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沉的天空。

鵝毛般絮狀大雪紛紛揚揚而下,世界萬籟俱寂。

「到底過去多久了呢!」

花火躺在潔白的雪地上,嘴巴啊的張開,偶爾有一片雪花落在口裡,很快就被口腔的熱量化成一點水融入胃內。

所以說,這種情況究竟過去多久了。

因為飢餓導致走不了路,一直持續性的躺在這裡。

雖然因為是夢的投影體緣故,所以具有不死性,但是持續的躺在這裡也很無聊啊!

一個月?三個月?半年?

雖然很想這麼說,但她努力的回憶著躺在這裡的時間,然後發現,過去了已經有兩年的時間。

總的來說,實在太狼狽了,而這還是自己太笨造成的。

因為忘記普通人的身體肚子會餓,所以居然第一時間沒有察覺到身體虛弱的原因,等發覺之後卻因為找不到食物體力耗盡,只能一直的躺在這裡。

真是太丟臉了。

就是廟裡泥塑的菩薩都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自己從某種角度來說也該是神吧,雖然在這種情況下施展不了什麼能力,但是也未免有些慘了吧。

可以自我安慰說是以天為蓋以地為席豪邁大氣魄之類的話,但是自我這麼說了段時間后,她還是決定了覺得比起要面子的話,還是讓自己有吃有喝有個暖點的地方睡更好。

這種情況,比起在石窟里沉睡那兩百多年還要無聊啊。

「究竟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她無聊的想著,然後開始數落到自己嘴裡的雪花。

一片、兩片、三片….

數到第一千零三十五片雪花的時候,一個『突突』的摩托車發動機轉動聲音從遠處響起,並開始接近。

「喂!救命啊!」

她很想大聲喊著救命之類的話,但是實在是太虛弱無力了,發出來的聲音比起蚊子稍微要大上一些。

沒辦法,只好聽天由命了。無奈的,她只能閉上嘴巴。

『突突…』

或許是運氣沒完全拋棄它,總的來說,過了大概幾分鐘后,摩托車的聲音突然在西面幾十米外停了下來。

然後是踩在雪地上『沙沙』的聲音迅速接近,跟著十幾秒后,兩個少女出現在她的面前。

這算什麼,盟軍與法西斯相親相愛了嗎?

睜開眼睛,看著分別帶著英軍樣式頭盔與德軍樣式頭盔的兩個少女,當然對於帶著德軍頭盔金髮少女拿著槍指著自己,她表示沒有任何壓力。

當然以上也只是一個小小的吐糟而已,畢竟是不同的世界。

「你是誰?」黑髮的少女很警惕詢問道。

「雖然並非是自己以往所知道的語言,但是也沒問題。」

來自靈魂根源的特性賦予了她能夠瞬間通曉任何未知的語言與文字。

「不過呢!該怎麼介紹自己是個問題啊!」

她努力想了想,然後很認真的回答,雖然聲音很輕微,「那個,我是神明了。」

「神明!」金髮少女疑問的看下了黑髮少女。

「那是什麼?能吃嗎?」

「笨蛋,尤莉,神明是照亮死後世界的存在,不能吃的。」千戶罵了一句尤莉,然後繼續盯著花火,「請好好回答問題。」

「嘛!其實我說的是真的,不過的話,你們可以喊我靈夢!」

「靈夢?!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花火誠實回答,「肚子好餓,走不動路,然後就躺在這裡了!」

該慶幸衣服居然有防塵防灰防雨甚至防雪這種功能嗎?不然被雪蓋在身上可沒人看得到自己。

「你躺了多久了!」

「好久了!你們不會相信的。」

千戶與尤莉看了她好一陣,折返回去后,突突摩托車往這邊靠近然後在她身邊停了下來。

兩人將她抬上了摩托車后側箱,讓她半依靠在那裡,然後拿出了兩根長方體塊的軍糧給她。

「給你!」

「能幫忙喂我一下嗎?實在抱歉,我抬不起手了!」

花火說道。

「尤莉!」千戶喊了她一下。

然後一根軍糧被喂到她的口中。

巧克力味的嗎?

