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覆蓋整座廣場的聲音再次傳來:

「恐懼,只會讓你們變得更加弱小而已。

而弱小者是沒有資格活在當前的世界下。

要知道,你們以及你們的家人之所以能享受着平靜的生活,全部依靠我武魂殿的精英成員,拚死在世界戰爭中獲取寶貴的資源,為你們的發展爭取了極大的時間。

現在,則是你們為世界儘力的時刻!

世界不只是我武魂殿的世界,也是爾等的世界。

這也是你們自己的選擇!

前往異界,與從來沒有見過的文明、人物相戰鬥,在生死邊緣掙扎並存活下來,成為斗羅星的捍衛者!

記住,理性與勇氣是你們的唯一助力!

不要過於相信在異界中獲取的力量!有時它可能會害了你們!

活下來,你們將受到嘉獎,你們的親人也將為你們而自豪,過上更好的生活。」

機甲戰士的發言回蕩在每一個人的耳畔。

雖不是什麼振奮人心的話語,但卻讓大部分人的畏懼感消退大半。

沒錯,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為何不去拼一拼?就算不是為了世界的延續,也要為了自己與家人努力拚搏而活下來。

身為平民的他們,也受夠了每天提心呆膽過日子的生活了。

若不是生活不如意,誰又願意冒着如此之大的去拼那一絲絲的希望。

就在廣場里的平民和參加入學考試的眾人,試圖結成團隊互相加油打氣時。

戴明、小舞和朱竹清卻選擇在邊緣的地方,找了塊空地坐下來,思考着機甲戰士發言中所提及的一些信息。

「異界的力量有毒?」

機甲戰士的說詞中,這一奇怪的說法,讓戴明深感疑惑。

難道異界的力量會造成嚴重的後果不成?

朱竹清也一臉迷茫的搖了搖頭,示意她也不知道。

戴明注視着遠處的魂力機甲戰士。

在他的感知中,他們的力量層級大概也就是魂聖層次,但卻感覺要比一般的魂聖強的不是一丁半點。

就好像除了魂力之外,還有別的修行手段。

就像戴明一樣,除了靈力(戴明在鳴鴻刀靈的指導下修行靈力,靈力由於法則原因轉化為魂力。),還有其他體系的神通、術法。

戴明三人靜靜等待着,就這麼盯着廣場中央的世界之石,等待世界之力達到傳送的臨界點。

90%、95%、98%……

還剩最後的2%。

戴明也變得緊張起來,深呼吸一口氣,儘可能平復內心。

畢竟原本戴明以為,這就是個普通的斗羅世界,誰能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99%、100%……

【世界之力已準備完成,開始傳送……】

嗡!

世界之石瞬間爆發出猛烈的青色光芒。

數千位聚集在廣場上的民眾和準備參加入學試煉的學員一同被青色光芒籠罩在其中。

光芒一瞬間就將眾人籠罩,還沒來得及掙扎,就消失在了原地。

與此同時,一道溫柔的女聲,通過光芒傳入每一人的耳中。

【試煉者身份信息已確認-新人。】

【隨機場景生成中……】

顯然,這兩段聲音是針對於第一次試煉者的。

至於那些參加過試煉的史萊克學員,估計應該有所不同。

緊接着,溫柔的女聲針對於不同進入者的提示音,在各自的腦海中產生。

戴明收到的信息是:

【世界選擇已完成:小型世界——學園默示錄。】

【類型:末法世界】

【難度(新人):★★★★】

【主線要求:在不離開浣熊市的情況下,存活72小時,並儘可能探測消息。】

【學園默示錄原本已被武魂殿審判者軍團征服,但由於未知情況出現異常,現派遣爾等進行信息探測。】

【基礎獎勵:世界積分100點,低概率獲得基因強化劑。】

【額外獎勵:視信息探測程度進行額外獎勵。】

隨着提示聲的結束,包裹着身體的青色光芒也隨之消失。

戴明和朱竹清與幾十人出現在一間廢棄倉庫中。

而小舞並沒有與他們二人分到一起。

其餘人中有平民,也有與戴明相同的參與入學考試的人,甚至連史萊克學院的正式學員都有。

雜亂的貨物、滿是污漬的地面、頭頂一閃一閃的燈泡,還有那從倉庫不遠處廣場上的喪屍身影,都在說明著這個世界的危險。

而且,戴明還發現,自己的服裝甚至都發生了改變,換了一身契合現代社會的簡易服裝。

「學園默示錄?浣熊市?這是融合世界?還是本來就是這樣的……」

就在戴明驚詫於環境之逼真,人物之真實時……一旁的隊友已經完全慌了神。

並不是因為來到建築風格完全不同的陌生環境,而是因為收到的『世界提示信息』。

一位身材消瘦的黑髮女性跪倒在地,眼淚不停從眼角流下,整個人瑟瑟發抖。

「冕下啊!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遭受如此苦難!!」

一名年紀稍微偏大,約有25歲的光頭,垂頭頓足、咬牙切齒。「末法世界!……還是四顆星難度!完蛋了,我們都得死在這裏,不可能有活着離開的機會。該死的世界!我詛咒你!」

