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說這件寶物很強大,

石蠻當時聽到也是十分震驚,不過青影沒問,他當然不會主動開口,但石蠻感覺青影好像知道是什麼。

因為在青影說到那件東西時,臉上閃過一絲追憶,一閃而過,但卻沒逃過石蠻的神識。

開始他猜測可能是石盤或天香樹的那顆眼球,直到天罰來臨時,他身上突然湧出一道金光將其包裹時,才知道是什麼。

尋到金光的來源時,原來是那道莫名出現在他身上的金色圓幣。

對於巨魔的詢問,石蠻並未回答,跟這些老不死交流,說錯一句話可能就會泄漏致命的信息。

所以沒有青影的指示,他只能在那故作姿態,裝深沉。

「哼,閣下真是不把我天魔一族放在眼裏,既然如此我們手下見真章。」

巨魔見神秘人不鳥他,臉上頓時一怒,就欲出手。

但下一刻神色一變,目光瞥了一眼虛空,喜色一閃,又停了下來。 盛君博準備的菜色不錯。

陸細辛很喜歡吃那道水煮魚,她向來是無辣不歡,喜歡吃重口味的菜。

越辣越過癮。

吃得過癮,還不忘給沈嘉曜夾了一塊:「嘗嘗看,很不錯。」

沈嘉曜瞧了瞧餐碟中沾著紅色辣椒的魚肉,沒動。

陸細辛抬眸,正想問他怎麼不吃。

另外一邊的夏未央就擰了眉,聲音裹挾著冷意:「嘉曜從不吃辣。」

說完看向陸細辛,淡淡反問:「陸小姐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陸細辛下意識捏緊筷子,神情錯愕。

她竟然不知道,沈嘉曜不愛吃辣!

夏未央輕嘆口氣,語氣熟稔自然,似乎對沈嘉曜非常了解:「嘉曜一向怕辣,以前我們約會,出去吃東西時,他是半點都不碰辣。有一次我淘氣,故意點了道微辣的菜逗他,結果他居然生氣了,扔了筷子就離開。」

說這段話時,夏未央嘴角含笑,眸光盈盈,彷彿在回憶美好的舊時光。

「對對對。」郝青玉開口,「曜爺從來不吃辣的,我們幾個以前聚餐,一桌子菜,一道辣的都沒有。」

喬冠明跟著點頭:「曜爺那時候可霸道了,他不吃辣也不準別人吃辣,連聞見辣味都不行,弄得我連微辣都吃不到。」

幾人說說笑笑。

口中談論的是他們的年少歲月。

跟陸細辛無關的年少歲月。

望著這些熟稔的人,陸細辛一時之間,心底竟生出半分悵然。

——她若是能早一點遇見沈嘉曜就好了。

喬冠明轉動桌上的轉盤,想把辣的菜轉走,遠離沈嘉曜。

然後抬眸看向盛君博,語氣埋怨:「君博,你怎麼點這麼多辣的菜啊,難道忘了曜爺的口味?」

盛君博連連道歉,說自己腦子糊塗了,沒注意。

其實這些辣的菜根本就不是他點的,而是郝青玉點的。

之前,他還好奇,不明白她點那麼多道辣的菜做什麼。

現在算是明白了。

原來是埋個地雷,準備坑陸細辛呢。

唉,盛君博心中嘆氣。

這些女人啊,心思可真多,九曲十八彎的。

他抬了下頭,看陸細辛一眼,心裡挺為她可惜的。

這姑娘人生的好,還有上進心,是科學新秀,聽說家世也不錯,倒是挺配曜爺的。

如果未央不回來,她倒是還真配得上曜爺。

不過可惜啊,未央回來了。

這姑娘肯定爭不過未央,連曜爺不愛吃辣都不知道,傻乎乎夾了塊水煮魚過去。

真是傻白甜。

等著吧,一會曜爺肯定要生氣,打她的臉。

盛君博低著頭,都不忍看。

「先用我的吧,我用的不多,還很乾凈。」夏未央將她的餐碟遞給沈嘉曜,然後示意喬冠明,「快把沾了水煮魚的餐碟拿走,嘉曜受不了這個味道。」

說著,將她的餐碟放到沈嘉曜面前。

這頓飯,夏未央只吃了幾口青菜,所以餐碟上很乾凈,只有零星幾滴菜汁。

她將餐碟換給沈嘉曜的動作非常自然,彷彿之前做過無數遍一般。

陸細辛瞳孔驀地緊縮,啪地一聲將筷子拍在桌上。

然,還沒等她開口說話。

沈嘉曜已經夾起餐碟上的水煮魚,語氣納悶:「誰說我不吃辣了。」

說著,將水煮魚一口一口,慢慢吃下。

眾人都震驚地看著他,尤其是盛君博,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這……這怎麼可能!」

場間先是安靜了一瞬,但隨著有人打破寧靜,驚詫的嘩然聲,便瞬間席捲了整個王家別墅!