壓縮軍糧口味儘管是這樣添加都不會好,而且從質量上來說已經是過期了的食品,就更別談上有多好的口感了。

但是唯一的好處就是,頂餓。

艱難的將一小塊吞進胃裡后,消化酶快速的釋放,轉化為糖分及各種微營養物質給身體提供能量所需。

力氣快速的恢復,雖然是普通人的身體,但是搬運一下氣血加速身體恢復還是能夠做到的。

一根軍糧下去后,她已經擺脫了半死不活的狀態,自己接過了第二根軍糧,咯吱咯吱啃完。

「總算擺脫了那種討厭的狀態了!」

這點糧食對於餓了兩年的她自然是滿足不了,不過也沒有關係。

初步恢復了能夠行動的能力,等待的時機也已經到來了,不需要再繼續這樣下去了。

從她吃過軍糧變得精神起來后,尤莉少女的槍又舉向瞄準了她。

「說起來金頭髮的女孩子最好不要玩槍?會掉頭的!」

花火很認真的善意建議道。

尤莉跟千戶冷漠看著她,然後更警惕了。

花火捂著臉,這麼說的話會讓人誤解也是沒辦法的吧。

「總的來說,還是很感謝你們,作為神明,咳咳!我決定滿足你們一個願望!你們有什麼願望嗎?」

她很威嚴正經的說道。

然後得來的是看蠢貨、笨蛋之類一詞的目光。

「真是傷心呢!」花火再次捂臉,這麼說的話不被相信也是很正常的吧。

不過呢!也該結束了呢!

找到了合適的人選!

自己這個有些漫長的夢也該醒了呢!

她沒有什麼惡趣味的繼續跟著少女一段時間考驗少女之類的,甚至說如果有外來的神明來到這個世界后,惡趣味想要考驗一下這個世界殘存的人類是不是值得拯救之類的出現這種情況。

她絕對會拍死它!毫無疑問的!而且很認真的。

這裡是廢土!

人類兩次文明毀滅的廢土世界!

殘破空寂無人的高樓大廈組成的都市已經成為廢墟的迷宮,得不到維護的生機漸漸停止,植物與動物的綠意生機消失在這個地上很久了,連何時終結了,何時開始終結的思考都不復存在這個世界,人類的文明距離最後毀滅進入倒計時。

雖然是人類自身的作死引起整個星球生態圈的崩壞及毀滅。

但是呢!已經足夠了!

為自身錯誤付出的代價,已經可以停止了。

千戶與尤莉獃獃看著突然眼前身體突然發光的人。

「神明嗎?」

兩人有些懷疑不肯定的想著,因為她們從沒見過神明。

花火平靜看著她們,體內的神性開始覺醒,等待了漫長的兩年,在遇見了人類之後,已經可以覺醒了。

她身體漸漸化為半透明的虛影,與此同時一條蛇尾在她下身浮現取代了她的雙腿。

因為夢境中的投影體是普通人,所以一旦使用了神秘系的力量,就會很快醒過來,然後會第一時間被這個世界本能排斥離開,無法再進入這個世界。

所以她一直沒有用,直到等待的契機到來。

「眼前之物曰人,眼前之靈名人,眼前之魂稱人!」

從身體放出的光線在空中開始勾畫橫跨數千萬里的巨大法陣,無數小型法陣構成的集合法陣環繞以千戶與尤莉為核心。

「此身降臨於此,此身號令於此,顯現吧!」

兩個恢弘神聖的意識在法陣的作用下從虛空根源降臨,自這個星球誕生的數十億萬年來首次顯現在這個世界,成為最初的神秘。

千戶與尤莉身上氣息一瞬間產生巨大變化,一雙充滿純粹神性的金色眼眸以及一雙冰冷的銀色眼眸望著她。

三人目光相對,無需任何語言交談,神心一念將所花火所思想所想傳遞給了對方。

千戶,或者說此方星球意識蓋亞識看著花火,「外神者!同行者!感謝你對這個世界的幫助!」

「眾生之母分身的後裔!人皇啊!」阿賴耶識多重線似聖人似囚徒,似老人似小孩,似男似女的聲音響起,有數千億人類潛意識回歸源海聚集的她於剛才時分誕生自身的意識,雖然只是初步的誕生,但已經觀望到未來的世界線走向。

一百二十三年六個月零四天後的五點一十一分二十七秒五十一毫秒,最後一個人類死亡。

作為應人類而生的潛意識,阿賴耶識的誕生就是維護人類的存在。

花火的想法對她而言實在是再好不過。

「感謝您的幫助!」

接受了這個星球兩大新誕生的抑制力的承認后,花火虛化的過程瞬間減緩了許多,但仍在持續。

「開始吧!」

望著兩大抑制力,她沒有耽誤任何時間,自己等了那麼久,就是為了這一刻,可不能錯失了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