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少年十分聽話,默默地走了過去,伸出右手,放在桌面之上,陽凝芙的玉手搭在了那少年的手腕。

片刻之後,陽凝芙說道:「你是地脈,可以成為本門的內門弟子,快進府內領取所屬衣物吧。」

聞言,那少年大喜,一個箭步沖了進去。

「下一個!」陽凝芙說道。

不多時,一個個報名者前來,讓陽凝芙挨個查看,基本上都是靈脈或是雜脈的,地脈的都是極少,陸奇望了望暗自搖頭。

與此同時,陸奇又想起了他剛去飛天修真院報名之時的場景,與此地的報名如出一轍……

『不過,這些經脈品質不知凝芙如何分配,算了,這些瑣事我也懶得去深究,只要她滿意就行。』陸奇心道。

漸漸地天色轉入黑暗,而排隊報名的人數還有大半,陸奇粗略數了一下,竟還有一百多人,於是他降下雲層,緩緩地落在了地面之上…… 陸奇剛一落地,就引來了一場轟動效應,只見陽凝芙和陽婷婷等人全都站了起來,滿臉的震驚之色,而後她們換成一副喜色。

「陸奇!」陽婷婷率先奔了過來,站在了陸奇的面前,含情默默的望著他。

陸奇認真打量了陽婷婷一番,發現婷婷今日穿一身白色長裙,那出塵脫俗的氣質一覽無餘,一下子便吸引住了他的眼球,但由於此地人多嘴雜,陸奇慌忙把眼神收了回來,對著陽婷婷點了點頭。

婚久情不負 而陽凝芙也跟著抱拳施禮道:「恭迎閣主大駕!」

只因陸奇事先和陽凝芙商量過,在公眾場合不要暴露出他們的師徒關係,畢竟陸奇還是怕一些流言蜚語,可這樣卻正合陽凝芙的心意,於是二人一拍即合。

那大長老陽鶴軒也跟著起身抱拳,他因為身份的原因並未行禮,不過對於此事,陸奇也不是特別在意。

而諸位報名的弟子們卻是騷動起來,頓時亂作一團,開始議論紛紛。

「原來他就是陸奇尊主,果然是儀錶堂堂!」

隊伍後面一名青年修士說道。

「今日能見得真容,就算是不能選入宗門,也算值了!」

後方一名中年修士說道。

這些人的議論聲雖然極小,但是陸奇卻都能聽到。

陸奇望了過去,發現此人才鍊氣九層,這資質肯定是極差的類型,由於天蒼閣初建,這些垃圾資質也不能拒之門外,雖然不能光大宗門,但是用來看家護院或者負責清潔工作還是可以的。

「若是能得陸少俠青睞,妹妹就可以青雲直上了,」一聲細若蚊蠅的女生響起。

說完,那名被稱作妹妹的女孩,其稚嫩的臉頰上升起了一絲的紅潤之色。

「姐姐,別胡說了,人家只是來看看熱鬧而已。」妹妹說道。

陸奇定睛一看,發現後排站立兩名女子,姐姐年約二十七八歲,相貌只能算一般,修為在築基初期;

妹妹年約十七歲左右,膚白貌美,氣質不俗,也算是個小美人,不過就是修為不濟,只有鍊氣五層修為。

這妹妹剛一抬頭,就迎上了陸奇的目光,四目相對片刻之後,她慌忙低下頭去,臉色更加的紅艷欲滴。

漸漸地,前來報名的弟子們一直在議論不止,他們雖是聲音極小,但以陸奇的修為完全聽得一清二楚。

陸奇也剛好趁這個機會聽聽大家的心聲,同時還能分辨一下這些人的品德如何,會不會有一些姦細混入裡面。

這時,隊伍的末尾有兩名年約三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小聲說道:「聽說呀,這位陸少俠可是尚未婚配,如果我倆能進入此宗,萬一得到少俠的寵幸,那麼你我豈不是一飛衝天?」

