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完后,吃過午飯就回臨川了。

回臨川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關在了屋子中,將那顆妖丹放入歸藏中。

突然妖丹爆裂,一條綠色氣息組成的蜈蚣朝天而起。

還是第一次出現靈氣化形的場景呢,孟冬感覺整個內天地,又更加明亮了一般。

而全身骨頭,在那一瞬間,感覺了心意相通,其丹田內,有一股力隱而不發,這是一舉到達內勁境了嗎?

而武之一道,新出了一塊石碑,上面寫著《劍法入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知道公司最近有公關上的危機,余泉泉想要幫忙,卻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能幹著急。

「你最近出現的失誤好多,是不是壓力太大了?」江枝看到余泉泉最近的狀態實在是不好,只能和她說說這些事。

但是余泉泉並沒有把自己心裡真的不開心的原因告訴江枝。

江枝也看出來余泉泉這個態度了,嘆了口氣,「你找個時間去休息一下,不要這麼逞強知道嗎?周末就不要加班了,去逛逛街。」

「可是……」

「我知道你一直為公司照相,但是工作要講究效率。我看你這幾天都是心不在焉的,這樣也沒什麼精力放在工作上,不如好好休息一下。」

江枝笑了笑,讓余泉泉好好休息。

余泉泉低下頭,點了點頭,江枝說的很對,她最近的狀態太差了,根本就不能好好鞏固走,這麼死撐下去,還不如回去調整自己的狀態。

周末余泉泉就去逛街了。

因為江枝還在忙工作的事情,所以余泉泉也沒有叫上別人,自己一個人在商業街逛來逛去。

「一個人其實也沒什麼好逛的……」余泉泉的情緒始終不高,也沒什麼購物慾望。

原本以為今天不能看到一些特別的東西了,沒想到在日料店的時候看到了屈明浩和楚璃,兩個人坐在同一側,十分曖昧。

可是余泉泉的印象中,這個楚璃不是龐博元的女朋友嗎?怎麼這個會和屈明浩搞在一起……

她的腦子裡突然閃過一個比較神奇的念頭。

是不是屈明浩勾搭了楚璃?如果楚璃真的是龐博元的女朋友,怎麼能夠和屈明浩現在在這裡曖昧不明呢?

「算了,先錄下來再說。」余泉泉在他們沒有注意到的角落開啟了攝像機,把他們兩個人的曖昧舉動給錄下來了。

錄好之後又開始詢問江枝,楚璃和龐博元是什麼關係。

江枝告訴余泉泉他們兩個是情侶,圈內的人都知道,當時龐博元追楚璃還有些轟動。

「那分手了嗎?」

「怎麼可能?龐博元這個人控制欲特彆強,他怎麼會讓楚璃和自己分手?除非是他不喜歡了。我也沒有聽到他們分手的消息。」

看到江枝這麼說,余泉泉瞭然地點點頭。

這兩個人不是什麼正當關係啊……楚璃有男朋友了居然還和另外的男人曖昧不清,就是不知道他們兩個人誰先開始的。

「不管誰先開始的,到時候在網上亂說就行了。屈明浩你不是喜歡在網路上造謠嗎?那就讓你藏藏被造謠的滋味。」

余泉泉一想到屈明浩居然在網上那麼詆毀莫丞州和他的公司,氣就不打一處來。

她直接把剛剛錄下來的視頻發布到網上去,還cue了幾家幾家媒體,告訴他們這是屈明浩和楚璃。

當代互聯網公司的總裁女友,當街和小白臉曖昧不清。

這個標題一出來就讓人覺得勁爆。

尤其是屈明浩前段時間因為被欺負的事情正被網友關注,現在看到有這麼一條消息,大家肯定都開始揣測這其中的關係。

「這是怎麼回事?」龐博元是直接被@的人,當然看到了這個視頻,立刻就把楚璃喊來質問了。

這樣的視頻就是在告知所有人他被戴綠帽了。

網路上的人都津津樂道,讓他的面子往哪裡擱?

楚璃根本就不知道被錄像了,看到龐博元這麼生氣一下就慌了,她一直都隱藏的很好,現在鐵證如山。

「你不是說你和他沒有關係的嗎?為什麼還要一起出去吃飯!」龐博元簡直快要瘋了,他一直在欺騙自己,現在被人狠狠打臉了。

楚璃失神地搖了搖頭,說她不知道怎麼回事。

她指著這個視頻,「龐博元你要相信我,這肯定是有人在造……」

話還沒有說完,龐博元就一個巴掌下來,讓楚璃徹底懵了,龐博元打人了,而且還不是做做樣子那種。

她捂住自己的臉,有些不敢相信。

「你打我?」

「我就打你了!我命令你,現在和那個野男人斷地一乾二淨,不然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我絕對會親手殺了那個男人的!」

龐博元大聲地吼著楚璃,楚璃看著他通紅的眼睛,害怕地往後退了半步。

這樣的龐博元,根本就不是她認識的龐博元。

「我說的話你都聽見了沒有!你要是再敢和那個男人拉扯不清,我絕對會讓你明白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楚璃獃滯地點了點頭,可是卻又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龐博元直接搶過她的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給屈明浩,電話響起的時候,楚璃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

