖頭。

脫了ku子就不認賬是吧?!李青牛怒道:“別給我裝傻!前兩天還跟道爺我勾肩搭背,今個就不認識了?”

“好,好好,很好!”說着,李青牛拿出一張符篆,拈決,頓時,大門口的花圃就有火苗竄了出來!

慕容餘慶與陸雲霄大眼瞪小眼:這纏滿繃帶的傢伙是李青牛道長?!

眼看臥室內的火還沒滅完,這花圃又着火了!

不管怎樣,不能惹這道士!

慕容餘慶一面吩咐下人滅火,一面和陸雲霄趕緊奔過去:“道長,你、你今天穿得有點潮啊。”

陸雲霄:“道長,你受受傷了?”

李青牛沒好氣道:“你們給我下的好套,事先也不告訴我那人那麼厲害!貧道我沒有準備,馬失前蹄!”

陸雲霄和慕容餘慶點點頭,把李青牛推往茶室雅間。

……

李青牛飲了口上好的凍頂烏龍:“今天我來呢,不爲別的,就是想要個精神損失費和醫藥費。”

慕容餘慶面露難色:“事情不是還沒辦成?”

李青牛:“我要2000萬。”

陸雲霄有些生氣,如果不是礙着道士身懷奇術,只怕要當場走人:“2000萬?!你張口閉口問我要2000萬,我要的那個灰布袋呢?”

李青牛叩響着輪椅:“2000萬……”瞬間,在屋內消失不見,卻有聲音繼續傳來:“一毛都不能跟我少!” 話音剛落,房間內的燈瞬間滅掉了。

2000萬?這道士訛人訛得可夠狠的!

陰暗中,慕容餘慶、陸雲霄面面相覷。半晌後,慕容餘慶壯着膽子開腔:“你、你有話好好說,前輩,這樣會滲死人的。”

房間裏,李青牛的聲音慢條斯理,拉得好長:“乖娃子,知道~怕就好。”

這道士是有真功夫的。陸雲霄身爲青城山外家道醫,對道家手段自然也有些瞭解:“前輩,2000萬對於我們來說也很困難。您先現身,放心,您要的精神損失費和醫療費我們肯定給,只不過給不了那麼多。”

房間裏沒了動靜。

突然,“啪!”得一聲脆響!

黑暗中,桌上的瓷器被摔得粉碎!

李青牛暴怒地聲音迴盪在房間:“貧道問道二十多年!就因爲你們這兩個小輩,害得道爺我晚節不保!2000萬,我還覺得要少了呢!”

這瓷器要是摔倒腦袋上,非得當場就被開瓢了!慕容餘慶害怕了:“前輩,這2000萬,我現在就給您湊去。”

……

慕容餘慶捅了捅陸雲霄:“你是陸家獨孫,家大業大的!你應該多出點。”

陸雲霄臉色鐵青:“這道士是你招來的,現在他獅子大張口,反正,我是沒那麼多錢。”

慕容餘慶:“哎,你這人怎麼這樣,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不是你想拿回那灰袋子,犯得着請這道士。”

請神容易送神難,對於惹不起的主兒,倆位富二代沒轍,只能各憑本事打電話找錢。

……

慕容餘慶:“喂?劉姐,哈,打擾了。我那輛瑪莎拉蒂感興趣不?今年年初剛提的,改裝都花了150萬呢,絕逼拉風!現價200萬,過了這個村就不是這個價了,你感興趣不?”

“喂,表叔,你知道我那塊翡翠擺件吧。 告訴世界,你是我的 這一段我生意有點緊,想賣,不、不,不用800萬,過了這個村沒這麼店,500萬,錢給我轉上第二天你來我家擡!”