另一位婦女說道:「就憑我們?估計難啊,你看那些小妮子,一個個年輕漂亮,還搔首弄姿的,等輪到我們呀,估計黃花菜都涼啦。」

她們以為相隔較遠根本不會有人聽到,可卻沒想到此話被陸奇聽得一清二楚。

陸奇聽完之後,感覺有些好笑,不過對於這種小人物的心聲,他也深有體會,曾幾何時,他也是個小人物,也想過一飛衝天成為人中龍鳳,這都無可厚非。

此刻,陸奇眼神一凝,目露精光掃視著眾人,朗聲道:「諸位先靜一靜,且聽陸某一言!」

此話一出,前來報名的眾人全都閉口不言,一個個盯著陸奇,一時間,整個飄渺峰寂靜無聲,一片祥和的氣氛。

陸奇頓了頓,運轉靈力高聲道:「今日你們來此,就是看得起我陸某,無論修為或是資質如何,我都會一併接收!但前提是,必須品行優秀,遵守門規!」

這巨大的聲音響徹整座山峰,迴音綿綿不絕!

眾弟子們聽完之後,又回到了之前的狀態,一個個排列整齊,上前挨個讓陽凝芙檢驗,最後被安排到了各個山峰之處。

陸奇一直在旁邊默默看著並未言語,而這些弟子們似乎是覺察到陸奇的存在,一個個變得激情澎湃,心中充滿了鬥志。

大約過了兩個時辰的時間,隊伍漸漸地越來越短,這其中大多數都是地脈及靈脈的體質,年齡卻也不小,最後竟然有幾個天脈體質,這讓陸奇也注意起來,最後這幾個天脈體質的弟子都被分到了縹緲峰。

這一切忙完之後,陸奇把夜明珠拿了出來,在五座山峰鑲嵌了一番,片刻之後,五座山峰被裝飾的富麗堂皇,如同白晝一般。

入夜,陽婷婷和陽鶴軒等人都住在了縹緲峰,那些剛收的弟子們也都一一安排了房間,當初剛建造之時,就造的極為龐大,為的就是讓弟子們能夠有著自己的居所,這也是陽凝芙設計這些建築的初衷。

第二日一大早,陸奇站在府邸的頂端,俯視著整個山巒,惆悵萬千,只因他以前也是個普通弟子,可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自己就搖身一躍,不但創立了宗門,而且還成為了宗門的領袖,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

這時,陽凝芙飛了上來,抱拳道:「閣主,下面有幾位修士說是您的故友,想要見您。」

「故友?」陸奇疑惑的說道:「帶我去看看。」

於是,陸奇飛身而下,跟著陽凝芙進入了會客廳,進門之後,發現廳內坐著一胖一瘦兩人,陸奇察覺有些眼熟。

而這兩人卻是同時起身抱拳道:「陸少俠,久違了。」

陸奇雖是未曾想起,但他還是趕緊回禮道:「老友遠道而來,辛苦了,不知你們……」

胖修士說道:「在下正是冉國安,陸少俠難道忘了,當日我們兩個曾是緝拿隊員,被您放走的二人。」

聞言,陸奇恍然大悟,趕緊陪笑道:「原來是二位老哥,失禮之處,還請諒解。」

「陸少俠不必自責,實不相瞞,我二人前來就是投奔你的,你若是不嫌棄的話,就請接納我等。」瘦修士韋文曜說道。

聽完之後,陸奇甚為喜悅,笑呵呵的說道:「怎麼會呢,你們二人現在能夠來此,那是看得起在下,再說天蒼閣正是用人之際,我怎會嫌棄你等。」 陽凝芙也在一旁跟著抱拳施禮,微笑示意:「多謝二位前來相助我天蒼閣,凝芙不勝感激。」

