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戀大師,你儘管出手吧,我是不會傷到你的。”他說完一捂嘴咯咯笑了。

媽的,這個娘炮是不是瘋了?至於這麼開心麼?看來是想做女人很多年了,終於得償所願了啊!臥槽!我甚至懷疑他接下來就會因爲感激我幫他完成了心願而看上我。不敢想了,簡直噁心死了。

米戀聽了後一笑,隨後眼睛直接就瞪圓了,裙子和頭髮都飄了起來。這一下驚得姜道靈真人都站了起來,喊了句:“好強的真氣。”

米戀的軟劍沒有附魔,但在她的手裏簡直比附魔了還要靈活。我突然有所感悟,是啊,附魔的好處就是多了靈性,但是也有缺點,那就是在控制的時候會有所牴觸。一旦控劍的能力到了一定水平,附魔就會變成一種累贅了。

我閉上眼搜索,心說怪不得,天級的武器就不需要附魔了,不僅不需要,是萬萬不能附魔,因爲天級武器多少都有自己的靈魂,比如我那把土豪金,就有預判危險的能力,只是不太準而已,也不知道怎麼的,它對小魔怪是那麼的牴觸,但是對恩恩就毫無戒心!

面對這氣勢,陳廷芳不得不重視起來。他身體周圍的氣盾頓時形成,一層金色的氣盾將他包裹的嚴嚴實實。之後,手裏的鞭子也收了回去,隨時準備迎戰。

米戀不愧是天下第一恐怖的人,二品真竟然有這樣的威力。隨後,她的身體後面突然出現了一個七彩光暈,將她籠罩其中。就聽姜道靈喊了句:“老天,是神之光輝!”

這光芒照耀在了米戀身體上後,米戀給人的感覺突然變得聖潔了起來。我知道自己這是要迷戀其中了,立即將浩然正氣蕩了出去,將白公主等三女包裹其中。這樣,三個女孩子纔算是穩住了心神,都呼出一口氣來。

白公主這時候小聲說:“難道,難道她和我一樣,丹田內……”

說到這裏就沒有說下去,但是我心裏似乎有了譜了,白公主一定是和我一樣,肚子裏有個世界的。不過看起來,她的世界似乎並不完備,不然六品真的實力,不可能這麼弱的吧!

倒是米戀的內世界,很可能要比我的還要完備,看她的氣勢基本就能有個判斷。

米戀這時候飛身而起,看起來輕飄飄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這陳廷芳似乎是麻木了,根本沒還手。任憑米戀的軟劍刺了進去。當護盾啪地一聲炸開的時候,他纔回過神來,身體猛地倒飛,護盾再次形成。米戀身體緊追不捨。

陳廷芳善於遠攻,米戀善於貼身近戰。

在她追的時候,陳廷芳總算是抽出了時機,甩出了一鞭子。米戀更絕,軟劍伸出去,直接就和鞭子纏在了一起。這控劍的能力令我歎爲觀止啊!

謝少的心尖摯寵 我果斷拿出那把黑鐵劍,靈魂力一催,就把裏面的附魔去除了,劍身上發出了一道藍火。

能悟出這一點看起來簡單,但是真的很難的。這是一個隨着能力的提升而形成的意識的提升。

聞人艾藍也拿出了長劍來,她一閉眼,咬着嘴脣也去除了附魔,隨後淡淡地笑了。

我傳音說:“你也意識到了是嗎?”

她嗯了一聲說:“我意識到了,尤其是太極講究的是人劍合一,這附魔的劍,根本沒辦法完全劍隨心動。因爲這把劍有自己的靈魂。”

鄧佳迪這時候說:“不愧是排行榜第一的存在,我服了。”

白公主嗯了一聲說:“實在是太強大了,簡直強大到了離譜!”

此時,米戀用力一拽這纏在鞭子上的軟劍,身體嗖地一下就化作了一道白影直奔陳廷芳,白公主說道:“這纔是狠招!米戀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借力打力。夠準!”

就聽砰地一聲,米戀一腳就踹在了陳廷芳胸口的位置,氣盾破碎,陳廷芳的身體倒飛出去,落地後喘息了幾下,恢復了平靜。他畢竟是七品真,面對米戀的全力一擊,也只是短暫的氣息紊亂,稍微調整就恢復了。他喊道:“再來!”

米戀咯咯笑着說:“陳廷芳,你不是我對手,雖然我殺不死你,但是你的防禦真的很差,漏洞百出!攻擊你,易如反掌!”

陳廷芳擡起拿着鞭子的手一指說:“看好了,這纔是我!”

