譬如那壽延山脈的老祖,便是一隻貨真價實的鬼物,即便其有着神海蘊靈之境的修為,行事卻依然小心翼翼,始終都託庇在太御聖宗的羽翼之下,不敢有絲毫越矩之舉。

尋常鬼物的生存之處極為狹隘,生靈聚居的疆域之中皆有着天地正神的庇護,無論是哪一種、哪一類的鬼物,幾乎都只能生存在各大疆域的夾縫之中,便如見不得光的老鼠一般,為其餘生靈所唾棄。

季月年此言一出,令這些羲水河畔的生靈直接呆怔在了原地,似乎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知過了多久,數百丈之外有着一隻歸真上境的青面厲鬼顯露出了身形,朝着季月年遙遙施了一禮,試探道:「可是季月年待定聖子當面?」

「我便是季月年。」季月年微微點了點頭。

那青面厲鬼此時肯定了心中所想,面上的神色卻愈加複雜,其略一沉默,再次開口道:「敢問季公子,方才所言……是否為真?」

「太楚疆域如今乃是季家封地,其中諸事我季家皆可一言而決,」季月年眸光沉靜地望着那青面鬼物,輕笑道,「只要諸多鬼物始終不出太楚疆域,即便是太御聖宗的嚴苛宗規……也管不到此處。」

。 「軍營?」

長孫氏看向李翰的目光變了變,接著便聽到李世民說出玄武門密林中發生的事情。

更讓她無比驚訝。

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居然有膽量拿刀殺人!

並且根本就沒有任何異樣,如此強悍的心理素質到底是怎麼養成的?

長孫氏眼中升起一股憐惜,能夠面不改色的殺人,肯定吃了很多苦吧。

「這些年,真是苦了翰兒了。」

長孫氏拍了拍李翰的肩膀,「要不隨我去東宮住兩天?」

李翰聽到后趕緊搖頭,深宮大院向來都是規矩極多。

自己去了恐怕會被折磨死。

長孫氏卻不依,執意想讓李翰跟著一起回到東宮。

無奈的李翰只能把希望寄託於自己的便宜老爹。

對於兒子傳來的求助目光,李世民乾咳兩聲,

「觀音婢,翰兒此時的身份不宜暴露,不然恐怕會有不少災禍。」

這也是為什麼他只讓觀音婢一人進來的原因。

實在是怕人多眼雜,萬一走漏了消息,李翰的安全就得不到保證了。

思索了片刻的長孫氏只好點了點頭,「既然這樣,那就好好在莊子上呆著,萬不可逞強好勝。」

李翰只得點頭,向來無拘無束的他終於感受到了母愛的枷鎖。

「那承乾他們?」

既然李翰的身份不能公開,那自己的兩個兒子該如何自處?

話說回來,李翰此時才是李世民的長子,以後的帝位會不會…..

「讓他們進來吧,就說翰兒是咱們的乾兒子。」

嘖,私生子變成了乾兒子。

這話怎麼說的。

長孫氏點頭同意,打開房門把李承乾和李泰兩人帶了進來。

「快,見過你們的哥哥。」

李承乾八歲,身高才頂到李翰的下巴。

聽到母親的話后,疑惑的看向李翰。

這個素未謀面的人,怎麼突然就成了自己的哥哥。

一旁,李泰白白胖胖,規規矩矩的行禮。

相比之下,只比李泰大一歲的李承乾,顯得成熟的多。

李翰面帶窘迫的看著二人,搜遍的渾身上下,只拿出兩個金豆子。

慚愧的笑了笑,「身邊也沒有什麼好東西,這金豆子就送給你們吧。」

李泰兩眼放光立刻伸手接過,小心的收進來自己的口袋中。

李承乾則看了一眼李二和長孫氏,得到他們的點頭應允之後,這才道謝接了過來。

兩個人的細微差距,全都被李翰看在眼中。

怪不得當初便宜老爹讓年僅十三歲的李承乾監國,實力不容小覷啊。

突然,李翰心頭冒出一個想法,鬼鬼祟祟的湊到兩兄弟中間。

李承乾微微蹙眉,他不喜歡有人靠自己這麼進。

尤其還是一個剛剛認識的人。

可李翰接下來的話,卻讓給他幼小的心靈留下了陰影。

「承乾啊,有沒有想過造反?」

此話一出,不僅是兩兄弟,就連李世民嘴角的笑容也僵在了臉上。

一股怒氣衝天而起,這兔崽子想要幹什麼!

老子還沒登基,就想著造反,日子過的太舒服了?

觀音婢面露驚愕的看著李翰,連忙走到李世民的身旁輕聲安撫。

對自己的男人,她心中可是清楚的很。

僅僅憑這一句話,李翰就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二郎,先聽聽翰兒怎麼說。」

強忍下怒氣的李二,凶神惡煞的盯著李翰。

如果這兔崽子說不出一二三來,今天別想好過。

李承乾則整個身子都僵在了那裡,動也不敢動。

淚水不斷在眼眶中打轉,強忍著沒有掉落。

「哥…哥哥說什麼胡話,我們為什麼要造反。」

他的聲音顫抖,恨不得立刻離開這裡。

實在是太可怕了,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才認識第一天就竄騰著造反,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

「哪裡是胡話,萬一有一天當朝皇帝昏聵,百官奪權,你身為皇子不造反怎麼成。」

「咱們李家的江山,怎麼能被其他人奪了去。」

李世民聽后心中怒火更盛。

聽聽,聽聽這小子在說什麼,居然敢說老子昏聵。

他脖子上長的是腦袋嗎?

李翰此時也戰戰兢兢,剛剛如果不是得到系統的指示他怎麼敢問出這樣的問題。

該死的系統!

「父皇英明神武,不會那樣的。」

李承乾想要掙脫開李翰的臂膀,結果卻被死死摟住。

根本就動彈不得。

房間內的氣氛已經降落至冰點,

如果李翰再不解釋清楚的話,恐怕李世民真的會暴起殺人。

「殿下當然不會,但你呢?」

「我?」

當下,不僅是李承乾,就連李世民都有些懵。

剛剛還要造自己的反,現在怎麼又扯到李承乾的身上了。

李翰到底在唱哪一出?

「如今殿下馬上就要登基為帝,你身為長子便是大唐的太子。」

「陛下春秋鼎盛,萬中無一,承乾你也是人中龍鳳。」

「這太子當久了,可是會厭煩的。」

「萬一遇到小人攛掇,心態失衡,做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他的一番話讓李承乾打了個哆嗦,眼淚刷刷的向下掉。

無助的看向自己的母親和父親。

實在是太嚇人了。

母親救我!

一旁的李世民卻陷入了沉思,他心中居然覺得李翰說的沒錯。

甚至這種可能性極大。

「不…不會的,我才不會造反。」

李承乾顫聲否決道,他現在只想趕緊離開這個屋子。

離得李翰遠遠的,他簡直就不是人。

嘖,希望吧。

「最好是這樣,只要你好好乾,皇帝肯定是你的。」

「到時候哥哥我就是你的後盾!」

「咳咳。」

長孫氏輕咳兩聲,提醒現在說這些事情實在是逾越的很。

李翰也識時務,不再談論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