冉國安較為肥胖,即刻眉開眼笑,抱拳道:「客氣客氣。」

陸奇作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來呀,給二位小哥看茶!」

說完之後,便有兩位年約十六七歲的侍女躬身走了出來,給他們斟滿了一杯香茶。

陸奇望著二位侍女,長得雖不是貌美如花,但也有幾分姿色,忍不住心道:『凝芙真是有心了,就連這侍女都安排的妥妥噹噹,還是女人心細。』

之後,陸奇又與冉國安二人寒暄了一陣子,然後便給他們委任了長老一職,分別管轄煙雨峰和雲霄峰,對於這樣的分配,這二人極為高興,一個個抱拳叩謝。

畢竟這二人都在金丹期,並且在天蒼閣屬於修為最強之人,讓他們執掌山峰也在情理之中,雖然這二人的人品有待考究,但以陸奇目前的實力,若是他們膽敢犯錯的話,懲戒他們也是易如反掌,所以這點陸奇絲毫不用擔心。

至此,天蒼閣算上陸奇已經有四位金丹期的修士,再加上陸奇有著擊殺元嬰期修士的實力,在整個映月城的實力排名已經能夠擠進四大宗門之內,但是想要超越的話,目前還不夠格,畢竟他們還沒有一位元嬰期的修士坐鎮。

到了下午時分,便收到了來自映月城的邀請,可能是城主知曉了陸奇剿滅屍陰宗之事,所以才派人前來要求陸奇前去映月城內註冊天蒼閣一事,並且還需留下宗主的靈魂印記,方便城主掌控各大宗門的信息。

對此,陸奇詢問了一下懂得經驗之人,他們都說這種手續極為正常,無須擔心有詐,於是,陸奇便帶著陽凝芙連夜啟程趕往城主府。

由於陸奇帶著陽凝芙同行,沒辦法使用火遁之術,再說他噴出的火焰太過炙熱,會傷了凝芙,所以只能與她一同飛行。

一路上,因為修為的差距太多,所以陸奇只能走走停停,等著陽凝芙,大約飛了整整一夜,在天亮時分,終於到達映月城內。

這不停的趕路,陸奇也沒覺得什麼,可是凝芙卻是滿身的香汗,後背和額頭都已浸濕,氣喘吁吁,可能是她為了追上陸奇的步伐,不停地施展靈力趕路,才導致她的靈力損耗極為嚴重。

陸奇見狀,有些心疼,便摸出了一粒回氣丹遞了過來。

陽凝芙原本想要拒絕,可她看到陸奇那堅定的眼神,便也只能接過丹藥吞入腹中,片刻之後她的靈力便已回滿,甜美的笑道:「謝師父賜丹。」

陸奇平靜的點點頭,並未作聲,雖然他也想與凝芙聊上幾句,但為了保持師徒之間的那份威嚴,終是忍住了。

陽凝芙看著陸奇一臉嚴肅的表情,便也不敢言語,但她的內心卻是極為感動,『師父對我真好,不但提拔我,還助我提升修為,就連法器和丹藥還無私的贈送給我……』

想到這裡,她看著陸奇的背影,感覺異常的偉岸,甚至有種想要託付終生的衝動……

突然,陸奇在她的身側喝道:「愣著幹嘛,到啦!」

婚婚欲醉:傲嬌總裁的新妻 這一句輕喝打斷了陽凝芙的思緒,她猛然驚醒,小聲應道:「哦。」

說完,她跟著陸奇降下了雲端,兩人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上。

此時,映月城門剛剛打開,有兩位守城的官兵看到陸奇二人之後,便也按照慣例收了兩顆靈石,放他們入了城內。

進城之後,可能是天色尚早,各種店鋪及攤位還沒有開門營業,所以還是一片冷清的景象,只有幾個售賣早餐的攤位在那吆喝,陸奇見狀說道:「好久沒吃過飯了,不如我們去嘗嘗。」

說完,陸奇的肚中傳來一陣咕咕的響聲。

陽凝芙聽到聲音之後,咯咯笑道:「師父還真是餓了,肚子都開始抗議啦。」

這一次她不知道哪裡來的膽量,竟敢如此與陸奇開玩笑。

聞言,陸奇被說得有些窘迫,但他畢竟臉皮奇厚,一個箭步奔了過來,附身貼著陽凝芙的肚皮,壞笑道:「我聽聽徒兒的肚子有沒有抗議。」

這一舉動,立馬把陽凝芙弄得嬌羞一片,面色紅到了耳根之處,嗔道:「師父您……」

這一句提醒,觸到了陸奇的軟肋,他立馬想到了如此動作確實有些輕浮,甚至把他之前樹立的光輝形象都給損壞了,於是他急忙解釋道:「師父只是跟你開個玩笑,呵呵,不必介意,不必介意。」

