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晴看着站在餘輝中散散發光的寧凡,兩隻眼睛亮晶晶的閃著光芒,一副花痴的樣子。

白髮老頭雙眼微睜,看着寧凡的明亮的雙眸,那裏面是充滿了對勝利的渴望,他微微一笑,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而博榮則是跟寧凡揮手打招呼,很是熱情。

嚴蓓則是瞄了寧凡一眼,神色中帶着不滿,大聲朝一臉蒙圈的隊員喊道:「有什麼好看的,繼續訓練,都跑起來,不要停。」

球隊重新開始訓練后,嚴蓓拿着摺扇來到寧凡跟前,一把敲在了寧凡額頭上面,責怪道:「你還有點時間觀念嗎,現在下課都一個小時了才來,你時間那麼寬裕嗎?」

寧凡被敲得吃痛,雙手抱頭,這摺扇絕對是浸過辣椒油的,打在頭上火辣無比,疼的寧凡是滿眼淚花。

沒有聽到寧凡的回答,嚴蓓怒火更盛,「啪」的一下再次重重獎勵了寧凡一番。

「還有,你搞這麼大動靜想幹嘛,安靜點進來會死?」

「聽到了沒有,聽到了請回答!」

「啪」,寧凡再次收到億萬暴擊。

一連三次的爆頭讓寧凡終於知道自己遭受重擊的原因所在,立刻秒回:「嚴教練,我知道了。」

他不敢說手下留情,生怕嚴蓓再次較真,然後回他一個傷害億萬點的爆頭痛擊。

聽到寧凡乖乖認錯,而且態度還算可以,嚴蓓怒火微消,打開扇子轉身說道:「跟我來。」

嚴蓓直接帶着寧凡來到一旁的器材區域,這裏已經擺放好了幾種道具,用來測試運動員的一些數據。

嚴蓓扭頭吩咐寧凡,「你先換衣服,熱熱身,十刻鐘后我們開始測試。」

寧凡立刻點頭,認真回答自己知道了。

嚴蓓則丟下寧凡,繼續過去指揮球隊訓練,只留寧凡一個人在原地做測試前的準備。

寧凡身着一身白色的籃球服,認認真真的做着準備運動,壓腿、伸展、活動四肢關節一項一項有條不紊的進行着,動作很是規範。

不遠處的庄晴自從自從寧凡進來后,目光就沒離開過,而跟她同樣好奇的還有一旁的白髮胖老頭子。

一刻鐘的時間匆匆而過,嚴蓓再次回來的時候卻是帶着博榮一起過來的。

見到寧凡博榮熱情的問候一番,便跟着嚴蓓準備入門測試。

先是簡單的測量,主要項目是身高、體重、臂展、原地摸高和助跑摸高等項目,這些是校隊的基礎測試項目,將作為基礎資料記錄入寧凡個人檔案。

幾項測試並不需要太多時間,十分鐘后寧凡的成績便被記錄下來,身高185CM,體重56kg,臂展200CM,原地摸高293CM,助跑302CM。

這樣的數據嚴蓓看的直皺眉頭,博榮看着也是面容凝重,體重、摸高等數據顯然並不理想。

接下來是專業測試項目,主要包括:1分鐘中距離投籃,1分鐘罰籃,半場往返運球投籃,全場運球繞障礙傳球,全場五對五比賽。

項目考核按最終成績所處等級給與評分,評分越高說明該項成績越好,最後再根據綜合成績算出一個總成績,而這個成績便是寧凡這次考核的得分。

當然,這些評分項目都是最基礎的,與專業級別的測試相比,不論是考核項目數量還是評定指標方面都有絕對的差距。

但這份測試表卻是結合了高中生的實際情況,指標設定的非常合理,畢竟高中階段僅僅是許多籃球運動員生涯的啟蒙階段,並不需要更高層次的要求。

專業級別的檢驗手段、測試人員高中部這邊也都不會配備,所有的數據僅僅是球隊自己記錄,作為球員基礎數據。