一名頗有姿色的黑髮少女,不停轉動着視線,在同行者的身上尋找『生機』:「請問,這裏有序列排名前十的參加者或者史萊克學院的學員嗎?能不能想辦法帶着我活下去……我願意獻出一切。」

這位女生的目光停留在比較鎮定的戴明身上,但因戴明修為收斂,而導致氣息較為平庸,立刻就被女生判斷為不可能是序列前十的存在。

很快,這位女生在人群中看到一名史萊克學院的正式學員,雙眼發出炙熱的光芒,想要過去依附在他的身邊,但與她擁有一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少年的身邊早就圍滿了人,她因絕望而雙眼無神,傻傻站在原地。

就在大部分人意志消沉時。

眾人之中,一位小哥站了出來。

白色短髮、穿着極為優雅,言行舉止之間充滿著自信。

戴明還注意到,此人所戴的白手套與袖口間,可見些許金屬光澤。

因服裝的更變,大家都穿着符合當前背景下的現代裝束,但此人的氣質一看就與普通平民不同。

戴明估計他的身份一定非比尋常。

「朋友們,現在可不是恐懼與害怕的時候,還記得剛不久,審判者軍團的機甲戰士所告誡我們的話語嗎?

恐懼只會讓我們失敗。

只有理性與勇氣,才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武魂殿聖女胡列娜,她曾經可在新人時期通過了五星難度的事件!我們面對的只不過是四星難度的事件,並不是毫無生機。

(第一次進入試煉者皆為新人,但世界難度根據選取人數的平均等級計算。)

大家團結起來,一定能找到活下去的機會!」「尼堪,我是你們的圖魯什老爺,我要殺光你們,搶走你們的女人,讓她們一輩子都給圖魯什老爺做牛做馬!」

「可惡的尼堪!等圖魯什老爺傷好之後,生吃了你們!」

圖魯什四肢已斷,動彈不得,只能躺在地上,不停地謾罵。

周圍的慘叫聲漸漸稀落,那群可惡的尼堪突然爆發一陣狂笑時,圖魯

《大明最狠一個山賊》第一百二十二章大金國勇士 他們說着又要去拖李家明,就聽尤金鳳大喝聲:「就按你們說的賠,誰敢再動他一根手指頭,別想從我這拿到一分錢!」

啊,能按他們說的賠?李家明外婆家奶奶家所有人如同中了定身咒,揮向李家明的無數手手腳腳全停在半空中。

「姐姐?」李家明抽著鼻子,希冀不已看着尤金鳳,霹靂巴拉只知道流眼淚,讓人看着覺是他對尤金鳳感激萬分,其實心裏在想:這女人傻啊,都不會講講價?

但如果這女人能拿得出這麼多錢,他也不會反對。

「金鳳姐你不能做傻事啊。」蘇瀅拉着尤金鳳的衣角,焦急的不住勸,秦鋥也不住叫呆了的李來旺快去報案。

內心翻江倒海,尤金鳳面色沉沉,對蘇瀅的勸說置若罔聞,只伸出粗大手指給李家明擦擦眼淚,聲音也沉沉:「不準再哭了,再哭我就把你丟給他們。」

「是。」李家明嚇是一下收住眼淚,委屈又可憐的小聲道,「我,我就是心疼姐姐,因為我要給這麼多錢,把你家掏空就是我的罪過了。」

掏空了他還怎麼享福?

這邊李大順他們一窩蜂跑上前攔住李來旺:「不準報案,公安來了我們也不認,是我們自己吃着有毒的東西去醫院,跟李家明無關。」

死的都是該死的,活着的雖受了些罪,但如果沒受罪,怎麼能拿到那麼多錢?他們看李家明突然就順眼了。

尤金鳳將李家明扶在她臂彎里哄:「乖乖的不要哭,也別擔心,姐姐說過讓你吃香的喝辣的,你跟着姐姐就能吃香的喝辣的。」

「知道了。」李家明小兔子一樣窩在女人懷裏,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安全感,這一刻他是感激尤金鳳的,感激到願意以身相許了。

蘇瀅非常清楚,這個男人的感激過不了三天,她仍拉着尤金鳳的胳膊不放:「金鳳姐,你這是把毒蛇帶回家」

尤金鳳回過頭盯着蘇瀅,目光如電。

蘇瀅突然噤口。

她發現,尤金鳳竟然有不亞於沖爺的氣勢。

秦鋥立即將蘇瀅護到懷裏,怒目而視尤金鳳。

兩個未來大佬的目光在空中碰撞,連周圍人都感受到氣氛的緊張,彷彿下一刻就要拔刀相向,血濺四方。

尤金鳳突然一笑,撇開和秦鋥的對視,轉而微笑看向蘇瀅,戲謔道:「小媳婦,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勸我的每一句話,我以前都勸過老秦?你說他怎麼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