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熒打了個響指。

地上的火堆活了似的一跳,乖乖巧巧地分成了兩堆。

一邊的石壁上掉下兩塊腦袋那麼大的石頭,石頭軟的和泥似得,轉着圈兒變成了葯爐地模樣。

「要燉湯鍋還是炒菜鍋?」瓊熒問。

「燉湯,喝點麵疙瘩湊合下。」灼華答,手腳利落的掰白菜。

瓊熒趴在被窩裏等吃。

「土豆烤好了,你要是急着吃,就再弄個鍋把粗鹽提純下。」灼華翻了個白眼。

在吃和偷懶之間糾結了下,瓊熒勾了勾手指。

那一團團拳頭大小的、渾濁的粗鹽結晶飛速旋轉着。

很快,粗鹽結晶周圍便出現一圈細密的白色圓環。

又弄了個石頭罐子,瓊熒手指朝下一點,那細密的精鹽就排著隊整整齊齊的落在了罐子裏。

她又打了個響指,剩下的粗鹽就落回到麻袋裏。

「變態!」灼華中肯的點評,順帶攛掇:「你要不要出去弄點野菜什麼的?」

瓊熒:……

「冰天雪地的,從哪兒弄野菜?」瓊熒跳下床。

洞中的溫度乖乖的拔高,似乎是怕凍着她似得。

蹲在火堆變得灼華嫌熱,乾脆脫了外衣。

瓊熒左右看看,手指在四周輕點。

桌子、板凳、灶台、衣架……

一個設備完善的小居室逐漸成型。

被堆在一旁的東西也像是活過來似得,一個個蹦蹦跳跳地歸位。

之前裝東西的麻袋也乖乖將自己疊好,成了板凳上的屁股墊。

瓊熒左右看看,對着洞口勾了勾手指,左手則對着桌面輕輕一點。

石頭桌面頓時向上拱起,成了一個女子小臂長短的長頸花瓶。

與此同時,一束晶瑩剔透的霜花從洞外飛來,輕巧的落在了瓊熒面前。

單看形狀,這花有點像是秋天裏漫山遍野開的正野的那種小雛菊。

滿意的點點頭,瓊熒對着花兒指了指花瓶的方向。

這束花便排著隊落在了花瓶中。

「你還挺有儀式感。」灼華無語,拿了剛成型的盤子來,將烤好的土豆裝盤。

瓊熒得意地看她,又打了個響指。 第072章求求你當教主吧!

張無忌原本計劃,遲一些公布自己的身份。

但此時,他被林宇激發出怒氣,不再隱瞞了。

「沒錯!我就是張無忌!」

李欣瑤笑著說:「放牛娃變成張少俠!隱藏得比林宇還深呀!」

俞蓮舟激動地上前,仔細打量張無忌:「你……你果真是五弟的兒子……」

白眉鷹王殷天正也欣喜萬分,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的外孫。

圓音面露鄙夷之色:「武當叛賊與魔教妖女的孽種,居然還活在世上!你想為張翠山報仇?來吧!」

張無忌握緊雙拳,恨不得把圓音撕成碎片。

然而,他咬了咬牙,努力地控制情緒。

林宇催促:「張無忌,你學會了『九陽神功』和『乾坤大挪移』,消滅一個圓音和尚,簡直易如反掌!快動手!」

張無忌保持冷靜,鬆開拳頭:「六大門派攻打明教,是受了成昆的教唆和慫恿!我如果消滅圓音,正中了成昆的陰謀詭計!萬萬不可啊!」

林宇質問:「卧槽,你這麼理智?竟然不顧父母的血海深仇?」

張無忌說:「大丈夫能屈能伸,退一步海闊天空!父母之仇,日後再報不遲!」

林宇感慨:「你小子,真特么擅長忍耐,空有一身頂級的武功。」

張無忌的劍眉緊皺:「林掌門,你難道也想挑撥離間,教唆我與六大門派為敵?」

林宇搖搖頭:「如果我是你,肯定先幹掉圓音,再把當年逼死父母的人,統統送入地獄見閻王!老子快意恩仇,絕不當忍者神龜!」

李欣瑤說:「張無忌,你的思想太頑固了,太迂腐了!為江湖的太平而憂慮,甚至放下個人的家仇,你以為自己是仁慈的武林盟主?」

林宇說:「可惜,你優柔寡斷,顧慮太多,毫無武林盟主的霸氣,更缺乏率領明教一統天下的野心!」

幾句話,準確地闡明張無忌的性格和弱點!