沒什麼權威性,但卻不能缺少,這就是高中體測的真是寫照。

這也是嚴蓓不能給寧凡開後門的原因所在,寧凡要想在這方面有個好的發展,那就必須從入門開始,如果連這都達不到,那就註定就只能跟這項運動無緣。

測試無停頓,寧凡的結果很快通過網絡傳送到嚴蓓手中。

1分鐘中距離投籃9中5,得分10;1分鐘定點罰籃10中5,得分10;半場往返運球投籃耗時36.3秒,得分9.4;全場運球繞障礙傳球40.1秒,得分8.9。

幾項測試下來分數合計38.3分,雖然只剩下最後一項沒有測試,但也沒有必要,因為寧凡拿不到滿分的20分,所以可以毫不猶豫的說寧凡連及格標準都達不到,更別提校隊的入門要求了。

這時庄晴扶著白髮老人也走了過來,一起看着嚴蓓的數據面板。

嚴蓓看到教練過來,急忙將數據板遞出去,「安教練,你也看看?」

安教練全名安榮興,年輕時是國內職業聯賽的主力選手,也有參加全聯盟球賽的經驗,但一生都沒有取得這兩項賽事的冠軍,退休后被直接聘請為惠北中學的籃球教練,而他回報惠北中學的就是三座總冠軍獎盃。

雖然作為球員沒有收穫獎盃,但在惠北卻是實打實的功宣教練。

寧凡這才注意到這位坐在角落裏的老人,原來這白髮老人卻是球隊的主教,雖然滿頭白髮,但卻精神抖擻,一點沒有老人遲暮的樣子。

安教練拿起數據板看了一番,卻是一臉滿意的神色,直接蓋棺定論,「是個天才,這人我要定了。」

嚴蓓、博榮、庄晴、球隊隊員都是一臉震驚,這樣的成績也能進校隊?

嚴蓓很快反應過來,扭頭呵斥停下來的隊員,「都看什麼看,不用訓練啊?是沒見過新人測試怎麼着?」

「我佈置的訓練量不夠嘛,所有訓練量通通加倍,完不成都別回去!」

嚴蓓的指令直接讓所有隊員叫苦不迭,一個個像受驚的鵪鶉一樣,不敢有絲毫反抗。

「我們那邊說。」

嚴蓓直接帶着安教練幾人來到訓練場的角落,順帶着吧一旁的寧凡也喊了過來。

嚴蓓嚴肅的質問教練,「教練你要給我一個解釋,我不希望我的隊員是走後門進來的,一個都不行。」

安教練面帶笑容,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並沒有因為嚴蓓語氣中的不敬而生氣,反而認真的說道:「蓓蓓,你還是這麼沉不住氣啊。我們做教練的不能讓憤怒代替你的思考,不然球隊將因你走向失敗的深淵。」

嚴蓓有些不滿,這話她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

庄晴這時在一旁安慰道:「蓓蓓,你外公也是為你好,別生氣,我們你外公的解釋,他的經驗可比我們多多了,就當取取經。」

這下嚴蓓臉色才好轉一點。

寧凡在一旁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嚴教練還有這層關係,難怪能大權獨攬。

安教練也不打斷庄晴的話,靜靜的等著嚴蓓冷靜下來才開始講述自己的理由。

「如果單純從紙面上的數據來講,這位同學離我們校隊的門檻還差點很遠,甚至可以說他的能力是垃圾中的垃圾。」

說到這安教練看着寧凡,讓他震驚的是寧凡還是心平氣和的聽着,並沒有生氣,這不禁讓他更高看寧凡一分。

這也是安教練一次無形的考驗,如果連這些話都承受不了,那心性還有待磨鍊。

他不知道的是,曾經作為球員的寧凡,單論這項能力他自認不輸任何人,抵抗力?