他雙手一握這長鞭,頓時這長鞭豎了起來,愣是變成了一杆長矛。以前的鞭子握柄,變成了長矛的握柄。以前的鞭梢,變成了此時的矛尖。

他手中長矛一晃,頓時一片虛影,隨後他二指前伸,頓時一個人影一晃,一個地級絕品人偶站在了他的身旁,模樣竟然是個帥氣的小夥子。由此可見,這陳廷芳的內心裏是多麼的微妙了!

人偶手裏一把三尺青鋒,自然也是地級絕品裝備。可以說,有了這個人偶,就相當於多了一道銅牆鐵壁。看米戀的軟劍,無非就是地級絕品裝備,畢竟這裏不是天界,不是誰都會有天級神器的。

這樣一來,從數量上,米戀就先吃虧了。況且,想要打敗一個人偶就夠麻煩的了,更何況人偶身後還跟着一個七品真啊。

我的天,我算是明白了,這陳廷芳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人偶一出,米戀笑了。她說:“好,這纔是你的真本事。”

她身體高高躍起,四十五度角斜着就衝了下來,就像是一顆流星一樣,速度之快,令人恐懼。人偶迎上,胳膊剛伸出去,就被軟劍纏住,緊接着這人偶的頭就被結結實實的一胳膊肘擊打中了。他的身體直接翻滾出去,倒在了地上。但是隨即就跳起來了,握着三尺青鋒往回奔跑。

白虎這時候在內世界不屑地一笑說:“人偶的身體強大,靈魂卻很弱,我要是對付人偶,不費吹灰之力。”

這句話我聽了後,也突然明白了這個道理。人偶全靠着脆弱的靈魂在控制着這強大的身體。只要將人偶體內的靈魂給逼出來,那麼這身體也就廢了。道理是很簡單,但是這世間又有幾個人能有柏芷妹妹那專門吃魂魄的本事呢?

此時,米戀在人偶沒有回援的情況下,已經對着陳廷芳連續攻了一百多劍,每一劍都靈巧地躲過了那長矛,然後刺破那氣盾。但是力道也剛好夠刺破氣盾的,就算是這樣,時間長了那陳廷芳也是受不了的。因爲步氣盾是很消耗真氣的,刺破一次,真氣就會散掉一次,就需要再次補充。

人偶這時候總算是殺回來了,米戀不得不分心,身體突然往地上一滑,一腳就踹在了人偶的褲襠裏,這人偶直線就朝着天空飛去。

米戀罵了句:“慢慢去飛,等你落下來的時候什麼都晚了。”

我不得不驚歎於她的戰鬥經驗和技巧了。就是這麼簡單的一擊,就完美地擺脫了人偶的糾纏,它飛起來了,就失去了力量的來源。沒有翅膀,只能任憑身體上升,速度會慢慢減低,到了一定程度,就會開始下落。人偶可不會什麼道法,只能等着自由落地。這段時間裏,米戀有大量的時間專心對付那陳廷芳了。

就見她一劍劍不停地穿刺,軟劍就是靈活,經常一劍刺出去,劍身像是蛇一樣拐個彎繞過你的阻擋,直奔要害。陳廷芳是吃盡了苦頭。

一次次氣盾被破掉,一次次補充。這樣,真氣消耗是巨大的,不亞於馭空飛行。

他也意識到了這樣不行,突然喊了句:“真氣化雷,給我炸!”

他這真氣化雷是笨拙的,和我的比起來簡直就是兒戲,但是威力可不小,這裏面有巨大的能量,直接就朝着米戀砸去。米戀立即真氣護體,單掌打出一個小氣盾迎了上去,就聽哄地一聲巨響,米戀的身體倒飛回來,護體氣盾也破了。

陳廷芳順勢追了上來,一杆長矛這才耍開了。這下,輪到米戀防守了。軟劍再也纏不住這滑溜溜的長矛,每次剛纏住,就被陳廷芳一下抽了回去。只是我看到了一件事,笑了。

天空的人偶落下來了,米戀看也沒看,但是她的後退方向,正是人偶砸下來的地方。這陳廷芳完全沒察覺,也許是忘記了,畢竟他的戰鬥經驗也不足,竟然忽略了這個。

宮女謀 當擺好了位置後,米戀一咬嘴脣,硬接了陳廷芳的一長矛。這長矛直接戳在了米戀的肩頭,米戀的肩頭有一層真氣護着,但是,矛尖還是刺進去了。鮮血浸出,染紅了肩膀。

我心說:“好戲開始了!” 就聽忽地一聲,人偶直接就朝着陳廷芳的頭頂砸了下來,他這才察覺到,但速度真的是太快了,這人偶的密度真的是很大。他往後一閃,這人偶直接砸在了他的胳膊上,長矛頓時就扔在了地上。米戀頓時追過去,一腳就踹在了陳廷芳的臉上。

