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了好幾個心理啊刑偵方面的專家。

很快曹山就堅持不住,把今豫和吐露出來,不過,他沒說是來抓人的,只說想見陸細辛。

今豫和那叫一個氣,指著曹山憤怒至極:「蠢貨,蠢死了!就不知道找幾個華國人么?」

曹山很委屈:「時間來不及。」

今豫和已經不想說話了。

直接打道回府。

不是他想走,而是不走不行,華國警方已經盯上他了。

今豫和沒回F國,而是去了M國。

一回到M國的莊園,已經搬到這邊的白芷就迎出來,語氣焦急:「人呢,抓到了么?」

今豫和搖頭,瞥了白芷一眼:「你們華國的警方太多管閑事。」

這是沒抓到啊。

白芷神色急了:「那怎麼辦?」

「不急。」今豫和擺手,「雖然沒抓到人,但是我得知了一個重要消息。」

「什麼消息。」白芷好奇。

今豫和勾了勾唇:「陸細辛這幾天會來M國,參加國際醫藥協會的會議。」

呵呵,這裡是M國,可不是華國,再沒有動不動就出現的警察。

在這裡抓陸細辛簡直易如反掌。

「放心。」今豫和神色自信,「我已經做好了周密的計劃,等她一到M國,立刻引她自投羅網。」

白芷沒忍住,問了句:「什麼計劃?」

今豫和示意曹山。

曹山跳出來開口:「陸細辛抵達M國后,我們的人會守在機場,看到她時,立刻聯繫你。」

「我?」白芷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對。」曹山點頭,「你給她打電話,邀請她來家裡玩。她若是答應,那正好。如果不答應,你就驚叫,假裝被綁架,引她前來。」

這個計策簡直天衣無縫,是今豫和想出來的。

他非常擅長謀算人心,從白芷口中,他聽說了陸細辛的很多事。

可以看出,陸細辛是一個重情重義,又心軟的人。

雖然已經和白芷鬧翻,但絕不會眼睜睜看著白芷陷入危險之中。

今豫和對這個計策很滿意,還起了一個文縐縐的中文名字:

——先禮後兵。

國內研究所那邊,有了陸細辛的加入,救命方劑進展飛快,不過幾日就已經完成。

國內各大報紙已經刊發此消息。

一時之間,古家熾手可熱。

救命方劑的事,陸細辛都交給了研究所,自己則是出發去M國參加國際醫藥協會的會議。

原本是不想參加的,但是古家救命方劑的消息一出,羅斯教授那邊,給她打了好幾通電話。

陸細辛深思熟慮之後,還是決定過去一趟。

交流一下經驗。

沈嘉曜會陪她一塊過去,不過他現在公司有事,要晚幾天過去。

陸細辛就只身前往。

剛下了飛機,頭還有些不舒服,就接到了白芷的電話。

「細辛——」 第132章

林壞前腳離開葛家莊,暴龍後腳就帶著人趕了過來。

他聽說葛家莊今天來了大人物,還以為是趙衛東帶著人來了。

可沒想到,居然是藥王集團的人。

「我去,藥王集團可是醫藥行業里的大哥大,他們來這小地方幹什麼?」

看到那架直升機后,暴龍一臉震驚。

連直升機都派來了,這排場不小啊。

葛大牛道:「他們來這裡招工,月薪兩萬。」

暴龍目瞪口呆:「為什麼?」

「我聽說藥王集團的員工,可都是名校畢業的。」

「他們怎麼會到這裡來招工,大牛,你逗我呢吧?」

葛大牛不耐煩道:「不信你自己去看,人家現場跟我們簽合同。」

「不過是有條件的,必須答應改造。」

「而且,每家每戶都簽了協議書,按原價把採石場的石料賣給百億項目的負責人。」

起初村民們是想要十倍價錢賣石料的。

但人家林壞給他們開了這麼高的工資,誰還好意思再坐地起價啊?

暴龍聽得呆了,怒道:「誰同意你們賣的!」

「你們問過老子嗎!老子可是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的!」

現在不僅房子要拆了,連石料也要賣出去,還是按原價。

趙衛東不宰了他才怪!

葛大牛嗤笑:「你同不同意有用么?」

「我們每家每戶的股份,加起來超過了百分之七十。」

「只要我們同意就行了,你不同意,那也沒用。」

「哦,忘了告訴你,我那蹲大牢的兄弟,其實也是藥王集團的人。」

「人家職位還不低呢,呵呵。」

什麼!

暴龍聽得目瞪口呆。

林壞是藥王集團的人?

我靠!那他憑什麼鼓動村民們改造?

難道林壞跟百億項目也有關係?

暴龍頓時氣得咬牙切齒:「老子絕饒不了這混蛋!」

這件事他不敢瞞著,連忙給唐飛雲去了電話,彙報一下這裡的情況。

唐飛雲氣得更是咬牙切齒,直接就把暴龍臭罵一頓。

這可是趙衛東的布局,全他媽壞在暴龍這小子手上了。

暴龍自知理虧,也不敢反駁。

良久,他才顫巍巍道:「唐哥,這件事是我的失誤。」

「你放心,我現在就去幹掉那個林壞,彌補這個失誤!」

唐飛云:「別亂來!一切聽從指揮。」

「我先問你,藥王集團為什麼會花那麼多錢聘請你們,就為了種那些野草?」

暴龍道:「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有錢人錢多燒得慌吧。」

唐飛雲語氣嚴肅:「有錢人雖然錢多,但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

「我懷疑那些野草,可能根本不是什麼野草,而是珍稀藥草。」

聯想到藥王集團從事的行業,他不得不往這方面想。

唐飛云:「過兩天我親自來看看,你先別亂來,一切聽我的指令行事。」

暴龍:「是!」

掛了電話,唐飛雲立刻聯繫了母親唐燕:「媽,跟我去葛家莊一趟,那邊好像有什麼珍稀藥材,我們去看一看。」

唐燕頓時有些激動:「珍稀藥材,那可老值錢了!」

她之前也是在醫院工作的,很清楚珍稀藥材的價值。

甚至有的藥材,一株都能賣好幾十萬呢!

這下又要發財了!

……

一大早。

李一諾就急得不行。

昨晚林壞一夜未歸,該不會被人砍死在葛家莊了吧……

她不敢往下想。

「姐,你就不擔心么?」

李一諾走來走去:「姐夫可一宿沒回來啊,你說……他是不是死了?」

紫筆文學 記下了姜陽提醒的注意事項后,兩人就向著金塔走去。至於那座假山,不管是敖靈兒還是多多,都沒有那個把握,因此,兩人都直接選擇了金塔。

一些正準備攀登金塔的參試者,見兩個金丹修為的也來參加測試,頓時就來了興趣,紛紛停下了腳步,想看看這兩人到底能夠走到第幾級!

敖靈兒與多多也不怯場,在眾多參試者的注視下,沉着的就走上了金塔的第一級台階。稍微停留感受了一下之後,兩人幾乎同時踏上了第二級。

雖然只有金丹圓滿的修為,沒有踏入元嬰,但身為妖族,本就肉身強大。更何況一個是集陸吾、開明兩大神獸血脈的一代小神獸;另一個雖然並無神獸血脈,但修習神龍訣后,肉身強度早就遠超一般妖族,而且兩人還都經歷過瑤池的洗禮,肉身足以比得上姜陽修鍊八九玄功第三重后的強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