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究竟是誰?」

「你……想要幹什麼??!」

那名保安整個人被石化在原地,嚇得尿了看褲子,他聲音顫抖,哆哆嗦嗦顫抖道。

秦蒼穹眸光冷漠,緩緩走到了保安面前。

抬眸,盯着他。

「告訴我,沈恬恬的下落,我可留你全屍。」秦蒼穹一字一句,冷冷說道。

唰~!

當聽到『沈恬恬』這個名字時,那名保安的身軀,驚恐一顫!

他面色顫抖著,顫顫巍巍道,「我……我告訴你沈恬恬的下落……你……能否……饒我一命?」

這,算是為自己找一個活着的籌碼。

可,秦蒼穹卻突然,右手一抬。

一柄四棱軍刺,猛地劃破虛空。

「噗……!」軍刺當場,直接貫穿了那名保安的氣管喉嚨!

『咚』保安的人頭,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度,滾落在地。

「呯。」那名保安根本來不及掙扎,更來不及逃避。

身軀直接栽倒在地,血流如注。、

人頭屍身分離。

死無全屍。

在秦蒼穹面前,他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既然想討價?

秦蒼穹直接將其滅殺。

反正,今夜不論與否,他都會找到沈恬恬。

秦蒼穹眸光平靜,手持四棱軍刺,一步一步,朝着療養院深處走去。 聽了雲拂曉的話,南宮擎笑了笑表示自己明白的,讓雲拂曉不用擔心,對於五皇弟他是相信的,他擁著雲拂曉的手更緊了。

「皇上,既然別人下了圈套,我們是不是該中圈套啊?」雲拂曉轉念一想,抬頭向南宮擎笑道,還眨了眨眼。

「你啊。」南宮擎一臉無奈的點了點雲拂曉圓潤的鼻尖,「讓朕想想,朕會想出一個好辦法的,到時候……」

南宮擎附到雲拂曉的耳邊小聲的嘀咕一番,雲拂曉邊聽邊點頭,由始至終她那雙亮晶晶的眸子都帶著歡喜和崇拜的光芒,毫不掩飾的看著南宮擎。

是男人都想自己喜歡的女人崇拜自己,所以在雲拂曉這樣明明白白的崇拜目光注視下,他整個人都快要飛了起來,那心情更是舒暢愉悅的不得了。

*

御花園

在四周掛了帷幔的六角涼亭當中,南宮擎和大病初癒的五皇子南宮瑛邊喝酒邊聊天。

透過時不時揚起的帷幔,可以清楚的看到兩人在說著什麼,但是因為距離較遠聽不清說的是什麼。

但是卻能看到南宮擎像是不悅,臉色陰沉的瞪著五皇子南宮瑛,南宮瑛一臉倔強的回視南宮擎,一點認錯的意思也沒有。

從他們的表情看,他們應該是因為什麼在爭執,誰也不服誰,誰的話都不能讓對方心服口服。

隨即南宮擎像是退後一步,讓了五皇子南宮瑛,卻不想南宮瑛因為南宮擎的退讓咄咄逼人,南宮擎忍無可忍一巴掌拍下,把桌子上的酒杯碟子等都震得跳了跳。

南宮擎沖著南宮瑛怒喝了一句,就轉身拂袖而去。

五皇子南宮瑛也憤怒的一甩袖子,也從另外一個方向大步離開。

他們兩個怒氣沖沖的分兩個方向離開的時,不過一會就在宮裡傳的沸沸揚揚的。

很快雲拂曉就收到消息,她連忙派了降香出來打聽。

得到南宮擎和南宮瑛在喝酒的時候就吵了起來,兩人不歡而散。

雲拂曉當即在宮裡下了命令不準備議論這事,但是這消息已經傳遍整個後宮,當然了,在有心人的安排下,這消息也從一些途徑傳了出去,讓一些特殊的人收到這消息。

*

「皇上,消息已經傳出去了。」龍一得到這一消息時,第一時間就稟報給南宮擎知道。

「好,我們要準備下一步了。」南宮擎很果斷的下命令,第一部成功了,他們就要進入第二部,希望這一步也能順順利利的。

「是的,奴才這就去通知皇後娘娘。」龍一得到南宮擎的首肯后,很快就離開往坤寧宮而去。

*

「你回去告訴皇上,臣妾明白,臣妾一定會辦的妥妥噹噹的。」雲拂曉聽了龍一的稟報后,很自信的向龍一說道。

「是的,那屬下告退。」龍一很恭敬的躬身,隨後身子一晃就從雲拂曉跟前離開了。

雲拂曉一臉羨慕的看著,她什麼時候也能練成這樣就好了。

「來人,傳旨下去,三天後,本宮要宴請皇上和五殿下,讓廚房給本宮準備的妥妥噹噹的,本宮可不想再鬧出什麼事情來。」雲拂曉找來艾葉仔細的叮囑幾句,說了一些皇上和南宮瑛喜歡的菜式,讓人準備著。 你真的要不管不顧嗎?要知道,若是我真的消失,真的逝去,萬古時空都要被改變!」