這陳廷芳的身體頓時倒飛出去,啪地一聲就落在了地上。緊接着,米戀的身影到了他面前,一把劍抵住了他的咽喉說:“打架,需要的不僅僅是武力,還需要智慧,很明顯,你太笨了。難道我還躲不過你的一刺嗎?你刺中了不覺得很意外嗎?但是,都已經晚了。”

陳廷芳頭一扭說:“陰謀詭計,算什麼本事,下次絕對不會上你的當了。”

米戀咯咯笑着收了劍說:“下次再說吧!”

這聲調,又讓我想起了吃德芙巧克力的那女的來,那叫一個刁鑽啊!

那人偶這時候爬了起來,站到了陳廷芳的身邊,陳廷芳站起來,一腳就把人偶踢飛了,罵了句:“廢物!”

人偶是無比忠誠的,很快就又跑了回來,站在了陳廷芳的身邊。

說實在的,挺心疼那人偶的。很明顯,這人偶的附魔可不是多高級的存在,相比較燕子,可差得太遠了。但是,他似乎更加的勇猛,並且思想越是單純,越不容易叛變。這樣被打都沒事,我想要是燕子的話,早就不幹了。

陳廷芳將人偶收了,我吃驚的是,這傢伙竟然是把人偶收進了身體。但是我肯定的是,他可不是收進了內世界,而是類似於對武器的控制一樣,他是滴了血在人偶身上的,人偶融進了他的血脈。

她隨後一拱手道:“我輸了,米戀大師果然名不虛傳。我還要去陽間一趟,後天我們在南門再見,一同上路去遠古大道。”

米戀嗯了一聲,笑着說:“祝你好運!”

我想不到的是,陳廷芳居然也朝着我一拱手,說:“楊落,後天見。謝謝!”

我心說媽蛋的,這叫什麼事兒啊!我把他廢了,他還要謝謝我,這世界太瘋狂了。這完全是我給她一個變性的理由,因爲我,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了啊!

見到米戀這樣,剩下的人上場後都開始象徵性的攻擊就認輸了。我看到臺上的姜道靈和姜道凡紛紛搖頭,失去了什麼興趣。

總算是輪到我了,我拎着劍就走了進去。對着臺上三位老闆一拱手道:“玉真人,五長老,九長老,我可以開始了嗎?”

玉真人哼了一聲道:“可以了,我看沒什麼意思了,快點結束吧!”

我知道,這是玉真人故意在演戲呢。顯得他和我沒什麼關係,演的太爛了。簡直是欲蓋彌彰,如果想不被人懷疑,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切順其自然。

米戀看着我咯咯笑着說:“楊落,我勸你還是自己認輸吧,你的二品真和我的二品真可不太一樣!”

我一笑說:“一樣不一樣,試試就知道了。”

手裏的黑鐵劍只是隨便一揮,頓時一個雙魚圖就在劍遊走的軌跡上閃了一下。頓時,那姜道靈站起來喊了句:“那小子,張天師是你什麼人?”

“小的是龍虎山的弟子。現在的張天師是我的師伯。”

他搖搖頭說:“不,你一定是張天師的親傳,只有張天師親傳的弟子纔有你這麼好的底子。好了,你們開始吧!”

我心說是啊,親傳小爺我扎馬步,親傳小爺我劈瀑布。小爺我舉着土豪金劈了半年多的瀑布,現在拿着這把劍,簡直就是輕的和屁一樣。

我輕輕轉動了一下長劍,頓時雙魚圖又在虛空閃現。

聞人艾藍喊了句:“楊落你混蛋,竟然連我們都瞞着,你的太極劍竟然練得如此爐火純青!”

此時,姜道凡這九長老摸摸大鬍子說:“小姑娘,這可不是爐火純青那麼簡單,這已經到了信手拈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

出神入化是扯淡,我這剛剛返璞歸真的人,可沒指望出了神級進入化境。其實心裏只是知道這麼個術語,經常聽說一件事做的很漂亮叫做出神入化,或者比喻成如入化境。至於化境是個什麼境地或者境界,還真的沒有概念。

不僅是我,我相信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概念的吧!畢竟大家連神都不是呢,更別提入什麼化,搞什麼化境了。

我這時候笑笑說:“米戀,也許我的二品真也不太一樣哦!”

