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中已經沒有其他活人,劉琛淡然自若地走到院子的死角。

這裡躺著一具臉色青紫的屍體。

帶上面罩,阻擋那股淡淡的臭雞蛋味進入口鼻。

脫下屍體全副武裝的衣服,換上去。

只露出兩隻眼睛。

做完這一切的劉琛又在腦海中回憶這名忍者的動作習慣,在院子里試著走兩步,再檢查一邊現場和身上攜帶的物品。

拉開門,光明正大向外走去。

士兵們看到是忍者,不由出聲問了句:「忍者君現在還要出去嗎?」

劉琛絲毫不慌,帶著忍者的冷漠,靜靜的看著問話的士兵。

這種居高臨下的無言質問,讓士兵心裡有些發毛。他不敢多想,生怕自己擔上刺探機密的罪責,主動低下頭,道歉道:「對不起,我不該過問藏山先生的安排。」

劉琛像放過士兵一樣,講目光從他身上移開。回身關上門,朝外面走去。

待他消失在士兵的視野外,他立馬加快速度,飛奔著逃離現場。

風兒輕,月兒明,樹葉遮窗欞。

士兵們在院外巡邏,藏山的妹妹憧憬著即將出嫁的人生。

靜謐的夜,歸於沉寂。

……

黎明,旭日破曉。

一聲高喊刺穿清晨的恬靜。

士兵們湧進藏山的宅子,看到了他的屍體。

「你們兩個,趕緊報告將軍!剩下所有人,立刻封鎖這這個院子!」

護衛隊的隊長既驚駭又惶恐,趕緊向眾人下命令。

「嗨!」

那兩名士兵跑出了院子,坐上藏山的車,向川本的將軍府疾馳而去。

像白開水中滴入了墨汁,又拿筷子充分攪拌。

混亂,肉眼可見的從這條街道開始蔓延開。

而造成這一切的劉琛,恍若未覺,在宅子里一趟趟的打著八極拳。

院中的紅楓,在風中凋落最後一片葉。

一旁準備早飯的白汐知道,這意味著,冬天到了。 馬匪殺了人,騎馬想要離開。

一個身影出現在史府門口。

正是路過的九叔!

「馬匪?!」

九叔瞪眼。

他剛才聽到馬匪進任家鎮,因為距離近,立即趕了過來,卻看到史百萬慘死。

「讓開!」殺了史百萬的馬匪提著刀,騎馬沖向九叔,九叔不慌不忙,側身躲開,同時快跑兩步,竟然追上馬,並翻身將馬匪撞下馬背。

普通人摔下馬一定頭昏腦漲,馬匪搖搖頭又站起來,好像沒大礙。

九叔擺起拳架子,嚴陣以待。

「看招!」

背後一拳砸來,九叔連忙招架,一接手,勢大力沉!

九叔臉色一變。

後續幾人紛紛衝來,腿追拳風,掌跟腿勢,明明是幾個人,卻像一個人在打鬥,配合無間!

九叔強行接了四招,到第五招來時,忽然有破空聲傳來。

一枚鐵彈打在九叔肩窩,

他吃痛后搖,被馬匪一頭撞著心口窩,倒飛出去。

「少林功夫?」九叔爬起來,馬匪已經騎馬逃走了。

知道再追不上,於是九叔衝進史府。

可惜史百萬身首異處,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張文等人拿著武器趕向史府,只看到馬匪逃跑的背影。

人腿追不上馬蹄,一行人停下來回到史府,

史百萬的無頭屍就橫於院中。

九叔正在善後,見張文帶著人這才出現,走出來說道:

「馬匪有7個人,全是男的,各個身材高大,武功非常好,好像是少林功夫,總之功夫很強,而且還有暗器高手。」

隱晦的揉了揉受傷處,九叔又指著受傷的看門,說道:「出手很快,他們甚至沒來得及拔槍。」

九叔繼續說道:「不過整個史府,只死了史百萬一人!」

「只死了一個?」

一旁的劉二驚詫:「全是男的?不對啊,我記得那伙馬匪領頭的好像是女……」

劉二忽然留意到張文平靜的目光。

噔!

