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慕這次搶先說話:「老闆的情商高人一籌,以退為進,不是不想讓人跟着他干時間長,是跟着他必須優秀,不然怎麼開獨立的公司?」

蕭晴接話說道:「你的意思就是要求我們也按著未來老闆的樣子修鍊,我不想當老闆,你當老闆我給你當助手。」

「你可千萬別說這話,我跟公司有協議,要是有當老闆的心思,我的房子就住到頭了。」陸小西開玩笑地說道。

「陸經理的房子是公司給配的?等我們也能獨擋一面,是不是也能享受這個待遇?」陳慕這次和蕭晴站在一條線上,手搭在蕭晴的肩上嬉笑着說道。

陳慕和蕭晴回策劃部,陸小西把周雨和李良叫到辦公室,陸小西很少單獨談話,有事也是當着大家的面一起說,因為陳慕這條鯰魚,他也覺得自己對策劃部的人需要督促,這次陳慕和蕭晴的表現正好拿來給這兩個小夥子上課。

周雨平時和陸小西比較隨便,坐在辦公桌面前先點着一支煙,李良看着陸小西的臉色,猜測找他們的原因。

陸小西把陳慕和蕭晴的文案遞給他們說道:「你們先看看人家的東西,看完換著再看看,跟你們的東西有什麼區別,陳慕來之前我給你們打過預防針,要有憂患意識,現在就擺在你們面前了,有比較才有鑒別。」

兩人默默地看了一會兒,又交換著看了一下,周雨站起來說道:「陸哥,這種文藝范是女生擅長的東西,人家還在報社干過,但是我們也能寫出來,好久沒去書店轉轉了,腦子也空了,是不是抽個時間大家去書城看看?」

李良看完蕭晴的《聞香識女人》,笑道:「晴姐的節目吸引男人,陳姐的節目吸引女人,我回去拜晴姐為師,我在學校的時候還喜歡寫一些東西,現在有些懶惰,我也想說得出去收集一些資料,我們的書都是以前的,有資料能好弄一些,但是要求我們原創可是難為我們,我們還沒到那個程度。」

陸小西看兩個男人被兩個女人比下去的樣子,笑道:「采編策劃,本來也沒要求你們原創,可以借用別人的東西修改,陳慕能寫原創是人家有功底,原創寫起來也慢,不建議你們去學,還是學大師們的拿來主義。已經給你們思路了,回去好好想想,明天是周六,要是想去書城我找楊總安排車。」

後來,陸小西得到一個消息,是蕭晴告訴他的,因為陸小西沒去書城,四個人到書城就分開了,蕭晴和李良一夥,陳慕和周雨一起。 「請問精靈中心附近……有適合新人訓練家進行的對戰場地,或者像……對戰俱樂部一樣的場所嗎?」

楊誕帶著波加曼再一次來到精靈中心,心中還是會被這一座華麗恢宏的大型建築感到驚嘆。

來到前台的諮詢處,楊誕對著工作人員問道。

前台點頭道:「有的,有對戰俱樂部。不過,我可以冒昧地問一下,請問您是想要成為駐場訓練家,還是想為精靈尋找陪練呢?」

「這裡面有什麼區別嗎?」楊誕追問道。

「通俗一點來說,成為駐場訓練家,是別人花錢來找您進行陪練,而後者,是您花錢來找陪練進行精靈對戰。」

「居然還有這等好事?!」楊誕眼前頓時放起了光。

前台看著眼前突然變得興奮起來的楊誕,一時間有些語塞,甚至腦海里緩緩打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眼前的這個訓練家……年紀上看起來不像是那些十二三歲剛剛拿到精靈中心身份認證的新人啊,有一說一,這些道理……這麼大了,明明應該知道的才對。

「咳咳咳,抱歉,初來乍到,對這一塊兒方面的事情不是很懂。如果想要成為駐場訓練家的話……需要通過什麼考核嗎?」楊誕輕輕咳了咳道。

前台工作人員顯然沒有聽出楊誕話里的「弦外之音」,不過,這並不妨礙她介紹精靈中心裡的對戰俱樂部。

「當然需要通過考核,即使大家都是新人訓練家,那也是有強有弱。駐場訓練家,俱樂部自然希望有實力的訓練家坐鎮,哪怕是新人。」

楊誕點了點頭。

他明白了。

楊誕最初的想法,其實就只有尋找合適的陪練,也就是花錢在俱樂部里尋找和波加曼對戰的對手。

萬萬沒想到,格局還是小了。

如果可以通過考核成為駐場訓練家的話……

豈不是可以一邊收別人出的陪練費,一邊還能讓波加曼和別人的精靈進行對戰訓練?

「如果想要成為駐場訓練家的話……我這裡非常推薦我們華藍市精靈聯盟官方的俱樂部——華藍之星對戰俱樂部。通過對戰考核成為駐場訓練家,甚至有機會可以獲得前往關都地區最好的大學——玉虹精靈大學進行交流的推薦機會!」

「玉虹精靈大學!」

「波加?」

楊誕吸了一口涼氣,語氣間的震驚,吸引到波加曼的注意和好奇。

玉虹精靈大學?

那是什麼地方?