“哎,小姨,這麼晚了,打擾了。有個事兒給你商量下,我跟一姑娘鬧分手呢,結果那姑娘死纏着我不放,你知道我爸那人死板,知道了非打斷我的腿不可!求您支援我200萬,把這事兒解決了。”

“嘿嘿,楓哥,你知道我在西祀畫廊那兒有套房子吧。對對,房不大,就是三室一廳,特適合女孩兒單獨住哪兒,怎麼樣,兄弟我120萬轉給你,另贈車位,你用來金屋藏嬌吧!”

……

陸雲霄:“喂,是張老闆吧,恩對,我是雲霄。你今後要是想繼續給我陸家供貨,打100萬到我賬上。”

陸雲霄:“喂,二姐,對是我,我最近在z城交流學術,手頭緊,有一批藥想吃下,沒那麼多錢,支援我100萬吧。”

陸雲霄:“昊哥,我有生意週轉不開,你那邊寬裕不,能給我打500萬……好好好,50萬也不少,謝昊哥了。”

陸雲霄:“喂,孫姐啊,我有塊兒未拆封的gucci情侶表,屬於94年世界博覽會的限量版,當時售價180萬一對……啊?50萬啊,好,你打來,這對錶歸你了。”

眼看過去了半個小時,錢還遠遠不夠。陸雲霄想到那灰袋子的重要性,心痛得捂着胸口、撥通了一個電話:“胡叔,我陸家的新藥馬上要投建了。獨家祕方你感興趣的話,2000萬一口價,我陸雲霄做主賣給你。”

……

一個小時後,慕容餘慶、陸雲霄想盡了辦法,湊齊了2000萬。

坐在輪椅上的李青牛很滿意:“爽快!就喜歡跟二位大少做朋友。”

慕容餘慶心頭簡直是滴血,練練搖頭:“道長說笑了,以後我們還是不相見最好。”

陸雲霄給李青牛添上茶:“李道長,您是高人,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被陳志凡擺這一道兒,就甘心嚥下這口氣?”

“放屁!”李青牛怒不可遏:“我師叔盧道人乃三清境界!那人毀我白雲山至寶,害我重傷,我師叔定會將他碎屍萬段!”

陸雲霄點點頭:“這2000萬是我跟慕容大少給您賠的不是。我還有1000萬,事成之後給您當茶錢!”

李青牛露在繃帶外的眼縫,眼珠骨碌碌直轉:“好啊,陸少,還是你最體諒我這種清修之士。”

……

李青牛走後。

“怪我犯賤,要知道就不招惹陳志凡了。”慕容餘慶被訛詐得欲哭無淚:“還是陸少家大業大。”

陸雲霄搖搖頭,沒吭聲。

要知道,陸雲霄雖貴爲陸家獨孫,但其小叔等人尚在壯年,陸家家主一位一日不傳陸雲霄,陸雲霄就一日坐臥難安。家主陸遠山年事已高,自己丟了爺爺這麼重要的灰袋子,一但爺爺徹底失望,那麼自己繼承家主之位變數就大了。

這種有舍纔有得的道理,陸雲霄當然懂得。

……

z城刑偵分局,醒來的葉詩渝望着桌上的一杯薑糖奶茶,怔怔出神。

在外面送走鄭開來局長後,廖漢站在葉詩渝辦公室門口:“葉隊,志凡哥把你送回,出門買了杯奶茶放在這兒,才走的。”

說到這兒,廖漢補充道:“我覺得,志凡哥一定是家裏有急事兒才走的。”

“哦。”葉詩渝美目間悵然若失:“他,他還做了什麼?”

廖漢撓了撓頭:“白天,因爲你被劫走的事兒,我說了肖然兩句,結果跟肖然打了一架!晚上,志凡哥替我出頭教訓了他。”

葉詩渝點了點頭:“他沒事兒吧?”

廖漢:“志凡哥當然沒事兒,可肖……”

● Tтká n● CO

未等廖漢說完,葉詩渝:“志凡沒事兒就好。”

廖漢好像想起了什麼,焦急道:“哦,志凡哥抱你回來的時候,他誰都不讓別人幫忙,他、他是很在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