她點點頭說:“好吧,那麼我們就來一次二品真之間的較量吧!”

突然,她的頭髮和衣服無風自飄起來,這氣勢相當的牛逼。接着,身後形成了一個七彩光環,這就是所謂的神之光輝!我體內同時也震盪出了浩然正氣,將我自己包圍在其內。

她哈哈笑着,一躍而起,飛身過來,一劍就朝着我的眼睛刺來,我長劍一揮,鐺地一聲擋住了,隨後就是一番連綿不絕的攻擊。 朱門惡女 每一劍都會形成一個太極圖的虛影。虛影出現後,又會隨即消失。這虛影實際上只是顯示太極劍的火候,不具備實際的攻擊效果。

不過,看起來還是很壯觀的。我一劍劍掄出去,上下翻飛,米戀也是擋的滴水不漏。就這樣,我倆一直叮叮噹噹打了不下五百招。

我腦袋裏突然有了在那虛幻之中見到了的東翼大神的破天九式來。這種感覺頓時就來了,不需要什麼心法,也不需要什麼咒語。因爲,我好像從東翼大神的眼神裏讀懂了一切。

隨手一劍揮了出去,這一劍下去,我似乎是見到了堆屍如山的場面,似乎是進入了另一個境界。我的血液沸騰了起來,身體似乎在燃燒,我的每個細胞都處在了興奮之中。血液流動加快,腦袋裏出現了一副畫面,那就是身處一個戰場之上,周圍趴滿了屍體,鮮血就像是河水一樣在地上流淌。

我手握長劍,劍尖斜着指着地面,看着面前的悲愴場景。而米戀,就站在我的身前,她朝着我喊道:“好劍法,來吧!”

我紅了眼一樣地雙手舉起了長劍喊道:“破天第一式。”

這劍法沒什麼招式上的奧祕,這破天九式似乎是一個能激發人潛能的劍招。這裏面似乎有着魔力一般。我一躍而起,長劍高舉,奮力一劈。一個巨大的劍影就朝着米戀劈了下去。米戀長嘯一聲,雙手握劍,眼睛頓時就冒出了藍光。喊了句:“血脈爆發,一往無前!”

她軟劍猛地揮動,一道劍光就應了上來。兩股能量對撞。

哄!

這一聲炸開後,能量散開,我就覺得被捲了起來,向後飛了有十幾米後,我才落地,向後退了幾步。米戀也好不到哪裏去,不過她是腳踏實地的,比我好了很多。她往後滑動了只有三米,接着後腳猛地一踩地面,轟隆一聲,後面的石板都掀了起來,她纔算是站穩了。

她喊道:“楊落,再來!”

隨後,她的眼睛就像是一汪水那麼清澈,冒着幽幽的藍光。我一揮手,長劍平伸,說:“破天第二式。”

接着,就覺得自己站在了一座雪山之上,周圍都是陡峭的峽谷。風裹着雪斜斜地下來,我就這樣站在這風雪之中,而米戀還是站在我的對面。這劍法的奧妙之處就是將虛幻和現實能很完美的結合起來,利用外界畫面激發我的潛能。

這一下,我很冷靜,完全沒有上一招那股衝動的感覺。好像所有的精力都被調動了起來一樣。她攻擊了,我清晰地看着她攻擊的軌跡,之後從容地揮劍,就這樣,在片刻之中,我連續接下了她的三百多次攻擊。最後我只是反擊了一劍,她一閃頭,這一劍從她的耳邊滑過,帶下了她的一縷青絲來。

她伸手一抓這青絲,頓時後退。

我這場景隨即也就消失了。

她的眼睛慢慢恢復了正常的顏色,隨後哼了一聲說:“這麼打下去,打到明天也打不完,楊落,我們還是一起努力吧,看看以後到底是誰厲害!”

我說:“也好!”

米戀哼了一聲,轉身對着三位考官說:“三位,不知道我是不是通過了考試?”

三個人一商量,最後由姜道靈宣佈,米戀通過了考試,拿到了去遠古大道的門票。

接下來就是鄧佳迪了。她上來就是用我打造的柳葉飛和我玩命了。說實在的,我用太極劍完全可以抵擋,這麼一套下來,我在心裏想,是不是那排名也該重新排了吧,這第三的位置該是我的了。

腦袋裏這麼一走神,也是沒太在意,就被一把飛劍給刺破了衣服,頓時褲子就掉了,幸虧下面有大褲衩子。我提起來嘿嘿笑着說:“別打了,我輸了還不行麼?”