頓時,他莫名地發慌……

林宇朗聲宣布:「既然張無忌不肯立即為父母報仇,六大門派圍剿明教的鬧劇,就此結束!都特么滾蛋!」

「哼!」滅絕師太狠狠地瞪了林宇一眼,拂袖而去。

周芷若走了數米,忽地停下腳步,轉身注視著林宇。

「周姑娘。」林宇露出友善的笑容,「有什麼話,想告訴我?」

周芷若眨了眨眼睛:「你平時在哪裡擺攤?我喜歡吃你烤的灌漿豆腐泡和鮮辣韭菜……」

她的聲音很低,怕被滅絕師太聽見。

林宇說:「我雲遊四方,常在街頭巷尾擺攤,你我若有緣,定會再相見!」

周芷若的雙眸閃過愛慕之意,她莞爾一笑,翩然離去。

此刻,張無忌望著周芷若的背影,心中產生失落……

宋遠橋說:「無忌,你隨我回武當山,見你太師父!」

張無忌定了定神,目光掃視明教眾徒,繼而說:「我暫且留下,為外公療傷。」

宋遠橋的表情不悅:「無忌,你孝心可嘉,但莫糊塗啊,必須跟魔教劃清界限!」

林宇反駁:「魔尼瑪的頭!張無忌這麼大的人了,做事還需要你教?真特娘滴啰嗦!」

「你……」宋遠橋被罵得惱火,卻不敢發作。

張無忌忙說:「請師叔放心,我會勸阻外公,把明教帶上正途。」

宋遠橋點點頭,率領武當派告辭。

「阿彌陀佛!」空智大師走到林宇的面前,「上天有好生之德,望林掌門大發慈悲,拿出解藥,緩解空興師弟的痛楚。」

老和尚真滑稽,把「卡羅來納死神椒」當成一種辛辣的毒藥。

空興大師仍趴在雪地里,整顆腦袋被辣得發紅泛紫,眼淚鼻涕混成一團,耷拉著舌頭……

林宇憋住笑:「下山之後,多買幾斤肥豬肉,煮熟了吃,再多喝點涼水,就能緩解空興的痛苦!」

空智大師聽完,嘆了口氣,無奈地接受結果。

須臾間,少林派、崆峒派、華山派、崑崙派也紛紛撤離。

殷天正和楊逍對視一眼,齊聲說:「明教和天鷹教全體教眾,叩謝林掌門救命之恩!」

嘩啦……眾人下跪。

危難時刻,林宇橫空出世,成了明教的大救星。

林宇嚴肅地說:「明教的重要任務,是反抗元朝的統治壓迫!你們卻自相殘殺,爭奪教主之位,導致招來六大門派的圍剿!這個慘痛教訓,不值得深思嗎?」

明教眾徒,慚愧不已。

白眉鷹王忙說:「明教教主之位,非林掌門莫屬!」

林宇仰天大笑:「哈哈哈,讓我當教主?」

萬分危難之際,林宇鼎力相救,不僅展示了超凡的武功,還教訓了六大門派。

眾人既感激,又崇拜!

白眉鷹王和楊逍達成默契,懇求林宇擔任教主,屬於明智之舉。

林宇佯裝一副謙虛的姿態:「我和瑤瑤來光明頂湊熱鬧,主要為了擺攤賣燒烤!由於看不慣六大門派的所作所為,才出手幫忙!更何況,明教消費了不少銀子,是我的大客戶!」

白眉鷹王誠懇地說:「林掌門義薄雲天,武功蓋世,在下欽佩至極!你若成為教主,是本教的榮幸和福氣!」

林宇一本正經地說:「首先,我不是明教的教徒,其次,張無忌可是你的親外孫啊。」

張無忌一聽,不由得露出笑容,對林宇友好地點點頭。

林宇接著說:「而且,張無忌學會了『九陽神功』和『乾坤大挪移』,他完全有資格當明教的教主。」

這胸懷,這氣度,絕逼堪稱巨俠風範。

張無忌的神態,更加友好了。

白眉鷹王忙抱拳:「林掌門太客氣!你的武功,遠在無忌之上!你的謀略和膽識,也遠遠超過了無忌!」

林宇差點笑出聲,繼續謙虛,假裝推辭。

「不行啊,本人喜歡擺攤賣燒烤,你們讓我當教主,明教豈不成了燒烤教?以後,準備大力發展燒烤事業嗎?」

韋一笑說:「林掌門的燒烤廚藝高超,我很樂意跟你學習烤全羊和烤氂牛,每天一飽口福哇!」

林宇調侃:「你特么不吸人血,改吃烤肉,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楊逍說:「林掌門,你若不答應,我們便一直跪著!」

「對!我們跪著,直到林掌門答應為止!」

「只有林掌門,才有資格擔任本教的教主!」

「林教主!你別推辭了,我們願跟隨你!」

「誓死效忠林教主!」

眾人七嘴八舌地喊叫,虔誠地看著林宇,期待他的同意……。 有個白衣翩翩的溫潤書生,身背竹簍,緩步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