簡單來說,這一所精靈大學在關都地區的地位,就好比原時空清北這兩座學府在國內的地位。

要知道,大木博士曾經就在玉虹精靈大學之中就讀理工科,畢業後繼續研讀生物學碩士,並且成為了這一所大學的攜帶獸學教授。

楊誕心動了。

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去玉虹精靈大學看看。

「波加曼,我們走!」

「波加?波加!」

一分鐘后……

楊誕和波加曼的身影……

又一次回到了前台。

楊誕臉上繃住了快要綳不住的尷尬表情:「那個,前台您好,請問華藍之星對戰俱樂部該怎麼走?」

前台:……

……

精靈中心,B2座,4樓。

華藍之星對戰俱樂部的大廳里,楊誕看到了很多十二三歲的新人訓練家,因為年少氣盛,在這裡,大家的討論聲也比較激烈。

「小田,你的小拳石肯定贏不了我的小拉達!」

「夏澤,你別把話說的那麼死咯!小拉達是什麼精靈?也配和我的小拳石打?」

「可惡啊,到精靈對戰場地中一決勝負啊!」

「你說打我就要跟你打嗎?那多沒面子啊!」

「我輸了,請你吃最好吃的冰激凌!」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這些年輕的新人訓練家們,彼此之間的對話,在楊誕聽來,又熟悉,又中二,甚至……又在心底有了些懷念。

至少在原時空里,楊誕也有過這樣一段熱血又中二的時光,和朋友之間的鬥嘴,那種「口糊式」的口水戰,絕不能輸了氣勢。

「你好,我是這裡的負責人之一,王炎風,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如果是經常來俱樂部的訓練家,早就輕車熟路地預約好了時間以及陪練,或者到前台根據精靈的對戰需求尋找更適合的陪練對手。

大廳里的一位負責人王炎風看到楊誕和波加曼的到來,並且楊誕在俱樂部大廳里左顧右盼的樣子,很大概率是一位初次來到俱樂部的新人。

王炎風的猜測並沒有錯,楊誕和波加曼,確實是第一次來到這裡。

「我主要是想為我的精靈波加曼找一位對戰的陪練……然後,我也想問問,想要成為貴俱樂部的駐場訓練家,新人訓練家……需要通過什麼樣的考核呢?」

楊誕非常認真地說道。

「新人訓練家中的駐場訓練家嗎?」負責人王炎風對此並不驚訝,看到楊誕身邊的精靈波加曼之後,若有所思地笑道,「精靈波加曼在我們關都地區可不多見啊……」

王炎風繼續道:「其實想要成為駐場訓練家的條件並不苛刻,新人訓練家的話……一對一賽制,在五天的時間內,每日安排一場精靈對戰,連續戰勝我們俱樂部五位駐場訓練家就可以了。當然,考慮到波加曼精靈屬性的因素……」

「考核過程中,在如果要挑選地面系、岩石系、火系屬性的精靈作為對手,在後續的考核里,就必須要選擇電系、草系屬性的精靈作為對手。」

「相對的公平,還是要保證的。」

楊誕和波加曼對視了一眼,波加曼的眼中充滿著堅定的目光,一左一右的兩隻小翅膀,也開始像握起拳頭那樣勾起了一小點兒。

波加曼已經做好對戰的準備了!

王炎風笑著道:「基本上各個俱樂部的駐場訓練家考核都是這樣,不過我相信,我們華藍之星對戰俱樂部,會給您最好的對戰訓練體驗!」

「通過駐場訓練家的考核后,我們這裡就會給您一個駐場訓練家的認證,並且會利用手上的資源,儘可能地給您向俱樂部里的新人訓練家會員推廣。」

楊誕點了點頭。

成為俱樂部會員之後,基本上想什麼時間約戰,就能在什麼時間約戰,並且俱樂部這裡還可以提供正規的精靈對戰場地,可以說確實方便很多。

而成為駐場訓練家,那就可以「接單」了。

楊誕是那種在乎一點陪練費的人么?

但如果既能賺取陪練費,又能訓練波加曼的話……

在精靈世界,楊誕賺的可是精靈幣!

而且還不會被時空管理局剋扣走一大部分拿去沖秋秋幣……

這樣一想。

真香!

華藍市畢竟是一座現代化的大城市,在街道上隨意進行精靈對戰,那也已經是過去式,成為了歷史。

再加上精靈對戰可能引起的能量爆炸,還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因此在華藍市裡大多數的精靈對戰,基本都會在專門的對戰場地之中進行。

華藍之星對戰俱樂部雖然是在精靈中心建築物內,但俱樂部並不僅僅只有室內的對戰場地。

這一類室內的對戰場地,對於普通的精靈對戰來說,完全夠用了。

……

「石勇,駐場新人訓練家,初始精靈:烈雀!!」

「根據我們俱樂部的規則,如果在三分鐘內贏下駐場訓練家的話……是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的,包括場地費、陪練費等等。」

「你怎麼不早說嘛!」

王炎風的腦子裡同樣緩緩打出了三個問號。

???

白嫖,使人快樂!

楊誕心裡想著一件重要的事情。

如何才能讓波加曼體會到白嫖的快樂……

並且使之戰鬥力為此暴增呢?

任重而道遠啊!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

但,不管是誰。

此刻,都沒有轉身離去,而是死死看着前方。

或許…還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