早就是點滿的狀態。

一旁的寧凡則是尷尬不已,這數據簡直丟臉丟到太平洋了,此刻他恨不得找個地縫轉進去,曾經的王者現在只剩青銅的水平,着實讓人尷尬。

尷尬之餘,寧凡反思自己,他覺得自己還是太心急了。

原本打算自己鍛煉一段時間再來測試的,但一切來的太快,讓他措手不及。

安教練沒理會寧凡心裏想什麼,繼續講道:「我選擇他是有兩點原因:第一,從他的眼睛裏我看到了對勝利的渴望,那種程度的渴望你們都沒有。」

「當然了,我不是說你們對勝利的沒有渴望,只是他的更強,更像是執念一般,這樣的人註定會成為頂級的球員。」

博榮在一旁若有所悟,這也是他第一次聽主教練分析上次失利的原因,而這些工作他這兩年都是放給嚴蓓去做的。

「第二,雖然他還是個新手,但卻是個天才的新手。從他的動作來看他應該剛剛接觸籃球沒有多久,甚至可以說不超過一個月,但他的幾項成績卻已經接近我們的替補球員,可見他對籃球有着天然的親和感,而且他的技術動作都十分規範、標準,我都挑不出毛病。」

「雖然現在他還有很多缺點,但都不是不可彌補的。我相信經過一段時間的專項訓練以後他的這些缺點會很快得到彌補,到時候他的能力超過省里的頂尖天才也不是不可能。」

嚴蓓被教練的話震驚當場,為什麼她沒有看到,作為一個教練這樣的失誤是不能忍受的。

而博榮、庄晴則是滿眼星星,一副崇拜的表情,從細節中可以看到這麼多東西的安教練在他們眼中簡直就如神人一般,散發着神性的光輝。

寧凡一時也愣住了,有種被人看透的感覺。

這位安教練很不簡單。 第413章:去吧

鎮國府已經開始張燈結綵,錦竹和止戈的婚事提上了日程,良辰吉日和八字也都核算過,二人很是契合。

如今嫁衣做了一半,婚期卻還只剩六日時間。

已經請了布莊綉娘前來幫忙,待晏臻從八百城回來,從車上下來一個貌美如花的陌生少女。

眾人頗為意外。

「她叫封楓,是我請來的綉娘,婚服要加緊做了,還得勞煩你。」晏臻說了,又對楓兒說道。

封楓點了頭,說道:「放心吧,我一定會趕製出來的。」

墨無言上前,把手中的大氅給她披上,說道:「晚回來了。」

「到底是兩城來回跑嘛。」晏臻笑道。

「先進屋暖暖身子用膳。」墨無言說道。

二人相攜進去,眾人已經見怪不怪,也嬉笑着跟進去了。

陛下都發言公佈了二人的關係,就差定個親下個聘成婚罷了。

封楓看着那從旁走過的男子,有風吹來直迷晃人眼,彷彿空氣中都多了幾分香氣。

好,好俊美的男子!

人族男子,竟如此好看的嗎?

「你說什麼?」楚夫人恍一下聽到了什麼,不過沒聽清。

「沒什麼?就是覺得,這公子真好看。」封楓笑道。

楚夫人立時眯起眼來,不大開心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莫非,公主新找來的綉娘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敢跟公主搶人?

她拉下臉來,對一旁的婢子說道:「帶封姑娘去繡房。」

晏臻吃過飯之後,終於覺得鬆散下來。

墨無言給她端來一杯龍井,說道:「最近四處都是流寇,先不要外出了,有事叫旁人去做。」

「這邊地大物博,一些人便想從中得利也是預料之中。」晏臻並不意外會有流寇。

墨無言頷首。

守在邊上的刀砌便道:「殿下,我去把這些流寇都抓了起來便是。」

「遠地方的暫時別管,這臨冬城和八百城附近的流寇必須清除,新城建立,流民倒是沒有。」晏臻說道。

「去吧。」墨無言說道。

刀砌應是,出門去了。

人都走了之後,晏臻湊近墨無言的耳邊小聲耳語兩句。

「當真?」墨無言蹙眉,說道:「殺了。」

「做什麼呢?人家還沒做什麼事情,不過是個小姑娘,你便要把人一刀砍了。」晏臻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