言畢,陸奇一個閃身,逃也似的奔向了早餐鋪子。

陽凝芙望著陸奇的背影,抿嘴偷笑,慢慢的走了過去,與陸奇並肩坐下。

之後,陸奇點了幾籠包子,兩份稀飯,兩碗豆花,兩人便開始大口吃了起來,陸奇忽然發現這裡的早餐做的味道極好,也許是他太久沒有吃過飯食得原因,不多時,幾籠包子就被他吃了個乾淨,而反觀陽凝芙卻是只吃了寥寥幾個而已。

陸奇望著陽凝芙的食量心道:『也許女孩都是吃的這麼少吧。』

吃完之後,陸奇摸出了一顆靈石放到了桌子上,兩人便轉身離開,這一路上,陸奇沒在耽誤,與陽凝芙一起施展遁走,很快就到了城主府邸。

而府邸的門口有著幾名守衛在那巡視,他們之前與陸奇聊過,並且覺得陸奇為人還算不錯,這次發現陸奇之後,一個個笑吟吟的走過去迎接:「陸宗主,歡迎歡迎。」

陸奇也笑呵呵的抱拳道:「諸位小哥辛苦了,這是在下的一份見面禮,」

說完,他摸出了一把靈石向著守衛們飄了過去。

誰知道這些靈石到了守衛們的面前,卻是沒有一個人敢伸手去接,其中一位守衛正色道:「陸宗主還請收回此物,我等在城主門前執勤,萬不敢收受此禮,若是膽敢染指此物的話,恐怕會帶來滅門之災。」

此話的意思十分明顯,這裡耳目眾多,若是收取靈石的話,定會被城主所懲戒,甚至還有性命之危。

聽完之後,陸奇點點頭,暗自思量:『想不到這映月城主的紀律還挺森嚴,竟然對屬下管理的如此苛刻,沒有一人敢於貪污。』 想到這裡,陸奇大手一揮,便把這些靈石給收了起來,同時口中說道:「不妨事,以後若是各位有空的話,還請到我天蒼閣一敘,到時定會好好款待各位。」

重生之爲自己活 眾守衛聞言大喜,看待陸奇的表情愈發親近,幾乎全都在想:『傳聞這陸奇心狠手辣,不近人情,可通過兩次接觸,此人還挺和善,對人也甚是慷慨,看來這傳聞也未必真實。』

這時,走出一位老者,正是上次送客的管家張老,但見他微笑著躬身道:「陸少俠,裡邊請。」

「好的,」陸奇點點頭,跟著張老進了城主府,陽凝芙默默的跟在後面,她可能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似乎對周圍的環境極為好奇,一直左顧右盼,而陸奇則是和張老邊走邊聊。

「張老,您不但修為高深,氣色還很不錯。」陸奇笑眯眯的說道。

「哪裡哪裡,陸少俠年輕有為,比老朽強太多了。」張老輕捋鬍鬚,笑道。

「您在這城主府呆了多少年了?想必您年輕時也是個叱吒風雲的人物吧?」陸奇試探性的問道,他想探聽一下張老的來歷。

張老沉思片刻,道:「大概有幾十年了吧,老朽以前是個賊寇,一直佔山為王,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遇上城主,被他收歸府衙,現在才過上了這般愜意的生活,以前那種刀口舔血的日子,想起來還是挺擔驚受怕的。」