“討厭,誰要你讓人家的!”她還撅着嘴嬌嗔了起來。

我一手拽着褲子走下去了,對三位說:“不好意思,沒辦法抱拳了,失禮了!”

三個老傢伙都哈哈笑了起來。

接下來毫無懸念,在白公主的聖潔之光的威壓下,很快的鄧佳迪就亂了心神,被白公主一掌打在了肩頭,身體倒飛認輸了。最後是,聞人艾藍上場,酣暢淋漓地表演了一套太極劍,博得了一陣陣掌聲,還好,白公主放水,給了她表演的機會。

經過三位長老商量,最後選了我們六個人進遠古大道,初試就這麼通過了。名單就是陳廷芳,米戀,我,鄧佳迪,聞人艾藍,和白公主。

之後,兩位長老起身離去,留下了玉清風。明天準備一天,後天早上啓程,在玉真人的帶領下,去往那正道的聖地——遠古大道!

據說這次去的,基本就不會回來的,只不過到了遠古大道後會經過複賽,來決定每個人的位置,我明白,這只是剛剛開始罷了。 米戀回去處理她那高檔窯子去了,我則和三個姑娘一起去了東陽酒店,今天我還要去接收我的房子呢。到了東陽酒店的售房處,我找到了掌櫃的,說明了來意。

掌櫃的是個四十多歲老孃們兒,她請我去裏面談,我一聽就不對勁,說有話就在這裏說,去裏面有啥好談的,難道你這裏買房還贈送足療大保健咋的?

她執意讓我去裏邊談,一進去,她給我倒茶,很殷勤的樣子。我一看就不對勁啊,心裏就做好了準備,心說*的,這房子要黃了。心說黃了也好,反正明天就走了,買這麼一棟房子還要找人打理怪操心的。

果然,她坐在我旁邊說:“客官,您要的那套房子出了點問題,你看我們退換您的定金,然後再給您賠償一些利息行嗎?還有,您要是選購我們別的房產,給您打九折!”

我心說這也不錯啊,合着沒損失還混了個VIP。但是我順口問了句:“憑啥啊?不是都訂的好好的了嗎?還說今天來交接呢,這叫什麼事兒?!”

本來就是這麼順嘴一說的,誰知道在內屋突然就走出來一個人,這是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公子哥,手裏一把摺扇搖啊搖的。他說:“你不就是想訛詐點錢嗎?你開個價吧,隨便開,我出得起。”

老公太純良 本來挺好的心情,頓時就沒有了。鄧佳迪這時候皺着眉說了句:“你算哪根兒蔥啊?這房子我們還就是不讓了,楊落,這房子必須要!”

沒想到這王八犢子開始和我玩數學了。他說:“我給你加價一千萬,賣給我。”

我剛要說話。他一伸手說:“你除了說同意,千萬別說別的,我會很生氣的。兩千萬。”

白公主這時候來了句:“你也太牛逼了吧!”

這位風度翩翩的公子扇子直接就晃開了,上面寫着四個大字:公叔鳳鳴。隨後扇着說:“三千萬。”

聞人艾藍站起來喊道:“滾蛋,你他媽的是不是欠揍啊!”

他不屑地一笑說:“四千萬。”

聞人艾藍頓時就急了,過去直接給了這公叔鳳鳴一個個大嘴巴,罵道:“我讓你四千萬,我讓你四千萬。你還四千萬不?”

這大小姐,啥時候受過這個氣啊!本來脾氣就不好,非要來裝逼,再加上修爲不咋樣,不是找揍來了,是幹什麼來了呢?

“五千萬!”公叔鳳鳴直接來了句。

我都看傻了,心說這人太牛逼了,不讓說四千萬就不說四千萬,直接來了個五千萬。

我一拍桌子說:“成交!”

這便宜,不佔白不佔啊!倒是把這幾個女人看迷糊了,鄧佳迪說:“楊落,你怎麼這麼沒志氣啊!五千萬就把你砸得屈服了?”

我說:“不是啊,我就是想知道,他這五千萬什麼時候給我。”

聞人艾藍這時候不打了,看着那人說:“錢拿來,沒時間和你墨跡!”

這小子此時才覺得尷尬了,臉都被打腫了。他其實也就是仙人二品。但是真的不知道他是有什麼勇氣和我來爭這個宅子的。

公叔鳳鳴捂着臉出去了,很快,回來的時候帶來了另一個風度翩翩的公子,兩個人打扮的基本一樣,公叔鳳鳴指着我說:“就是他,要五千萬才肯轉讓!”

這位風度翩翩的公子手裏也是一個摺扇,一抖就開了,上面也是四個大字:公叔龍騰。