「喂,寶貝?怎麼啦?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想我了?」

屈明浩明朗的聲音讓龐博元差點直接把手機摔在地上,他把手機丟在桌上,指著楚璃,「說!你自己和他說清楚!」

楚璃顫顫巍巍地來到桌子面前,深吸了一口氣。

「屈明浩,我們分手吧。」

「什麼意思?你是不是被龐博元威脅了?你不要怕,我會為你鬥爭到底的!我現在不是以前那個義務所有的窮小子了。」

龐博元冷笑一聲,拿起電話,「屈明浩,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有能耐?你什麼資格介入我和楚璃之間的感情?你就是個不要臉的小三你知道嗎?」

屈明浩沒有聲音了,可能沒想到龐博元也在他旁邊。

「我奉勸你!離楚璃遠一點,不然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說完,龐博元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後把楚璃手機上所有屈明浩的聯繫方式都刪除得乾乾淨淨。

他瞪著楚璃,楚璃后怕地往後退了一步。

龐博元的眼神就像是下一秒鐘就會把她殺了,她是徹徹底底害怕了。

接下來龐博元沒有做什麼,冷笑了一聲離開。

他走之前,交代給了自己的助理一件事。

「我要在一天之內,讓所有人都知道屈明浩就是一個不要臉的小三。明天我要看到網路上都是這樣的論調。做不到你就給我滾蛋!」 陣陣撲鼻而來的肉香,讓沉浸在星台內的古易清醒過來,尋著味道看去,一堆篝火上架著滴溜汁水的烤肉。

跑下星台,他拿起肉啃了起來。

入口,縷縷暖流入體,他有些驚訝的問道:「這是什麼肉啊?」

「那條黑色巨蟒。」

「什麼?!」古易詫異的看向一邊烤肉,一邊喝酒的鮑威德,暗想:用一條通了靈的妖獸烤肉,真是浪費。

黑色巨蟒如果古易沒認錯的話,應該是一條通靈成妖的蜃蛇,這樣的妖獸渾身上下都是寶貝。

肉可食,血可飲,骨可鍛,筋可銼。

鮑威德簡單粗暴的將之烤了,有點暴殄天物。

「怎麼?不想吃就放下,那些小崽子們還吃不夠呢。」鮑威德口中的小崽子,自然是其他離星宗的弟子。

昨日他剛宰殺蜃蛇燒烤的時候,那些弟子一個個的都不情願下嘴,但是吃了之後,又是搶個沒完。

要不是他出聲阻止,也就沒古易的份了。

「吃,我當然要吃。」古易大口大口的撕咬,嘴裡嘟囔著:「還有沒有了?」

「你當我是老媽子嗎?」鮑威德白眼,把盛放蛇肉的納物袋扔給古易,躺下喝酒:「想吃自己烤。」

打開袋子,裡面還六七塊,古易全部串在架子上,邊吃邊烤。

「只吃肉?」鮑威德搖頭:「有肉怎可無酒?」

「嗯!嗯!」應付的點頭,忙著吃肉的古易,哪有功夫喝酒,不大會兒,幾塊肉入腹,他才滿足的摸了摸肚子,有些遺憾道:「好吃是好吃,就是太少了。」

「知足吧你!」鮑威德無語,心裡滴血,他是想著省事才把納物袋給了古易,誰承想這小子把剩下的蛇肉都給吃了。

他還想著留下幾塊,沒事解解饞呢。

「小氣!」古易看鮑威德心疼的樣子,暗下腹誹。

那條蜃蛇至少換血境,如此強大的妖獸肉可遇不可求,下次再想吃,還不知道猴年馬月呢,他可不得吃個夠。

「鮑長老,尹長老他們呢?」古易好奇,星台附近只有他們兩人,其他人都不見蹤影。

「情嶼崖的星台出事了,尹榛帶人過去救援,還有幾個小崽子去給其他的星台送肉了。」

妖獸肉鮑威德可以不考慮其他地方的人,但是身處蕪陵的弟子,總要照顧一二。

特別是北方的小星台,古易他們在那裡也是一場廝殺,值得幾塊蛇肉犒賞一下。

「需要尹長老帶人過去?」

情嶼崖距離蕪陵有上千里,按照大型星台的劃分,中間至少隔著兩處地域,需要尹榛帶人前去支援,說明那裡的情況的已經糟糕透了。

眼睛轉了幾圈,藉助星台恢復的古易,算是偶有所得,想要驗證,戰場是最好的去處,不覺有些躍躍欲試。

「想去?」古易毫無遮掩的神色,讓鮑威德調侃道:「不行,你走了咱們星台就沒人了。」

「鮑長老,蕪陵有您在,穩如磐石。」煞有其事的模樣,古易說道:「我就去看看,如果有事,也能幫上一些;無事的話,我就隨著尹長老回來。」

「您放心!很快的。」

「行了!」

幾句話說得鮑威德舒心不少,他也沒想阻攔,佯裝不耐的揮手:「去吧!去吧!」

情嶼崖的名氣很大,至少在延平大陸東南,聞名已久。

初聽這個地方,很多人會納悶,是哪裡?

但是說起林夙情和王嶼的故事,很多人都會恍然大悟,原來是那裡啊。

林夙情和王嶼的愛情故事,源遠流長。

俗世中,人們當作傳說來聽;而在各大宗門,則是警示。

事情不像俗世中傳的那般飄渺,實則大相徑庭,是兩個修鍊者所牽連出來的事情。

說來有些俗套,蝴蝶谷的林夙情外出,遇上衍金門的王嶼,兩人相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