「原來如此,張老以前還是一方霸主,失敬失敬,」陸奇抱拳恭維道。

張老輕輕笑道:「呵呵,只是一個小嘍啰而已,談不上什麼霸主,反而陸少俠才是一方霸主,當世豪傑。」

這張老也是個人精,無論陸奇如何誇讚他,最後都被他給繞回來誇獎陸奇,這一點讓陸奇有些無語。

於是,陸奇只能點點頭道:「哪裡哪裡。」

陸奇被張老說的無言以對,只能隨意附和一聲,便也不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

漸漸地,陸奇望見前方有一處五層閣樓,底部呈正方向,越往上越窄,整個樓呈塔形之狀。

而張老走到塔樓處,用手輕輕地推開了一道木門,便走了進去,陸奇用神念掃視了一下周圍,並未發現有任何的可疑之處,便也帶著陽凝芙進入其內。

陸奇進入一看,發現裡面的空間還挺龐大,左右兩旁燃燒著兩行蠟燭,中間則是擺放著一張圓形石台,檯子上放著好幾個木牌。

陸奇定睛一看,原來這木牌上面雕刻的全是人名,他隨便看了一下,發現有合歡宗、金蠶谷這兩家他熟悉的宗門,還看到了幾個生僻的宗門,如烈火宗、疾風世家等等,大部分的名字他都不認識。

最後他終於認出了左邊的一行名字,上面赫然是藥王谷官展鵬六個字。

看完之後,陸奇暗自沉思:『原來這藥王谷也在註冊之內,估計整個映月城周邊的勢力應該都在。』

想到這裡,陸奇又向那些木牌望去,試圖尋找一些別的姓名,可他望了半天,也沒發現有一個認識的。

張老走過去,取出兩個木牌,遞過來說道:「陸少俠,你們二人只需把自己的一絲神念注入此牌即可。」

陸奇望著木牌,發現上面乾淨整潔,並無絲毫的字跡,便疑惑的問道:「我注入神念是不是就有我的名字了?」

張老笑著說道:「少俠一試便知。」

「那好吧,」陸奇說完,便用眉心發出一絲神念,注入木牌之內,隨著微光一閃,那木牌便把陸奇的神念吸入其內,緊接著兩個小字漸漸地顯現出來,赫然是『陸奇』二字。

陸奇默默地注視著這一幕,暗暗稱奇。

張老笑吟吟的說道:「不知陸少俠想要創建的門派叫甚名字?」

陸奇脫口而出:「天蒼閣。」

「好的,」張老說完,便用中指在那木牌上面比劃了幾下,片刻之後,竟又出現了天蒼閣三個字,字跡蒼勁有力,落筆均勻,一看就是在書法上面極有造詣之人。

陸奇望著字跡,由衷的贊道:「張老的字跡當真是矯若游龍,翩若驚鴻,是在下生平所見最為優秀的書法。」

這一句讚美雖然有些誇張,但卻是誇讚的恰到好處,那張老笑的合不攏嘴,使勁的搖頭:「不敢當,不敢當,折煞老夫了。」

此時,陸奇發現這老頭竟然對書法極為推崇,卻並不在乎自己的修為,對於這點,陸奇也不由得感慨。

其實很多人都有著自己的愛好,但為了追求長生,只能放棄所有,潛心修行,可因為經脈及天賦太差,越是這樣越是毫無進展;

可有的人若是放棄修行,研習一些旁門左道,修為反而會一朝頓悟,這就叫做天無絕人之路!但這畢竟還是極少數人,一般的天賦若是不專註修行的話,基本上都是止步不前。

而後,陽凝芙便也接過木牌,依照陸奇的方法,注入了一絲神念遞給了張老,片刻之後,同樣出現了六個大字『天蒼閣陽凝芙』,陽凝芙望著木牌,內心升起一絲驕傲,至此以後她就是天蒼閣的元老級人物,所以才會有如此神情。

這一切忙完之後,陸奇拉著陽凝芙想要告辭,可張老卻借故挽留陸奇,並說映月城主想要跟他暢聊一番,而陸奇行事本就乾脆利索,討厭啰哩啰嗦,就婉轉的回絕了,再說他也不太願意與城主有太多交集,於是張老便也不再勉強,送他們出了城主府。

出來之後,已是正午時分,街道兩旁又變得熱鬧非凡,陸奇徑直進入那間茶館,發現裡面照樣是座無虛席,可那日的說書先生早已不知去向,換了一位年紀較輕的女子在前台說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