天在咆哮。

已經感知到雷神氣息的恐怖,森然。

當然更能懂看似儒雅的雷神軀體內,的確蘊藏著足以將他滅殺千遍的實力。

「天翻地覆,更改時空,抹殺古史,不都是你們最喜歡的手段嗎?」

雷神哈哈大笑。

夢神更是怒吒道:「自古而今三萬紀,可如今紀元之主能有幾人?若按天規,若說真理,一紀一神祗,可時至如今,紀元之主有幾人?寥寥不過千,神祗又能有幾人?但凡事不聽你者,不尊你者,又能有幾人活下去?你們真的很霸道啊……

神祗本應已經超脫了天地,已然可逍遙與九天外,結果還是你們腳下的螻蟻,稍有不尊者殺之,稍有不順者,界滅之!」

雷神在大殺。

那從天之裂隙內衝出的無數天獸與怪神等全都成為雷神腳下的屍骸,他攻殺向九天,要虐殺十天上的存在。

「三萬紀啊……億萬古時空,可竟然只有區區百尊真神,其餘者皆成為你們手中的螻蟻,爪牙。」

雷神越想殺意就越足。

轟!

九天之上有巨大的轟鳴並伴隨了爭鬥與奮戰。

此時……

但凡還是活著的生靈,都突然感覺頭暈,他們看著自己的四肢等在退化,而後淡去,像是要絕跡在這人間,要回到萬靈的歸宿——輪迴中去。

像是要徹底的化作塵埃了。

時空長河改道,斷流。

這是驚天與恐怖大事。

最起碼那些腳踏紀元而回歸的紀元之主等全都在此時迷失,不知要去哪裡,更嚴重者,直接就橫死在了時空內。

還有諸多大界也爆開了,成為了廢墟。

「雷神,你真的要因你一時之快,讓得萬古時空更迭嗎?」

「殺!」

回答這種怒吼的是雷神無情的喊殺聲。

非殺此天不可。

非誅此天不行。

「媳婦,守了這三萬界。」

雷神腳下踩著一團詭異的灰色氣流,這氣流在掙扎,變幻出各種匪夷所思的形狀,併發出凄厲的大叫。

「那麼高高在上的稱謂,也改變不了你們這種詭異的生物的醜陋面目。」

雷神獰然開口。

「雷神,你真的要在這個時候接下天大的因果嗎?」

灰色氣流凄厲大吼:「你要知道,若我出世,他們會出來,你確定已經做好了一起準備了嗎?你們那一邊真的做好最後一戰的準備了嗎?」

「殺!」

雷神獰吼。

在夢神將究極器投擲而出,鎮守了宇宙星海,鎮壓了時空萬界后,雷神出手了,手中雷霆長戈陡然插下,那灰色的氣流凄厲慘叫。

天死了。

這影響很大。

至少改變了諸事的進程,至少在這剎那,夢神突然飛起,駕馭究極器與雷神並列一處,並眸光凝重的掃向四周,就能證明,此事不簡單。

就連雷神都手持長戈盯向四方。

就在此天死後,有各種唯有神祗才可聽見的覺醒怒吼,從四處而起。

這些怒吼從不同時空,從不同方向,讓得還活下的神祗盡皆驚悚。

「哎……又要開始了。」

有悠遠的嘆息,就這般響起,像是從紀元外。

「我這把老骨頭,也只能征戰這一次,這一次再敗……我也該塵歸塵土歸土。」

……

林凡也醒來了剎那。

他像是也能聽見那些怒吼。

像是也能感受到暗中恐怖到嚇死人的威壓,威蓋了宇宙星海的無窮壓力,他迷茫了剎那,而後震戟釘向高天上,戟芒如光,一閃而逝。

但絕艷了時空。

不知道多少踏時空而來的紀元之主被驚動,全都驚悚,那一道光不是針對於他們;但所有人都毛骨悚然,全都戰戰兢兢,有一種直覺,這道戟芒若是針對他們而來,無論是誰,都接不下來,會死。

「誰敢偷天!」

某一方位,獰吼震響:「螻蟻之力,也敢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