「王越柯可是人花境強者啊,內力外放,堪比活神仙的存在!」

「陳氏集團老闆,怎麼這麼強?」

「一直以來,我們還以為陳氏集團只是個暴發戶企業,一兩年內忽然就成長為了商業巨頭,沒想到,陳天龍還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而且,陳天龍不僅是實力強大,剛才李沐漁不是說了嗎,他只是圓滿武者,圓滿武者,竟然越境擊敗了人花境強者?」

「陳家,才是那個不能招惹的禁區啊!」

「王家,這是踢到鐵板上了!」

「……」

周圍的驚呼聲從始至終都沒有斷過。

人們對陳天龍的態度和看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原本還覺得陳天龍是暴發戶,想要在王家吞併陳氏集團和天龍控股的時候,摻一腳喝點湯。

可是現在,這種想法被他們扼殺在了搖籃里。

開玩笑!

連王越柯都不是陳天龍的一合之將,他們招惹陳天龍,那不是自尋死路嗎?

墨老爺子和墨雪,此刻也震驚地看著陳天龍,嘴巴微張。

對於陳天龍的實力,他們是知道一些的。

畢竟當初墨家有危難的時候,是陳天龍出面幫他們解決掉的。

但那個時候,陳天龍的實力,撐死了也就在先天後期和先天巔峰之間。

怎麼這才一兩年沒見,陳天龍的實力突飛猛進到了如此境地?

人花境強者,他都能一拳擊潰?

宮青魚也是見識過陳天龍出手的,畢竟宮青魚的妹妹宮清兒就是陳天龍所救。

他們父女二人也沒料到,陳天龍的實力會這麼強!

看樣子,他們這次站隊,站對了!

「砰。」

這時,王越柯忽然從廢墟中跳了出來,石頭灰塵頓時濺得漫天都是。

他唇角溢血,渾身狼狽不堪,但臉上卻掛著怨毒的冷笑。

「陳天龍,不得不承認,你的越境戰鬥能力很強,但那又如何!」

王越柯捂著斷了兩根肋骨的疼痛胸口,厲聲道:「我在龍組有人,只要我一個電話,我保證你必死無疑!我那叔叔,乃是正兒八經的人花境巔峰強者!你能越境挑戰我,還能擊敗我叔叔不成?而且,他是供奉閣的人,只需要下一個任務,整個龍組的人都會追殺你!」

「哦?是么?」

陳天龍冷冷地道:「那就讓你這位叔叔快些趕過來好了!」

「狂妄!你等著!」

王越柯惡狠狠地瞪了陳天龍一眼,然後便掏出手機開始打電話叫人。

陳天龍並沒有打斷王越柯。

從一開始,陳天龍要針對的就不僅僅是王越柯而已!

他要滅門!

滅王家滿門!

這是紀秋水第一次受這麼重的傷,哪怕殺了王越柯一家三口還不夠!

他內心的殺意,依舊在沸騰著,就像一團鬼火,永恆地照亮幽冥!

在王越柯打電話叫人的同時,陳天龍也打了一通電話。

不過他打給的人是喜鵲。

喜鵲是十三太保之一,更是京城第一神醫,如果說有誰能夠治好紀秋水,那除了喜鵲沒有旁人了。

陳天龍的九轉還魂丹還有慕容琉星的內力,雖然可以調養好紀秋水的內傷,但膝蓋的損傷在醫學界被稱為無法修復。

靠他們兩個人,當然也做不到。

也只有喜鵲來了,才有一絲希望。

作為十三太保之一,收到陳天龍的電話,喜鵲是十分激動的,雖然正在公司工作,但還是立馬就馬不停蹄地趕來了。

自從離開西南邊境后,喜鵲對老兄弟們,尤其是陳天龍,就有一種愧疚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