他心跳猛地停頓,氣血上頭,這一刻像是想到了。

為什麼馬匪只殺史百萬,又為什麼張文之前不讓眾人行動。

之前張文和史百萬劍拔弩張,而且史百萬在交鋒中看似一直佔據上風,但轉頭,史百萬就沒頭的倒在了地上。

史百萬的屍體在這兒,腦袋在一丈外。

想到這裡,劉二心中一片冰冷。

劉二無比的確定,張文和阿威不同,阿威是個草包,但張文下手卻極狠!

「好像什麼?」九叔問道。

「沒什麼」劉二搖頭:「昨天晚上做夢,夢到馬匪了,沒想到今天就碰見了馬匪。」

九叔認真點頭,說道:「夢見馬匪,你這兩天可能會出事,最好當心一些。」

說著無心,聽者有意。

劉二膽怯的偷偷看張文一眼,又立即站的筆直,他決定這事得藏在心底,打死也不說!

「九叔,史百萬死不死不要緊。」

張文看了一眼史百萬的屍體,說道:「馬匪又來了,我覺得應該去找鎮長,還有鄉紳們募捐資金,你也交手了,知道這群馬匪的厲害,你看兄弟們都拿著鋤頭,砍刀,遇上馬匪只能送命。」

九叔看了一眼張文身後站的筆直的眾人,點頭:「你說的沒錯!」

鎮長家,

「三哥,怎麼有空來我家?」鎮長賠笑。

史百萬被馬匪宰了的消息很快便傳了整個任家鎮。

鎮長耳目繁多,當然知曉此事。

既然史百萬死了,罷免張文也就沒了必要。

而且各位心裡跟明鏡似的,為什麼七個馬匪衝進任家鎮誰也不殺,就殺史百萬,又為何殺了史百萬分文不取逃走。

其中緣由,值得細品。

「是這麼一回事,我想請鎮長發起一次捐款,這次馬匪闖進咱任家鎮殺人,兄弟們手上沒槍,而且屁股下面沒馬,怎麼干馬匪保護任家鎮?」

一旁九叔也點頭,出來說明馬匪武功有多強,危害多大。

鎮長連連點頭:「這是肯定的!三哥放心,今天傍晚咱們就開始捐!這事交給我了。」

離開鎮長家,張文卻靠近九叔,小聲說道:「九叔,之前我和你說過史百萬有問題,現在史百萬死了,他留下的問題還在。」

九叔也不推脫:「如果真有邪魔外道,我自然義不容辭。」

「這次捐款,湊錢給兄弟們買槍只是其一,還有就是想讓你看看,有誰中邪。」

張文喊了一聲:「劉二!」

正提心弔膽的劉二聽見叫自己名字,立即應答:「到!隊長!」

張文吩咐道:「接下來由你全權負責,和九叔一起行動,務必聽九叔指揮。」

「隊長你呢?」劉二問。

「我去聯繫買槍,幾十把槍可不是小數目!」張文說道:「明天應該能趕回來。」

劉二敬禮,喊道:「保證完成任務!」

交代兩句后,張文回去收拾了幾套衣服,騎上了洋車離開任家鎮。

不過剛走沒多遠,就遇到有人堵路。

七個人,七匹馬。

正是李奉強等人,但他們已換了衣服,完全看不出和馬匪有關係。

張文停下車,雙手合十:

「見過諸位師父!」

那六人口念「阿彌陀佛」回禮。

李奉強走過來,問道:「張老闆,我們什麼時候行動?」

「現在!我已經準備了警察的衣服,你們換上跟我一起去一趟馬家鎮。」

張文將衣服交給李奉強,並囑託道:「等救了人之後,你們立刻離開,近幾年不要回來了,可以考慮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